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会私塾徐之锦受托

既有花家的马车在,回家去的时候,大家都乐得清闲不需要走路时。县衙给小吏发的衣服鞋不多,衣服也就算了,可他们跑案子的翻山越岭费鞋啊。许县令毕竟是不指望不上了的。“这脸面生,所以也不是咱们宝应县的人。”胡虞候说到:“什么人杀人后特地跑去这里来抛尸?这也也不是“这脸面生,应该不是咱们宝应县的人。”胡虞候说到:“什么人杀人之后特意跑到这里来抛尸?这也不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

既有花家的马车在,回去的时候,大家都乐得不用走路。县衙给小吏发的衣服鞋不多,衣服也就算了,可他们跑案子的翻山越岭费鞋啊。许县令当然是指望不上了的。

“这脸面生,应该不是咱们宝应县的人。”胡虞候说到:“什么人杀人之后特意跑到这里来抛尸?这也不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

“恐怕不是特意来丢在这的。那个地方有个拐弯很窄,说不定是尸体从马上、马车上不小心滚下去,坡那么陡,没有工具根本拉不上来,所以就留着那里了。”花仵作又谨慎补充道:“我只是假设,不要记录、不要记录。下过雨了,周围也找不到尸体滚下来的证据。”

廖书吏摇头叹气道:“昨天一个自杀,今天一个他杀,最近真不太平啊。回去让钱训术卜个卦。”

“切……!”花仵作和胡虞候都笑道:“钱训术的卦能灵,母猪都能上树了!他也就是能蒙蒙许县令而已。”

坐在前面的花荞和徐之锦,想起钱训术装神弄鬼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花荞在想:死的是个什么人?与郭姑娘有什么关系?他们都是水银中毒,水银可不是满大街都是的。若是二人有联系……那个男人腰带上挂着的耳坠子,会不会是郭轻尘的呢?

“在想什么呢?快进城了。”徐之锦见花荞一直在出神,小声问她。花荞转脸看着徐之锦,眼睛亮亮的,嘴角挂着一弯俏生生的笑。

徐之锦脑子里“嗡”的一声,仿佛被雷击了一下。正在他心跳加快之时,只听花荞小声问:“徐三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徐之锦忙挺直了胸膛道:“你说,我一定办到。”

花荞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朝马车里指了指,轻声说:“我爹在后头,晚上吃了饭,咱们私塾见面再说。”

虽然徐之锦离开私塾也有两年了,但私塾他还经常回去,有时是去请教吴先生课业问题,有时是去帮吴先生喂喂马、劈劈材,干点小活。这就是他与其他富家子弟不同的地方,也是吴先生一直很喜欢他的原因。

徐之锦愉快的点点头,一抖缰绳,马车快步进了县城。

匆匆扒了两口饭,徐之锦就溜去了私塾,转了一圈东厢,也没看见吴先生,他便坐在学堂里等花荞。过了一会,花荞扶着门框,探出半个脑袋,笑眯眯的问:“徐三哥,怎么不见吴先生?”

“我来的时候就没见到他,许是出去了。”徐之锦笑着站起来,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这个不是给你的,”花荞举起一个食盒,笑道:“这是我阿娘让我送给吴先生的。”

花荞话音刚落,吴先生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在花荞身后问:“你们两个,一个门里,一个门外,在聊什么?”

花荞忙把食盒塞到吴先生手上,笑着说:“先生真是神出鬼没。这是我阿娘包的饺子,让我送过来给您尝尝。”

“我......是路过,进来看看先生......”徐之锦脸有些红。这么多年,一撒谎就脸红的毛病,他可一点没改,花荞暗笑。

“看也看过了,那我就回房了,你们接着聊。”吴先生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徐之锦一眼,笑道:“下次,把你新写的策论拿过来,你不就有借口了?”

“好......”徐之锦想也没想就回答。低头想想不对,还要再解释一句,再一抬头,先生已经端着饺子走了。

“你呀,你就不能做坏事。”花荞嘻嘻笑着,进来坐在徐之锦旁边的座位上,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徐之锦:“今天你请我吃了翡翠烧卖,我就请你吃葱油饼。我娘烙的,比街上马大娘卖的好吃。”

徐之锦接过来,“嘿嘿”笑了两声,还真打开吃了起来,刚才跑得急,晚饭也没好好吃。他问花荞:“今天你说要我去做什么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花荞对着徐之锦勾勾手指头,徐之锦连忙把头朝花荞凑近了些。

屋顶上的人顿时不满意了:什么臭毛病?说句话还要凑这么近。花荞声音虽小,说的话,却还是一字不漏的进了他的耳朵。

“我悄悄去给郭大姑娘验了尸,她不是自杀,我怀疑......她的死,与今天我们发现的那具男尸有关!”

花荞说话凑得近,气呼到徐之锦的耳朵痒痒的,他正在心猿意马,等听清楚花荞的话,那点痒痒也感觉不到了,他只掉着下巴,结结巴巴的问:“你......给她......你又去扒人棺材了?”

“嘘......小声点,”花荞连忙说:“验尸这件事,除了我爹,就你知道。”

屋顶上的玄衣男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表示不同意。

“他们两人的死亡时间基本一致,都是三天前,又都是死于水银中毒。所以,徐三哥,我想请你帮我查查,县里什么人可以弄到水银?”花荞认真的说。

“水银出自朱砂,术士都会炼这个东西。咱们县就两个术士,一个是县衙的钱训术,一个就是东街上给人算卦的'差一点’。”徐之锦想都不用想,脱口而出。

花荞摇摇头说:“不止,水银可入药,主要是用来杀虫和攻毒,所以药铺里也会有。灌到尸体里的水银,量一定不会太小,否则不会立刻死亡。”

徐之锦现在知道,花荞为什么找他去办这件事了。宝应县城一共有四家药铺,其中三家都是他们徐家的产业。花荞请徐之锦帮忙,他可以从内部查,更容易得到真相。

“好!不管是术士还是药铺,我都去查查。”徐之锦也是一个破案迷,收集了一堆《狄公案》、《包公案》,梦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这样的青天大老爷。

“我就知道找你准没错。”花荞笑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得赶紧回去,一会阿娘要找我了。还有一个线索,不过,可能要到郭姑娘的闺房里查一查,这还真难办......回头再找你吧。”说完,花荞朝徐之锦摆摆手,一溜烟跑了。

我希望你有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徐之锦看着花荞的背影暗想。

屋顶上的玄衣人当然听不见徐之锦的心声,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连一点动静也没听到。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还有位&俸禄的

    和郭老爷一起来的,还有位县衙里专管道法的训术,这位钱训术虽然只是县衙里领俸禄的小吏,可他名气并不小。

    2022-08-10 10:44:17详情点赞(0)回复(0)
  • &,赚点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2022-08-10 02:03: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雨害&我们一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2022-08-11 09:17:39详情点赞(0)回复(0)
  • &起那只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08 05:2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冤&人啊!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8 01:44:1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