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逛扬州拔刀路不平

花荞和青羽两个,坐着小马车就逛起了扬州城。“扬州城里的桥很多咧,总共有五座,现在的我们经的这一座还也不是最短的。”车夫的衙役姓单,大家都叫他“小扇子”。两个姑娘打起帘子来看桥下的河。花荞问着:“扇子哥,这条河叫什么?”小扇子嘿嘿笑道:“我们都“扬州城里的桥很多咧,一共有五座,现在我们经过的这一座还不是最长的。”赶车的衙役姓单,大家都叫他“小扇子”。。...

花荞和青羽两个,坐着小马车就逛起了扬州城。

“扬州城里的桥很多咧,一共有五座,现在我们经过的这一座还不是最长的。”赶车的衙役姓单,大家都叫他“小扇子”。

两个姑娘打起帘子来看桥下的河。花荞问道:“扇子哥,这条河叫什么?”

小扇子嘿嘿笑道:“我们都叫它小秦淮,不比应天府的秦淮河差咧!到了晚上,满河的灯光,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你们要真是公子哥,晚上少不得要去快活一番。”

“那易大人和呼延大人他们会去快活吗?”青羽也搞不清楚,为啥公子哥才能去快活。

“那是当然啊,两位大人血气方刚,烟花三月下扬州,他们去了还能不流连忘返?”小扇子只当花荞也是来公干的,说话也是口无遮拦。

青羽拽了拽花荞袖子,小声说:“他们要去快活,咱俩也去,不能让他们甩下咱们。”

花荞比青羽小一岁,听青羽姐姐这么说,哪有不同意的?

“扬州城呢,现在正在扩大,咱们现在这边,是老城,还有一块新城在对面,不过你们逛街看热闹,还是在老城......”小扇子话没说完,只见路边一群人围着个人,闹哄哄说什么。

“扇子哥,快停车,地上坐着那个还是个孩子呢!”花荞忽然叫到。

扇子拉了缰绳,他也这下也从人群缝隙中看清楚了,被人围在中间的,是个脏兮兮的小叫花子。

“姑娘,是个叫花子,这个不好管的,叫花子有叫花子的帮派规矩,只要事情不闹大,我们官家一般不管的咧。”小扇子回头向车厢里的花荞解释道。

“可是围着他的人不是叫花子啊!”青羽左看右看也不像是一个帮派的。

扇子笑道:“你们姑娘不懂,叫花子分成南北两帮,南方的呢,就干干净净,只要钱,不要吃食;北方的呢,就脏兮兮的,不要钱,只要饭。南方的花子势力比较大,他们经常拐了孩子,打断手脚替他们去要施舍,落单的北方花子在扬州肯定是要被欺负的喽......”

“南方花子拐孩子官家也不管?真是岂有此理!”陶青羽想也不想,掀起帘子就跳下了车。

花荞也跟在后面,气呼呼的说:“我们不是官家,我们可以管!”

小扇子急得直冒汗:我的姑奶奶哎!你俩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得,我一边等着,若是真出了事,希望我这身皮......能有人给脸买个账......

花荞跟着青羽走过去,只听站着的一个人说:“不懂规矩不要紧,叫你家大人来,否则你得留下来为我们干三个月活。”

坐在地上的小叫花子小声说:“我没大人,我家都死光了,就剩我一个!我只不过给了他一个馍,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让人吃饭,这叫什么规矩?”

花荞这才看见那群人脚边还有一个人,手脚都被从中间关节处砍断,头发乱蓬蓬的结在一起,仿佛这一辈子都没洗过头一样。

背对着花荞站在她前面的一个男人冷冷说到:“你给他吃了东西,谁还会同情他、给他钱?你这不是挡我们财路吗?明明错了还嘴硬,把他拖回去,让他也尝尝需要人喂饭的滋味!”

“你敢!大明几时变得这样无法无天?”陶青羽气得肺都快炸了,她是个火爆脾气,哪容得在自己眼皮底下拖人?至于自己能不能罩得住......那再另说吧。

她这一声吼,把前面刚才说话的男人给吓了一跳,侧过身来一看,不过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小丫头。

“哟!难得,今儿来俩跟我们打抱不平的!”那男人是个天花脸,“嘎嘎”怪笑两声,面容就更狰狞了:“小姑娘,若是来施舍银子的,小爷我谢谢您,若是来多管闲事的,您就找错人了。我王大麻子虽说爱女人,却不爱泼辣刁钻的!”

“呸!你给姑奶奶看门,姑奶奶还嫌你不会叫!今天这闲事姑奶奶我是管定了,地上这小乞丐我得带走。”陶青羽管他三七二十一,叉着腰说到。

花荞暗暗数了一下,围站着的一共七人,今天闲着没事,在梧桐书院里捡了四块带颜色的漂亮石子,还剩三个人,自己干掉站得最近的一个,青羽姐姐不知顶不顶得住两个?不行就......

花荞还在算账呢,围着小乞丐的几个人,都一脸淫笑的朝她俩围过来:街上难得见十六、七的大姑娘,平时见个小寡妇都流半天口水,来了两个细皮嫩肉的,过过手瘾也好啊。

路边店铺的老板见有乞丐闹事,早早都跑回柜台里边躲起来了,若是招惹了这帮人,估计店铺也就得永久打烊了。

青羽暗暗咽了咽口水,若是真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自己最拿手的就是三十六计最上的那一计,从小住在山庄里,上上下下一双腿,满山追麋鹿抓野兔,肯定要比兔子跑得快啊。可现在身旁有花荞,小乞丐还坐地上,总不能自己脚底抹油跑了吧?

只听花荞说到:“你们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

众人面面相觑,笑得见牙不见眼:“哈哈哈哈......我们是乞丐,谁敢说我们是好汉,我们跟谁急!”

“你们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男人?”花荞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

“哈哈哈哈......我们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那几个穿得干净、自诩英俊的南方花子,笑得更放肆了。

“好!”花荞把青羽拉到身后,大声问到:“先试哪一个?”

“两位姑娘,你们快走,他们都不是好人!”地上的小乞丐站了起来,冲了过去,想去护在花荞的前面,忘了自己还比花荞矮一个头呢。

花荞没接他的话,却把他也拉到身后,气定神闲的继续问道:“没想好吗?先试哪一个?”

几个乞丐倒被她的气势给吓住了:这姑娘手上没武器,难道是拳脚功夫?你看我,我看你,终于,站花荞对面,离得较远的一个龅牙乞丐道:“我!我先让你试试......”

“那就是你了!”花荞话音未落,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只见她一抬手,“啪”的一声爆炸声,和着对面那个死龅牙“啊”的一声大叫,他就干脆的抱着裤裆倒下了。

神火霹雳弹?

几个乞丐吓得都往后退了几步,离花荞远点。

“哈哈哈哈......”

花荞、青羽一阵头皮发麻,这又是谁?

还有完没完了?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郭府&事也没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2022-08-11 12:3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训术笑&把所有

    “好说,好说。”钱训术笑回道。两人相互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正要离开灵堂,你说邪不邪门?一阵大风吹过,供桌上的灵牌又“啪”的一声倒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2022-08-11 07:57: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墙&来之前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2022-08-10 11:48:49详情点赞(0)回复(0)
  • ,谁都&此多流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2022-08-10 12:41:18详情点赞(0)回复(0)
  • 狼狈逃&。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2022-08-10 09:43:11详情点赞(0)回复(0)
  • 许是下&不过,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2022-08-10 12:4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没走&呢!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2022-08-08 06:40: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指,看&手掌。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2022-08-10 10:23:4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