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飞来祸娇娘成枯骨

这少了人的两户家主,迅速被带进县衙。一户是寡妇田王氏,公婆说,吃了晚饭就没看见了人,两老还我以为儿媳妇在自己屋里,衙役一盘差,才意外发现儿媳妇屋里人影都无。一户是陈家新媳妇陈李氏,上午去田里给丈夫送饭,去了就没回去,上午丈夫真的饿得慌,回家才明白一户是寡妇田王氏,公婆说,吃了晚饭就没看见人,两老还以为儿媳妇在自己屋里,官差一盘差,才发现儿媳妇屋里人影都无。。...

这少了人的两户家主,很快被带到县衙。

一户是寡妇田王氏,公婆说,吃了晚饭就没看见人,两老还以为儿媳妇在自己屋里,官差一盘差,才发现儿媳妇屋里人影都无。

一户是陈家新媳妇陈李氏,中午去田里给丈夫送饭,去了就没回来,下午丈夫实在饿得慌,回到家才知道媳妇出门送饭去了,还没回来。二牛慌忙出去找,来回走了两趟,也没见着媳妇儿。陈二牛正打算天亮去报官,官差就找上门来了。

一听陈二牛说媳妇儿送饭走的那条路,易呈锦便对他说:“你跟我们走,你媳妇儿兴许已经找到了。”

“大人,草民怎么不用跟去?草民儿媳妇也没回来。”田老头着急问道。

易呈锦回头对县衙的都头说:“去查查,田寡妇有没有相好的?找到相好的,人就有了。”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易主事年轻是年轻,经验却很老道。

陈二牛也高兴的催促道:“大人,我媳妇在哪?咱们快走吧,我接她去。”两人成亲没俩月,正是跟新媳妇如胶似漆的时候,今天寻不着人,都快急疯了。

易呈锦站定,掏出那支金裹头,问道:“陈二牛,这支金簪,你可认得?”

那怎么不认得?变形了也认得!这是成亲时陈二牛亲手给媳妇儿戴上的,他还歉疚的说,这对簪子小了,等秋天卖了粮食,给媳妇儿再另买一对大的。当时媳妇儿羞答答的样子,他现在都还记得。今天在家里他还看见梳妆台上留着支金簪,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另一支。

可……簪子这么会变成这样……陈二牛腿有点软,那支金裹头仿佛抽泣着,也在他手心里不停的颤抖起来。

易呈锦一看,陈二牛这就已经走不动路了,叫过两个虞候架着他,上了衙门外的马车。

易呈锦一撩披风也翻身上了马,临走前对县衙门口的陈老爹,和看热闹的街坊邻居说:“陈李氏已经出事了,如果不希望陈二牛也出事,你们最好跟过去看看,人在断头崖崖洞里。”

到了断头崖,留在那里的都头上来汇报,附近路口都埋伏了人,并没有什么动静。再一看,马车上失魂落魄下来一男人,知是苦主到了,都默不作声的让开一条路。

陈二牛跟着易呈锦进了崖洞,一眼就看见地上那具焦尸,他的脚就像钉在地上,颤颤巍巍,却一步也迈不动了。

“不,不可能!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手上这支簪子,就是在尸体头部找到的,她是被人勒死再放火焚尸的。杀她的凶手……应该还没来得及逃走,隐匿在附近。”易呈锦仍旧面无表情,可声音却软了几分。

陈二牛眼睛盯着那具焦尸,突然大叫一声,冲出崖洞。他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就往草丛里打,边打边哭叫道:“出来!你给我出来!为什么要害死兰儿?她那样爱干净的一个人,你为什么把她烧得那么脏......”

被易呈锦动员,跟在后面走路过来的陈老爹和街坊邻居们也到了,谁也拦不住。陈老爹老泪悄悄把老泪擦了,摇摇头说:“由他去吧,发泄发泄也好......”

看了崖洞里的尸体,街坊们也都火了:

“这是人干的吗?既然人还没逃走,我们也去,帮二牛把那畜生打出来!”

“对!我回县里去叫人!”

“我家才做了不少杉木皮火把,你到我家找我娘要。”

“我家也有!”

就这样,陆续又来了不少人,都头们混在人群中,有意识的将人群引导散开,围成一个包围圈,在附近搜索起来。

蹲在地上的花有财暗笑:这位易大人还真有些头脑,懂得发动群众。这样一闹,就算找不到逃犯,逃犯也不敢轻易挪地方了。

又等了一会儿,棺材铺送过来的黄色杉木薄棺也到了。家里还有老人的年轻人走了,一般用黄棺,意思是求老人能好好活着,长命百岁。

廖书吏他们过来和花有财一起,把焦尸抬到棺材里,送到义庄去了。

花荞替阿爹又把地上的灰烬细细检查了一边,确定里面再没有遗漏,这才脱了手套,拍打自己身上的灰。

她忽然发现,好一会没听到呼延锦的声音,四下里一找,就看见他背靠着石壁,已经坐在地上睡着了。昨夜他一夜没睡,千里往返应天,今日又撑到现在,饿都无所谓了,就是实在困得不行。

再一细看,呼延锦身上盖着一件披风,这黛青披风,好像是......易大人的。花荞急忙回头一看,站在崖洞外看着远处的易呈锦,身上果然少了件披风,他还是那身青缎曳撒,背着手长身而立。

花荞顿时对易呈锦舔了不少好感,就连他曾经用剑比着自己,也忽略不计了。

大家举着火把一路找,可直到天蒙蒙亮也没找到人。难道他们估计错误,陈凯已经逃离宝应了?

陈二牛的嗓子已经哑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他站在易呈锦面前,给他深深鞠了个躬,麻木迟钝的朝县城方向走去。跟着他找了一夜的街坊邻居也一起回去了。

呼延锦已经睡醒了,坐着睡了一夜,竟然也睡得那么沉,连梦都没有做一个。他看见自己身上盖着的披风,感激的看了易呈锦一眼,易呈锦却将视线移开了:和你不熟,别以为这样看着我,我就不知道,花家搜出的那件披风不是你的。

刚才看呼延锦睡着了,易呈锦走到他的马旁边,想拿他那件披风给他,拿到手上才发现,披风灰扑扑的,而且还崩了线。虽然没有证据,但凭直觉,易呈锦便觉得这并不是呼延锦的披风。他认下来,是为了花家。不,他也是参与者。

可他想想,刚才呼延锦也好、花荞父女也好,都丝毫没有包庇陈凯的意思,否则,也不会揭开焦尸的真相了。

他把那件披风放回马背上,将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盖在呼延锦的身上。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把自己当成易呈锦,而不是魏左侍郎的义子。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材里的&不敢出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2022-08-05 05:4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泥水&甩了甩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2022-08-07 04:01: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刚才&”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2022-08-06 10:4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人不&”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7 12:0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走到&,他用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06 02:56: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动静。&只是灵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2022-08-08 02:33:41详情点赞(0)回复(0)
  • 除了地&上那块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2022-08-06 08:26:38详情点赞(0)回复(0)
  • 灵堂里&丢在地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7 02:25: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