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徐二郎高价买策论

反正徐之锦在私塾里,领了花荞交待给他的任务,再再加白日里又瞪睁看了半天尸体,徐之锦满脑子都是水银跟尸体,一夜都没睡好。早晨出来,他抄起个馒头往嘴里一塞,就得往外跑。“三弟,屁股底下长钉啦?一天到晚净明白往外跑。一会娘问我,我可不帮你打伏击早上起来,他抓起个馒头往嘴里一塞,就要往外跑。。...

再说徐之锦在私塾里,领了花荞交代给他的任务,再加上白日里又瞪着眼看了半天尸体,徐之锦满脑子都是水银跟尸体,一夜都没睡好。

早上起来,他抓起个馒头往嘴里一塞,就要往外跑。

“三弟,屁股底下长钉啦?一天到晚净知道往外跑。一会娘问我,我可不帮你打埋伏……除非,你回来的时候,帮我买街角那家的千层油糕!”二哥徐之衡一边咬着包子一边冲着徐之锦嚷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说的就是他。

徐之衡就是个镜子人,照人不照已。他哪天不是一得空就偷偷溜出去玩?昨天去醉月楼和几个哥们喝酒,回来还被大哥臭骂了一顿。睡一觉起来,自己就把挨骂这事给忘了,逮着老三敲诈。

徐大哥前年院试考了童生,就被叫回家帮着父亲打理家里生意,不再继续攻读。长子不离家,读了书,万一以后要到外地做官怎么办?家里的生意还是要有人管的吧?

让老二、老三两个继续考,要是家里出两个官老爷,就已经够有面子了。

徐老爷说:“士农工商,商排最末。我们老徐家三代从商,辛苦挣下家业,成了宝应县首富。虽比不上应天府富贾,但也能让你们代代衣食无忧。

可再有钱,也抵不过官家对我们经商人家的盘剥。老二、老三,你们俩这一去,可要好好挣回功名来,好叫老徐家从此扬眉吐气,不再受那些虾米小吏的窝囊气。”

徐家有药铺、米铺、布庄、茶馆,银子是赚不少,可商户是下等户,谁来了都是大爷,徐老爷也只有安慰自己:去财消灾。

“爹,您放心,我不但要考上举人,还要考上贡生、参加殿试,做天子门生。”徐之衡胸脯拍得邦邦响。

他是个有小聪明的人,院试时就看出来了,平时课业比他好的老大徐之华,答起题来一板一眼,就没有投考官所好,背考官文章的徐之衡排名高。

徐夫人本来觉得,嫁做商人妇吃穿是不愁了,可最不好的就是,商人再有钱也不能穿好衣服,还不如租田种地的农民。不知有多憋屈!以后哪有姑娘愿意嫁进来?

可自从三个儿子同榜中了童生,她又觉得,全宝应县的女孩都配不上她家儿子,她更是把老二、老三的乡试看成头等大事。

徐夫人年轻时也是全县数一数二的美人,生的三个儿子更是一个比一个俊,连她自己都觉得是祖坟冒了青烟,才能有这样的福气。

徐之锦才一只脚跨出房门,大哥徐之华就过来了。

“老三,娘给你们炖了燕窝粥,吃了赶紧回房温书,现在这可是头等大事,昨天你非要替我去小王庄收租,娘还把我骂了半天。”徐之华是个脾气好的,但在管弟弟这件事上,可不输他娘。

徐之锦眉头一皱,立刻弯腰捧着肚子说:“哎哟......哎哟......我肚子疼,大哥,我去药铺里捡副药就回来。很快,马上!”

“你回房等着,我去把药铺里的坐堂大夫叫过来。”大哥看他五官都皱在一起了,连忙关心的说。

“不用不用,我还走得动......”徐之锦一边哼哼唧唧的说,一边抬腿出了门:“大哥,我去去就回,你可千万别告诉娘啊......”话音未落,人已经跑得没影了。

小骗子!

“大哥,不用管他,老三不争气,还有我呢。”徐之衡嬉皮笑脸的凑过来。

大哥瞟了他一眼哼道:“他再不争气,也是院试第一名!你怎么上的榜,爹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徐之衡忙赔笑道:“我这不是知耻而后勇吗?乡试上一定让你刮目相看!不过,今天我也得出门,我跟鲁大郎约好了,他说能找到今年乡试主考官李大人的策论集......大哥,支持点银子呗!”

徐之衡顺势将手里捏了半天的肉包子,塞了一个到大哥的嘴里。

徐之华把包子从嘴里拿出来,皱着眉头问:“这能行吗?虽说上一届乡试是李大人主考,可时隔三年,谁也不知道,朝廷今年是不是再派他来扬州主考啊……”

“嗨!我可不是’谁’,我这有硬邦邦的关系。鲁大郎的姑母,是李大人二夫人的亲表妹,你看,关系那么近,说的话那还能有错?鲁大郎保证说,今年一定是李大人去扬州主考,行李都捡好了。”

“你就吹!秋天考试,他春天捡什么行李?”

“李大人……父母在扬州……兴许,他是假公济私,提前回家探望父母呢?反正你也别管他回来干嘛,他回来,刚好求得他的策论集。哥,你说,是不是活该我们老徐家要出举人老爷?”

徐之衡看见大哥脸色有些松动,连忙手心向上摊开到大哥鼻子底下:“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鲁大郎抢钱啊!”徐之华不禁叫了起来,如今家里的账大半由他管,动这么大笔钱,还不像割他的肉?他把二弟伸过来的猪蹄子一推,对徐之衡翻了个白眼:

“昨天老三去小王庄收租,才收到十两银子,你这买本策论集就要五十两。你以为咱们家的钱都是大风吹来的?”

“我当然知道咱家钱不是吹来的......不过,大哥,你可别忘了,老爹教过我们,陶朱公有句话叫什么......资舟资车来着?”徐之衡话到嘴边想不起来了,只好挠挠头,觍着脸笑。

“旱则资舟,水则资车。是你自己忘了吧?”徐之华没好气的说。

“哎呀,我就是这个意思,我这不是正旱着吗?大旱之后必有大雨,你给我资助资助,我不就有备无患了嘛!而且还有三弟和我一起分享,成本分摊,一人才二十五两银子......”徐之衡还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也对,自家是两个人同时下场应试,买一份策论两个人看,也算是半价,确实不亏。

徐之华咬了一口包子说到:“那你现在就跟我去账房取银子......记着,策论集拿回来,先叫人誊抄一份给三弟!”

“得嘞!”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阿龙&间,自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2022-08-11 03:4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等头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2022-08-09 12:2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念有词&划了几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2022-08-10 12:07:16详情点赞(0)回复(0)
  • 心猛的&去,我

    郭老爷一听“心有不甘”四字,眉心猛的跳了两下,忙对钱训术感激的点头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有劳训术了。回去,我就让人将法酬双倍奉上,还请训术笑纳。”

    2022-08-09 10:38:25详情点赞(0)回复(0)
  • ,煞有&个手印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11 03:4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冤&有主,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9 11:30: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人拿&呢!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2022-08-11 03:41: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