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洞房花烛夜

华美的玫瑰雨中,许氏药业一群人真的待不一直这样了,也没告退就直接离开了了酒店。大门外,林朝阳暴跳如雷,“废物你等着!”“老子将来肯定要剥去你的画皮,让别人看清楚你究竟是大门外,林朝阳暴跳如雷,。...

华丽的玫瑰雨中,林氏药业一群人实在待不下去了,没有告辞就直接离开了酒店。

大门外,林朝阳暴跳如雷,

“废物你等着!”

“老子日后一定要剥掉你的画皮,让别人看清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群尽是沉默,回味着典礼上的一幕一幕,五味杂陈。

“你说姜戎会不会真是神豪啊?要不然他哪来这么多钱?”一名高管突然小声说道。

“他绝无可能是神豪,因为真正的神豪家族都眼高于顶,绝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当上门女婿!”

“就算他为了爱情而不顾尊严,他的家庭也肯定不会同意,如此,这场花费巨资的订婚礼也就更就难解释了。”

“我看,他多半还是在借助卫青芙的力量,只是我实在搞不懂,卫青芙为什么愿意为他一掷千金?”

林云业忽然脸色铁青地开口了,鞭辟入里地分析道。

“也许他跟卫青芙有一腿吧?”

“这小子长得人模狗样,又那么年轻,也许卫青芙就喜欢老牛吃嫩草!”

林朝阳恶毒道。

众人心头一振,脑中产生某种不健康的联想,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那小子看上去道貌岸然,没准是一头种猪!”一个人嘿嘿淫-笑。

众人都淫-笑了起来,包括林云业也咧了咧嘴,他也觉得这应该是唯一的理由。

“这件事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到那时我再跟他算总账!”林云业重重一跺脚,眼露凶光。

同时,酒店里。

“沫沫,你现在信了吧,爸爸没看走眼,姜戎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林斯怀拭泪道。

此刻,众人正在品尝美味的蛋糕,林月湖绝美的脸上写满了幸福。

“哼!”

“我还是不信!”

“他如果真这么有钱,这几天干嘛一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林沫沫却依然很不服气。

林斯怀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小女儿只是在嘴硬而已。

“喂,”

“废物,看上去你很有钱啊!”

“那就快买套大别墅吧,最好把我爸和我也接过去,省的我们再挤那套小破单元楼了!”

见姜戎和林月湖牵着手走过来,林沫沫立刻放下蛋糕,舔了舔嘴唇,叉着小蛮腰挑衅道。

姜戎对她笑了笑。

“你笑什么?”

“已经花了这么多钱,难道还舍不得买套房吗?”

林沫沫凶巴巴道。

“沫沫,你嘴角还沾着奶油呢!”林月湖忽然抿嘴一笑,指出了姜戎笑的理由。

“啊!!”

林沫沫赶紧拿餐巾纸使劲擦嘴角,果然就见餐巾纸上绿油油一片,沾的还正是瑛国著名的安佳碧松奶油,颜色绿得出奇的那种,她瞬间从超级赛亚人变成战五渣,羞得无地自容。

“爸,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姜戎忽然问林斯怀。

“当然是你们尽快结婚了!”林斯怀受宠若惊道。

他早就想过,订婚后姜戎应该会改称呼,但此时听他真改了,还是忍不住头皮发紧。

“结婚的事不着急,难道你不想重新站起来?”

姜戎又笑了,以他的能量其实随时可以和林月湖领证,只不过他想给林月湖时间进一步接受自己,现在更重要的是,他想送给林斯怀一份大礼。

“我还能重新站起来?!”林斯怀震惊得一下挺直了脊背。

林月湖和林沫沫也脸色大变,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呢?林斯怀下肢因车祸股骨头神经坏死,当年被全国权威外科医生宣判了死刑,至今已经瘫痪了整整十年,他怎么可能再站起来呢?

林斯怀突然激动起来,说不定姜戎真有办法!

“今天是阴历九月初七,七天后有一味药就要成熟了,到时候我可以试试。”姜戎说道。

“真的吗??”

林斯怀热泪盈眶,双手紧紧抓着毫无知觉的双腿,他的血性,他的志气,全因为这两条腿而废掉了,假如他真能重新站起来,或许他可以重新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现在我还没有十足把握,不过到时候我一定全力以赴。”

姜戎淡淡说道,刻意没把话说满。

回到林家,林斯怀太累了,马上就休息了,林沫沫也迅速洗漱回了卧室,偌大的客厅顷刻间只剩下姜戎和林月湖两人。

寂静,尴尬,还带有一丝丝的...暧昧。

“姜戎,”

“你....要不要洗个澡?”

“我洗澡时间太长了,你想洗的话就先洗好了。”

林月湖忽然低着头捏着衣角声音很低地说道。

“嗯。”

姜戎心里倏然生出一股异样,信步朝浴室走去。

“你去卧室等我吧!”林月湖抱着衣服进洗澡间时小声说道。

姜戎面色一僵,扭头看着她透露出一丝紧张的背影,苦笑着摇摇头。

她的心事,不言自明啊。

姜戎倒是很坦然,前世他们就是恩爱夫妻,她死后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没有碰过任何别的女人,现在,他对林月湖的确有欲望,而且他能感到这股欲望正在蠢蠢欲动。

于是他去了她的卧室。

足足过了五十分钟,门缓缓推开,林月湖含羞轻轻迈进屋里。

姜戎回头,就见她特意换上了一件洁白的短款睡袍,露出大片雪肤,美若天仙。

他不禁喉咙一紧,才要开口,林月湖忽然道,“姜戎,对不起!”

“怎么了?”姜戎奇道。

“我替沫沫向你道歉,她太小不懂事,这几天总是说你。”林月湖解释道。

姜戎轻轻一笑,他还以为林月湖是突然后悔让自己进她卧室了,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在他眼里,林沫沫就像一只喜欢淘气的小花猫,他怎么可能真把她的冒犯放在心上。

感受到他这一笑里蕴含的大度,林月湖又垂下玉容,默然不语。

姜戎,给她的感觉实在太神秘了。

特别是,对这场订婚礼,如果别人注意的是它表面的奢华,林月湖感受的则是内里的深情。

她相信,倘若没有深切刻骨的情感,决计导演不出这样别出心裁的典礼。

但问题是,他认识自己才不过五天,这份深情又从何而来?

下一刻,她忽然深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看向姜戎:

“姜戎,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千岁小郎中最新章节

千岁小郎中相关资讯

千岁小郎中

作者:金蕉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颜瘦 在读:20831人
  千载悠悠,恩怨汤汤,亘古第一大门派乾门之主姜戎王者归来时,左手无上医术,右手无尽权财,你若一切安好,我许世界白日晴天,你若一怒,我叫天下血雨腥风!“属下恭迎门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