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诓金匠毁鎏金花簪

迅速,花荞就发来了老张头送去的一包豆粉馍。老张头花荞不认得,他就在福禄街摆摊儿,花荞和花荣都喜欢吃他家的豆粉馍,里面的黑芝麻和花生末混在一起,尤其香。老张头把豆粉馍往花荞手里一塞,神秘的兮兮的掉头就走。花荞莫名其妙的再打开纸包,便看见了了里面的豆粉馍和老黄头花荞认得,他就在福禄街摆摊,花荞和花荣都爱吃他家的豆粉馍,里面的黑芝麻和花生末混在一起,特别香。。...

很快,花荞就收到了老黄头送来的一包豆粉馍。

老黄头花荞认得,他就在福禄街摆摊,花荞和花荣都爱吃他家的豆粉馍,里面的黑芝麻和花生末混在一起,特别香。

老黄头把豆粉馍往花荞手里一塞,神秘兮兮的调头就走。花荞莫名其妙的打开纸包,便看见了里面的豆粉馍和塞着的字条。看完之后,花荞一笑:哦,徐三哥被关起来了。

那没关系,一个人去还灵活机动,又不显眼。于是她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时间还早,先去金铺。

想了想,她又回头到自己首饰盒里,拿出唯一的一支镶红宝石的鎏金花簪,费了好大劲,才拿匕首把红宝石给撬了下来。再一看,簪子都有些刮花了,沾点口水涂涂,匕首的划痕才没那么明显。

花荞先到了金铺,一进门杜金匠的儿子杜建平便迎了上来:“花荞?你怎么来了?要打首饰?”

杜建平比花荞大两岁,是杜金匠的独子,把自家祖传手艺学了个八九不离十,尤其是锤鍱、錾刻两项工艺,杜建平更是青出于蓝,整个扬州府都是数一数二的。夸他是能工巧匠也不为过。

花荞从袖子里掏出那支花簪,愁眉苦脸的说:“建平哥,你看我这花簪,一不小心砸地上,宝石都掉下来了,这还能修得好吗?”

杜建平接过去看看,笑着说:“小问题,我帮你再镶回去就行了。”

“可我这支簪子是鎏金,不是纯金的,重新镶会不会有影响?就是这里……没那么亮了?”花荞指着镶宝石的地方问。

“镶嵌是会对宝石周边有影响。不过不要紧,我替你稍微加工一下,不会看得出来的。”杜建平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尤其是在自己有好感的姑娘面前。

“我还没见过鎏金是怎么做呢,是把金粉撒在上面吗?”花荞眨巴眨巴渴望学习的大眼睛。

杜建平笑了,解释道:“可没那没容易。要将金和水银合成金贡齐,涂在铜或银器的表面。你看,你这只簪子就是银鎏金,底子是银的。然后略微加热使水银蒸发,金就附在器物表面不会脱落了。”

“水银蒸发?不就没了?那你要浪费多少水银啊!”花荞咋舌道。

“是要用不少水银,尤其是给佛像鎏金,那更是一桶一桶的用。所以,就算是鎏金,价格也不便宜啊!”

见杜建平那么合作就提到佛像,花荞不失时机的问:“建平哥,今年城隍庙重修,城隍爷的金身也是你们做的吧?”

“是啊!除了我们家,别人也接不下来,城隍爷是黄铜鎏金,黄铜新的时候,和金的颜色相近,很容易鎏金不匀又看不出来,等到铜一发旧,就斑斑驳驳特别难看。”杜建平对自家的手艺还是很骄傲的。

“城隍爷那么高大,得用多少金粉、多少水银才够啊?我猜……至少要十斤!”

杜建平一点不嫌弃花荞的勤学好问,刚好显摆一下自己的专业水平。他认真的翻出一本进出货本,翻到靠后面的一页看了看,又指给花荞看,笑道:“猜错了不是?你看,金粉和水银的用量都在这里,绝不是你说的十斤。”

“建平哥,你说那么多金粉、水银,会不会被人偷了也不知道?”花荞顺着杜建平的手指看去,心里暗暗算着数。

咦?这里怎么像是有涂改?

杜建平笑着答:“那哪能被偷还不知道的?这么贵的原料,我们都是凭经验一方一方算好的,上下不会超过一斤,我们杜氏金铺的招牌可不是白挂的。”

“建平哥,这账是不是你做的?算错了数,被你爹骂了吧?”花荞装作突然发现,不经意的指着一处明显的涂改笑道:

“以前我最怕我爹考我算术,后来,我爹教了我一种速算法,有二十六句口诀,由高位算起,再配合指算,不用算盘,看一眼就能算出答案。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好啊!”

杜建平想学,当然是因为教的人。可男人总是要面子,几个数也算错,还不被花荞看低了?他赶紧看了看花荞指着的地方,还真是!这里的数字几时做了涂改?而且不是以往的划线修改,而是整个字都被黄颜料盖住了,和账本纸页颜色相似,新的字就写在黄颜料上面,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黄颜料:请叫我涂改液大人。

杜建平奇怪的说:“账是我做的,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修改过了。应该是进出数有错误,我爹改过来了。咦?我爹什么时候开始用这种修改方法了?看不到改之前的数字,将来一点也不便于核对。”

既然数字改过了,而且杜建平也不知情,再问也问不出什么,花荞准备撤了。

杜建平正想说说几时教他速算法的事,花荞直起身道:“那我的花簪就拜托建平哥了,这要多少钱?”

“不用不用,我休息的时候私下里帮你做,我爹不会知道,这哪还能收你的钱......”杜建平红着脸说。心道:你要是愿意,我巴不得做支新的送你。

不收钱,花荞更高兴了,向着杜建平摆摆手,转身出了门。走到门口没留意看脚下,“咣当”一声踢到一个什么东西。

花荞低头一看,咦?是个天青色细颈瓷瓶子。

听到声音跟出来的杜建平,弯腰把倒在地上的瓷瓶立起来,放在墙角。关心问道:“脚趾头没踢伤吧?要不要去店里脱鞋……检查一下?”

花荞摇摇头,看着那个瓷瓶问:“我脚不疼。这瓶子是你家的吗?怎么放在门口了?看看坏了没有,我刚才还真没看见。”

杜建平也很奇怪,他四下看了看,就独独这一个。他说:“是我家的,是个装水银的空瓶,奇了怪了,那些瓶子都堆在后院,准备送扬州回收的,怎么单单有一个落在这里……没事,踢坏也没事,脚不疼就行。”

听说是装水银的瓶子,花荞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再次与杜建平道别,花荞快步向宝应县南边的叮当街走去。

比她更快的,是门外一道竹青色颀长身影,在她出门之前,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面的白&郭轻尘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7 01:4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主,&知道是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8 10:48:27详情点赞(0)回复(0)
  • ,样样&帮人驱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2022-08-07 12:08:5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全&供桌上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2022-08-07 06:01: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躺&着一个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07 08:44: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虚惊&气森森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2022-08-07 07:22: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