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在梦中,郑和平恍恍惚惚间自己一个人回到了一处村落。村子里风景很不错,树木都长得郁郁葱葱,整个村落是座落在一个山谷中间。一条缓缓地汩汩流淌的溪流趁势而下,村庄依山旁水景色怡人。而已,他也没看见了一个人,也也没看见了任何一户人家的烟囱里冒气。远远超过的看溪边,只是,他没有看见一个人,也没有看见任何一户人家的烟囱里冒烟。远远的看溪边,不知道是人还是树桩子,或者说是人形的树桩子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趴在溪边。。...

在梦中,郑和平恍恍惚惚间自己一个人来到了一处村落。村子里风景不错,树木都长得郁郁葱葱,整个村落是坐落在一个山谷中间。一条缓缓流淌的溪流顺势而下,村庄依山旁水景色宜人。

只是,他没有看见一个人,也没有看见任何一户人家的烟囱里冒烟。远远的看溪边,不知道是人还是树桩子,或者说是人形的树桩子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趴在溪边。

他有些好奇的走近去看。其中一个树桩子抬起了头,冲着他一笑:“来了,一起来喝水啊!”郑和平吓了一跳,这树桩子竟然是个人,长得像个虫草一样的人。

那模样像极了坤城医科大生物实验室爆炸案死亡后放在医院裹尸袋里的那两个学生。他有些惊恐的拔腿就跑,树桩子看他跑了,也不追,只是呆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

郑和平吓得头皮发麻,周身每一个毛孔都收缩了起来,他不管不顾,慌不择路的乱窜。

没留神脚底下踩烂了不少的蘑菇。那些被踩烂的蘑菇酷似一种叫马粪包的蘑菇,一踩就冒烟。

只是同现实中的马勃菇不同,这种蘑菇被踩爆后就迅速地在原地长出了一颗巨大的蓝色伞盖,白杆杆的蘑菇。

那蘑菇就像植物大战僵尸游戏里的蘑菇一样,会吹出白色气体。郑和平迅速掩住口鼻,害怕这蘑菇吹出的气体是有毒害的气体。

可是令郑和平没想到的是,这蘑菇吹出的气体完全不危害他,倒是唤醒了那些个木桩人。

木桩人就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一样,一晃一晃的朝郑和平走来。郑和平心说,我这是掉入了虚拟二次元世界了吗?这是上演真人版植物大战僵尸吗?既然蘑菇吐得烟气对我没有伤害,我干脆拔了它,这些个木桩人就不会来追击我了吧!

想到就做,郑和平于是迅速地去拔蘑菇。蘑菇是多么软烂脆弱呀,尽管长得高大,属性不变。不一会会,郑和平就清理了许多,手上黏满了蘑菇的汁液,脚上也全是,都把鞋子浸透了。

渐渐地,他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发麻,他不由得看了下他的手,竟然开始长出树皮一样的纹理。这让他开始心惊胆战起来,前胸后背也一阵阵恶寒,他大声的喊:“不要啊!”

这一声喊得,把郑和平自己给惊醒了。一车的人纷纷转头或侧目,郑和平从噩梦中醒来,晃了晃神,摸了一把满头的冷汗,这才缓过神,十分尴尬的看了看一车的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由于在车上睡觉的姿势不对,手脚倒确实被压迫的发麻了。他调整了下坐姿,伸了伸腿,活动了下手腕。

“喝点水吧!应该马上到了。”温和的声音落下,自己手边已经递过来一瓶水。

郑和平有些蒙蒙的抬起头,感激的冲着递水过来的方向笑了笑,竟然是梅贻斓。

囧迫感再一次袭上心头,难得的,郑和平城墙一般厚的脸皮竟然微微泛红了。杨局犀利的目光投射到郑和平身上,然后轻轻扫过梅贻斓。

冬羽低声的对郑和平说:“头,你换件衣服吧,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湿透了。空调这样吹着,小心感冒。”

郑和平经冬羽这样一提醒,此刻才感觉到一身凉飕飕的。他心知冬羽说的有道理,但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光了上身换衣服多少还是不妥,于是他摇了摇头:“忍一忍吧,一会就到了。”

说话间,还真的到了。考斯特驶进了一个院子里,虽然外面黑蒙蒙,但大致可以判断,这里是村委会。车门打开,一个五旬开外的男子操着口音表示对他们的到来,村民是盼望已久,开心之至。

所有的工作人员依次下了车,顺着那个男子,也就是村支书的指引下,进了村委会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显然已经是布置过了。会议桌上摆着水杯和洗好的水果。杨局对村支书笑着说:“盘支书,这么晚了,也辛苦你们了,你们先休息会,我们要先开个碰头会。一会再叫你。”

盘支书点了点头,眼巴巴的看了几眼李儒定院士,心不由己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会议是杨局主持的,通过介绍,郑和平才知道这个调查小组的构成,公安负责调查失踪人员的去向,环保负责调查这里的水质,以及检测空气中的有害物质,李儒定院士为首的医学专家负责查看西芦村的怪病,梅贻斓负责取样,观察,分析这里的水和食物构成中微生物菌落是否异常。自己则是负责协调各项事务。

郑和平心中有些纳闷:“明明自己来这里没任何用处,为什么要把自己全组抽调到此呢?”

他扫了一眼会场上的工作人员,杨局,李儒定院士,还有个年纪大点的,公安上的,好像是北迪公安局刑侦科科长,然后就是梅贻斓面前放着保温杯。

其他人员都咕咚咕咚的喝起了眼前放置的水。他也有些渴了,毕竟这颠簸一路,一夜不睡还是挺辛苦,于是,他也伸手把茶杯端了起来,在他打开杯盖的一瞬间,他闻到了淡淡的生蘑菇味道。

这种味道使他失去了喝水的勇气,他又放下了杯子,重新盖好。梅贻斓坐在他左手边,兴许是注意到了郑和平的动作,只见他微微一转身,从包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递给郑和平。

郑和平感激的冲他点了点头,拧开瓶盖喝起了。这时,他注意到一件事情,那些喝过茶杯里水的工作人员似乎越喝越渴一般,喝了一杯又一杯,不停的续杯,不停的出去尿。

他有些惊奇,这里的水很好喝吗?冗长的会议结束后,大家纷纷走出了会议室。夏天的早晨,六点来钟,即便是山里,天也大亮了。

这村委会建的位置也真是好,对面就是一座山,山顶雾气缭绕,似乎霓裳仙子素白的水袖在飘动。再往下看,目之所及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呆惯了城市的人,看见这满目的绿色很是赏心悦目。

有些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已经耐不住心中的雀跃,走到院子外面去了。郑和平看了看梅贻斓:“出去看看?”

梅贻斓点了点头,郑和平对着沈同泽他们侧了侧头,用手指了指院门外面,就出去了。

只是眼前的景象吓坏了郑和平,这不就是自己在梦中所看到的那个村落吗?不敢说一模一样,但是大致上还是相同。不过,眼前没有看见树桩子趴在溪边喝水。

他心说,难道我这是未卜先知了?或者神灵托梦?会不会晚上这些个村民都变成树桩僵尸?只是神游片刻,郑和平马上又对自己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怎么能遇事就神神道道了呢?这边西南山里的村落大都这样,而梦里的场景和游戏里差不多,怕是自己在医院出现幻觉产生的后遗症。还是要用科学的眼观来分析看待事情。

郑和平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只听梅贻斓说:“这个村落有些古怪。”

他心中一惊忙问:“怎么古怪了?”

“像这样山里的村落,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尤其是夏天,应该是农忙期。天一亮应该就会有人准备早餐和中餐。可是为什么空气中都没有飘出食物的香气呢?”

郑和平闻言,后背一寒,又想到梦里的事情,因此并不答话。

沈同泽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笑着说:“梅教授是饿了吧!我刚才转了一圈,村里已经有人在给我们准备早餐了,应该一会就好。”

梅贻斓却一脸严肃,抽了抽鼻子,似乎在闻空气的味道。大约冬羽看不了自己的男神如此馋猫的样子,轻笑着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块面包递给梅贻斓:“梅教授,饿了就先垫垫,一会再多吃点。根据刚才的会议安排,今天你的工作行程安排的很满,还很费体力哦!”

梅贻斓却并没有接冬羽递过来的面包,只是客气的对她说:“谢谢,我不饿,冬羽美女,你还是先把面包收包里吧!会有用处的。”

冬羽闻言有些尴尬的缩了缩手,还没等把面包装进包里,背后伸出一只手,一把夺走了面包:“冬羽,我是真的饿了,梅教授不吃,我就先笑纳了。”

说话的是钱多乐,只见他一把撕了面包的包装袋,一口咬了多半面包,直把嘴里填了个满,腮帮子都鼓了两个包。

“又没人和你抢,饿死鬼投胎一样。”冬羽恨恨的转身走了。

“你是喝水喝的饿了吧!”梅教授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眼镜戴上,一边打趣钱多乐。

郑和平闻言又想起方才开会的时候,钱多乐好像是不停的喝水,又不停的出去尿。他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个不好的想法,难道这里的水有毒?

西芦村是个山区里的小村庄,估计平素里来人也较少,所以村委会里的食堂很小。这一下来了十几个人,村委会也只能把吃饭的地点临时放在了会议室。

不知道是不是一晚没休息的原因,工作组的人员面对眼前不怎么好吃的饭菜都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起来。

郑和平由于车上做的噩梦的原因,看见面前的饭菜,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梦里的蘑菇。鼻子里好像总是闻到蘑菇生涩的气味。所以即便腹中是饥肠辘辘,还是对这里的早餐兴致缺缺。

他看了一眼梅贻斓,他竟然对眼前的饭菜也是一口未动。他正想问梅贻斓为什么不吃的时候,孔韫走到梅贻斓的身边,递给了他一包吃的。

郑和平望着那一包吃的,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梅贻斓当着那么多工作人员的面,拆开了那一包吃食。很自然的从里面掏出一瓶牛奶,一块蛋糕。

他瞥了眼郑和平,从里面又掏出了一瓶牛奶和一块蛋糕递给了郑和平:“吃不惯这里的早餐可以吃点这个垫垫。”

郑和平忙不迭的接过来,冲着梅贻斓感激的点了点头。

这时,在埋头吃饭的工作人员中有人轻声的吐出了一句话:“矫情。”马上就有人附和议论。

郑和平有些尴尬,他和梅贻斓不同,对于吃饭这件事,他一向不讲究,面对这样的质疑,他看着手中的牛奶和蛋糕顿时就失去了胃口。他悄悄瞅了眼梅贻斓,只见梅贻斓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慢斯条理的喝着牛奶,吃着蛋糕。

“小梅,带的食物够不够多,能给我和杨局分一杯羹吗?”

郑和平闻言惊诧的抬起头,说话的竟然是李儒定院士。

梅贻斓倒是一脸平静,他站起身,拎着那一袋吃食,走到李儒定院士旁边:“老师,你看看可有合你口味的东西。”

李儒定院士爽朗的笑了起来:“你小子带的东西会有不好吃的吗?”

梅贻斓也笑了:“老师,吃蛋糕吧,这是低糖的,我妈专门做的。”

李儒定点了点头,倒是不客气的从袋子里拿了好几块蛋糕,然后递给杨局的时候顺手介绍了下:“老杨,这是我的学生梅贻斓。这小子是我教过的学生里最出色的。有句流行的话说是拿奖拿到手软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老杨微微一笑:“难怪这么年纪轻轻就当了教授。年轻有为啊!”这两个泰斗自然而然的对话立马平息了工作组人员不屑的议论。

吃过早餐,工作组人员便准备按照晚上会议安排,各司其职,开始工作。可是,工作组成员还没开始工作,一个个的就开始肚子疼,拼命窜稀。厕所自然是来不及使用,好在山村之中,一个个便找隐秘的树丛中解决问题。郑和平看了看,除了自己,梅贻斓,还有李儒定院士,杨局,孔韫外,凡是吃了早餐的人都在窜稀。看情形,是没办法开展工作了。

他有些疑心梅贻斓知道点什么,故意这样做,可是他又没有证据。只见梅贻斓走到李儒定院士面前:“老师,我觉得可能这里的水有问题。可是眼下情形,工作组成员没办法开展工作。我有个想法,老师您且听听?”李儒定院士看着梅贻斓满眼都是欣赏:“别买关子了,快说吧!”“老师,我昨晚开会的时候就发现,工作组人员只要是喝了这里的水,好像就会不自觉般使劲的喝。完全不受控制般。我碰触了下茶杯,都是温吞水。今早,我从村委会的院墙外面往村子里仔细看了看,发现这里的村民几乎没有烹煮热食的习惯。空气中没有任何烹煮食物的味道。于是,我让孔韫去查看今天的早餐是在那里做,遗憾的是,村委会的食堂竟然没开火。直到早餐端上桌,全是凉菜。而即便是鸡蛋也是糖心的,而稀饭却像是瓯熟一般。米粒趴软却不开花。我知道这西芦村有一眼温泉,水温常年在80度左右。所以,我推断,工作组人员可能是因为昨晚喝的水都是没有加工过的温泉水,而今早吃的饭又全是半生食品。所以全员肠胃不适。还有,我目之所及的村民个个是面黄肌肉却大腹便便,连盘支书都不例外,我猜想这里的村民很可能长期食用生食,导致了某种疾病。所以老师,我斗胆提个建议,既然其他事情开展不了,不如请老师为这些村民看诊一下。”

李儒定院士点了点头:“恩,小梅,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这样想。我想,我们可以就把这村委会的院子做一个临时问诊点,让盘书记去通知下村民。”

杨局听完梅贻斓的长篇大论,对着郑和平使了个眼神。郑和平马上明白其中含义。他转身便出了村委会,去到村子里了解情况去了。

杨局安排盘支书迅速把村委会院子布置好,搭建了一个临时问诊点。等郑和平转悠了一圈回来,问诊点已经聚集了大量的村民。

他拨开人群挤进村委会的大门后,才发现,孔韫原来会扎针抽血。他有些自嘲的想,这梅贻斓可真够刁钻,把自己的保镖兼司机硬生生的改造成护士。

进到村委会院子里面,他没看见杨局,便直奔会议室,果不其然,杨局正皱着眉头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正准备开口对杨局汇报情况,杨局应该是看见了他,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你是不是证实了这个梅贻斓所说的分毫不差?”

郑和平点了点头,刚想开口,杨局又说:“刚才,李院士和他的那个学生梅教授为这些村民会诊,确实发现不少问题。这些村民无一例外的都得了一种怪病,就是需要不停的喝水,不停的尿。只能吃生食,吃不了热的食物。所以,这里的村民几乎不生火,他们得了这种病就莫名畏火,怕热。米饭都是通过采温泉水瓯熟成稀饭。然后,放凉了吃。”

郑和平闻言沉默了一会:“杨局,我去村民家里看了看,发现这里的村民几乎不圈养家禽,家畜。能看到的鸡鸭也是山野间乱跑,非常壮硕,看起来应该都是些三五年以上的鸡鸭了。他们全村吃素,连鸡蛋,鸭蛋都不吃。所以全是些面黄肌瘦之人。蹊跷的是,他们几乎白天全员都在溪边晃悠,溪边铺满了草席。这些村民干农活干不了多久,就会趴在溪边喝一气水。”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郑和平&现在开

    郑和平扭头看了看还在等候的人群,从怀中掏出证件对着他们亮了一下:“现在开始,这儿由我们接管。你们可以回去了。”

    2022-10-01 06:44: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我在&你看~

    郑和平皱了皱眉,心里暗暗嘀咕这梅教授还真是个死板的老学究。可是不进去如何发现线索呢?他心头一转:“梅教授,你说的意见我会马上向领导汇报,现在我在这里,暂时不会有人进来。你看~~~”

    2022-09-29 10:2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附在&病毒学

    冬羽掏出手机,对着那英文单词一扫,然后附在郑和平耳边悄声说:“意思是微生物学,病毒学。”

    2022-09-30 02:29: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于职业&着这间

    郑和平拧动306室门把手,推门进去后,便处于职业习惯四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的陈设。冬羽和沈同泽一样,三人对视一眼,迅速分立而站,寻找有没有可疑物品。

    2022-09-29 06:3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似乎很&能成功

    突然,实验室里的灯光闪了闪,顾雅惠站起身来似乎很兴奋,她不以为意的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扭了扭脖子,双手插着腰,走到史宇身边对他说:“史宇,你一会看看,我们可能成功了,病株可能分离出来了。”

    2022-09-29 10:49: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发生&去过了

    “事情一发生,就已经有几波救援人员进去过了。想看第一手现场取证,只怕你来晚了。不过你们可以调查监控。实验室每个角落无死角都可以看到。”这名梅教授声音平板冷酷道。

    2022-09-29 01:34: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