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郑和平调查结果了一圈,望着警察把肇事司机都带走,才又赶回梅贻斓的办公室心里想调看视频监控看一看有也没可疑人人员附近活动。他却意外发现梅贻斓在纸上写点喜欢画画仿若在计算方法着什么。郑和平也没去想,认真地的望着这个时段的视频监控。孙老师也算舍己救人了。正好一个学生骑着单车路过此地,又他却发现梅贻斓在纸上写写画画好似在计算着什么。郑和平没有多想,认真的看着这个时段的监控。。...

郑和平调查了一圈,看着警察把肇事司机带走,才又返回梅贻斓的办公室想着调取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出没。

他却发现梅贻斓在纸上写写画画好似在计算着什么。郑和平没有多想,认真的看着这个时段的监控。

孙老师也算是舍己救人了。刚好一个学生骑着单车路过,又刚刚好轧住了一颗石子,在那个学生摔倒的时候,恰巧孙老师经过,刚刚好拐弯过来的车视线盲区,未来的及减速,孙老师把学生推开,自己也踩上了碎石子,一个趔趄,惯性致使下摔倒,车子在踩了刹车后,车轮撞了孙老师的脑袋。

“你不觉得巧合的刚刚好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梅贻斓到了郑和平身边一起在看视屏。

“是啊!可是又找不到毛病。”郑和平叹了口气。

“这个人应该是计算好了路径,时间,算好一切,只等孙老师出场。学校的这个路段,不会有石子,但是这个时间骑自行车的学生确是固定的。他总是喜欢走那个固定的地方,在那个固定的地方拐弯。如果看校区视频,可以测算出汽车行驶到这里的时间。孙老师一般情况下的步速走到那个地方是五分半,今天也是丝毫不差。”

郑和平听着梅贻斓的解说来不及回应,只是往前再倒视频,找那个往路上撒砂石的人。只是,那个人压根看不出头脸。只能辨认出是一个瘦弱的人。穿着一身环卫服,上下捂了个严严实实。

郑和平此时顾不得和梅贻斓客气,直接命令说:“梅教授,你在监控里搜寻这个人,我安排人寻一下。”

“郑领导,你可能找不到这个人了。我已经看了视频,也计算了时间和人流。对方已经是算计好了的。”

郑和平闻言停下了身形,定定的看着梅贻斓。心中是波涛汹涌。此时不知道该说是自己书到用时方恨少,还是对面前的梅贻斓复又起了怀疑,但是自己却无可奈何。

高知的犯罪往往比普通老百姓严谨许多。但郑和平一直在心里坚定,只要是人为设计,必然会有破绽。人若有所图,那便有所求。那所求之处必是漏洞。

“我母亲病了,我们家里断网了。当语言变成一把利器,那便比世界上任何一种武器还能伤害人。因为,武器伤害的只是人的身体,而暴力的语言是摧毁人的信念。”

闻言,郑和平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几下,但他也对梅贻斓跳跃性思维也习以为常。

他看着梅贻斓,只见梅贻斓的眼中写满了伤痛,虽然面色如常,语调平静的像在叙述他人之事,但郑和平知道,梅贻斓这段时间所经历的网曝事件,即便梅贻斓自己可以双耳不听窗外事,一心只把学问做,可他的家人做不到。

他受到了网曝也等同他家里的人一同和他在那鬼蜮中走了一遭。爱他的人也许会因为心疼他,反而更加的备受其扰。

此刻,郑和平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梅贻斓,因为他深深的知道一件事,没有感同身受。就算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每个人的接受程度,处理方式都会不同。人类的幸福并不相通,痛苦也不相连。

你便是知道对方委屈,好似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期待对方自己能想通,能走出来。

“孙老师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他的世界非黑即白,典型的知识分子。个人认为郑领导对他的猜疑有误。”

郑和平虽然对梅贻斓跳跃性思维习以为常,但是从刚才的事情跳脱到这里,他还是有点蒙圈。不过,转念一想,被人怀疑的滋味不好受,这梅贻斓是不愿孙老师遭受不白之冤吗?

“陈秋荷来我办公室后,我办公室的摄像头就被断了电,而没有运转。那陈秋荷手上的视频是哪里来的呢?还有,在这个学校又有谁这么了解这些摄像头的线路位置,能准确的把某个摄像头屏蔽或者切断?”

郑和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说我就静静的看你秀,看你还能说些什么?

“这段时间我被审查,闲来无聊,便仔细的把这半年学校的视频录像都看了一遍。”

听见这话,郑和平对梅贻斓又有了新的认知。谁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会不在乎?只是有的人只会难过,只会抱怨,而有的人压根不在负面情绪上浪费时间,直接自己找证据,自己给自己翻案。

果然,最爱自己,最在乎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本人。我们办案,是为了案件本身,但案子中牵涉的个人利益都是小事,而想快点洗清自己,还要靠自己,当然,前提是,你得有这样的最强大脑。否则,都是白搭。

“郑领导,我通过看视频,发现了几个疑点。不知道您有兴趣看看吗?”

“of course”这个提议,郑和平是真的感兴趣。

这梅贻斓还真是搞科研出生,非常严谨。每一个他认为可疑的人,或时间段他都标注出来,校门口的视频录像梅贻斓都没有放过。可见,他这段时间是真的用了心。

视频上标注了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太太,几乎每天都会在早午八点左右,和晚上八点在学校门口溜达,一溜达就溜达一个来小时,风雨无阻。那老太太形容枯瘦,剪着短发。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神采,好似对生活没有丝毫留恋一般。有时候她会故意逆着人群,或者车辆前行。让人觉得她就是想自杀。

每当这个时候,学校岗亭便会出来一个保安去劝阻,同那老妇人说说话,然后把她推到安全的地方。有时候,保安可能见她可怜,还会给她水果,面包什么的。

从没有人问过她从哪里来,又去哪里。她的固定出现已经成为一个习惯。

“这个老太太有什么可疑之处呢?”

梅贻斓没有说话,只是让他看了另一段视频。安保处的吴处隔三差五的会提水果,面包去保安室。每次接东西的都是一个保安,老李头。

“吴国光?他若是想动监控倒是易如反掌。可是,如何动的神不知,鬼不觉却是个难题。”郑和平说。

“吴国光毕业于龙城电子科技大学,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他还是双硕士学位,还拥有数据计算及应用的学士学位。”

“那他在你们坤城医科大当安保处处长有点屈才哦!”

“确实。”梅贻斓点了点头。

郑和平看着梅贻斓,心中有了自己的判定,他想结束这场谈话,于是他从包里掏出了一本书:“空了梅教授看看这本书。虽然写的不好,但是还挺有意思。说不准,对你的工作有帮助。”

说完这话,便把书递给了梅贻斓。然后他又指了指电脑:“梅教授,我想你应该不介意把这玩意全数拷贝给我。”

梅贻斓点了点头,迅速开始操作。

郑和平接着说:“我想梅教授应该是个热心的好市民,关于这件案子,我还会不定时的骚扰您。可别见怪。对了,还有一件事,孙老师那边,我还是要询问一下的,你还有什么想法吗?梅教授?”

“我想看下你们放在我办公室里的监控视频,我想确定一下陈秋荷事件中的无线监控是谁放的。”

郑和平审视的看了梅贻斓几眼,心道:“你就跟我这装吧,看你能装到几时。”

“这个呀,没问题。我让多乐发给你。不过,你得把邮箱号发给我。”

从梅贻斓办公室里出来,郑和平并不着急回去。他一个人在这大学里溜达开来。

几天前的大雨似乎并没有把这炎炎夏日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下来。天还是那么热,非但如此,空气中更多了几分潮湿。便是没有出汗,身上也是粘哒哒的,使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已经七点了,太阳还赖着不肯完全下山,微微的露出一点脑袋。郑和平就这太阳的余晖,顺着林荫道往前走着。

学校里的学生都已经吃过饭,从学校食堂走了出来,三三两两的窝在一旁,愉快的边交谈,边前行。

学校的露天篮球场上已经有人开始打篮球了。年轻健美的身姿迎着晚霞,看起来闪闪发光。多么让人羡慕的年纪啊!郑和平心想,我在这个年纪去干嘛了?梅贻斓在这个年纪又在干什么呢?

他突然想到梅贻斓说的一段无比凡尔赛的话。“我妈说我没有什么天赋,我爸爸说我既然是笨鸟就要先飞,我爷爷说,做文学家,艺术家是需要天赋的,因为好作品百年难遇,但是做科学家就不需要天赋,只需要勤奋加努力。我想,我爷爷是对的,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希望自己勤能补拙。”

郑和平看了看手中的硬盘,自言自语道:“梅贻斓,你这样超人的记忆力,眼力是庸才,那我们算什么?果然,优秀的人如大海里的鱼,永远着眼于更宽阔的领域,而平凡如我,就好比井底之蛙,只看见方寸天空便得意洋洋。”

突然,耳边响起了微微轰鸣声,郑和平抬头一看,竟然有无人机在上空飞翔。他脑子嗡的一声,这里可以放无人机?梅贻斓怎么没说这事?他本能的想返回去找梅贻斓,可走出去两步,他又停下了。

“钱多乐,你在哪?速度的给我到坤城医科大来。”

郑和平跟着无人机走,那无人机好似也是故意指引这他一般,他停下,无人机便悬在半空,他走,无人机便往前走。这使郑和平有些慌张,他暗自把定位系统打开,悄悄发给了钱多乐和沈同泽。

终于,在学校的女生宿舍楼门前,那个无人机落下了。操作无人机的人是个女孩,郑和平见过的,和陈秋荷一道的那个女孩,彭舒蓓。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郑和平开门见山。

“恩。我想和您说说陈雨荷的事情。”彭舒蓓低着头,低眉顺眼轻声说。

“哦?”郑和平有些意外,但又有些在情理之中。

“我知道你是警察,我想,也许只有你能保护我。”彭舒蓓抬起头,目光灼灼。

郑和平略一沉吟:“不介意换个更安全的地方说吧?”

“恩。”

征得彭舒蓓的同意,郑和平便联系离坤城医科大最近的城南派出所,借用了一下他们的办公室。还顺便把梅贻斓一块叫上,又通知了冬羽和钱多乐一同去城南派出所。

当着郑和平,冬羽,钱多乐的面,彭舒蓓说了一个关于陈秋荷进梅贻斓办公室完整事件的故事。

原来,教务处的霍存远副教授在前年竞聘教授时,各方面都满足条件,奈何学校名额有限,被梅贻斓半道杀出黑马,硬生生给抢了。

不过这个霍存远也是倒霉,连着三年竞聘,都被意外杀出的黑马给抢走了。而今,这梅贻斓如日中天,在他这个领域,霍存远是没办法和他比。于是乎,霍存元便想着拉他下马。

这陈秋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这个霍存远弄到了一起,而这个陈秋荷也不知道从那里学了些对付男人的手段,这两个一丘之貉,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后来这么一出。

据彭舒蓓说,那无线高清摄像头是陈秋荷趁着补课时放在了梅贻斓办公室里的。而梅贻斓办公室里的摄像头是插电的,只要断电就解决了。

反正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霍教授利用老鼠精准的把摄像头的电线啃断了。

郑和平听完,问彭舒蓓:“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呢?”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扭了&,走到

    突然,实验室里的灯光闪了闪,顾雅惠站起身来似乎很兴奋,她不以为意的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扭了扭脖子,双手插着腰,走到史宇身边对他说:“史宇,你一会看看,我们可能成功了,病株可能分离出来了。”

    2022-10-01 06:00:2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警&通病,

    这个警察看起来对这个梅教授相当来气:“谁说不是啊!这姓梅的忒矫情。话说的好听,怕威胁我们的生命。可实际上不就是这帮搞科研的人员通病,怕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机密吧!”

    2022-10-01 11:40: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花,向&后,方

    郑和平其实就是粗人一个,此刻和这么个学究打交道,浑身不得劲。但他还是装逼的也微微躬身,脸笑的像朵花,向梅教授致意过后,方才带着冬羽和沈同泽直奔306室。

    2022-09-30 02:58: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梅教授&险?”

    郑和平哦了一声道:“所以梅教授觉得我们现在进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2022-09-30 08:26:01详情点赞(0)回复(0)
  • 顾雅惠&你看,

    史宇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他对顾雅惠说:“你看,我觉的我的萃取方法真的没错!”

    2022-10-01 01:06: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马配&好鞍!

    “这茶的味道是真的好!不枉备这么好的茶具!还真是好马配好鞍!”沈同泽似乎故意气郑和平般,自顾自的感叹起来。

    2022-10-01 04:2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单词一&。”

    冬羽掏出手机,对着那英文单词一扫,然后附在郑和平耳边悄声说:“意思是微生物学,病毒学。”

    2022-09-30 06:27: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示&一会了

    郑和平一旁看了会,把一个警察拉到一边,出示了国安的工作证,压低嗓子问:“同志,你们这到了有一会了吧?就因为这个梅教授堵门进不去?”

    2022-10-02 02:26:1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