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毕竟也可以。”姜戎轻哂,放佛了看穿了她的所想。盛大的订婚礼当然激发起了她的很好奇,她想刨根问底再正常地但是了。“你,真的爱我吗?”林月湖目光深深地一字一字认真道。姜姜戎轻哂,仿佛已经看透了她的所想。。...

“当然可以。”

姜戎轻哂,仿佛已经看透了她的所想。

盛大的订婚礼肯定激起了她的好奇,她想刨根问底再正常不过了。

“你,真的爱我吗?”

林月湖目光深深一字一字认真地道。

姜戎瞳孔微微一缩,非常意外,他本以为她想追问钱的来源和他的身份,真没想到她居然问这个。

“爱,当然爱。”姜戎神色肃穆地点头。

“好!”

林月湖又深吸一口气,眼神有些复杂,忽然贝齿轻咬樱唇低语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爱我,我也不敢说,自己已经爱上了你.....”

“但,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情意,是真的,”

“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份弥足珍贵的礼物...”

然后她又低下了头,

“说来也奇怪,第一次见到你那天,我就感觉,好像很久以前我就认识你——”

“这就是缘分吗?”

“我不知道,”

“但,让我们在一起的肯定是命运,既然是命运,我就希望它长长久久,”

“姜戎,以后我不求你让我大富大贵,也不求你对我情深似海,”

“我只求你能一直爱我,每天爱一点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我们白头偕老,好不好?”

“好,当然好!”姜戎笑了。

心里欣慰无极,作为长生不死之人,他深知所谓的命中注定只是虚妄,人在尘世中拥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求来的,哪怕前世再怎么刻骨铭心,今生若不苦心经营,所求也只会沦为空花泡影。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实乃人生真谛!

“那,你今晚还去沙发上睡吗?”林月湖忽然声如蚊蚋地问道。

“你说什么?”姜戎一怔,惊问。

“你坏!”

林月湖拿白嫩地脚丫使劲踩了他一脚,羞得转过了身,脸颊火烫不已。

“湖姐,我刚才真的没听清!”

姜戎诉苦道,他耳力通神,但刚才走神实在走得太深,的确没听见她说什么。

“没听清更好!”

“老娘什么都没说,你给我滚出去睡觉!”

林月湖凶巴巴地吼了他一声,然后用最快速度钻上了床,背对着他。

姜戎苦涩地撇撇嘴,忽然注意到,林月湖居然只占了床的一半,另一半却空空如也!

他不由得会心一笑。

此刻,躺在床上的林月湖心跳加速,脸也红到了脖子根。

这是她现在能给姜戎的最大胆的暗示了,如果他还看不懂,就自己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好了。

心很虚,有一刻她觉得自己很疯狂,又有一刻她觉得自己很不要脸,明明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怎么能给男孩子这样的暗示呢?

而且,这个男孩子是个真正的孩子,最重要的是,自己认识他才五天!

可她也无法否认,自己心底最深处确实活跃着一股冲动,而且一时还很强烈。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她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就在这一刻,她听到柜子打开的“吱扭”声,紧接着,姜戎抱出了被子,朝床边走来。

她瞬间紧张起来,全身火烫,喉咙干渴,甚至开始下意识地想象接下来要发生的令人羞涩的一幕,甚至开始考虑自己是要欲迎还拒,还是表现得主动一点?虽说女人应该矜持,但自己毕竟足足比他大了七岁,像小女孩般扭扭捏捏,好像也不合适!

但下一刻,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窸窣声,她不由得一扭头,险些下巴都惊掉了——

姜戎居然已经在床边打好了地铺,脱掉长袍,躺在了上面!

“晚安啊,湖姐!”

姜戎朝她暧昧一笑,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翻过身去,瞬间就响起了鼾声。

“姜戎,你禽兽不如!!”

林月湖被他那一笑刺激坏了,勃然大怒地抄起大嘴猴抱枕用力向他脑袋砸了过去。

七天后。

德诺会计事务所。

“小楚,我先走了,那些资料我放在办公桌上了。”

林斯怀有些着急地说道。

他有高级会计师资格证,家境困顿后就到这家会计事务所打零工,挣点小钱补贴家用,由于业务能力出众,人又善良老实,这几年他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口碑。

“谢谢林叔,”

“那些资料我今晚加班学习,明天早上肯定还给你!”

一个有点小白脸味道的年轻人殷勤地鞠躬。

“不急,”

“你想看几天就看几天,这年头像你这么勤学好问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林斯怀乐呵呵地推着轮椅走了。

但林斯怀完全不知道的是,望着自己远去的背影,小楚嘴角的笑容却渐渐冷寂。

当晚九点。

会计事务所办公室里。

忙活了好几个钟头的小楚突然站像做贼一样四下瞅瞅,站直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就在这时,桌上的苹果手机响了。

“亲爱的,”

“那笔账做好了吗?”

“明天公司就要季度对账,要是出一点差错,人家可就死定了!”

电话里传来一个带着哭腔的嗲嗲女声。

“放心,小宝贝,一切搞定,不留痕迹。”

小楚贼笑着做了个“OK”的手势,“明天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全都栽在林瘸子头上了?”女声确认道。

“对呀,像他这种一点背景都没有的临时工,不正是用来背锅的吗?”小楚奸笑道。

“么么哒,老公,爱死你了!”

...............

“药敷好了,爸,你切记未来一周千万不能动肝火,否则不仅前功尽弃,病情还会加剧。”

林月湖家,姜戎亲手给林斯怀两条腿涂满了一种绿色药液,谆谆叮嘱。

“好好好!”

“好女婿,你还真别说,这药涂上以后我这腿立马就有种凉飕飕的感觉了!”

林斯怀兴奋道。

“马屁精!”旁边的林沫沫刮着小脸蛋羞着父亲。

“我抽你!”林斯怀吹胡子瞪眼道。

“你就是马屁精,专拍女婿马屁的马屁精!”林沫沫毫不示弱。

见到这一幕,姜戎不禁微微一笑,这种药是他用碧海独有的几种药草制作的治疗股骨头坏死的特效药,要不是合格的药草太有限,他都想量产造福世间。

“爸,既然你要养腿,那以后就别去上班了,先把腿养好再说吧!”林月湖忽然道。

“那可不行,明天是季度对账的大日子,我绝对不能缺席。”

“再说了,我在事务所收了个好徒弟,明天我还有很多事要交代给他呢!”

林斯怀笑呵呵地说道。

千岁小郎中最新章节

千岁小郎中相关资讯

千岁小郎中

作者:金蕉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颜瘦 在读:20831人
  千载悠悠,恩怨汤汤,亘古第一大门派乾门之主姜戎王者归来时,左手无上医术,右手无尽权财,你若一切安好,我许世界白日晴天,你若一怒,我叫天下血雨腥风!“属下恭迎门主!”。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