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这梅贻斓果真但是有本事,说好一个星期这霍存远也可以张口说话的,正常地饮食还真就能做到了。郑和平喜出望外,带着钱多乐和沈鸿德在病房里就再次提讯了霍存远。和郑和平最初的预料中的像,霍存元纯碎是个替罪羊。霍存元是最有名的妻管严,在学院和女同事说话的都会脸红了。可郑和平喜出望外,带着钱多乐和沈同泽在病房里就重新提审了霍存远。。...

这梅贻斓果然还是有本事,说好一个星期这霍存远可以开口说话,正常饮食还真就做到了。

郑和平喜出望外,带着钱多乐和沈同泽在病房里就重新提审了霍存远。

和郑和平最初预料的一样,霍存元纯粹是个替罪羊。霍存元是有名的妻管严,在学院和女同事说话都会脸红。可偏偏被陈秋荷给算计了。算计套路和梅贻斓遭遇的差不多。只是没有公布。

于是,这就成了要挟手段,迫使霍存元想办法破坏梅贻斓办公室里的监控摄像头。

霍存元和梅贻斓是一个研发实验小组的成员,对于梅贻斓的办公室十分熟悉。他们有共同需要保护的技术核心资料。当然,这个资料都由梅贻斓管理。

只是,出于保密原则,具体梅贻斓如何处理这些机密资料,霍存远也不知道。虽然他不清楚梅贻斓的资料如何处理,他知道,或者说他相信破坏这摄像头不会致使这些资料外泄。

这霍存远最为恼火的是,自己还没有直接见过威胁自己的人。每次收到指示,就是陈秋荷给他一封机打信,陈秋荷出事后,快递到单位,他在门卫处取。

如果不是拿他孩子威胁,霍存远是万万不会做这种事情。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只是出乎意料之外,对方只是重新对梅贻斓上演了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且还散布到网上。

郑和平心想,这不稀奇,如果不是冲着你们现在研究的东西,那就是冲着福履生物制药吧!好像前段时间才发布了一种新产品,好像是针对脑癌的。

说起来,这福履生物也是挺厉害,好像是十年前研发了一款针对糖皮酥骨症的疫苗一举成名。只是,这糖皮酥骨病来的蹊跷,只在南方丘陵山区发病。疫苗一研制出来,这个病迅速的就消失了。

这会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郑和平还是好奇梅贻斓想知道的那个人是谁?

霍存元叹了口气:“郑领导,看见我现在的病症了吧?想必您也猜到这是人为的。£号微生物细菌制剂是格兰药业化验室尚在研究的东西。这种制剂极不稳定,我们尝试了上万次都未能培育出来。只是这个£号微生物细菌制剂如同昙花一现,格兰药业也未能再培育出来。因为培育这个£号微生物细菌制剂的人失踪了。”

“失踪?”

“对,格兰药业也在找他,梅老师也一直找他。”

“意思是你这个~~~~~”“恐怕会让你们失望。我自首之前,是保安老李头给了我一个快递。打开一看,是一封指示我自首的威胁信和一个锡盒,锡盒里面装了一个药丸。信里也明确的说了让我如何用这个药丸,找谁求救。”

老李头?郑和平想到了梅贻斓所标记的视频。看来,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这条线了。

只是在郑和平感到自己能够抓到点线索的时候,吴国光跳楼自杀了。这是郑和平好不容易找到确切证据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的。

吴国光毫无先兆的一死,先前想找到吴国光上线的事情貌似又进入死胡同。这吴国光也不愧为龙城电子科技大学的高材生,死之前,把所有能用的信息抹的干干净净。让郑和平一度觉得这现代社会也有死士。

也许他们这个团伙信仰的东西能让吴国光面对死亡毫无畏惧。门卫老李头这个所谓的保安队长嫌疑也解除了,只有那个残疾的妇人虽没解除嫌疑但也暂时看不出破绽。郑和平只能派人继续盯着。

祸不单行,霍存远还没等到翻案,就因病脑萎缩,变成植物人了。人一个一个的莫名死亡,眼见着点曙光,又一点一点破灭。郑和平感觉自己的思绪是一团乱麻。不知从何入手。

这梅贻斓在面对霍存元的病情时似乎也是很意外。完全没了当时的自信。看那样子是备受打击。

各大网站上,梅贻斓的负面新闻又喧嚣尘起。各路大V总结了他三宗罪,第一宗罪,他的学生做实验莫名被炸死,他可能和被炸死的女学生可能有染。证据一有那名女学生男朋友的说辞。证据二有梅贻斓亲自去了那名女学生家请罪,出于愧疚,还答应给那名女学生的父母免费做试管婴儿。

第二宗罪是和陈秋荷之间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猥亵案。说是陈秋荷愧疚自杀,但很有可能的是迫于梅贻斓家族势力,不得不死。证据显示来自被炸女学生的男朋友,梅贻斓可以随意侵入学校的监控系统,那么,可以推测出被公布出来的视频有可能因不完整而造假。

第三宗罪便是霍存远了。还没有公审就被梅贻斓治疗过后成了植物人,很可能是梅贻斓为了洗清前两宗罪故意为之。桩桩件件说的有鼻子有眼,这些个人比神探柯南或福尔摩斯都厉害几个级别。

福履生物制药因为梅家唯一的一个继承人频频爆出丑闻而声誉大降,在股市上是一泻千里。

梅成之头顶上本来就不剩几根的头发似乎更加稀疏可数。梅贻斓就算断网,自己掩耳盗铃却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谣言不是法律,虽不能够就此定罪,但搅动了大众嫉恶如仇的心,社死就在面前。

面对企业快崩盘的财务数据,梅贻斓无能为力。他只会做研究,企业管理却是一窍不通。他心疼他的父亲,却也不知道如何去帮忙。他懂他的父亲所有的愁都是为了福履公司那么多的员工,一旦破产,这些为福履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员工该何去何从?一家人顿时是愁云惨淡万里凝。

这梅贻斓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他独自来到地库。这个地库藏得非常好,入口处和草坪融接成一体,直接躲在别墅后门假山的背后。只是这假山背后也有一个暗门,不知通往何处。

梅贻斓穿过了幽长黑暗的甬道,里面还别有洞天,很是宽敞,但仍旧幽暗。墙壁的下方安装了壁灯,那壁灯估计都是15瓦的,空间大,光线暗。

一个躺椅上应该是躺了个人,看见梅贻斓来了,发出了微弱的哼哼声。梅贻斓走到那个人近前,蹲下了身子,非常温柔了抚摸了一下那个人的脸:“姐。”

那个人哼哼唧唧的回应了一声。近处看这个人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一张脸龟裂的如同龟背,或者说是蛇蜕。皮肤完全没有光泽。脸颊完全没有肉,只是皮肤覆盖住了头骨。更可怕的是,没有眼帘,眼珠子在眼眶里咕噜噜转,很怕它会像那种恶作剧玩具一般,一不小心弹射出来。身上被被子完全覆盖,看不到身上怎样。但可想而知,这人八成也是站不起来,只能龟缩在这躺椅上吧!

梅贻斓看着面前的人神色痛苦无法自抑。不知道什么时候,梅成之也进来了,他对梅贻斓说:“你什么时候开始追查£号微生物细菌的?”

梅贻斓抬起头,满脸泪痕:“两年前我发现有人感染£号微生物细菌,所以我就开始追查。我想找到这个人,找到你的这个同学兼同事。我的哥哥,姐姐都是感染这个细菌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哥哥甚至连死都是没名没分的火化。”

“所以你故意放出消息说找到了治疗感染感染£号微生物细菌的药剂?”

“是的。”

“可是霍存远还是变成植物人了,你并没有治好。那吴国光也死了。我担心你这引蛇出洞变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不过是别人连环计上的一个棋子而已。”

“那又如何,爸,哥哥八岁感染感染£号微生物细菌,姐姐十四岁感染感染£号微生物细菌,你和爷爷对外宣称哥哥和姐姐夭折,实则暗地摸索治疗。哥哥生不如死的躺了十年,终于熬不过去,死了。姐姐现在熬了十六年了,你准备还让他熬多久?”

“贻斓,有道是用刀的死于刀下,我们就是做这个研究的,也许冥冥中~~~~”

“爸,”梅贻斓打断了梅成之,从口袋里掏出了郑和平给自己的那本书递给他,“我不相信那些偶然,天注定,我只相信是人为。舞台已经搭好,我不上场,岂不永远是观众?”

“霍存远难道不无辜吗?”梅成之还想劝阻。

“爸,你的大儿子,女儿难道不无辜吗?当了这么多年的活体实验者难道不残忍吗?福履生物制药现在所有的专利药品,疫苗都沾着你大儿子,女儿的血。”梅贻斓双眼通红,像一头受了伤害的困兽。父子之间的谈话不欢而散。

天色还没开,太阳都还没有上值,梅贻斓就被他爷爷叫起来去爬山。被叫起来一同去的还有他的父亲梅成之。梅贻斓知道,每当家里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爷爷总会带着他们去爬山,去看日出。

梅爷爷拄着登山杖走在前面,梅成之和梅贻斓在他身后错开一步,左右护着。爬山爬到一半,梅爷爷停住了脚步,看向微微泛起鱼肚白的天边感叹了一句:“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只是只有那奋楫者才能率先争渡,也只有志坚者才可以傲视群山。还没到谷底呢,鹿死谁手还未可得知呢!”

梅成之满脸苦笑应和道:“爸,你说的对,百舸争流,破浪者才能远航,千帆竟发,奋斗者才能开拓。说不好我们会柳暗花明。”

梅爷爷听完梅成之的话,转头看向梅贻斓,梅贻斓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自己惹得祸事,父亲和爷爷承担,他可没办法再自欺欺人的说些励志的言语来打鸡血,自我麻痹。最关键的是,他没觉着自己错。

到了山顶,太阳刚刚好露出了真容,金光闪闪的大脸盘子散发着令人嫉妒的光芒。梅爷爷迎着太阳伸出了一只手,柔和的对梅成之和梅贻斓说:“迎着太阳才能触碰到光。贻斓,你说说看,你的初心是什么?”

这个的问题梅贻斓从小听到大,只是从问爸爸转移到问自己。那千篇一律的回答也没有任何意义。

他望着梅爷爷的眼睛,顺着梅爷爷的目光看向坤城的山山水水。初升的太阳把坤城的一草一木都染上了淡淡的金光,爷爷眼中闪耀的坤城山川草木不就是熠熠生辉的祖国吗?

梅成之望着初升的太阳,眼中滚烫炙热,那是梅家代代相传的薪火,拳拳赤诚的爱国之心。

梅贻斓心头一热,看着脚底下的土地,看着远方的山山水水,明白了爷爷和梅成之的苦心:“爷爷,爸,所有的专利权都上交给国家。我们做生物制药研究本就是为人去服务的,决不能为一己私利做出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会继续追查感染£号微生物细菌的来源。”

过了几天,新闻专门播报了福履生物制药把公司所有的专利权全部无偿转让给国家的事情,由于官媒的正面宣传和国家的支持,福履生物制药顺利度过了财务危机。

璴瑜文化传媒公司,郑和平抬头看着公司的招牌。公司的商标设计的很好,应该是一块美玉闪着光芒,被类似流水包围。简洁的线条勾画,但是可以看出寓意美好,既暗合了公司的名称,又包含了公司向往。

才刚进公司大厅,前台一个美女就迎了上来:“是郑处吧!王总一直在等着您的大驾光临呢!”

公司大厅的装修风格以白色,米色为主,基本色调为冷色调,简约北欧风格装饰。各式各样的绿植很多,没有一个开花的,清一色的绿油油。正对大门是一块液晶显示屏,不停地播放着展示企业文化的短片。公司上二楼的旋转楼梯做成了一个书柜,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的塞满了书。

他在心里盘算,这做文化公司传媒的人理应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形象。可当真见了面,也没觉着这王总有那种书香门第的气息,倒是满满那种商人的从容和油滑。

在利益面前没有朋友,哪怕上一秒巴巴的求着对方给投资,这一秒威胁到公司存亡,那就立即表明立场,划清界限。可能会触碰到红线的事情,这王总倒是转弯转的飞快。看来,多读书还是有好处。

虽然会不择手段的去挣那种游离在边缘的钱,但还是会取之有道。同时,这王总还多少有些家国情怀,立场还是坚定的。

这也是郑和平选择与王总小小合作一把的原因。冬羽今天穿的格外妩媚动人,一头迷人的秀发披散着,斜肩吊带衫把上身美好的曲线包裹的一览无余。

王总不住的偷瞄她,那表情怕不是以为这冬羽是郑和平的“女朋友”。演习要逼真,做戏做全套。顺着王总恶俗的想法,郑和平伸出了他的咸猪手,脸上几分调戏的表情,准确无误的揽住了冬羽的腰。

若是没有情趣和爱好,一个人便是无懈可击,有了世俗的追求,官商的合作便会很愉快。因为各自都会从中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包括心理上的满足感。

晚上,郑和平带着冬羽顺利的和王总一道去参加酒会。酒会是在一个私人会里所举办的。那私人会所的地里位置还比较偏僻,人迹罕至。估计是为了避人耳目。地方虽偏,会所里环境却是不一般的奢华。安保也很严格,非会员不得入内。看样子,去的都是VIP。

不知道是否是意外,酒会上他看见了梅贻斓。梅贻斓西装革履,头发应该是专门做了造型,站在一群大腹便便的企业老总面前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

梅贻斓见了郑和平并不表现出热络,只是礼貌的寒暄了几句便走开了。这倒正中郑和平下怀,他也确实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同梅贻斓表现的过于熟悉。

很快,郑和平就发现自己想要接近的目标和梅贻斓想接近的目标完全不同。

郑和平盯住的是米国格兰制药的片区执行总裁约翰森。在王总的介绍下,约翰森似乎对郑和平很感兴趣。直接邀请他去一旁卡座聊天。

如果闭上眼睛,郑和平都怀疑对面和他聊天的人是坤城本地人。一口流利的方言,还有熟知的风土人情可以知道这约翰森的造诣。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人一同

    郑和平今天第三次否定了自己的直觉。面前的梅贻斓从各方面都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太不按常理出牌。他左右使了个眼色,三人一同和梅教授在电脑屏幕前观看起做试验的过程。

    2022-10-01 07:0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扭头看&始,这

    郑和平扭头看了看还在等候的人群,从怀中掏出证件对着他们亮了一下:“现在开始,这儿由我们接管。你们可以回去了。”

    2022-09-30 11:28: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事情&道。

    “事情一发生,就已经有几波救援人员进去过了。想看第一手现场取证,只怕你来晚了。不过你们可以调查监控。实验室每个角落无死角都可以看到。”这名梅教授声音平板冷酷道。

    2022-09-29 10:51:5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穿制&矮胖男

    其他单位的人员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的这么三个不穿制服,穿着非常随意的人都楞住了。其中一个看制服式样应是卫建委的矮胖男子粗声道:“兄弟,哪个单位的?”

    2022-09-30 07:3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寻找有

    郑和平拧动306室门把手,推门进去后,便处于职业习惯四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的陈设。冬羽和沈同泽一样,三人对视一眼,迅速分立而站,寻找有没有可疑物品。

    2022-10-02 03:11:03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气:&搞科研

    这个警察看起来对这个梅教授相当来气:“谁说不是啊!这姓梅的忒矫情。话说的好听,怕威胁我们的生命。可实际上不就是这帮搞科研的人员通病,怕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机密吧!”

    2022-10-01 01:31:3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一脸&纪,土

    梅教授看着这三人都是一脸惊奇的看着自己,噗嗤一笑:“让你们失望了,教授也不总是一把年纪,土肥圆。敢问这位领导贵姓?”

    2022-09-30 07:2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见又&,我刚

    那名被称为王校长的看见又有说客,便自觉退下。郑和平有些吊儿郎当的斜靠在门框边缘,伸出胳膊想去拍那梅教授的肩旁,被梅教授一闪身,避开了:“不好意思,我刚才进过实验室里面。”

    2022-10-02 02:59: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证,压&授堵门

    郑和平一旁看了会,把一个警察拉到一边,出示了国安的工作证,压低嗓子问:“同志,你们这到了有一会了吧?就因为这个梅教授堵门进不去?”

    2022-09-29 05:27:2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