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小把戏花锦探郭府

皇太孙既也没立马南下,也也没在宝应县乱逛,而已回了县衙,叫人笔墨侍候,自顾自自的写出来。萧炎、萧忠也敢多问,守在门口等皇太孙插话,看皇太孙这写了一张又一张的架势,要走是明日了。尉迟锦只挑了两个“师弟”去通知停课,一个是县太爷的小儿子许敬堂萧炎、萧忠也不敢多问,守在门口等皇太孙发话,看皇太孙这写了一张又一张的架势,要走也是明天了。。...

皇太孙既没有立刻北上,也没有在宝应县乱逛,只是回了县衙,叫人笔墨伺候,自顾自的写起来。

萧炎、萧忠也不敢多问,守在门口等皇太孙发话,看皇太孙这写了一张又一张的架势,要走也是明天了。

呼延锦只挑了两个“师弟”去通知复课,一个是县太爷的小儿子许敬堂,一个就是花荞的弟弟花荣。许敬堂身边跟着一帮想接近他的官富家子弟,通知他一个,就等于通知了一串。

许敬堂好找,西市有个地方一堆人玩斗鸡,许敬堂和他的“铁冠将军”,就在里面。

“铁冠将军,咬它!咬它!再来一下!大爷我赢啦!”

许敬堂高兴得抱着旁边兄弟跳起来。可这位兄弟却没他那么兴奋。咦?你谁啊?

“哦,大师兄啊!我怎么从没见过你?没见过也没关系,一起玩斗**?我这只可是常胜将军。”许敬堂热情的邀请到。

“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跟你一起玩的八个人,你负责通知,记住了?”

呼延锦从西市出来,就去了花家。通知花荣,那就不用说了,那自然是因为......他是个热心人。那些寒门子弟都愿意和他交往喽。

“原来是大师兄,失敬失敬!花荣以后还要请大师兄多多指点。”花荣仰慕的看着这位俊逸不群的大师兄,胸脯一拍说到:“你放心,许敬堂那群人以外的师兄弟,我包通知到人。”

花有财夫妇见是吴先生的入室弟子来通知复课,自然是热情把人往家里让。花荞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也从窗口往外看,这一看,就看到了昨晚陪自己去义庄的呼延锦。

呼延锦自然也看到了窗边的人影。

他将声音提高了些,对花有财夫妇解释道:“皇太孙此次到宝应,是为了向先生请教关于科举改革之事,并无其他。如无意外,他们明天便会回离开。”

听到呼延锦这个解释,花有财才放下半颗心来。

“呼延公子,家里今天做了青团、凉糕,我拿些给你带回去,你和先生都尝尝。”云娘心里轻松,高高兴兴的去厨房了。

花有财没话找话的闲聊到:“呼延这个姓好啊,铁鞭呼延赞,赤心杀贼;双鞭呼延灼,杀伐骁勇。可惜元朝之后,就鲜听到呼延赞这一脉有传人了。”

花有财还是宋浩宇的时候,四大名著中,他最喜欢看《水浒》,连儿子用的都是小李广花荣的名字。双鞭呼延灼,天罡星第八位,他哪会记不得?

呼延锦胸中热血澎湃,这么多年来,连父亲都不再提呼延家的光辉祖史,他还是第一次听人如此夸赞自己的祖先。呼延锦不禁给花有财深深鞠了一躬,说道:

“不瞒伯父,呼延锦正是呼延灼嫡传后人,只因当年先人遭奸臣陷害,呼延家子嗣凋零,这才隐姓埋名、远遁江湖。”

花有财也很激动,穿越到大明这么多年,除了云娘母女,他也从没有过什么奇遇,现在遇到一个小说中英雄好汉的后人,而且还是个大活人,他也不枉穿越一场了。

“诶呀!那我们要好好结交结交,我从小最是敬佩那些江湖英雄好汉,可惜这一辈子也没有行侠仗义的机会。呼延公子以后多来家里坐坐,我们家花荣你也多带着他走正路。”

窗子里面的花荞,也抿着嘴笑了:原来,你既是吴先生的入室弟子,又是大英雄的后人,难怪人长得俊不说,还彬彬有礼、武功不凡的……

等她想完心事,再探头往外看,院子里已经没了人。呼延锦谢了云娘的青团和凉糕,捧着食盒回私塾去了。

没看到人,花荞不禁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今晚我们不是还有约会吗?嗯,晚上又能见到他了!

虽然呼延锦已经来解释了皇太孙滞留宝应的原因,但皇太孙人没离开,花有财夫妇还是不许花荞出门。

所以呼延锦又影子一般,出现在花荞的房间。

这一次,花荞已经做好了准备,她没有黑色衣服,便将自己的一件深青色衣裙做了些修改,穿着更便于跑跳行走,腰上还系着一个黑布小包,里面装着她的检验工具。

呼延锦一看她的打扮,又看见床上被子已如昨日那般卷好。话也不用说,抱起来就出了花家。他们走的仍是小巷,不一会儿就到了郭家墙外。

今天出来得晚,郭家大多数房间都没了亮光。呼延锦拿出两块蒙面巾,笑眯眯的把一块递给花荞,小声问道:“准备好了吗?花大侠?”

呼延锦先自己跳了进去,过了好一会儿,才跳出来接花荞:“我转了一圈,给他们吹了点安神香,不到五更天,都在周公那里回不来了。”

“你那是’鸡鸣五更返魂香’吧?”花荞轻声笑着说。

呼延锦也不答她,蒙面巾外面露出的眼睛,却笑得弯弯的。带着花荞,从窗口进了郭大姑娘的闺房。

果然如花荞所说,头七未过,郭姑娘的房间保持着原样。就连花绷上绣了一半的手帕,也和针线簸箩、剪子、花样子,一起放在桌面上,仿佛主人只是暂时离开,随时会回来接着绣一样。

呼延锦关上窗子,到床上拿来床盖巾,把窗户挡了个严实。他笑道:“现在,你可以点上油灯慢慢看了。”花荞却站在那里没有动,皱着眉说:“房里气味不对。”

呼延锦也耸着鼻子闻了闻,问:“硫磺?春天灭虫蚁,是会撒些硫磺粉。你看你的,我四处找找,看是哪里撒的硫磺。”

花荞点点头,这才点上油灯。油灯里的油脂一烧,屋里会有些味道,就把刚才淡淡的硫磺味给盖住了。呼延锦不禁暗暗佩服花荞的心细。

花荞先到郭姑娘的梳妆台,仔细翻了翻,却没有看见有单独一只的耳坠。难道?那只耳坠不是郭姑娘的?可挂在肖九如的腰带上,明显比其他事物新得多,像是刚挂上去不久......

水银查不到出处,耳坠也没找到另一个。

花荞感觉自己心里的那根线索,一下子断了。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