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彭舒蓓把手机再打开给郑和平看:“陈秋荷给我发了邮件,详细说了情况。还说,的话她被害,当然和霍教授脱不了干系。”“你为什么不报案,可以选择找我?”郑和平步一步步紧逼。“直觉。也没为什么。而已纯粹的会觉得你很有安全感。”彭舒蓓的声音很低,虽然很坚定地。“按你“你为什么不报警,选择找我?”郑和平步步紧逼。。...

彭舒蓓把手机打开给郑和平看:“陈秋荷给我发了邮件,详细说了情况。还说,如果她遇害,肯定和霍教授脱不了干系。”

“你为什么不报警,选择找我?”郑和平步步紧逼。

“直觉。没有为什么。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很有安全感。”彭舒蓓的声音很低,但是很坚定。

“按你的意思,陈秋荷骚扰梅贻斓的那段视频本就掌握在陈秋荷自己手中?”

“这个嘛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摄像头是陈秋荷自己放的。”彭舒蓓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孙老师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是听说下午他出车祸了。”彭舒蓓睁着一双眼睛似乎非常无辜的看向郑和平。

“霍存远在南丰支队投案自首了!”一个民警过来通知郑和平。

“郑处,你要不要过去看看。”郑和平沉吟了一下“冬羽,钱多乐你们继续和这个彭舒蓓聊。我带梅教授一起去会会那个霍存远。”

听完霍存远的口供,郑和平便觉得霍存远不是杀害陈秋荷的凶手。虽然说的严丝合缝,但脸上的恐惧和如同背书一般的叙述过程与理不合。

霍存远必然只是个教书匠,或许会一时鬼迷窍,被陈秋荷迷了眼,但也做不出回忆杀人过程声音是那么的机械无波澜。

更何况叙述过程中,他全身肌肉紧绷,脸上的肉可以清晰的看见隐隐跳动,汗水不要钱的流,他似乎也没有感觉。手指微微蜷着,不自觉的扣椅子。

一切指向,他很紧张,同时也表明他心里压力很大。只是,他现在自首,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之前也只能收押走程序。

在押送出去时,电光火石之间,郑和平心中闪现了一个念头,并马上实施。

他故意拉着梅贻斓出现在霍存远面前。果然,霍存远看见梅贻斓就开始不正常,眼泪止不住的流,像个孩子一般放声大哭。似乎想把委屈,耻辱,愧疚都通过泪水流出来。

郑和平示意押送的民警先稍等一下,给个机会让霍存远和梅贻斓说句话。

霍存远果然没有辜负郑和平,泪眼婆娑间哽咽着说了两句话:“梅老师,我对不起您!但还是请您救救我!”说完定定的看了梅贻斓一眼,便转头走了。

“为什么要你救他呢?”郑和平凑到梅贻斓耳边问,那眼睛却故意看着警徽。

“他可能会认为虽然他认罪,我却会认为他是无辜的吧!”梅贻斓回答的很认真。

“为什么?”郑和平步步紧逼。

“就凭他没这个胆量。”梅贻斓回答的理所当然。

“这样的事情反目成仇,杀人灭囗太正常。有动机,有时间,也有实施杀人的手段和能力。”郑和平故意说。

梅贻斓却没有答话皱着眉头,似乎在想心事。郑和平见状也不打扰,只是在一旁暗自观察。一个民警过来打招呼,似乎想和他寒暄几句,也被他招手示意支走了。

梅贻斓像一截木桩一样立在原地足足有五分钟,这才对郑和平说了一句话:“郑领导,如果能通过你们的政治审核,我可以毛遂自荐给你们单位做顾问吗?听说你们单位有这个指标。”

郑和平吃了一惊,说不上来该是惊喜还是惊吓,或者心中本来也有期待,只是由梅贻斓自己提出过于意外。他用刀锋般锐利的眼神上上下下把梅贻斓扫了几遍,才迟疑的说:“可以给你申请。但是,你的政审能否通过,我保留我自己的意见。”

梅贻斓笑了下,用最平和的语气,淡淡地说了一句超级自负的话:“你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马上可能会需要我。”

梅贻斓这句超级自信的话让郑和平有些大跌眼镜,这梅贻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难不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么谦逊的一个人变的如此狂妄难不成被自己影响了?或者他梅贻斓本性如此,原先只是不熟悉才装得跟个谦谦君子模样。

管他呢,郑和平想。“那就拭目以待了!梅教授,我还有点期待呢!口出狂言确实不符合梅教授虚怀若谷,温润如玉的品质。”

二人分道扬镳之后,郑和平就回去找葵宝对接情况。果然和郑和平所预料的一般,这梅贻斓事件频频上热搜是人为操控的,包括那些控评师都是收钱办事的。几个文化公司找人运作的。

葵宝虽然不精于修饰外表,但出奇的善解人意。哗众取宠的穿衣打扮之下藏着一颗八面玲珑心。想来摸排走访这些个控评师,营销大v葵宝花了不少的心思。

背后出资人被葵宝摸查的清清楚楚。郑和平看着手中的资本名单,是清一色的生物制药企业。

好葵宝,做事可真不含糊。一张表清清楚楚的表明了企业的名称,法人,法人的联系方式,企业实际负责人,实际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企业的实际控股人,企业的每一个股东。股东之间的勾稽关系,企业的所有制。

郑和平心悦诚服的赞叹道:“葵宝出手,一个顶俩,绝对杠杠的!案子破了,得给你记上一个大功。”

“头,我能要个福利吗?我好喜欢喆喆,他主演的电影《遇见我的你》快要上映了。我想看首映。”

郑和平看着手里的资料突然了无趣味了,心说:“花痴。这么大个人了,一天天的不能正常点吗?学那些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追星。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老黄瓜刷绿漆也烫不平褶子。”

但是,最终他什么都没说,或许这般伤人的话心里想想可以,说出来还是于心不忍吧,于是,他拿着资料转身就走了。

葵宝看着郑和平那满脸的嫌弃的样子,心情低落下来。只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及其失落的自言自语地说:“还不是因为你和喆喆长得像。看不到你对我笑,难道还不能看着喆喆对我笑吗?”

葵宝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办公桌上喆喆的签名照。照片里的喆喆笑颜如花,猛地一看,眉眼之间确实和郑和平有几分相似。

葵宝用手摩挲着照片,眼泪不自觉的滚落下来。单恋是一场属于一个人没有尽头的修行,看风景的和找风景的人都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这些个生物制药的控股单位基本上的是米国和倭国的,但是也有两家名不见经传的私人药企也参加了这场混战。结合梅成之的福履生物制药最近股价大跌,使人不得不联想到是同行打压。可仅仅是为了抢夺市场吗?

郑和平仔细的看了下那两家私人药企,竟然一个是专营减肥药,蛋白粉的,一个是专营伟哥等系列补肾产品的。这两个企业都是医药保健品生产经营的。他有些好奇,这两家进来捣什么乱?

格兰制药是米国的,主要研发的是抗生素一类的药剂,是一个综合性医药集团公司,伯力也是米国的,主要生产医疗器械,恒野是倭国的,化学原料药中间体生产,化学药品制剂生产公司。梅成之的福履生物制药主要是中药提取物生产,生物制剂。主营范围虽有部分重叠,但基本不重合,不存在严重抢夺市场现象。

郑和平正在这些公司之间找疑点,电话响了,是南丰支队的电话:“郑处,昨天自首的那个嫌疑犯霍存远出事了!”

郑和平一惊:“出什么事了?”对方有些支支吾吾,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

“到底怎么了?”郑和平有些着急。

“云山监狱今天一早打电话,说是霍存远昨天还好好地,今早查房,发现他脸上长毛了,身上的皮肤也变成黑色了。特别可怕。然后我们的人把他送南丰区第四人民医院,可是医院做了各项检查,到现在也判断不了他是怎么回事。”

对方可能是觉得匪夷所思,所以叙述起来口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郑和平这会猛然反应过来梅贻斓那无比自负的话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当时梅贻斓和霍存远见面的场景,确定他们没有肢体接触。

他脑洞大开,难道可以用空气传播?和天马行空的武侠小说写得一般,弹指神功?隔空点穴?或者像玄幻小说写的那样,吹口气,瞪个眼就施了法,下了毒?要不然就像巫术,在家扎个小人,生辰八字一祭天,恶毒的咒语一下,被施咒的人就肠穿肚烂,面目全非了?

见郑和平没有回应,对方忍不住问了一句:“郑处,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好,我马上过去。”对方的问话打断了郑和平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迟疑片刻,郑和平还是给梅贻斓拨打了电话,邀请他一同去医院探望霍存远。

梅贻斓似乎早就预见了霍存远现在的样子,他来医院的时候就背了个大的药箱。同时还主动要求去给霍存远治疗,同时,还提了条件,只让郑和平和他一起进病房。

可能也是见这霍存元病的蹊跷,这南丰支队和医院的人也有点病急乱投医的劲,加上郑和平的交涉,竟然同意了梅贻斓的请求。

只是这梅贻斓进了病房,一看见霍存远,就当着郑和平的面,却似乎当郑和平不存在似得对霍存远说了一句话:“霍老师,我可以治好你,但是,如果在保证你家人安全的前提下,你要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号微生物细菌制剂的?”

霍存远躺在病床上,吃力的眨了眨眼,表示同意。

郑和平心说当我不存在?你梅贻斓那什么去保障霍存远家人的安全?但郑和平纵使不满,也没吱声,只是静静看着梅贻斓表演。

只见梅贻斓已经带好口罩,无菌手套,护目镜。然后用了一个扩展口腔的仪器支撑开霍存远的口腔。同时,把整套护具让郑和平也穿好。

看那意思,郑和平得给他打下手。果然,梅贻斓毫不客气的吩咐郑和平端盆倒水,给他递器械。郑和平看着梅贻斓熟练的给霍存远清理口腔,然后给口腔上药,给喉咙处喷药。他不由暗想,难不成这梅贻斓从前学过牙医?

结束这一系列操作,梅贻斓又从药箱中取出一瓶全无标记的透明制剂给霍存远灌了进去。紧接着,梅贻斓又从药箱中拿出另一种药水,用棉球蘸着,涂满了霍存元的嘴巴和面部。

做好这一切,梅贻斓就出去找到医生,要求医生给开些补充钾离子的液体,同时建议补充维C和维A。配合左氧,替硝唑。打上一个星期,炎症消失,补充白蛋白。

安排好后,梅贻斓有条不紊的收拾好药箱,对郑和平说:“恐怕这个星期都要劳烦郑领导陪我来这里照看霍老师了。当然,还要麻烦您保护好霍老师的家人。”

郑和平顿时哑口无言,要知道,平常在单位只有他颐指气使,而现在却被一个老师安排的明明白白,关键是他还无力反驳。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眼,迅&寻找有

    郑和平拧动306室门把手,推门进去后,便处于职业习惯四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的陈设。冬羽和沈同泽一样,三人对视一眼,迅速分立而站,寻找有没有可疑物品。

    2022-09-30 02:17: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着自

    梅教授看着这三人都是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噗嗤一笑:“让你们失望了,教授也不总是一把年纪,土肥圆。敢问这位领导贵姓?”

    2022-09-28 07:12: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的茶&她稳妥

    冬羽看着茶几上放着的烧茶工具,还有巨大的茶盘上陈列的五六把上好紫砂壶叹了口气。她稳妥的烫了烫其中的一把荷色开片骨瓷杯,取出雀舌兰冲泡了起来。

    2022-10-01 03:2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问:“&个梅教

    郑和平一旁看了会,把一个警察拉到一边,出示了国安的工作证,压低嗓子问:“同志,你们这到了有一会了吧?就因为这个梅教授堵门进不去?”

    2022-09-29 07:0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此&教一下

    郑和平心中本来怕面前这位学究让当面打电话给领导才肯松口,没想到突然转折如此,忙不迭恭恭敬敬点头:“如此甚好!我们正想向梅教授请教一下呢!”

    2022-09-29 11:43: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着&物学,

    冬羽掏出手机,对着那英文单词一扫,然后附在郑和平耳边悄声说:“意思是微生物学,病毒学。”

    2022-10-01 07:19: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啊&!这姓

    这个警察看起来对这个梅教授相当来气:“谁说不是啊!这姓梅的忒矫情。话说的好听,怕威胁我们的生命。可实际上不就是这帮搞科研的人员通病,怕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机密吧!”

    2022-09-29 02:30: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