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这酒会上除了慈善公益拍卖会,富豪太太团捐给了自己的奢侈的品,首饰或手表之类的,搞文化公司的捐给些大师或名人,或厮混文化区明星的字画。郑和平望着那些字画竟然还真的有人低价拍。像是有个前段时间新晋顶流的一副《赏春光》,真是未明因为嘛!拍卖会师极力我的推荐,说是这郑和平看着那些字画居然还真的有人高价拍。像是有个最近新晋顶流的一副《赏春光》,简直不明所以嘛!。...

这酒会上还有慈善拍卖,富豪太太团捐出了自己的奢侈品,首饰或手表之类的,搞文化公司的捐出些大师或名人,或混迹文化区明星的字画。

郑和平看着那些字画居然还真的有人高价拍。像是有个最近新晋顶流的一副《赏春光》,简直不明所以嘛!

拍卖师竭力推荐,说是这幅画属于几何抽象派,这杨爽爽为了学绘画,还到阿姆斯特丹国立艺术学校进修过,在那个艺术的殿堂里,和几何抽象拍画家的奠基人蒙德里安进行过灵魂的交流。

最终,这副《赏春光》在一众字画中博得头筹,卖出了当晚所有拍卖品的最高价,三千万。

这令郑和平咋舌,他心说我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吗?这《赏春光》没看见春光在哪里,只看见了几何和抽象。

这就能跻身大师行列,是不是只要会用三角板,圆规,颜料的人在画纸上随心涂鸦就可以那画作卖钱了?没人捧的老百姓不要三千万,只要三百块也很心满意足了吧!

正胡思乱想之际,那约翰森拍下了一条价值一百万的梵克雅宝定制版的红宝石项链。看那成交价格似乎溢价并不算多。

看来,水分大的还是字画。尤其是明星字画。约翰森把那项链拿上后,就冲着冬雨说:“美女,介不介意帮我试戴一下?”

冬雨那也是见过世面的,此刻当然不会怂,当即妖娆万分的对着约翰森抛了个眉眼:“荣幸之至!”

约翰森便把那项链戴在了冬雨细长光洁的脖子上,冬雨性感的气质和这条火红的红宝石项链倒是相得益彰。给她又增添了几分妩媚。

“郑处,你这女朋友可真漂亮!这条项链好像就是为她设计的,还真是合适!不知道冬雨小姐是否愿意佩戴这条项链?冬雨小姐气质出众,也不知道愿不愿意委屈一下,做一下我公司的慈善大使。”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明明是明目张胆送礼,说起来到觉着委屈了对方。

冬雨不说话,只拿眼睛去看郑和平,郑和平沉吟了片刻说:“冬雨,你自己看着办。只是我的意见是,即便做慈善大使,佩戴过后也要赶紧送还。这么贵重的项链,我这靠拿工资过活的人可赔不起呀!”

“郑处这话严重了,这项链不就是个工作工具嘛!工作过程中发生了损坏属正常耗损,公司怎么可能追责呢!冬雨小姐别担心。郑处吓你呢!”

一场酒会下来,各色人员轮番上台表演,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如同工厂机械化出品一般的标准微笑。

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吊灯发出的光芒璀璨耀眼,光芒照耀在每个人的脸上,身上。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和谐,那么的冠冕堂皇。

约翰森接到电话,有事就先行离开了酒会。郑和平寻思想看看梅贻斓的目的,便还是留在酒会,没有走。

只是,坐在角落的郑和平也不知道喝错了,或吃错了什么东西,突然觉得一阵子头晕恶心,肚子还转筋似的疼。于是他起身去找卫生间。

可还没等他走到卫生间,自己又恢复如常。本想继续回大厅,但看见梅贻斓和一帮人上了二楼。

郑和平脚比脑子快,大脑还没做出指示,就已然尾随而去。刚才光顾着和约翰森聊天了,没发现这二楼的奢华程度比一楼更甚。

二楼大厅连着露台,设计的比较精巧,依旧是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但一楼的是螺旋状的,二楼的则是整体铺满了天花板,非常的炫目。

这二楼还有包厢,包厢里面传出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声音,光凭声音,听的人便可以脑补出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来。

这二楼大厅的人似乎也没有那么正常,不似一楼的人群只是商务性的交流。

这二楼放了音乐,明明是轻音乐,一帮人扭动着腰肢,拼命的晃头倒像是在蹦迪。郑和平心中暗叫不妙,恐怕这一群人都磕药了。

只是为什么和平日里酒吧或KTV里见到的情景不一样呢?不是应该要放震耳欲聋的魔音吗?郑和平还没有来得及再做多的推测,一阵子强烈的天旋地转,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包厢内,梅贻斓看着床上一丝不挂躺平了的郑和平对包厢里另一名男子说:“张总,要不要试试?看是我的攻心法管用,还是你粗暴的威胁方式管用?”

那名被叫张总的男子身量不算高,长得比较粗壮,脸貌长得倒很周正,国字脸,浓眉大眼。虽以过了不惑之年,皱褶爬满了眼角,但可以想象当年长得也还算不赖。

只是和眼下他使用的手段来说,和他看似不坏的脸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试试就试试。说不好我这样做,对你的攻心法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呢?左右不过想收服这人,为咱们所用。只要是真的收服了,无所谓了。”那个被叫张总的嘿嘿一笑。

“这人身材不错,你说,我找个猛男把他办了,再照照片给他看看,你觉得这小子会怎样?”张总猥琐的说。

“不妥吧!这样会折了这小子的心性。你还是找个女人给他拍拍照好了。对了,和他一起来的那名女子呢?不会也被这样了吧!”梅贻斓淡淡的问。

“那个美女啊?长得挺像整过容的,摸过以后竟然发现是真的。条顺盘靓,潜质不错。竟然和这小子是同行,可惜了。”

“你还真是猥琐,难不成张总你亲自上阵把那美女办了?”梅贻斓不动声色的询问。

“非也非也。张某人还没到那饥不择食的地步。况且,这次不过想给他们个教训,不会做的那么过。照点不雅照,给他们账号里打点钱就可以了。你不是还要实施攻心法吗?总得给你留条路呀!”张总恬不知耻的说。

郑和平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胸口压了块石头一般,喘气都费劲,于是他努力的睁开了眼睛,一个女人的脸映入了郑和平的眼中。

他的胸口是被这女人的光溜溜的大腿给压着了。他揉了揉眼睛,确认眼前的景象不是幻觉,是真实的,顿时把那女子掀到一旁,弹身而起。那女子被郑和平粗鲁的举动惊醒,满脸蒙圈的看向郑和平。

这两人大眼瞪小眼迷惑之际,传来了粗鲁的敲门声,郑和平没有应声,只是咬牙切齿的起身寻找自己的衣物。

可是,没想到的是,外面的急促敲门声过后,有人高喊“警察查房,请开门。”郑和平不禁小声的骂了句“卧槽!”然后便试图想把衣物穿好,可是,不过三十秒,房门就被打开了,冲进来几个警察,亮了下证件,就迅速地上前去把光裸着的郑和平给按到了。

咔嚓,咔嚓一阵子执法照相,录像,询问郑和平名字,和这名女子的关系,索要证件。一系列流程走完,给郑和平象征性的裹了个毛巾便把他们带走了。

当然,在警车上,郑和平看见了同样狼狈不堪的冬雨。光裸的脖子上,红宝石项链还明晃晃的戴在上面。

郑和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丢人,狼狈,挫败。没想到第一次交锋就被打的这般一败涂地。关键是,他连边都还没够着,就被宣判出局了。

他思索这是约翰森太精明还是那个王总比较精明,是早就看穿了自己,和约翰森联手把自己戏耍了一番?

经调查,和自己睡在一起的那名女子,和冬雨睡在一处的男子都是磕药过后,兴奋过头,自己扒了衣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在他们身边的,做过身体检查后,可以证实,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检查过后,郑和平和冬雨的尿液也呈阳性。

杨局黑着脸把他俩给保释出去。郑和平想开口解释,杨局却似乎不愿意听他的任何解释,直接给他安排了其他工作:“和平啊,坤城医科大实验室爆炸案你就先放一放吧,你带着你的组员先去北迪吧!”

郑和平栽了这么大个跟头,心中愤愤不平,寻思着总要把这晦气找补回去,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开始抗辩:“杨局,你看~~~~”

“服从安排。”杨局不容辩驳。

郑和平看着十分坚决的杨局非常泄气,十分的心不甘情不愿无力的机械回答:“好的,杨局。那我们几号过去?”

“明天必须赶到,你自己看着办。”

第二天一早到了机场,郑和平意料之中的看到了杨局,却又在意料之外的看见了梅贻斓。

他同杨局拘谨的招呼过后,就像一只花蝴蝶般绽放笑脸,阴霾一扫而空。他就知道,杨局不会无故把一个没有完结的案子无故让自己搁置而去接手另一个案子的。

于是,他腆着一张脸丝毫无所顾忌的走到了梅贻斓身边:“梅教授,好巧啊!”

梅贻斓看见郑和平也礼貌的回应:“郑领导好!”

郑和平把他的厚脸皮发挥到极致:“梅教授,不过两天不见又生分了!和平,叫我和平就可以了。”

梅贻斓看着郑和平张了张嘴,估计是抹不开面:“你们也是去北迪?”

郑和平心中一乐,所料果真不错,这梅贻斓也是同路人。他面上嬉皮笑脸:“梅教授果然是学霸本霸,智商就是高。不用掐指一算,只需看一眼就知道我等去往何地。”

梅贻斓闻言,笑了笑,不再接郑和平的话茬。郑和平难得的觉得空气中弥漫了尴尬的味道,于是,他想卖个乖:“梅教授,登机牌换了没?如果没换,我去帮你换。”

其实,郑和平私心是想通过换登机牌把他俩的座位排在一起。虽然郑和平心下对梅贻斓有些怀疑,虽然他莫名还是欣赏梅贻斓。毕竟如此优秀又和自己完全不同类型的人,是十足的勾起了郑和平的好奇心和猎奇心。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是十分愿意去了解接触梅贻斓的。当然,正好天赐良机。

不过,这可能是郑和平一厢情愿的想法。“贻斓,你的登机牌和身份证。”孔韫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郑领导,你们也去北迪啊?好巧。”孔韫看见了郑和平还有几分激动。

“沈同泽,钱多乐他们也去吗?”郑和平瞅了眼梅贻斓手中的登机牌,1号座位。头等舱啊!他顿时没了想法。闷闷不乐的回了声:“是啊!老沈他们去换登机牌了,一会就能看见他们了。”

孔韫看了眼脸色晴转阴的郑和平难得有眼色的说了句:“郑领导,我其实就是个陪同,你肯定找贻斓有话说,一会过了安检,我就和你换个登机牌吧!正好我还有事请教沈同泽和钱多乐呢!”

郑和平闻言,心中一喜,嘴上却百般推辞。这时候,冬羽,沈同泽,钱多乐过来了,孔韫一边和沈同泽,钱多乐打招呼,一边用眼睛偷偷的瞄冬羽。是啊,从机场候机大厅望过去,能有几个女子比得上冬羽的相貌呢!梅贻斓看着孔韫那想看冬羽又不敢看,想搭讪,又有那贼心没贼胆的怂样,微微笑了笑,他偏了下头,凑到郑和平耳边轻声说:“郑领导,你还是不要推辞了,反正也是成人之美。”

郑和平闻言,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顺水推舟的就同意了。

上了飞机,郑和平才知道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坑,填都填不平的那种。杨局赶巧就坐在自己的身后,而杨局身边就是杨局的顶头上司,自己直接领导的领导施鸿洛。

郑和平无比尴尬的和杨局,施鸿洛打了声招呼,瞬间失去了和梅贻斓聊天的兴致。

他如坐针毡般度过了一个小时。虽然坐的头等舱,郑和平却觉得从未有过的腰酸腿困。心中不免有些埋怨起梅贻斓了。

这梅贻斓也不知道是真闷还是本就话少,这一路上,也不主动和郑和平说话,就那样低头看书,要命的是,看的全是英文。

郑和平满头黑线的熬到了下飞机,却被告知,工作组全体人员得连夜赶到西芦村。在装满工作组人员的考斯特上,郑和平这才拿到了关于西芦村人员失踪案的资料。

他仔细的看着手中的那两张纸,一张是失踪人员名单的详细信息,竟然有二十人之多。全是西芦村的村民。另一张则是案情汇报分析。

郑和平悄悄抬头看了下车上的工作组人员,除了国安的,还有公安,可是蹊跷的是,梅贻斓也在工作组成员之内。

另外,郑和平认识的还有李儒定,当然,对方是一定不认识他的。那是一个医学类的专家,他在电视上看见过。具体这个李儒定研究什么类别的医学,他就不知道了。还有的人员,带着重重的勘测用的仪器,看样子不是搞环保的就是搞地质勘探的。

郑和平有些纳闷,这是个什么类型的案子,怎么学医的和其他行业的人员都会参与呢?失踪人口这么多,时间也拖的比较长,为什么当地公安没有引起重视呢?

去西芦村的路也确实不好走,颠颠簸簸的,又是深夜,一车的人昏昏沉沉的都歪歪斜斜的靠在椅子上睡觉了。郑和平也确实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的他也睡着了。可是他一睡着,便开始了噩梦之旅。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冬羽情&见过世

    冬羽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吐沫,心说:“以前还真是没见过世面啊!以为咱头就是坤城最靓的崽,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

    2022-10-01 12:13: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个眼

    郑和平今天第三次否定了自己的直觉。面前的梅贻斓从各方面都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太不按常理出牌。他左右使了个眼色,三人一同和梅教授在电脑屏幕前观看起做试验的过程。

    2022-10-01 09:5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同志,&你们这

    郑和平一旁看了会,把一个警察拉到一边,出示了国安的工作证,压低嗓子问:“同志,你们这到了有一会了吧?就因为这个梅教授堵门进不去?”

    2022-09-29 12:04:33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不进&去如何

    郑和平皱了皱眉,心里暗暗嘀咕这梅教授还真是个死板的老学究。可是不进去如何发现线索呢?他心头一转:“梅教授,你说的意见我会马上向领导汇报,现在我在这里,暂时不会有人进来。你看~~~”

    2022-09-29 10:31: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察看起&的机密

    这个警察看起来对这个梅教授相当来气:“谁说不是啊!这姓梅的忒矫情。话说的好听,怕威胁我们的生命。可实际上不就是这帮搞科研的人员通病,怕我们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机密吧!”

    2022-09-28 10:01:4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