第22章 是,老板!

车香谷更是放佛被一万道霹雳劈中了脑袋,脸色铁青,遭受造成伤害。心里也饱含了怨念,守着本大美女还爱打-飞机,这男人也太尼玛么龌蹉了!“你看你把牛大哥都灌成什么样了?”林心里也充满了怨念,守着本大美女还爱打-飞机,这男人也太特么龌龊了!。...

车香谷更是仿佛被一万道霹雳劈中了脑袋,脸色铁青,饱受伤害。

心里也充满了怨念,守着本大美女还爱打-飞机,这男人也太特么龌龊了!

“你看你把牛大哥都灌成什么样了?”

林月湖终于忍不住笑了,她早知道牛继发人品恶浊,一直看破不说破,没想到他今天自己说了出来。

“这不怪我好不好?是他非要跟我拼酒的。”

姜戎嘴角逸出一丝嘲弄,他对这种比真小人还恶心的伪君子从来没客气过。

说话间,牛继发哭得更厉害了,在椅子上又蹦又跳,大声忏悔自己在办公室也打-飞机,食客们一边哄堂大笑一边给他拍照录像,他这是马上要火的节奏。

林月湖实在看不下去了,在她的央求下,姜戎取出金针给牛继发解了酒。

“姓姜的,老子的身体没问题吧?来,我们接着拼!”

牛继发清醒后就全忘了自己刚才的丑态,一脸骄傲地挑衅。

“你别闹了,快收拾东西,走!!”车香谷朝他吼道。

牛继发觉得蹊跷无比,突然注意到狼藉的椅子,又注意到食客们似笑非笑的面容,顿时本能的意识到了不妙,不敢再坚持。

“Waiter,买单!”为了冲散内心隐隐的不安,牛继发特意高调地喊了一声。

“先生,您一共消费了十九万七千四百元整。”侍者尊敬道。

“废物,你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活该,叫装逼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车香谷拿着包怒吼,心里有种报复般的快感。

林月湖也被价格吓得眼前一黑,这么多钱她是绝对拿不出来的!

下一刻,姜戎看了侍者一眼,云淡风轻道,

“这顿饭我请了,免单吧!”

“是,老板!”侍者立刻躬身道。

“老,老板?!!”

听到这个不可思议的称呼,三人顿时全傻眼了。

看着侍者恭敬有加的样子,他们简直如梦似幻,姜戎,老板,这两个称呼完全不搭调啊。

再说,香格里拉昨天不是被一名神豪豪掷千金买下了吗,老板应该是那位神豪才对,侍者为什么尊称姜戎为老板呢?

难道,姜戎就是那个神豪???

这就更不可能了!!!

三人像傻了一样,呆呆打量着他。

“忘记告诉你们了,”

“买下这座酒店的其实是卫青芙,过去她严重腹泻,是我给她治好的。”

“所以她让我当这家酒店的名誉老板,我可以随时免单。”

姜戎微笑道。

距离订婚宴还有两天,姜戎想把感情压抑到最后,给林月湖一个终生难忘的大爆发。

“哦,这么说卫青芙签约也是靠这个人情?!”车香谷霎时睁圆了眼。

“可以这么说。”姜戎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啊,废物到底是废物,只会沾别人的光,上不了台面!”车香谷一脸唾弃。

“姜大夫,你可交上了一个好朋友啊!”

牛继发神色也恢复了鄙夷,他还担心姜戎真的深不可测,原来是攀上了一棵大树。

“对啊,有道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我奉劝两位,待人真诚一些,做事踏实一些,多交朋友少树敌,更不要把自己的朋友也变成敌人。”

姜戎挽住林月湖的胳膊,一脸严肃道。

彼时。

林家客厅。

“都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那个废物一定是骗我姐去开房了!”

“废物!真不要脸!在家里装的一脸清高,背后却偷偷摸摸去骗我姐的身子!下贱无耻!!”

墙上的表针逐渐指向十点,林沫沫咆哮道。

“我说过不许这么诋毁姜大夫!”

轮椅上,林斯怀气得直拍大腿,一股气憋在腔子里,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爸,”

“我真搞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非叫我姐嫁给那个废物?!”

“马上要订婚了,你真想让咱们家到时候在全市面前丢尽了脸!”

林沫沫更凶了,在学校受的耻笑深深刺激了她,现在在她眼里,姜戎就是一块可耻的标记。

订婚那天,姐姐的艳名一定会吸引全市的关注,姜戎又那么穷,她都无法想象,那时人们会怎样嘲笑他们家。

此刻,她真想狠狠抽姜戎一个耳光。

“咳咳咳......”

但,下一刻,林斯怀咳嗽得更厉害了,弯着腰,身体像被高压电流通过一样剧烈抽搐,吐出的痰里也带了血丝。

“爸爸,你没事吧?”林沫沫惊恐地问。

突然,林斯怀好像喘不上气来了,身子猛地一僵,面容涌上一层黑气,随即“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板上,两眼翻白,眼看就不行了。

“爸!!”

林沫沫大声尖叫道,立即扑上去用急救术对他进行急救,但林斯怀还是气息渐渐衰竭,睁圆了一双浑浊的眼睛,脸皮泛青,慢慢失去了生机。

“爸!!你快醒醒啊!!”

林沫沫坐倒在父亲身边撕心裂肺地哭起来,仿佛受到十万点暴击,林斯怀这是被她活活气死了呀!

这时。

门“吱”地推开,林月湖和姜戎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爸爸怎么了?!”

见到这一幕,林月湖立即惊慌无比地跑了过去。

“姐...都怪我...我把爸爸...气死了...”林沫沫嚎啕大哭。

“什么??”

林月湖好像被晴天霹雳劈中一样,顾不得细问,抱起林斯怀的脑袋拼命呼唤,可回答她的只是沉默和冰冷。

一摸心口,连心跳都感觉不到了。

“爸~~~”姐妹俩一起大放悲声,仿佛天都塌了一般。

林斯怀残疾后虽然很没用,但的确是一位慈父,对姐妹俩无微不至,姐妹俩也习惯了每天都有父亲陪伴的生活,他猝然死去对她们而言根本无法接受。

特别是林沫沫,现在连自杀的心都有了,自己耍个小性却活活气死了亲爹,她感到整个世界昏黑一片。

此时。

“湖姐,咱爸只是情绪激动小憩一会,你们这么大声干嘛?”

姜戎突然笑眯眯地说道。

闻言,两姐妹神情顿时猛然一怔。

什么???

林斯怀只是“小憩一会儿”???

“姜戎,你不是神医吗?快点想办法救救我爸爸吧!”

林月湖哀求道,尽管她已经认定,父亲恐怕是活不过来了。

“谁给你开玩笑了?”

姜戎依然笑眯眯地,弯下腰,右手握成凤眼拳猛一叩林斯怀的天泉穴,立即,林斯怀就像绷紧的弹簧骤然弹回般坐直了身子,睁大眼,用力吐出一大口乌黑色的浓痰,又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千岁小郎中最新章节

千岁小郎中相关资讯

千岁小郎中

作者:金蕉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颜瘦 在读:20831人
  千载悠悠,恩怨汤汤,亘古第一大门派乾门之主姜戎王者归来时,左手无上医术,右手无尽权财,你若一切安好,我许世界白日晴天,你若一怒,我叫天下血雨腥风!“属下恭迎门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