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少詹士愁苦为选秀

“花荞?”听见朱瞻基说选秀名单要加的,是这个陌生的名字,尉迟锦的嘴里突然有点儿苦,心更似掉入了十八层地狱。他不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师妹倘若被选入宫,自此锦衣玉食,又有个爱她的因为未来储君做夫君,自己也不是所以为她开心吗?“你不需要怕,”朱瞻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师妹若是被选进宫,从此锦衣玉食,又有个爱她的未来储君做夫君,自己不是应该为她高兴吗?。...

“花荞?”

听到朱瞻基说选秀名单要加的,是这个熟悉的名字,呼延锦的嘴里突然有点苦,心更似坠入了十八层地狱。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师妹若是被选进宫,从此锦衣玉食,又有个爱她的未来储君做夫君,自己不是应该为她高兴吗?

“你不用担心,”朱瞻基笑道:“我已经想了个办法。”

他招了招手,萧炎递过来一个牛皮袋子,从里面抽出一张盖着宗人府印章的密笺,指着空白的地方说:“你只要让宝应县填上花荞的姓名、生辰和她的家世,盖上宝应县印章,再将这张纸送到扬州府就可以了。刚好你来,省得萧炎再跑一趟,我这里也离不开他。”

呼延锦只好接了牛皮袋,揣入怀里,像揣着一张火烫的催命符。

明珠姑娘见他们说完了,又开始弹起了另一首曲子,不过这时呼延锦已经听不出什么味道了,只一杯一杯的灌着茶。

朱瞻基笑道:“明珠姑娘的茶好,也抵不上你这样喝。你去吧,孤也不留你。明日一早到詹士府去,辞了行就回南直隶。南府那边会收到通知,你过去,他们会知道怎么做。”

呼延锦便起身告辞,他刚跨出门,就听到朱瞻基对明珠说:“你上次说酿了葡萄酒,叫他们取了酒菜,咱们喝了酒再弹。”穿过竹林出了小门,呼延锦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走到外面街上,呼延锦立刻认出这条街自己走过,便魂不守舍的慢慢往永福客栈走。没想到,远远看见易呈锦和昨日一般,站在那棵垂柳之下。

呼延锦正是满心愁苦,见了易呈锦,如同见了亲人一般。

“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去吃饭。”

“万一我吃了饭才回来呢?”

“那就等你去喝酒。”

呼延锦哈哈一笑,手搭在易呈锦肩上:“果然是兄弟!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明天我就回南直隶了,今晚我们一醉方休!”

二人也没走远,找了一家临街酒楼,在二楼包间里,既不被打扰,又可以看到街上的热闹。

“怎么恁快就要走?多住几天不行么?你们南府还能有什么要紧事?”

“南府倒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在那里做个司直郎和少詹士也没多大区别,官封到天上,也不过是多领几石米而已。我孑然一身,领那些米粮,还不如酒楼饭肆里解决得快。只是殿下让我回去,难道还能赖着不走?”

“这话不错。我这次回来,也想找个差事躲出去。”

“此话怎讲?你与你义父......”

“和他也有关系,我义父说,我已经弱冠了,今年想替我吧亲事定了。可我自己并没有这个想法,功不成、名未就,何必找个拖累。”易呈锦说完,给呼延锦和自己都倒满酒,笑道:“来,为我们的单身快活,满饮此杯!”

呼延锦含笑一饮而尽,他拿着空酒杯自言自语道:“怎样的女子,才会能让男子生出想安家的感觉?想起她会微微一笑,失去她会魂不守舍?”

“那当然是心爱的女人。琴瑟和鸣,故剑情深。”

“若你心爱的女人要嫁给别人呢?”

“她要嫁给别人,若是心甘情愿,就只能剑断情丝;若非心甘情愿,我定要将她抢过来!”易呈锦哈哈大笑,又干脆的自饮一杯。

“抢过来?”

呼延锦苦笑一下,默默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谁的人都可以抢,天家要的人,也能抢吗?自己的肩上,还有父亲交过来的重任,虽说渺茫,却也不可能说放就放。更何况,自己的心思,若不是这件事,连自己都没能觉察,又怎知花荞心里......

“男女之事,玄妙就在于你情我愿。”易呈锦拿起酒杯,与呼延锦碰了一下:“我就是还没有遇到一个值得我拼命的人。”

两人都喝得有些兴起,呼延锦哂笑道:“说得你好像很有经验似的,我看陶姑娘对你就很有意思,怎么不见你‘你情我愿’?”

易呈锦眨眨眼睛:“那个......”

话刚开了个头,就听到窗户外面一阵喧哗。一个男声叫到:“站住!哪里来的野小子?跑到京城里来撒野!本公子的车你也敢拦?”

易呈锦连忙打住,两人靠近窗户朝外望去。

暮色中,一位身材瘦小的男子,正拦在一辆豪华马车前面,马车旁边是一位挑着两个桶,沿街卖豆花的老头子,此时,老头坐在地上,桶里的豆花也撒了一地。看样子,是车撞倒了老头,那小子要替老人出头。

果然,听到那男子说:“你的马车撞倒了人,难道还想一走了之?”

呼延锦和易呈锦面面相觑:这声音怎么这样耳熟?

“陶姑娘!”二人异口同声道。

呼延锦站起来就要出去,易呈锦拉住了他,说到:“等等,我们先看看,找机会再下手。”

两人站到窗前,易呈锦又说:“那是兵部赵尚书的儿子,去年皇上北征蒙古,赵尚书运粮有功,得了皇上赏识,可他这个小儿子赵吉已经三十多了,整天无所事事,在京城里也算是个有名的无赖。他父亲挣的那点脸,都给他丢光了!”

呼延锦笑道:“刚刚才说到陶姑娘,陶姑娘就来了,咱们也别等了,我去缠住他,你把陶姑娘带到这来吧,省得狗扯羊肠是非多。”

两人很快来到马车旁边,赵吉正从车夫手里抢过鞭子,想去抽陶青羽,呼延锦微微一笑:玩鞭子的祖宗在这呢!他左手往赵吉手肘上一托,赵吉的手便不由自主的伸直了,呼延锦右手一晃,便将送到面前的鞭子笑纳了。

“你,你是什么人?敢坏本公子的事?”赵吉也顾不得管那个瘦小男子,气急败坏的去抢呼延锦手里的鞭子。

呼延锦起了玩心,逗起了这位三十多岁的老公子,忽而左忽而右,赵吉就是拿不到那条马鞭。

趁着赵吉不注意,易呈锦过去将呆呆站在那里看戏的陶青羽一拉,陶青羽刚想大叫,被易呈锦捂住了嘴,谁想到青羽张开嘴,对着他的手狠狠就是一口!

“喂!你属狼啊!看都不看就咬人!”阴影里传来易呈锦恼怒的声音。

“易二哥?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那臭不要脸的什么公子的人呢!让我看看,手有没有出血......”

“出你个头!”易呈锦拽着她的胳膊就走。经过那老头身边,他扔下一锭碎银子,连桶带豆花一起买下也够了。

两人前脚进了包间,呼延锦后脚也跟了进来。

“陶姑娘,你好大的胆子!”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急急忙&有钱训

    来之前,郭老爷怕灵堂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便急急忙忙把钱训术也请来。他想,有钱训术在,万一真是自己闺女诈了尸,也好将脏东西镇压住。

    2022-08-07 11:46:47详情点赞(0)回复(0)
  • 郭老爷&许是下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2022-08-07 12:02:03详情点赞(0)回复(0)
  • 郭姑娘&做场法

    您放心,等头七那日,我亲自来替郭姑娘做场法事,送姑娘一程。尘归尘、土归土,郭府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2022-08-05 04:11: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狼狈逃&窜,实

    刚才钱训术跟着郭老爷一起狼狈逃窜,实在是丢面子,好在个个只管自己逃命,没人顾得上看他,他也就装作没这回事一般。

    2022-08-06 02:51: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眼,&兢兢就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2022-08-08 04:18: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场,&忽然阴

    虽说只是虚惊一场,可人人都感觉灵堂里忽然阴气森森,谁都不愿在此多流连,跟着郭老爷、钱训术快步出了灵堂。

    2022-08-07 04:2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姑娘&在手上

    他刚才在屋顶上,见那姑娘将这白布做的东西套在手上摸的尸体。五个白手指,看上去就像那姑娘的小手掌。

    2022-08-07 05:2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丢在地&上的白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7 08:09: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