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狠陈璇毁容躲抓捕

尉迟锦他们也没等来刑部清吏司或扬州府衙的消息,却等来了丐帮找到了一个各种条件相吻合,虽然却难以确定身份的人。“居然有这事!怪不得清吏司倾巢而出也找将近蛛丝马迹,差点儿我以为人了离开了扬州城了!”易呈锦握起拳头往桌上一锤:“浙江清吏司!我看你岁末综合考评是“竟然有这事!难怪清吏司倾巢而出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差点以为人已经离开扬州城了!”易呈锦握起拳头往桌上一锤:“浙江清吏司!我看你年终考评是想拿差评了!”。...

呼延锦他们没有等来刑部清吏司或扬州府衙的消息,却等来了丐帮找到一个各种条件吻合,但是却无法确认身份的人。

“竟然有这事!难怪清吏司倾巢而出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差点以为人已经离开扬州城了!”易呈锦握起拳头往桌上一锤:“浙江清吏司!我看你年终考评是想拿差评了!”

这两天浙江清吏司其实没怎么出力,刑部自己来人了,就算是抓到陈璇,功劳也不落在他们头上,加上易呈锦在刑部总是端个架子不苟言笑,下面的人自然也不愿意亲近他。

清吏司为刑部直属外派机构,虽说清吏司郎中只是正五品,但他们独立办案和行使职权,并不受四品扬州知府的辖制,扬州府倒是对他们多有忌惮。两边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直到这次刑部的易呈锦,和詹士府的呼延锦来。

“走,我们先过去看看,这容毁到什么程度?”呼延锦倒是不在意府衙他们的态度,抓到陈璇交差,他就算给皇太孙交了第一份满分答卷了。

低头垂手候在一旁的陆平小声道:“就是......毁到他爹妈也认不出来了。”

呼延锦便往外走,便问跟在旁边的陆平:“花荞姑娘是怎么找你们帮忙的?”

“姑娘今天救了我。”

“救?姑娘自己没受伤吧?”呼延锦皱了皱眉头,加快了脚步。花荞跟着徐九公往小秦淮河边的醉影楼去了,他们离那里很近。是小扇子带着陆平到府衙来报信的。

“没有没有!姑娘的身手好着呢,一挥手,南丐帮的那个龅牙就倒下了!”一想到刚才那个场景,陆平就高兴得手舞足蹈。

呼延锦一听,有些好笑,没吃亏就好,一出门就惹事,以后得把她拴在裤腰带上。

他看看陆平又问:“你们北丐帮为什么会来南方?扬州不是南丐帮的地盘吗?”

“大人您有所不知,自从皇上迁都顺天府,建皇宫、修运河,不少平民也沦为乞丐。就像我家,父亲原是手艺人,被征去修宫殿,最后也尸骨无存,我娘也哭死了,我便成了乞丐。还有,很多南方的乞丐也跟着去了北方,那我们北丐帮自然也会南下,都要找口饭吃嘛!

我师父......就是北丐帮帮主徐九公,他当年还是小沙弥、小乞丐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太祖皇帝,他虽是北丐帮帮主,但也经常在南方活动。这次多亏花荞姑娘,要不那轮得到我拜师啊!”

“原来如此。若是丐帮地盘混乱,那可不利于流民管理,这些年暴民暴乱不断,你们丐帮没少参加吧?”

“大人明鉴!多是南丐帮的人会去参加,都是按人头点银钱呢!”

呼延锦长期在南方生活,又经常在四处行走。他亲眼所见,大明四处的小暴乱此起彼伏。

有一次穹窿山那位说过:“贱民不平,则暴乱不止。”他此时已经知道,大明延续前朝的贱民制度,将佃户、乞丐变成了一个连平民都不如的独立阶层,底层人民的暴乱,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到了门外,呼、易二人,点足人手,往小秦淮河边的花楼飞奔而去。

醉影楼旁,徐九公早已避去,丐帮的弟子见官差来了,也都纷纷离开,只留下路平给他们指人。

花荞和陶青羽都是男装打扮,她们本想先进去看看那人到底伤到什么地步,谁知人还没走近,二楼探身出来招呼的热情姑娘,却把她俩吓了一跳。

“青羽姐姐,你看她们穿的......都是些什么衣服啊?里面看得清清楚楚,那和不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我倒是想穿,可也没那身材穿啊!”陶青羽看得津津有味:“那个那个!长得真美......”

两人看了半天也没敢走过去,陶青羽突然想到,不是说呼延大哥和易二哥也要来这里“快活”吗?就是和这些穿着半透明衣服的女子“快活”?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正胡思乱想着,呼延锦和易呈锦他们到了。

“就在里面!之前我进去过,他在伙房打杂!”从捕快马上跳下来的陆平说到。

“进去!搜!”易呈锦一挥手,自己带头走了进去。呼延锦则带了几个捕快,绕到后门堵人。

花荞忙拉住他说:“师兄,我们也跟你走!”

呼延锦低头瞟了她一眼:“今天闯祸还不够?花楼你也要进?”

“我哪有闯祸?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不然,还找不到陈璇呢!”花荞噘着嘴,拽着呼延锦的袖子不放:“我进去看看他伤得怎样,还能不能恢复。”

呼延锦本来就是装着唬她,看见她耍赖,只好说:“还不快放手,跟着走,进去别说话!”

花荞忙松开手,笑嘻嘻的和青羽一起走在后面,可不知为什么,青羽一脸不高兴。

进了后院,捕快们去吧伙房、茶水房里的人全都赶到院子里,一共二、三十个,里面果然有个脸上布满刀痕的男人,刀痕都不轻,其中一道从眉骨一直拉下来,导致眼睑外翻,还真是看不出原来容貌。

花荞暗暗叹气,如果这人真的是陈璇,他还真是个狠心的人,可他除了杀人,还伪造了圣旨,这无论如何都活不成啊......

那个疤脸人低着头,双手笼在袖子里,这个动作,在已经进入夏天的季节来讲,多少有些显眼。花荞心中一动,悄悄对身边的呼延锦说:“师兄,去看看他的手。”

易呈锦他们已经检查完前厅,来到后院,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疤脸袖手的男人。他指着疤脸男人说:“把他给我带过来!”

花荞注意到,这男人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可脚上的一双鞋却很脏。

“张管事,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到醉影楼的?”易呈锦冷冷的问跟在后面的一个龟公道。

张管事一看问得是他,战战兢兢的答到:“他,他叫阿财,三天前在城外被劫匪抢了,身无分文,还被伤成这样,一时同情,便收留了他。”

“三天前?”易呈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吓得那管事头也不敢抬。

易呈锦走到疤脸男人面前:“自己说,姓甚名谁,哪里人士,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疤脸男人抽出手,指着自己的嘴,“啊啊啊”的叫着。

“是个哑巴?”

呼延锦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右手,将他掌心向上一翻,这下不仅是花荞,就连呼延锦也被吓了一跳:疤脸男人的右手手指和手腕都被明显磨伤,已经结了痂,但是已经看不到他手上长期握毛笔写字留下的老茧了。

这是一个心思缜密的男人。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念有词&下,这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2022-08-09 01:47: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白色的&。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08 05:04:59详情点赞(0)回复(0)
  • 魂魄镇&住,她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2022-08-10 06:0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材走了&又在灵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09 02:25: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虎召集&,个个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2022-08-08 10:20:28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忘记&,再没

    这回大家腿软得连跑都忘记了,全都定在原地。可除了这声响,再没有别的动静。大家都往发出声响的供桌上望,这才发现只是灵牌被吹倒了。

    2022-08-08 05:48:2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