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坐公堂皇太孙审案

三人到了县衙门口,花荞看见了徐三哥也来了,忙开心的和他打打招呼:“徐三哥,那具尸体要再审了!”她放低了声音又说:“长生药店的水银账也也没问题。虽然我们意外发现了其他的线索,这一次全靠你找来的朋友帮了大忙。”我找了什么朋友?卖豆粉馍的老黄头?徐之锦正想我找了什么朋友?卖豆粉馍的老黄头?。...

三人到了县衙门口,花荞看见徐三哥也来了,忙高兴的和他打招呼:“徐三哥,那具尸体要重审了!”

她压低了声音又说:“长生药店的水银账也没有问题。但是我们发现了其他的线索,这次全靠你找来的朋友帮了大忙。”

我找了什么朋友?卖豆粉馍的老黄头?

徐之锦正想问问什么情况,花荞见花有财在前面朝她招手,只好和徐之锦摆摆手,朝阿爹快步走去。

徐之锦今天一大早得了衙门通知,说要上堂作证,他就猜是花荞找到了什么证据。他这两天被关在家里,什么书看不进,满脑子净想着案子的事。

还有半年才乡试,都怪父亲和大哥,说什么“外来和尚会念经”、“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定要他们去扬州的私塾里备考。

昨天皇太孙到望南私塾拜会吴先生的事一传开,父亲又后悔死了,甚至想去花重金包下吴先生半年时间,请他专门给自己和二哥辅导。还好没去,这不是丢人嘛……

正想着,徐之锦已经来到了县衙大堂外,只见一些捕头、虞候,还有花荞和花叔,郭承事郎和他家的丫头、婆子,金铺的杜金匠,宝来客栈的掌柜、包小二等等,站了一大堆人。

嗯?还有个年轻男子没见过,鹤立鸡群的站在那里,正低头和花荞、花叔讲着话。

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徐之锦百思不得其解。

一群人正在嘀嘀咕咕猜测着,忽然两个侍卫分开人群,几个县衙小吏抬着一具尸体进了大堂。

这下大家都议论纷纷,有人更是悄悄变了脸色。跑是跑不掉了,衙门门口,有朴刀衙役把着门呢!

徐之锦正想往花荞那边挤,忽然听见大堂里的衙役们已经开始叫“升堂”“威武”了,一个衙役对着人群喊:

“传花荞、呼延锦、徐之锦!”

花有财心都提到嗓子眼:皇太孙可千万别把花荞认出来......唉,自己就不该教她打飞石!他哪里知道,女儿花荞早就和皇太孙同坐一条船了。

旁边正要迈步的呼延锦,看到了花有财患得患失的表情,忽然生出几分疑心:

谨小慎微的爹,咋教出一个胆大包天的闺女?花荞会暗器,近身功夫也不差,如果花荞的功夫是她爹教的,那他爹绝对是一个隐世高手。

回头得想办法查查......

花荞和呼延锦、徐之锦往大堂里走,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堂上的皇太孙。

今天皇太孙头戴玄色翼善冠,身着金织蟠龙赤色袍,虽是常服,但配上他那张正色俨然的脸,一派不怒自威。

堂上站着的人,从垂手肃立的县令,到手持杀威棒的小吏,全都屏声敛气。

等了半天的皇太孙,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花荞。

只见娉娉婷婷走进来的她,身穿嫣红收口琵琶袖短衣,绀青百褶马面裙,头上挽着随常云髻,余下的长发在身后用一根细丝带松松系起。没有一珠一钗,只在髻边别了三朵挤成一簇的玫红蔷薇花。

皇太孙心中暗赞:都道扬州出美女,果然宝应有珠玉!

皇太孙昨夜已听萧忠说了呼延锦的本事,他正是广纳人才、建立自己亲信队伍的时候,倒是很有意将呼延锦纳入自己麾下,于是对他也多亲切了三分。

呼延锦的装束很普通,着一身暗云纹白罗长衫,可他文质彬彬中透着英武不凡,把这件普通的衣袍,也穿出了贵族公子的气势。

相比而言,站在旁边的徐之锦,就更不起眼一些。

因为在大明朝,商贾之人为最下等,农民之家可以穿绸纱绢布,可商贾之家,哪怕再有钱,也只能穿绢布,所以徐之锦只是一身青布袍子配方巾,一副秀才学子打扮。

为什么连徐之锦一起宣上来?

没别的,就是皇太孙惦记着,看看花荞口中的这位师兄何许人也……是不是威胁。

等花荞他们走到跟前,皇太孙忙微笑着说:“不必下跪,站着回话。”

许县令暗暗称奇:这公堂之上,就是我七品县令坐在堂上,草民也是要悉数下跪的,皇太孙官阶一品,竟然可以让他们免跪......这皇太孙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威严的重要性啊……

“带人犯杜如海!”

外面站着的杜建平一下懵了,自己天天跟爹在一起,没看见爹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啊?今天一早便有官差来搜了铺子,父子两个也被传唤听审。到现在还一头雾水。

金匠杜如海一入大堂,两边的衙役便在地上敲起了杀威棒,同时低声叫道:“威武......”

杜如海怎知自己如何就成了“人犯”?顿时汗如雨下,两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杜如海,你可知罪?”

皇太孙把惊堂木一拍,站在下面的花荞、呼延锦便知道,水银的来处,皇太孙已经查出来了。

“草民......不知所犯何罪......”杜如海讷讷的说。

皇太孙将案上一本账本翻开,说到:“去年腊月,你接了重塑宝应城隍金身的活,今年正月,你从扬州购入五十斤水银。可有此事?”

说话间,萧炎将两个天青色细颈粗瓷瓶,放在皇太孙面前的案台上。

“确有此事......”

皇太孙又问:“案上这个瓷瓶,每瓶可装水银三斤,可是你所购水银的包装瓶?”

杜如海战战兢兢抬起头,正好碰上皇太孙威严的眼睛,吓得他赶紧移开眼光,只瞟了一眼旁边的瓶子,便回到:“是......是用这个瓶子装的,没错。”

“你本月与庙里结账,是以金粉和水银各四十八斤计的价,可有此事?”

“确......确有此事。”

“为何郭承事郎家中会有两个和你所用,一模一样的水银包装瓶?你有何解释?”

“皇太孙殿下......我购入水银五十斤,用了四十八斤,也只是余两斤,郭承事郎有两瓶......说不定......是他和我购于一处,包装自然相同,与草民无关。”

杜如海自己改的账,心里清楚得很。

“带人证,扬州张帆、李广才!”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娘挖出&上的口

    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位玄衣男子,那男子歪头看了看墙上那个搭脚的口子,低头找了找,弯腰在墙角捡起被姑娘挖出来的那块砖,塞回墙上的口子里。

    2022-08-06 11:5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声:&去看看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2022-08-06 04:29: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气,这&着人迈

    郭老爷听了也松了口气,这才敢带着人迈步往灵堂里走。刚才那么一惊一乍一跑,就算撑着伞,浑身也都湿透了,正烦躁得很。边走边骂后面的李婆子:

    2022-08-07 09:05:30详情点赞(0)回复(0)
  • 会些拳&要走进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2022-08-08 10:48:37详情点赞(0)回复(0)
  • &训术也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2022-08-07 07:5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进了灵&比划了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08 08:25: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