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白庆芳

不想小乞儿竟然还真的听进来了,抬脚就领着人走回去了。夏无和夏中对望几眼,貌似都也没怕主子的安危,当然他们来治之方宫,做的本是‘耳目’,多看多听就行,更有甚者连侍卫……都是可有可无的。姜懿是个嘴不能够停的,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儿呢?”小乞儿不敢夏无和夏中对视一眼,倒是都没有担心主子的安危,毕竟他们来少阳宫,做的本就是‘耳目’,多看多听就行,甚至连护卫……都是可有可无的。。...

不想小乞儿居然还真的听进去了,抬脚就领着人走出去了。

夏无和夏中对视一眼,倒是都没有担心主子的安危,毕竟他们来少阳宫,做的本就是‘耳目’,多看多听就行,甚至连护卫……都是可有可无的。

姜懿是个嘴不能停的,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儿呢?”

小乞儿不敢离得太近,声音也是小小的:“大饼子!”

说着又有些怕唐突了贵人,忙解释:“因为大饼子能够吃饱。”

姜懿的扇子在胸前一顿,哎哟这小心心都要软了:“大饼子能够吃饱呀,那待会儿多给你一些。”

这可把大饼子给乐坏了,如果真的有很多饼,那大家就都能吃饱啦!

就要跪下磕头,姜懿赶忙让人打住:“好不容易洗干净,可别又给弄脏了。”

大饼子这才算是打住,也是不敢跪下去磕头了,他也知道这位贵人最爱干净,刚刚自己的皮都给刷红了呢。

“前面都是戏楼,到晚上湖上全都是画舫,湖对面就都是彩楼吗?”

姜懿笑着问:“彩楼?就是青楼吗?”

她这一问桃子和梨子顿时一头冷汗,这……这话怎么能说?若是她们跟着的是别的主子,这会儿指定得跪下了,可现在这个主人,她们摸不准啊。

大饼子倒是无知无觉,只乖乖的回答:“是啊,之前还看到过贵妇人去彩楼打人,还有滚到湖里去的。”

“哈哈哈哈哈!”姜懿却是很喜欢这个戏码的,这小家伙年纪不大,知道的还挺多,便笑着问:“要晚间才有画舫吗?”

大饼子歪着脑袋想了想,才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晚上才有灯呢。”

姜懿拍板决定:“那就先去听戏,然后晚上去游湖。”

桃子上前一步,低声说:“主子,宫门落锁的时间……”

姜懿侧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这不重要,左右不想进就不进,想进自然也有的是办法,不是吗?”

桃子对她的画风已经有些适应了,得~现在陛下左右也宠着,她就不去说那些人人不喜的话了。

于是一行人从热闹的街市穿过去,大饼子收获了一堆大饼,这才到了白庆芳。

大饼子嗫喏的不敢进:“我、我把饼子先送回去,然后就在楼下等您行吗?”

姜懿看多了小说,就猜测:“你们许多小乞儿住在一起?”

大饼子点点头。

姜懿又问:“那你们每天分开乞讨?”

大饼子还是乖乖的嗯了声。

“那岂不是消息很灵通?”

大饼子不太明白这个意思,但他的确知道很多事情,掰着小手数给自己的恩人听:“我们知道轮到谁守城门会好说话一些,也知道西后巷那边每逢初五就会有人施粥,南前巷的彩楼每日早间都有吃剩下的东西不要了的,还有……”

总归知道的都是能让自己活下去的事情,什么时候出城不要钱,什么时候哪儿能吃到东西还不用挨打,期间见到过什么人之类的~

姜懿看着孩子瘦瘦的小脸心下不是不感慨的,心疼,但现在大环境就是这样,这样子的孩子在京师有,在外面自然只会更多。半晌才说:“你、或者说你们这些孩子要帮我做事吗?如果你愿意,那么以后我养着你们,不说家人般温暖这种虚的,但一定让你们吃饱肚子,穿暖、住好。”

大饼子瞪大了眼,心中高兴!但更加的是惊讶,因为……这位贵人没有张嘴!可是他分明听见了贵人在和自己说话的呀?

姜懿:“……”

她的确在说话,说的神奇一点就是传音入密,但其实……就是一个私聊功能而已。

地图可以看见附近的人,标注后会被拖进关注栏,点一下就会弹出【传音入密】的选秀,呐,就是这么操作的!

而大饼子的神奇显然也说明了,他的确听到了自己的话。

“愿意就点点头。”

大饼子猛地点头!不管贵人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的!只要能吃饱!

他们是乞儿,还是最小的、没力气的乞儿。就连其他的乞丐也看不起他们,更不用说别人了。平日里哪怕是一些残羹冷饭也是要抢的……

“那就去吧,把人都带来见我。”说着还给了大饼子一荷包银鱼:“花钱去请人搓干净,吃饱了,买身干净的衣服。”

这不是小钱,跟在身后的夏无和夏有皱紧了没,刚刚他们什么也没有听见,突然主子就拿钱给人?

这是要做什么?

可不管是做什么,这钱给出去了,估计这个小乞儿就得跑得没影儿了……

大饼子手都在抖,但还是攥紧了荷包,什么也不管了,跪下就磕了个头。

“去吧。”姜懿与身边人道:“待会儿人来了,将人带上来。”

至于谁守着,这就是他们自己安排了。

左右就带了四个人出门,难道还要自己分配工作吗?

桃子很自觉的就跟上了人,她才不守在外面呢。

而白庆芳里面跑堂的也是带笑哈腰的迎了上来:这位可是一看就是个贵人。他们白庆芳在京师做生意,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一双招子那可一定得瞅准了才行。

瞧瞧这几位,不说那前面的高个子姑娘光光那发间那朵层层叠叠的花还水灵的跟刚摘下来一样,就是后面那两个婢女也是穿金戴银的,身上的裙衫也是最时兴的款式,养着跟哪家的小姐似的。

再瞧瞧那两名护卫,那身姿、那蹀躞、那软底靴子~哈!这可不是那些会些拳脚的家丁,人家就是正正经经的护卫。

“贵人楼上请,贵人是要包间还是坐廊间?”左右是不可能坐大堂的就对了。

姜懿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瞄了眼还没有开始唱的台子,好奇的问:“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

京师的贵人哪有没进过白庆芳的?跑堂的倒没有因此小瞧这位,只当是回京述职的大人家眷。当下便笑着说:“这坐廊间呢离着台子近,方便抛花儿听曲儿。这坐包间呢,窗子对着湖,比较私密,但若要听曲儿,就得将内窗或者门开着才行……”

姜懿歪了歪脑袋:“那有没有既能赏景,又能听曲儿的包间呢?”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最新章节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相关资讯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

作者:泥人操作手
类型:现言 状态:连载编辑:诗酒止步 在读:23651人
  夏欢穿书大男主文《上位之一桶天下》后顶了炮灰皇太女的身份,作用是先替男主挡风遮雨,占着位置等着弟弟们慢慢长大,哪个养的好了,就宰了她上位。弟弟过多怎么办?不明白给谁让位置,那就但是自己来吧。……“会吧会吧?你们会觉坐这个位置很难吧?”“会吧会吧?我是拳头硬了一些而已!”夏欢的人生目标很简单的,坐最低的位置,过最浪的日子。不很听话?能用拳头问题的问题都也不是问题!女儿身?我有高楼大厦,我有火炮有在现代工业,是也不是女儿身真的最重要的吗?武力天花板➕基建“咯咯咯咯咯!”。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