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疑水渍另有杀人时

看见花荞戴上手套、口罩,尉迟锦明白,这姑娘就要就“目中无人”了,留了王仵作和老书吏在隔间,自己拉着易呈锦走了回去。再回过头仔细一看,青羽竟没跟出。易呈锦有些不解道:“现在的的姑娘......胆子都这么大了?”“花荞说过,在仵作的眼里,尸体也不是人易呈锦有些疑惑道:“现在的姑娘......胆子都这么大了?”。...

看到花荞戴上手套、口罩,呼延锦知道,这姑娘又要开始“目中无人”了,留了王仵作和老书吏在隔间,自己拉着易呈锦走了出去。再回头一看,青羽竟没跟出来。

易呈锦有些疑惑道:“现在的姑娘......胆子都这么大了?”

“花荞说过,在仵作的眼里,尸体不是人的遗体,而是原主留给我们,看穿真相的最后机会。”呼延锦笑笑,朝远远站在树下的余通判走去。趁这个时间,可以去谈谈陈璇的事。

余通判见他们二人走过来,赶紧离开靠着的树,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没想到,原来那两个小随从,还真是来验尸的。

“余通判,陈璇有消息了吗?”

陈璇是他哥哥陈凯被抓前,浙江清吏司来人抓人时逃跑的,也就是陈凯被抓的前一天。

清吏司的人找了三天,也没把人找回来。余通判刚刚还在奇怪,他们两位怎么一来就先查罗文亭的案子,而不是先问陈璇?

余通判皱着眉说:“陈璇逃走第二天,易大人手下的两位都头连夜就赶来了,不过,他们是和刑部清吏司一起行动,我们只负责配合搜查书院。书院共有三十二名童生备考,当时知府大人为了减小影响,只叫童生们各自待在房间,我们对着名单一间一间搜的。”

“搜查是在哪天?罗文亭是否露面?”易呈锦忽然问道。

“清吏司抓人的那天啊,都头去搜查的时候,罗文亭当时还在书屋里仿考。而且搜查之后,书屋又被从外面重新锁上。第二天嫌犯徐之锦去送早膳,进了书屋之后,罗文亭才死的。有人证明,几日前,为了争仿考时间,罗文亭和徐之锦还发生了争执。”

“哦?什么样的争执?据本官所知,徐之锦为人谦和,怎会为仿考时间这样的小事与人争执?”呼延锦和徐之锦虽没有交往,但这十年间,以他见到徐之锦的所作所为,对他的为人早有判断。

“这事得怪罗文亭,本来书院安排他在下月仿考,可他偏要和这月仿考的徐之锦换。徐之锦是同意了,可他的兄弟徐之衡不服气,这才吵起来。”

说是徐之衡找事,呼延锦倒是有些相信。

也就是说,刑部清吏司到书院抓陈璇,他们搜查了书院,没抓住陈璇,但却证明死者罗文亭当时还活着。搜查之后,门从外面锁起来,钥匙是负责送考生膳食的徐之锦拿着。次日徐之锦去送早膳时,才杀了罗文亭。

仵作验尸,罗文亭确为当日被人用烛台铁尖戳死,又有人证证明看到徐之锦用钥匙打开房门,而且,书院其余童生,都有当晚没离开卧房证明,只有徐之锦无人证明,因为他的同屋,正是在书屋里封闭仿考的罗文亭。

也正因为是同屋,徐之锦才按照书院规定,负责给仿考的同窗送膳食。

呼延锦理了一下思路,动机、时间、人证,徐之锦确实嫌疑最大,府衙抓他也不为过。

“陈璇倒是有几分才,他仗着自己仿得一手好字,替其弟伪造出一份假诏书,虽陈凯已经伏法,但陈璇同样罪不可恕。我们会在扬州待几天,我们刑部也会加派人手,还请你们继续封锁好扬州城,不要让他给跑了!”

余通判连忙称是。这几天府衙里所有的兵吏都出动的,城门进出严加盘查,就是怕陈璇从他们地盘上给跑了,但是扬州城不小,陈璇要找地方藏起来,也并非不可能。

三个人正在轻声说着,忽然看见陶青羽出来在门口招招手,呼延锦和易呈锦赶紧走过去,余通判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怕阴人折寿,也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呼延锦走到花荞身边,花荞仰起脸来,口罩外面露出来的一双大眼睛,闪着一丝兴奋。她将口罩一扯,急忙道:“师兄,我怀疑死者的死亡时间并不是前天,而是至少在五日以前!”

“五日!”几个人异口同声惊呼道。

“这绝不可能!三日前我们进书院搜捕陈璇,明明还见过活着的罗文亭,他绝不可能五日前就死了!”站在呼延锦身后的余通判不由得提高了嗓门。

这小仵作说的也太离谱了,余通判忙把眼光投向一边的王仵作,没想到王仵作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话。

呼延锦看着花荞鼓励道:“你说说,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的死亡时间?”

花荞摇了摇头:“没有直接的证据,我只是凭感觉。”

余通判听了“凭感觉”这三个字,几乎想大笑出来,他就从来没听说过,仵作出验尸单,还可以写上凭感觉出结论的。

易呈锦也皱了皱眉:看来,小姑娘还是不靠谱,断案讲证据,哪能凭感觉的?

“什么感觉?”呼延锦追问道。

花荞掀开死者胸部的衣服,露出胸部右侧,只见尸体上布满了青色的网状血脉,花荞指着那些网状血脉说:“这叫腐败静脉网,假若死亡时间是两日前,以目前的气温,它不应该出现得如此密集。而刚才王仵作也回忆,两日前验尸,尸体上并无这些腐败静脉网。”

静脉?难道还有个动脉?

花荞将衣服盖上,静静的说:“为何不过两日,尸体腐化如此迅速?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死者的死亡时间并不是两日前。但为何两日前验尸,一点没出现,这又不合常理。”

她又将尸体的腹部衣物掀开,明显看到尸体出现了气肿,大家都只觉得恶心,尤其是余通判,他已经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

“身上及腹部的肿胀亦如此,气肿到这样的程度,根本不可能是两日可以做到的,至少需要五、六日。但令我们不解的,同样是两日前时间尸体并未初露气肿,而是这两天突然腐化。”

她绕过呼延锦,走到死者的头部位置,指着脸上的几处皮肤说:“这里,皮肤曾被冻伤。扬州四月,春夏之交,为何会出现冻伤,而且是在脸部?”

这下,连余通判也开始怀疑尸体有蹊跷了,他忍不住问:“王仵作,两日前你验尸,也没有发现脸部有冻伤痕迹吗?”

王仵作也是头痛,当时是在书屋现场验的尸,那屋里死了人,阴气重得很,他主要查验的是凶器和伤口,两者吻合,死亡原因就确定了。至于尸体,除了比较凉,其他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这不能怪王仵作,这种冻伤,反倒是死亡时间长了,尸体开始失水了才容易看出。”说完,她抬起头来,坚定的望着呼延锦道:

“因此我怀疑,地上的水渍并不是打翻了水桶,而是冰化成了水!”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虎,扶&的?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2022-08-07 09:0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好.&将法酬

    郭老爷一听“心有不甘”四字,眉心猛的跳了两下,忙对钱训术感激的点头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有劳训术了。回去,我就让人将法酬双倍奉上,还请训术笑纳。”

    2022-08-07 07:41: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人不&谁害了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6 06:34: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显眼&起那只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07 12:04:45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没有&动静,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2022-08-07 12:42:47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面什&若诓我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2022-08-08 04:43: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可&呢!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2022-08-07 01:07: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