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惶惶然许姑娘受聘

半夜里里廖书吏来敲花有财的门,所以许县令的小妾,翠花大太太突然死了!“死了?怎么死的?”花有财急忙去杂物间拿他的仵作工具箱。花荞听见院子里的声音,也赶快穿衣服准时起床。“我哪明白?正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外面一阵闹,出一看,翠花大太太死在后院那口井里“我哪知道?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一阵闹腾,出来一看,翠花姨娘死在后院那口井里了!”廖书吏跑得急,出了一身汗,手掌当成扇子,拼命扇着风。。...

半夜里廖书吏来敲花有财的门,因为许县令的小妾,翠花姨娘突然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花有财连忙去杂物间拿他的仵作工具箱。花荞听到院子里的声音,也赶紧穿衣服起床。

“我哪知道?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外面一阵闹腾,出来一看,翠花姨娘死在后院那口井里了!”廖书吏跑得急,出了一身汗,手掌当成扇子,拼命扇着风。

这下轮到花有财冒汗了:死在井里?县衙后院那可是口水井,尸体泡一下,能判断尸体真正遇害原因的难度又增加了。

“走吧走吧。”

花有财正要关门,花荞挤了出来:“阿爹,我也去!”

看着她穿了件小厮的衣服,花有财只好默许了,父女俩跟着廖书吏一起朝县衙走去。冥冥中,花有财也希望把自己懂的,大明能用的知识,都快点交给花荞。

花有财到的时候,大家默默给他让了一条路,翠花姨娘的尸体便豁然出现在眼前。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许县令让人拿了块布给盖了个大半。

“刚从井里捞出来时,我们给她施救,按了肚子,挤出来一些水,但还是没救过来。”一位衙役向花仵作解释道。花有财点点头。

翠花姨娘的头发扎得好好的,只是头上没有珠钗,不知是不是从井里拉出来的时候,掉在井里了。花有财照常从头部开始检查,头部并没有明显伤痕,也没有中毒迹象,如果按照衙役的说法,肚子能挤出水,确实是淹死的概率比较大。

“花有财,你来看看。”许县令忽然开口道。花荞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地上用纸钱的灰写着两个字:纳征。这是什么意思?纳征是婚姻六礼中的一礼,就是男方向女方家下聘礼。

“老花,你能不能看出来,姨娘是不是被吓死的?”许县令垂头丧气的问。地上这两个字,是不是说,把翠花姨娘拉去做新娘了?

如果能让花有财解剖尸体,他倒是可以通过观察,心脏上是否有充血红斑来判断,姨娘是不是被过度惊吓,心脏猛然出血过多,导致猝死。只看表面,他也没有什么依据证明这一点。

花有财还没有搭话,只听钱训术摇头道:“非也非也,此类成亲,并非是和死人,而是要与活人。姨娘之所以被扔到井里淹死,是在警告我们,若不按他说的,按时替他送新娘,便会杀了住在这里的人报仇!”

“啊?......”旁边的人都小声议论起来,要知道,县衙并不是只有许县令一家住在里面,县丞一家,还有十几个单身的衙役,对了,钱训术本人,也住在县衙里。

许茉妍也绷着一张脸,搀着母亲站在旁边。

“钱训术啊,这几天你天天做法,怎么都捉不住、赶不走那个脏东西?现在死了人,你意思说,不给他找个新娘,还得往下死?”许县令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若只是要个年轻姑娘陪葬,县城这么大,忽悠个送死的姑娘应该很容易。

花有财站起来说:“从尸体表面看,我倾向死者为溺水身亡,至于生前有没有遇到那个什么......暂时无法了解。”他虽然自己不信,也不能说这世上没有鬼存在啊,说了也没人信。

“那,那就......”许县令话未说完,旁边一个衙役喊道:“大人,树下有个包裹!”

因是天黑,大家注意力又都在死尸和地上的字,没人看见旁边的树下还落了一个包裹。许县令示意打开检查,等包裹一打开,夫人就冲过去里外一翻,里面是翠花姨娘的几件好衣服,还有些金银首饰。

夫人咬牙切齿的说到:“潘翠花这个贱人,这是要卷细软逃走啊,难怪连鬼都不放过她!”

这几天县府里闹腾得厉害,翠花姨娘天天哭闹着要回娘家,她虽然也有三十来岁了,可因为没生养,身材窈窕,脸蛋光滑,妩媚起来还像个小媳妇。许县令怕她出了门就给自己绿帽子戴,哪敢放她走?

想来她今晚是想悄悄溜走,才撞了那个冤魂,吓得掉井里淹死了。这样一想,许县令反倒安下心来,指挥衙役把尸身搬到外面公堂暂放一晚,明天定口薄棺,乱坟岗一埋了事。不过是个下人。

安排好之后,大家也就散了,花荞也跟着阿爹准备出门回家。

“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就连县衙院子里树上的鸟儿,也被惊醒了,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往天上飞。

大家心都凉了半截,全都站住了。只见许茉妍跌跌撞撞的从自己房间跑出来,回身指着房里,结结巴巴的说:“有......有......”

“他来了?”

衙役们都把朴刀护在胸前,打不打得过鬼不知道,比旁边不拿刀的厉害就够了。

“不......不是......是......”许茉妍两腿打战,靠着廊上的柱子就坐了下去。

“走,进去看看!”许县令指着那几个拿朴刀的衙役。衙役硬着头皮走进去,两下就出来了。

“大人,大姑娘的闺房里......摆着一箱......聘礼!”

大家跟着许县令进去一看,果然,屋子中间摆着一个红箱子,盖子已经被衙役打开了,里面满满一箱金元宝,不过,这元宝是纸做的,就是平时拜祭时烧给死人在阴曹地府花那种。这还......真是冤魂来纳征啊,而且,选的新娘还是县令的掌上明珠许大姑娘。

“爹!娘!......我不要嫁啊!”坐廊上的县级公主许茉妍,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夫人抱着女儿陪着一起哭,这下,半个县城都听到了。

花有财看到桌上还有张名庚贴,拿起来一看,差点腿一软坐在地上。

这张名庚贴上,明明白白写着:林光宗,丙戌年庚子月乙亥日,明日成亲......这正是今天花有财看到的林裁缝的大名,和他的死祭!果然是枯井案。

许县令接过去一看还看不出个所以然,等到花有财说出枯井案的林裁缝,他的脸都绿了。真是他,一定是那个冤魂!林裁缝当年是自己亲自监斩的,绝不可能活着装神弄鬼。

“抬......抬到外面公堂里放着,此事不许外传!若是外面有人知道一星半点,别怪我不给你们留活路!”许县令咬牙狠声道。

花有财悄悄回身看了一眼,正瞪着大眼睛站在自己身后的花荞,悔得肠子都青了: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自己姑娘来啊!

凤花锦最新章节

凤花锦相关资讯

凤花锦

作者:楚潆
类型:仙武 状态:完本编辑:长街暗渡 在读:6318人
  仵作女儿花荞,身世成谜,为何屡次付出过人命代价?养父再次穿越而来,因知历史,如何逃过重重追缉再次回归?生父高贵的无比,一夕暴毙,缘何长兄堂兄皆有嫌疑?花荞与逃往二代呼延锦、捕快易呈锦、大理寺徐之锦,花团锦簇戏码大明三朝悲喜。从共同合作判案到谋逆谋反,因身份反目成仇;从亲如朋友到互撕敌人,为立场成仇。富贵荣华既如草芥,何不快慰江湖?暮春时节,乍暖还寒。。
  • 白手套&。

    又走到她上马的地方,泥水中,躺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很显眼,他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拈起那只白手套。

    2022-08-10 02:42: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许是下&恐游魂

    他笑着回头对郭老爷说:“郭老爷,并非诈尸,许是下人看花了眼。不过,头七日恐游魂心有不甘,常常会出来闹事。小道已经布好法阵,将棺材里的魂魄镇住,她不敢出来骚扰生人了。

    2022-08-10 06:02:19详情点赞(0)回复(0)
  • ,抽出&最后在

    钱训术进了灵堂,满脸肃色,煞有介事的结了一个手印,抽出背上背着的雷劈桃木剑,先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又在灵位跟前比划了一下,最后在棺材的四个角插了四面镇魂幡。

    2022-08-09 02:09: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才揣&,身形

    玄衣男子将沾了泥水的手套甩了甩,又掏出一块手帕将就包着,才揣进怀里。随后,身形一晃,自己也遁入雨幕之中不见了。

    2022-08-09 11:56:09详情点赞(0)回复(0)
  • 起姑娘&吓走李

    走在后面的阿虎,扶起姑娘的灵牌,他突然冒出一身冷汗:若刚才也是灵牌倒下,吓走李婆子和春儿,那......是谁把灵牌扶起来的?

    2022-08-09 09:32: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没见&,个个

    灵堂外面,一群人等了好久都没有动静,除了地上那块碎瓦,也没见再掉下什么来。大家才重新聚拢起来。阿龙、阿虎召集了家丁,个个双手握紧棍棒,壮起胆子往里走。

    2022-08-10 01:42: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吓成这&样的?

    郭老爷恼羞成怒,扬手就是一板拍在春儿头上,骂道:“蠢货!刚才你们就是被它吓成这样的?”

    2022-08-09 12:33: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下,这

    最后,钱训术口中念念有词,在灵牌前面,用雷劈桃木剑前后左右比划了几下,这才收了势。

    2022-08-10 09:20:21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的白&拜,抓

    灵堂里面的白衣姑娘暗道:天助我也!得了这个时间,赶紧把烛台、长明灯都原样放回供桌,还不忘朝郭轻尘的灵牌双手合十拜了拜,抓起刚才丢在地上的白纱,朝后窗跑去。

    2022-08-09 10:43:3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