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文华殿别扭两获赏

呼、易二人吃了饭,便朝东华门走去,东华门外,两人验了入宫腰牌与职务腰牌,速办了一盏茶功夫,才见一名小内侍匆匆忙忙出接,两人便跟随这名乾清宫小内侍入宫去了。尉迟锦一路收声摒气,目不眼睛斜视,走不有多远过了一座小桥,左边通向文渊阁,右边是乾清宫了呼延锦一路收声屏气,目不斜视,走不多远过了一座小桥,左边通往文渊阁,右边就是文华殿了。果然和应天府皇宫结构一样。。...

呼、易二人吃了饭,便朝东华门走去,东华门外,两人验了入宫腰牌与职务腰牌,立等了一盏茶功夫,才见一名小内侍匆匆忙忙出来接,两人便跟着这名文华殿小内侍入宫去了。

呼延锦一路收声屏气,目不斜视,走不多远过了一座小桥,左边通往文渊阁,右边就是文华殿了。果然和应天府皇宫结构一样。

来到文华殿,太子和太孙都没到,但已经站了几个文臣武将,呼延锦自然不认识,大家也都不住打量着他。易呈锦只和附近认识的点头致意,没有人说话,大殿上静悄悄的。

又站了一柱香功夫,只听进来一个内侍宣:“皇太子到!皇太孙到!”

这才看见胖胖的皇太子,在一名内侍的搀扶下,慢慢的走进来,皇太孙则负手走在他后面。皇太孙一进殿便用目光寻找着呼延锦,看见呼延锦后,不由得微笑着向他轻轻点头。

皇太孙这一表情,除了太子,殿上的人可都看到了,就连易呈锦心里也起了疑:呼延不过是南詹士府的一名六品司直郎,为何皇太子对他青眼有加?

按说皇太子朱高炽才是储君,太孙朱瞻基只是辅佐太子管理政事。可因为皇上对太孙的偏爱,往往越过太子,让太孙直接参理朝政。太孙本身就很聪明,从小跟在皇上身边,皇上对他的指点远远多过太子。

久而久之,太孙的势力已经超越了太子,太子做为他的父亲,心中不喜反忧,加上自己身体肥胖,行动不便,更是担心自己做了十七年太子,就已经到了头。

“这次……平定王俨、孟贤谋反叛乱,诸位都是有功之臣,由于都是下人所为,皇上已经免于赵王之罪,谋逆案所涉人员,均杀头,并没家产。”

太子停了停,抬手指了指站在前排的一青年男子道:“王瑜,你大义灭亲,首告孟贤、高正,虽高正伏法,但你族因你而免诛……”

皇太子还未说完,那位叫王瑜的年轻人便跪下磕头:“谢皇上!谢太子殿下!”

“嗯,”太子笑着点点头,又道:“今日殿上诸位均有赏,孤听闻逃窜的陈凯和胞弟陈璇也已伏法归案,孤很欣慰。你们哪位是……刑部的易呈锦?太孙詹士府的呼延锦?”

易呈锦与呼延锦出列道:

“臣易呈锦/呼延锦,见过太子殿下。”

“都是青年才俊,不错不错!今日,孤看了你俩的级别最低,只是六品,孤就赏你们升一升级别,易呈锦,你就升任从五品员外郎。”

“谢太子殿下!”易呈锦没有想到,这桩差事让他只一年时间,就从六品主事,升到了员外郎,心中又惊又喜。

“嗯。呼延锦,你原是太孙南府左春坊的左司直郎,那就提升为从五品左谕德……”

呼延锦刚准备跪下,只听皇太孙急声道:“启禀父王!儿臣有话!”

朱高炽微微有些吃惊,他扫了眼下面,今日跟来的吏部左侍郎,刚好也是太孙的人。他暗暗冷笑,儿子这两年,将朝中内阁、六部几乎网罗殆尽,可用得着连着小小的封赏,也要和自己抢着做主吗?

太子不动声色道:“你说。”

朱瞻基看出父亲不悦,可他并不介意,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无论做什么,父亲都疑心自己是在与他作对。

“儿臣南詹士府人员不满,但许多事物还是要交与他们去办,徐老詹士已经上了年岁,儿臣手上无人可用,因此,想将呼延锦提为少詹士补缺,请父王允准!”

朱高炽看向吏部左侍郎,淡淡问道:“越级提拔不是不可,可少詹士乃四品官职,连升两级总要有服众的理由吧?若是如此,易呈锦也得提一级!”

父子两人当堂斗法,下面的吏部左侍郎就开始冒汗了,正在想如何帮皇太孙圆过来,只听太孙殿下又说:

“易大人追逃有功,父王提他一级是论功行赏,詹士府少詹士尚缺一人,儿臣急需用人,也是事出有因。”

朱高炽现在看着朱瞻基就有点喘,他抬手指指吏部左侍郎:“你说。”

左侍郎小心说道:“五品以上官职都有定数,刑部……郎中尚有一缺,易大人可提补此缺。太孙南詹士府,少詹士确有一缺,且詹士府未设五品官职,故呼延大人提补少詹士,也未尝不可。”

“那就这样吧。”太子站起身道:“今日赏赐孤早已拟订,虽生变故,其余不变照赏。”

殿上众人刚才还听得一脸懵,这就结束了?赶紧跪下来谢恩。抬起头来,皇太子已经被搀扶着离开了。朝中皆传,太子与太孙争皇位,看来,不是空穴来风啊。

呼延锦虽是当事人,可也一样是糊涂人,自己怎么就成了少詹士?似乎还让太子生了气?这是怎么回事?他扭头看向易呈锦,他脸色不太好,难道他也为这个职位的事不高兴?

他猜得不错,易呈锦确实是在愤愤不平,虽然他被提为刑部郎中,比最初的员外郎高了半级,可他却高兴不起来。刑部是太子的势力,太子斗不过太孙,生生让他比呼延矮了一截。

两人一起往外走,呼延锦小声问道:“先回永福客栈?”易呈锦正想找个理由拒绝,一个小内侍追上了,对呼延锦说:“呼延大人,皇太孙殿下在东华门外等您。”

易呈锦笑笑,推了呼延一把说:“快去吧,别让太孙殿下等久了。”

呼延锦走了两步,回头笑道:“明早我在客栈等你。”说完,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梯,直奔东华门去了。

易呈锦一想也对,这事与呼延无关,怪只怪自己运气不好,不过,在郎中的位置上,可做的事更多,不愁没机会提拔,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与呼延并驾齐驱了。

东华门外,皇太孙已经坐在他的专车上了,呼延锦一来,内侍便替他打起帘子,呼延锦便知道是要自己上车,躬身便进了马车。朱瞻基正坐在马车里笑吟吟的看着他:

“好久不见!”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放回供&丢在地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9 04:21: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可&衣白裙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2022-08-09 02:14: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姑娘

    “姑娘啊,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知道是谁害了您,您可不要错怪小人啊!”

    2022-08-09 06:55: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结了一&围着棺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08 07:57:4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进怀里&。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2022-08-10 02:04:25详情点赞(0)回复(0)
  • 郭老爷&恼羞成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2022-08-09 02:5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想,&术在,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2022-08-11 04:26:45详情点赞(0)回复(0)
  • 切如常&感觉推

    又过了一会儿,阿龙才跑出来回报:“老爷,灵堂里一切如常,大姑娘......也还好好的躺在棺材里。”阿龙感觉推开棺材那一瞬间,自己已经死了一回,他的魂魄这时才刚刚回到身体里。

    2022-08-08 01:21: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