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进竹林误闯混沌阵

易呈锦牵着马走在前面,花荞跟在他后面,尉迟锦走在最后,三人顺着坡进了竹林。沟底的这片竹林,都是金镶碧嵌竹,竹竿是嫩黄色的,每节生枝叶处,天可生成几道碧绿色的浅沟,位置节节败退相互交错。几眼望去,如金条上镶有着碧玉,霎是很好看。更最重要的的是,它的纤维很厚沟底的这片竹林,都是金镶碧嵌竹,竹竿是嫩黄色的,每节生枝叶处,天生成一道碧绿色的浅沟,位置节节交错。一眼望去,如金条上镶嵌着碧玉,煞是好看。更重要的是,它的纤维比较厚,比毛竹更坚硬。。...

易呈锦牵着马走在前面,花荞跟在他后面,呼延锦走在最后,三人顺着坡进了竹林。

沟底的这片竹林,都是金镶碧嵌竹,竹竿是嫩黄色的,每节生枝叶处,天生成一道碧绿色的浅沟,位置节节交错。一眼望去,如金条上镶嵌着碧玉,煞是好看。更重要的是,它的纤维比较厚,比毛竹更坚硬。

三个人无心欣赏竹林风景,耳边已经听到潺潺的流水声,都只想快点走到溪边。突然走在后面的乌云停了下来,不住的刨着蹄子,马头左右摆着,就是不肯往前走。

花生和易呈锦的马疾风,也都停了下来,任你怎么拉,也只低声打着响鼻。

“等等!”呼延锦将鞭子掏了出来,易呈锦的剑也“噌”的出了鞘。

呼延锦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却听花荞指着旁边一杆竹子道:“师兄,快看,竹子上有记号!”

呼延锦二人朝靠近根部的地方看去,果然,竹节处有个不起眼的红圈,又是在视线之下的地方,两个大男人都没有留意到。三人顺着向周围看去,果真又找到了几杆这样划着记号的竹子。呼延锦忙说:“快,把马栓到这几杆竹子上!”

他们分别把马拴在三个方向,自己则站在三匹马中间。

“竹林阵?什么人竟在这里摆阵?”易呈锦皱着眉小声问道,虽然他知道呼延锦也答不上来。

呼延锦没有答话,他上下扫了一眼花荞,从靴筒里抽出一把短刀,这短刀上的S形护手甚是骚气,在格挡时可以锁住对方兵器。他将剑柄递给花荞:“你拿着防身。”

花荞却摇摇头,她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墨绿色的东西,她在那个墨绿的东西边上一拉,拉出里面藏着的刀刃,竟变成了一把匕首。匕首的材料,明显和他们拿的铁剑不同,显得更为结实。

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到风吹竹叶发出的“沙沙”声,还有几匹马不安的响鼻声。很快,竹林里起了雾,这下,连马也安静了,响鼻声都听不到了。

“不对,马不在原地,它们的位置移动了!”呼延锦低声说:“花荞,你抓住我。”

“抓......抓哪?”

“随你方便。”

于是,呼延锦发现自己的腰带被人拽住了:好嘛......

雾气越来越浓,就连站的很近的三个人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了。呼延锦吹了个口哨,只听浓雾中传来乌云的嘶叫,易呈锦立刻明白了呼延锦的用意,他也叫了一声:“疾风!”

果然,另一边传来了疾风的回应。当然,还有不问自答的花生。根据三匹马报的位置,呼延锦判断,那几根有标记的竹子,是环形扩大向外移动,他们站的位置,就是环形的中心。

“小易,来了!”

易呈锦顾不得想自己新得的名字,一排竹枝穿过浓雾飞到了面前,二人连忙用武器将竹枝挡开,可箭一样的竹枝并没有停下来,劈头盖脑的朝他们射过来。

“呼延,这是混沌阵!”

呼延锦心中一亮,不错,正是古阵混沌阵!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循之不得,故曰易也。易无形垺,易变为一,一变为七,七变为九,九复变为一。

“花荞、小易,叫马!”

三人一起唤各自的马,三匹马又变了位置,不过,这次马叫声离他们很近了,呼延锦一边挡开飞来的竹箭,一边说:“花荞,一会你跟着我,花生自己会转出去的。小易,你去找疾风!”

“光出去怎么解恨?待我破了他的混沌阵!”易呈锦大叫一声:“疾风!”

果然,疾风已经转到了最初栓它的地方,三个人同时动,朝马叫的方向跑去。呼延锦将花荞挡在自己和马中间。易呈锦已经在马背上摸到了自己的弓箭,他用火折子点了三支火箭,分别射向子、辰、申三位,只听“轰”的几声,发射竹箭的机关燃起火来,竹箭也停了下来。

易呈锦再搭一支火箭,朝戌、亥位之间射去,又是“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烟雾球从天而降,在地上燃烧起来,烟雾也渐渐散去。混沌乃戌、亥交汇之间的一段黑暗时间,阻碍视线的烟雾,必生于此。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竟然有人破了老夫的混沌阵!”话音刚落,竹林四周出现一群人,皆哈哈笑着,将三人围在中间。

呼延锦抱拳道:“在下呼延锦,与朋友追一头麋鹿到此,不想却迷了路,正想沿小溪离开这里......”话没说完,呼延锦三人已经软软的瘫倒在地。

“哼!自作聪明!敢用火箭射掉老夫的烟雾球,殊不知里面的迷烟遇火则发......青翼,把人马都带回去,毁了我的混沌阵,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为首的老者下令到。

“是,爹。爹!爹......”那个叫青翼的年轻人忽然急叫到。

“爹爹爹,说话都不会了?明天就要试飞了,跌什么跌?要叫‘升’!”老者回过头气呼呼的对青翼说,他留着两撇山羊胡子,生气的时候,一翘一翘的,甚是滑稽。

“可是爹......”

“嗯?!”

“哦,升......他们里面有个是女的!”

“女的?女的不带回去,留在这里喂狼啊?”老者背着手,走到花荞身边看了一眼,突然发现了什么,指着花荞的手说:“去看看,她手里抓着什么?”

“抓着......那男人的腰带啊。”青翼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只拽着男人腰带的手,居然昏倒了都没松开。

老者又吹起了山羊胡子,瞪着眼睛对傻儿子道:“我让你看另一只手!”

“哦。咦?是一把很奇怪的匕首。”青翼从花荞手里抽出那把折叠匕首,递给了老者。

老者拿着匕首左看右看:“有意思......看来这几个人还有些来历,带回去,弄醒了带来见我。”说完,他拿着匕首,背着手走了。

呼延锦虽然被迷烟迷倒了,但他在倒下之前,使劲咬了自己的舌尖,虽身体麻软不能动弹,但还有意识。迷糊中,听到有人来抬自己和花荞,那些人管那个年轻人叫做“少庄主”。

只听那个少庄主青翼说:“去,叫两个婆娘来抬这个女的。”

总算有点良心!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外边几&鬼的白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2022-08-05 10:33: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想得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2022-08-06 09:22: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说&邪门?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2022-08-07 01:01:19详情点赞(0)回复(0)
  • &您,您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7 10:1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娘看上&会轻功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2022-08-07 02:3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烛台、&都原样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7 02:10:5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