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比她还体弱

薛呈能能做到大理寺卿,自然而然是个谨慎小心的性子,立马派人来去现场查验。经过沈帝俊的指点,迅速就有了结果,罗勒果真能使马儿失去控制。又派人来去查了那匹被打倒的马儿,但这个就好查,也没办法能直接证明,马儿上有罗勒香。除了沈帝俊,此刻也也没人能闻可以得到。薛呈立马派人来经过沈羲和的指点,很快就有了结果,罗勒果然能够使马儿失控。。...

薛呈能做到大理寺卿,自然是个谨慎的性子,立刻派人去查验。

经过沈羲和的指点,很快就有了结果,罗勒果然能够使马儿失控。

又派人去查了那匹打倒的马儿,但这个就不好查,没有办法能够证明,马儿上有罗勒香。

除了沈羲和,此刻也没有人能够闻得到。

薛呈立刻派人去问了治伤的镇北候三公子丁珏,丁珏自己知道马儿失控了,所以对沈羲和的下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很是恼怒,听了大理寺的人传述,便冷静了下来。

他确实在马儿失控之前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儿,特意闻了闻罗勒的香气,虽然那是经过调和后的香气,但和罗勒散发出来的味道极其相似。

“故而,昭宁有理由怀疑,是有人看到昭宁在城门口,故意对镇北候三公子的马儿动了手脚。”

沈羲和站在大堂之上,她的语调轻缓,不疾不徐,亦不像受害者带着愤怒或是斥责的语气,气定神闲,仿佛在与人闲话家常。

“如若不然,为何早不下药晚不下药,偏生选择这个时候?若是不知城门是昭宁,便是对镇北候三公子的马儿下了药,又有何用?”

是啊,不是冲撞到沈羲和头上,就算是踩死几个庶民,只要庶民家属接受钱财,民不告自然官不究。

那么对镇北候府三公子的马儿做手脚也就失去了意义。

若只是想要恶作剧,在郊外就应该动手,摔个马落个崖岂不是更简单?

“郡主所思合情合理,待下官寻到证据……”

“证据无需薛寺卿费心,盛一盆清水来。”沈羲和打断薛衡,“我这里有一种香粉倒入水中,碰过罗勒之人,但凡沾上一点香粉,入水便会使得水变色。”

薛呈连忙按照沈羲和的吩咐去行事,水端上来,沈羲和倒入香粉,又取出一些罗勒香:“大人可以亲自给他们展示展示。”

薛呈其实还有点跃跃欲试,管刑狱之人,对这些奇物都感兴趣。

他让医工验看了沈羲和的香,确定是罗勒的香粉之后,伸出手指沾了一点,又将手深入融了沈羲和香粉的水里,果然淡淡的红色从他的指尖散开。

“果然如此。”薛呈大为惊奇,转身下令,“你们排好队,一个个把手深入水中,这是自证清白。要知晓,谋害郡主,徒刑十年!利用镇北候府暗害西北王府,定一个祸乱朝纲之罪也不为过,本官自当上报陛下,届时……”

祸乱朝纲会如何,都不需要薛衡说出来,这群少男少女都吓得面无人色。

没有做过的人自然是理直气壮,沈羲和看着这些人,有一个人面色镇定,实则垂下的手不停在搓着。

前面已经有几个人碰过水,皆没有任何人有异常,沈羲和趁此缓缓走过排成一列的人,确定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罗勒的香气,给墨玉使了个眼色。

墨玉上前就将他一脚踢倒,突如其来的变故,引来众人纷纷侧目。

“就是他。”沈羲和说着,就示意墨玉将他拖上来,强制性将剧烈挣扎的人双手按入水盆之中,和薛衡一样,他的指尖一丝丝红色散开。

见此其他人都纷纷退了一步,惊愕地盯着这个人。

“不是我,不是我,郡主,薛大人,不是我!”十六七岁的少年郎哭得涕泗横流。

“不是你,为何你手上有罗勒香粉?”薛呈质问。

“是他,是丁值,是丁值许我三百金,让我将香粉撒在丁珏身上!”少年郎指着一旁另一位身量修长的少年哭喊道,“我因打烂了祖母的香玉雕,拿出修补,无人能补,只能重塑一尊,可这香玉极贵,兼之要请李大家雕琢,须得三百金才成呜呜呜呜……”

“你血口喷人,我何时指使你?”丁值,镇北候府二公子倒是很淡定。

“可是他亲自将香粉交给你?”沈羲和问。

“是。”少年点头如蒜捣,却红着眼眶,“他交于我时,有纸包着。”

“无妨,这香粉极其细腻,但凡经手,总会沾染些许粉尘。”沈羲和,“墨玉。”

墨玉上前,丁值想要反抗,却被墨玉三两下压制,强拖着他将手按入水中。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最初是没有,但很快就有细微的浅粉色散开。

铁证如山,丁值不敢狡辩,但他却死咬着是记恨丁珏这个弟弟,这是他们镇北候府的内宅矛盾,他不知道沈羲和在城门口,只是想让丁珏沾上人命,就算能够私了,镇北候也会厌弃这个弟弟。

“不知便可无罪么……喀喀喀……”

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堂外响起,众人闻声望去。

身后的人纷纷退开,沈羲和回首正对上来人。

他着了一袭杏白色对襟阔袖便服衫,于领座、袖口、裾边都有精致华美的复杂绣纹,腰间素嵌着白玉镶珠的龙纹玉佩革带,足蹬乌皮靴,他身形修长。

那张足以惊艳世人的脸庞异于常人白皙,精心修裁的剑眉之下是一双特别温和的眼睛,神采略淡,直挺的鼻梁下,是有些泛白的唇,看起来略带病容,却掩饰不了他容颜的绝世。

他的五官不硬朗,却又不阴柔,沈羲和第一次在一个男人脸上看到一种刚柔并济到了极致的美。仿佛他的脸,就似上苍用这世间最好的美玉,每一处都细细雕琢而出。

他的乌发由衔珠金冠束起,金冠上有金龙盘绕,这是皇子才能佩戴的发冠。

祐宁帝的皇子她都见过,只有一位……

“参见太子殿下。”薛呈急急上前叩拜,其他人也恭恭敬敬跟着行礼。

“喀喀喀……”萧华雍似乎抱恙在身,“不必多礼……”

早就听闻这位太子殿下体弱,可沈羲和没有想到比她还要弱,说句话都感觉费劲儿。

萧华雍在随侍的搀扶下走进来,他腰间挂了一块特别奇特的玉珏,半黑半白太极形状,随着他行动间,微微摆动,流畅优雅。

随着他的靠近,浓烈复杂的药香将沈羲和包裹。

“谋害郡主,意欲挑起两府争端,罪不容诛。”

他用最轻的声音,说出最重的话。

我花开后百花杀最新章节

我花开后百花杀相关资讯

我花开后百花杀

作者:锦凰
类型:灵异 状态:连载编辑:岁月流歌 在读:5296人
  “天家儿郎,凭我挑选出,就是当着陛下的面,此话我亦敢言。”她高贵的、美艳、睥睨天下众生,世间无一人此事能令她为之动容。一直到她遇见了了那一杯顶级雨前龙井。他为贪腐尚书曲膝说情:“罪不祸延妻儿。”百官感戴:太子仁善。仅有她知,罪是他揭露出,尚书之位是他的人入主。他为疑似谋逆亲王四处奔走:“二哥孝悌,孤不信他大逆不道。”宗亲称赞:太子重情。仅有她知,谋逆是他参与策划,四处奔走是善后,让铁证如山,让旁人背锅。他为病重陛下亲尝汤药,侍孝榻前:“父王三日不愈,我便三日不食。”百姓为之动容:太子孝义。仅有她知,毒是他所下,亲尝汤药,是让陛下没那么早醒——题记。。
  • 要如何&整的呵

    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要如何在得到她的心之后,将它完整的呵护。

    2022-06-26 05:4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终于强&腹中刀

    终于强撑不住腹中刀绞一般的疼痛,湿濡带着血腥的气息不断的下坠。

    2022-06-24 05:14:43详情点赞(0)回复(0)
  • ,顾青&栀笑得

    眉宇间几不可见的微微一皱,顾青栀笑得从容:“殿下太执着,亦或是得不到的更难割舍……”

    2022-06-23 10:4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一直&一抹娴

    轻轻吸了一口气,顾青栀面上一直保持着一抹娴静的笑意,“母亲说,这个世间的女子,唯有绝情才能够活得快活自在。”

    2022-06-25 02:43: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女儿&许我看

    “顾家没有了,顾家的女儿也不能活着,她活着只会让世人难以淡忘陛下的铁血与冷戾。而我顾青栀的骄傲,也不允许我看人脸色……苟延残喘。”

    2022-06-24 08:44: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此,更&家会有

    “父亲尚且如此,更遑论是殿下。”顾青栀凝视着萧长卿,“殿下,从陛下赐婚圣旨传到顾家的那一日,我就知道顾家会有今日,顾家终究会撞得头破血流,你我的姻缘也终将会走到尽头,我如何会对殿下动情呢?”

    2022-06-24 04:4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动,想&是空杯

    萧长卿身子一动,想要阻拦却已经是空杯,目光扫过另外一杯酒,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端起来,一饮而尽:“便是死,你也休想摆脱我。”

    2022-06-24 04:4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她&几上,

    这个时候顾青栀还能够对着萧长卿绽放一抹璀璨幽清的笑,她越来越模糊的视线落在被萧长卿推翻的案几上,不远处是打翻的香炉。

    2022-06-24 07:08:3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