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格斗术巧劲跪萧炎

花荞和尉迟锦被侍卫们押进了县衙。在门口站岗放哨的侍卫,恰恰那天折了马腿,被一咕噜摔下去的那一位。后来幸亏他伶俐,就近一滚给自己解了围。看见了萧侍卫长押着两个刺客回来,其中那个小个子的但是个女的,他就在猜,是也不是把握住了残杀自己……马的女刺客?这位摔在门口站岗的侍卫,正是那天折了马腿,被一骨碌摔下来的那一位。当时多亏他机灵,就地一滚给自己解了围。。...

花荞和呼延锦被侍卫们押进了县衙。

在门口站岗的侍卫,正是那天折了马腿,被一骨碌摔下来的那一位。当时多亏他机灵,就地一滚给自己解了围。

看见萧侍卫长押着两个刺客过来,其中那个小个子的还是个女的,他就在猜,是不是抓住了残害自己……马的女刺客?

这位摔下马的侍卫姓张名焕,他是皇太孙身边唯一的一个使暗器的高手。他的一手夺命镖也是使得出神入化,指你眼睛绝不打你眉。

可夺命镖属于飞刀一类,是专打人的软处,什么眼睛啊、心脏啊,反正得躲开骨头刺进去。

那天他看见马腿关节竟然被石子打伤,才惊叹世上还有打硬骨头的暗器。而且,所用暗器还能够就地取材,取之不尽。这才是真的可怕。

张焕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皇太孙,皇太孙也对那位姑娘越发好奇了,所以皇太孙第二天才会问萧炎,“姑娘找到了没有”。

“侍卫长,这两个是刺客还是贼?”张焕又见那位姑娘抱着个瓶子,也不知是不是赃物。

萧忠冷冷的说:“她就是打伤你马腿的人。萧炎呢?叫他来认人。”

“消炎?我还消肿呢!”花荞小声嘀咕到。

这一折腾,还不知几更天能回家,一会阿娘起来见她夜不归宿,还不把她关一年禁闭?终身禁闭都有可能。都怪这位怪大叔!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侍卫长的名字?他就是叫萧忠。”张焕是个小八卦。

萧忠吼道:“还不快去!”

萧炎正在书房里替皇太孙磨墨,他磨墨手都酸了,皇太孙写字手还没酸,真是有点邪门。

听到张焕叫萧炎去认人,皇太孙放下笔问:“什么?昨天的姑娘抓到?今晚她又来行刺?你叫萧忠把她押到书房来,孤要亲自审问。”

“可是……抓到的不止那位姑娘,还有她的同伙,一个长得挺俊的小伙子……”张焕真的很八卦。

萧炎也想起来了,昨天救走姑娘的,就是一个身材挺高的小伙子,俊不俊自己就没看到了。

“哦?她还有同伙?那就一起带进来,孤一同审问。”皇太孙越发有兴趣了。

于是长得挺俊的呼延锦,就和花荞一起被带进了书房。

两人见侍卫们都对坐在桌后的那个年轻人毕恭毕敬,不用猜就知道,那是皇太孙。两人当下便站住不动了。

“见了皇太孙还不下跪?想反了你们!”萧炎心中正恼怒昨日没拿到人,今晚却让萧忠立了功,嘴里喝斥着,抬起腿就往花荞的膝盖弯里踢去。

打女人?呼延锦大怒,正想把花荞往自己怀里拉,只见花荞小腿往后一弯,脚背顺势往萧炎踢过来的腿上一盘,再整个人往下压,萧炎的腿收不回去,又失了重心,只听“噗通”一声,花荞还好好站着,他自己倒跪了下去。

而且跪的姿势挺难看。

书房里静悄悄的,包括呼延锦在内,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皇太孙简直太意外了,就和昨天看见她街上捡石头砸马腿一样,小姑娘这是要逆天!

皇太孙首先哈哈笑了起来,说到:“萧炎,你也不用做示范了,起来吧。就让他俩站着回话。”

萧炎顿时对皇太孙感激涕零:要是被外面的兄弟知道,他被一个小姑娘反制了,他这侍卫队副队长,还要不要干下去了?

皇太孙仔细看那二人,一个俊逸倜傥,一个绰约多姿,两人站在一起还真是养眼……也不知二人是什么关系?

再看那姑娘,怀里还抱着个细颈瓷瓶……酒瓶?

皇太孙笑道:“昨天你打伤我的马,今天是不是要送瓶酒来赔罪?”

“我们可没想来,是您身边那位怪大叔硬请我们进来的。有话您快问,我还要赶着回家睡觉呢。”花荞还惦记着,她阿娘会不会发现床上被子里是个假人。

“怪……大叔?”皇太孙转脸看向满头银发、横眉冷对的萧忠……还真有点像怪大叔。

皇太孙忍住笑,故意问道:“小姑娘,你知道你今天得罪的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吗?”

“知道啊,一个消炎,一个消肿嘛!”花荞不以为然的道。

旁边站着的呼延锦暗笑:我以为我已经是个不怕死的,没想到你比我更狠!好,我就陪你到底,管他天王老子,一言不合我就带你打出去,一起回穹窿山!

鞭子:兄弟,说大话了不是?你得先把我营救出去!

这下皇太孙可不敢乱问了,再问,这姑娘怕是就要编排到自己头上来了。他清了清嗓子,道:“先说说你们的名字。”

“我叫花荞,他叫呼延锦。”

“花荞,若你将你们今晚做了些什么,老老实实说出来,我就放你们回去。”皇太孙觉得这个姑娘实在有趣得紧,今年宫里正好要为皇子皇孙们选秀,不知道她够不够条件去……噢!分神了。

花荞眨巴眨巴眼睛,没好气的说:“说了你也不信,那我干嘛浪费力气。”她朝呼延锦努努嘴,意思说:怎么老是我开口?你也说两句。

呼延锦一看到暗示,立刻说:“今晚,我们俩……约会去了。家里不同意,只好偷偷溜到大街上见面。”

花荞哭笑不得:让你说话,没让你这么乱说话啊!

皇太孙一看,花荞五官都已经皱一块去了,就知道呼延锦在瞎说,他往桌上看了看,刚好,有块镇纸,就是它了。

只见皇太孙拿起镇纸往桌上一拍:“大胆刁民,竟敢诓孤,给孤狠狠打二十……五十大板!”

花荞在衙门见过,打二十大板打掉大半条命的,这五十大板打下去,呼延锦还不直接交代在这里了?虽然才刚认识两天,可人家也是为了帮自己破案才被抓的,不管了,救人要紧。

“且慢!”花荞叫到:“皇太孙殿下,我若是把事情都告诉您,他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挨打了?”

皇太孙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微微笑道:“那是自然。”

呼延锦满眼温柔的看着花荞:

我这皮糙肉厚的,小妮子居然舍不得让我挨打……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才揣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2022-08-10 03:11:09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忘记&供桌上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2022-08-09 04:41: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反正号&不能。

    宝应县求雨镇河、祈福开光,样样都靠他。平时有空也帮人驱鬼请神做法事,赚点外快,反正号称无所不能。

    2022-08-08 09:1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等头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2022-08-09 05:2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汗:若&是灵牌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2022-08-08 05:43: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围着棺&插了四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09 12:33:50详情点赞(0)回复(0)
  • 离开灵&下来,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2022-08-10 07:36: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