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枯井案宝应县闹鬼

被人心心念念记挂着的花荞,正愁肠百结的坐在自家院子里,边替阿娘剥着豆子,边横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终于等到,院门被房门了,花荞把手里的豆子一扔,飞快的迎了上来:“阿爹!怎么样?有什么新意外发现?”花有财摇了摇头。这不科学方法,更本不可能会有真的鬼啊,可自终于,院门被推开了,花荞把手里的豆子一扔,飞快的迎了上去:“阿爹!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

被人心心念念惦记着的花荞,正愁肠百结的坐在自家院子里,一边替阿娘剥着豆子,一边竖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终于,院门被推开了,花荞把手里的豆子一扔,飞快的迎了上去:“阿爹!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

花有财摇摇头。这不科学,根本不可能有真的鬼啊,可自己怎么看,也没发现其中的蹊跷。花有财百思不得其解。

呼延锦他们走了没几天,宝应县县衙就出了一件怪事。

宝应许县令一家,住在县衙后院,许县令有一妻一妾,但是只有妻生了一个女儿,便是十七岁的许茉妍。

连续几天,县衙后院闹鬼,而且县令一家人都遇到了。现在他的小妾哭哭啼啼闹着要回娘家,她多年无所出,又不能葬进许家祖坟,早就心灰意冷,趁这个机会离开,正好。

“阿爹,昨天我偷偷去县衙找许茉妍了......她告诉我,她真的看见了一个男鬼,就是头发披散下来遮着脸,舌头伸出来老长,本来她的窗是关着的,硬是被挂在窗外的鬼给撞开了......”

花荞讲得津津有味,却被花有财喝道:“都跟你说了,这段时间别往县衙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在装神弄鬼,你去,回头就栽你头上!”

“我又不是鬼,怎么栽我头上?您瞧,我有影子呢!”花荞伸开手转了一个圈,阳光下,地上的一团影子也跟着动。花有财忽然心中一动:既然抓不到那个鬼,不能用科学的方法解释,不如就用传统的说法,鬼不能见光。

他转身往外走,就算听见花荞急得在后面直叫“爹”,他也不去理会。到了县衙他就跟胡虞候说:“胡虞候,要是那些捕快、衙役不敢去捉鬼,你就叫人在许县令和家人的窗口点上火把,鬼见不得光,怕火,就不敢来了。如果再来,就看看他有没有影子,有影子,就是人!”

“你这个办法好,一举两得,还不用我们上前去白白送死。”胡虞候点点头,又神秘兮兮的说:“花仵作,你也小心点,这事可能与你也有关,只是鬼暂时没找上你!”

花有财一下懵了,舌头都有些捋不直:“什......什么与我有关?我可不是鬼,你看我有影子......”

“嗨!没说你是鬼,你没听外面的人在传什么吗?说县衙闹鬼,是与十几年前那个枯井案有关!你不记得了?那可是你验的尸!”胡虞候有些好笑,花仵作胆小怕事是出了名,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经不得吓。

“十几年前的枯井案?我有印象......”花有财是洪武二十九年到大明来的,枯井案就应该是永乐四年的事,那时,他成为明朝人正好十年。刚来那几年正好遇上朱棣夺权,建文帝无所踪,朱棣登基后,秋后算账,又是血流成河,冤死的忠良尸横遍野。

动不动就砍头,他一个“异乡人”,哪敢有一点行差踏错?这就养成了他小心谨慎的性格。

“是十七年......十七年前的案子,有什么不对吗?”花有财喃喃自语的往外走,想想又去了文书房,他想找那个案子的记录看看,到底有什么纰漏。

胡虞候笑着摇摇头,去安排窗前点火把的事去了。

主簿吃饭去了,把钥匙给了花有财,他钻到一堆案宗里,翻了一下午,天黑了,又掌起灯继续翻,直到花荞伸了个小脑袋,在门口唤他:“阿爹!阿爹!回家吃饭啦!”

花有财手上刚好翻到枯井案的记录,心里不禁暗道:女儿真是我的福星!

“阿爹?你在找枯井案吗?”花荞已经钻到文书室内间里来了。

“你怎么进来了?外人不得入内,快出去!”花有财赶着花荞,自己也拿着那本案宗一起走了出来,他又问道:“你怎么知道阿爹找的是这个案子?”

“外面都传开啦!说是十七年前那个枯井案......阿爹,那时我还没出生呢?为啥过了那么久,找上门?是投胎没投成,回来报仇吗?”花荞歪着头和阿爹一起看卷宗,随口问道。

花有财已经有些老花了,把卷宗举得远远的,眯起眼看:“别跟着外面那些没文化的人胡说,人才会报仇,鬼没有心,报什么仇?”

父女俩都不说话,就着灯光把案情和验尸单都看了一遍,没毛病啊。直到两人回到家里吃饭的时候,都还在各想各的,花荣觉得爹和姐姐都魔怔了,随口说到:“今天吴先生在学堂里说了:世上本没有鬼,人心坏了就成了鬼。”

“不错!可这坏了心的人又是谁?”花荞愣愣的问。

十七年前,宝应县一个姓林的裁缝和罗铁匠的老婆私通,被罗铁匠发现后,便用剪刀戳死了罗铁匠,为了杀人灭口,罗铁匠又将铁匠老婆推到一口枯井里,哪知自己也不小心掉入井中,结果被当场抓住。

当年花仵作验尸,证明罗铁匠死于凶器剪刀,他老婆死于头部撞击。而私通一说,是因为有人看到,罗铁匠老婆在林裁缝的铺子里与他说笑。

许县令结案为林裁缝与有夫之妇私通,连杀两人,判当年秋后问了斩。

“阿爹,当年您验尸,有什么疑点吗?”花荞想来想去,这案子的三个当事人都死了,就算有冤情,时隔多年,也无法查证了。

花有财摇摇头说:“我没有印象当时有疑点,有疑点的案子我都会记下来,没事拿来翻翻想想。”

这是花有财在二十一世纪当法医时留下的习惯。可毕竟大明和二十一世纪不一样,太祖最恨下面官员断出冤案,凡是发现官员断了冤案,必令其同罪。这下谁还敢轻易翻案?

每个案子都有各个经办官吏的签名,便于日后追溯。枯井案也是一样,花有财也是签字人之一。

“阿爹,姐姐,若枯井案果真是冤案,你们是帮鬼魂,还是帮许大人?”花荣吃掉了最后一块酸甜排骨,兴致勃勃的问道。花有财看着这个傻缺孩子......还真愁啊!

半夜里,廖书吏急急忙忙就来敲花家的门:

“花老哥!花老哥!出事了!许大人的小妾死了!”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的后墙&正好搭

    白衣姑娘的马,就系在别院的后墙外,姑娘看上去并不会轻功,可墙中间早被她进来之前,就掏出一块墙砖,开了一个口子正好搭脚。只见她脚往口子里一塞,利落的翻过墙去,顺手将证物塞在马鞍子下面干燥的地方。

    2022-08-07 02:46: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边几&个人拿

    外边几个人拿着哨棒要进来了,可里面扮鬼的白衣姑娘还没走呢!

    2022-08-07 10:57: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招,&和他们

    阿龙、阿虎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是会些拳脚功夫,可那是打人的,打鬼估计起不了什么作用。可东家老爷叫去,也不能不去啊!两人对视一眼,回头手一招,七八个和他们一样吓破了胆的家丁,战战兢兢就要走进灵堂。

    2022-08-06 07:48: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前脚&搭脚的

    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一位玄衣男子,那男子歪头看了看墙上那个搭脚的口子,低头找了找,弯腰在墙角捡起被姑娘挖出来的那块砖,塞回墙上的口子里。

    2022-08-07 02:15:44详情点赞(0)回复(0)
  • 阿龙,&回去不

    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人声:“到了、到了......阿虎、阿龙,你们带人先进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李婆子,你若诓我,看我回去不剥你的皮……”

    2022-08-07 11:4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笑!”&点头。

    “老爷,我可不是瞎说,我和春儿刚才都看得真真的,姑娘白衣白裙的,头上还披着白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还对着我们笑!”李婆子越想越真。春儿脑子里现在只有那个白影子,哪还想得出笑没笑?只管不住点头。

    2022-08-08 02:2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货&大雨害

    “老货!做不得一点事,守个灵搞出这么多事来,大风大雨害我们一班人跑恁远的路,回去你就收拾东西,滚回乡下去......”

    2022-08-05 11:17:03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灵牌&...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2022-08-06 06:41:1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