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是也不是会觉得这个案件和我们毫无关系?”杨局对郑和平所说不置与否,而已这样沉闷的发问。这貌似貌似把郑和平给问住了,他支支吾吾老半天:“也也不是吧!”“意外发现的神秘失踪人口基本上上都是从这个村子回去的。这个村登记造册人员才116人,神秘失踪人口几尽占全村的三分之一。这倒是倒是把郑和平给问住了,他支支吾吾半天:“也不是吧!”。...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案件和我们无关?”杨局对郑和平所说不置与否,只是这样突兀的发问。

这倒是倒是把郑和平给问住了,他支支吾吾半天:“也不是吧!”

“发现的失踪人口基本上都是从这个村子出去的。这个村造册人员才116人,失踪人口几尽占全村的三分之一。其中还不乏有孩子。而现实是这些村民对水巨大的需求量迫使他们走不出这个村庄。”

“会不会是自驾或包车?”

杨局没有就此继续讨论,只说:“北迪地区公安局的小吕会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需要回去调整一下,准备充分一点,再进这个村子。这次过来的工作人员经不起这样闹肚子,怕会脱水。我们现在得迅速离开了。”

一行工作人员雷厉风行的来到西芦村,霜打茄子般捂着肚子回北迪。郑和平从前最看不起走哪都细致的和娘们一样,带一堆东西出门的人,此次却改观了。

梅贻斓带的吃的,喝的,用的,一路上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回到北迪市里,虚脱的工作组成员都被送到了北迪地区第一人民医院,李定儒院士和梅贻斓也一同去了。

他们把采集到的血样尽数交给了医院的检验科。同时申请流动体检车和检测的医务人员。

郑和平这边和北迪地区公安局的小吕梳理失踪人员的行程轨迹。两天过去,工作组人员也好的差不多了,前车之鉴,这次吸取教训,从生活物资柴米油盐酱醋茶到锅碗瓢盆等一应俱全,准备的妥妥帖帖。

这次工作组派出了三辆考斯特和两辆体检车,两辆生活保障车,可谓是声势浩大,人员众多了。

为了避免给西芦村造成过大的压力,工作组凌晨四点就开始往西芦村赶。到西芦村村委会时也不过七点来钟。

盘支书应该是接到了通知,已经组织好村民在村委会排好队,列队欢迎工作组的到来了。

工作组成员经历了上次的痛不欲生,打死都不敢碰这西芦村里的一丁点食物或水。

环保还有地质人员扛着重重的检测仪器的同时,还自己在包里放上几瓶矿泉水和吃的一并背着。不辞辛劳的架设仪器,取水样,观测土质,背着重重的背包满山沟,满村落的跑。

医护人员也在李院士的带领下,有条不紊的开展工作。钱多乐,沈同泽,夏冬羽几个和公安刑侦科吕科长带的几个小伙子把村委会的支书办公室和村长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下,成立了个临时调查组,问询和失踪人员有关联的村民。

工作组的工作看似都顺顺利利的在开展,郑和平本来想参与到问询村民的工作中去,可本能的想瞅一眼梅贻斓在干嘛。

不出他所料,梅贻斓确实没有参与到这里的任何一项工作。只见他怪异的在这大夏天里穿了长衣长裤,裤脚和手腕处绑的严严实实。脸上戴了个户外骑车用的护脸,头上戴了帽子,鼻梁上还架了付眼镜。后背上背了个黑色的背包,还拿着手杖,一副登山运动员户外装扮。孔韫站在他身边,穿着和他并无二致。

郑和平好奇的走到梅贻斓身边:“梅教授这是准备干什么去呢?”

“爬山啊!”梅贻斓的表情似乎也在无情的嘲讽郑和平:“我穿成这样还看不出来吗?还不够明显吗?”

郑和平被梅贻斓这简明扼要的回答和欠揍的表情差点给噎死。心中腹诽:“要不要这么与众不同,不就是家里有矿嘛!这么招摇。”可是一转念,梅贻斓这个闷葫芦每次不吭不哈,心里却很有想法。他们俩这一身的装备都是崭新的,莫非是上次问诊这闷葫芦发现了什么,这才要去爬山?“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梅贻斓瞥了郑和平一眼:“不行。”这种毫不留情面干脆利落的拒绝倒是激起了郑和平的斗智,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顶了顶自己左颊,没吭声。心想:“我他妈没腿吗?明的不行,暗的还不行吗?”

梅贻斓见郑和平不做声,便欠了欠身子就走了。郑和平不慌不忙的出了村委会的大门,绕到一个隐蔽处,电话拨通就粗声大气没有一句好话:“曹严青,花乔木在哪躲着呢?当是来游山玩水旅游来了吗?这么些天不见人影,也没个消息。”

郑和平黑着一张脸。“头,我们可一直都在。连吃坏了肚子,你们都撤了,我们都还在。”曹严青毫无音调平平板板的声音好似电影里给鬼怪的配音。

“哪呢?这屁大点地方连影子都没看见你们的。”

“瞄~~~~”黑猫窜到了郑和平的脚下。郑和平挂掉电话弯腰抱起了黑猫,转身一看,曹严青和花乔木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身后。

郑和平吓了一跳,打了个冷战,“怎么老这样没点声音?”他想了想“你们好点没?这里的水和食物都有问题。”

“还好,多亏带了啸铁。对于环境,动物永远比人敏感。”

“哦。那就好。”他瞄了一眼花乔木,火气又蹭蹭蹭的上来“花乔木,来这样偏远的地方,你就不能穿的正常一点吗?”

花乔木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嘴里小声嘟囔:“是是是,我是学不会打扮了。怎么比得上冬雨,又漂亮又会打扮。”

郑和平闻言很想回怼两句,可是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曹严青,你带着黑猫去跟踪下那个梅教授,”他说着,指向梅贻斓和孔韫走的方向:“别让他们发现,然后给花乔木递个信号,我也去看看。”

梅贻斓和孔韫两人沿着溪流逆着走,看样子像是想找寻溪流的源头。梅贻斓不停的用手杖戳着脚下松软的土地。孔韫倒是目不斜视的只管往前走。

这个山村里除了老弱病残经营开垦着农田,没有任何工业污染过的痕迹。

前头郑和平走访过,这个村家禽,家畜都没有人饲养。按理来说,应该是除了人,没有污染源。这里的溪水特别清澈,透明的水质可以一眼看见溪底的石头花纹。不知道是不是水体过于清澈的原因,竟然没看见多少鱼游动。

不过仔细看看,还是有挺多透明质地,小小的,成群的虾。也还能看见透明的小鱼追着虾群游来游去。

肉眼看去,水里没有多少水草和藻类物质,说明水中营养物质应该不丰富。

继续往前走,除了山谷中间凹陷的盆地里有种植农作物,往山上走远一点的梯田都荒废了,里面长满了草,旺盛无比。山上应该是早几年种的果树。辨认了下,无非就是橘子树和山茶树。都放任在那里野蛮生长,看那枝繁叶茂树干细的样子,应该这些树种都已经返璞归真,产质量都不行了。

不过可能这个已经不重要了,依这些个村民的身体状况,能活着就不错了,估计没心思想该怎么挣更多钱改善生活了吧!毕竟,人在面对生命时,什么都不值得一提!

一直往山上爬,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墓碑。虽然政策下来很久,不允许土葬,但这样偏远的山村,不免还是有人偷偷到山上挖块地,埋自己逝去的亲人。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政府把这山林是承包给这里的村民的。所以,他们认为在自己地里埋自己家的人,任谁也管不着。况且,这西芦村也就那么百十来号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梅贻斓看见那些墓碑,好似挺感兴趣。竟然径直走了过去。接下来,梅贻斓路过每一座一年内的新坟,就会做个标记。

这个很容易辨认,一般这样西南山村里都有一年内不箍坟的讲究。所以,这些坟还都是些土包包。

孔韫根据梅贻斓的指示取坟堆上的土样。梅贻斓和孔韫取完坟堆上的土样后,梅贻斓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个怀表大的仪器,远远看,有些像指南针。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手中的仪器,好像在确定方位。

过了会,只见梅贻斓和孔韫同时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把长长的匕首。这山里也确实没有多少人走动,灌木长势非常好,路都被遮挡了。梅贻斓好似兴致还挺高,不过,这样不经常被人问访的山沟绿林还真不多。

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植物,掏出了胸前挂着的照相机可劲的拍照。郑和平对这些植物一窍不通,所以,他远远看过去,不过觉得就是一株长得比别的野草叶子俊秀点而已的野草。

只见前方一片油绿中,有几簇红色的花鹤立鸡群,分外漂亮。梅贻斓看见这花似乎很兴奋,过去一通拍照。

梅贻斓拍完照后便对着郑和平藏身的灌木丛喊了声:“郑处,要不要过来一起欣赏一下?野生的卷丹百合,当下能看见实属不易。”

郑和平闻言,轻轻的叹了口气,很纳闷这个梅贻斓是怎么发现自己的。明明就是啸铁和曹严青跟了一个小时,梅贻斓和孔韫在这半山腰不务正业,磨磨蹭蹭的时候自己才躲躲藏藏的上山的。

郑和平带着葵宝不情不愿的走到了梅贻斓跟前,梅贻斓打量了下他直接毫不留情面的开口:“郑处,山中蚊虫多,蛇也是有的,你这样的穿着不合适再往上面走了。你身旁这位女同事一身清凉的装扮就更加不合适了。”

郑和平看了眼葵宝,猛然醒悟,花乔木这一身明艳艳的黄在这苍翠的山林之中想不被发现都不太可能。

他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短T,牛仔裤,板鞋,好像也没有特别不合适的地方。

那自己找个什么借口呢?保镖兼助手,孔韫足以胜任。自己这样跟着,梅贻斓这么聪明的人,一眼可以看穿自己的目的,摆明了怀疑他。

空气凝固了几分钟,只听梅贻斓对孔韫说:“孔韫,好像我的背包里还有一件皮肤风衣,帮我从背包里掏出来,给郑处。”

孔韫依言掏出了皮肤风衣递给了郑和平。郑和平见此举动倒是有些丈二头脑摸不着了,他木然的接过了风衣,穿上了。“郑处,你这个女同事就不要继续上山了。不过,我得向她借样东西。”

郑和平不明其意,只是点头应允:“花乔木,就委屈你了,自己一个人下山去吧。梅教授问你借东西你就借给他啊!反正你是要下山的。”

花乔木恨恨的瞪了梅贻斓一眼,把裤兜都翻出来:“我是全身空空如也!”

梅贻斓笑了笑:“美女,对不住了!你这衣服我回头给你赔件新的。”说完,从其中一个口袋掏出了一把剪刀,手起剪刀落,葵宝胸前大大的蝴蝶结就被梅贻斓给剪了。

郑和平和葵宝的嘴都张成了O形。然后,郑和平迅速反应过来打哈哈道:“花乔木,这是工作需要,这衣服单位给你报销。你这件衣服,没有蝴蝶结还显得更漂亮,更符合你的气质。梅教授眼光就是好,这样一身多利索呀。”

葵宝闻言,更是快气炸了,眼睛瞪着梅贻斓气鼓鼓的说:“梅教授,你说话可要算数啊!我这衣服可是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

梅贻斓微微一笑:“好。回头我把你这件衣服的样式画出来,让裁缝店给您做一件一模一样的。”

葵宝听完更气了,还想继续怼,被郑和平制止了:“花乔木,有完没完,说了给你报销。你赶快下山去吧!担心腿被蚊子咬成马蜂窝。”

葵宝很听郑和平的话,视郑和平为偶像,所以,郑和平这一发火,她心中纵有再多的不满,也不过是撇了撇嘴,转身下山了。

梅贻斓把那个蝴蝶结剪开,剪成了两个长布条,递给了郑和平:“把裤脚绑上。”郑和平接过布条,把裤脚绑上了。

“这里的村民好像大脑中的海绵体都变异了,所以才会有不停喝水的怪异行为。”

“所以,你怀疑这山里又什么厉害的寄生虫或危害人体的什么昆虫?”

“不好说,也许是植物,也许是什么不知名的蚊虫,还有可能是不被我们注意的菌种什么的。”

“所以我们要捂得这么严实?”“郑处,帽子戴上。现在查不出病因,那就一切皆有可能。对了,你们查的失踪人口都是这一年内失踪的吗?”

郑和平闻言立即警惕起来,想到梅贻斓围着新坟还看了很久,于是反问道:“我刚才看见梅教授围着村里的墓地转圈圈,难道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个山村人口这么少,失踪的人员又那么多,一年内还添了这么多的新坟有些不合常理。”梅贻斓这话给郑和平提了个醒,

“梅教授看见了多少座一年内的坟包?”

梅贻斓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郑处,你不觉得这些墓很奇怪吗?”

郑和平回想了下,对喔,山村里的坟堆是不扎堆的,这里却像公墓一样,全部挤在一处。

“郑处是不是让人看看那些墓碑,或许对你们查的案子有所帮助?”郑和平瞅了梅贻斓一眼,掏出手机但转念一想,又放了回去。

“梅教授此次来是要调查村民生病的原因的吗?”

这样显而易见的问题梅贻斓心中显然明白,他笑了笑:“郑处好像对我的工作格外感兴趣。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下我现在准备干工作?”

郑和平有些尴尬:“梅教授随意。我只是~~~~~”他搜肠刮肚的想说些不那么尴尬的话“我只是觉得梅教授所从事的研究特别神秘。”

“我们可能会在这个村子住上几天,郑处呢?”梅贻斓完全不在意郑和平对他的怀疑。

“看工作进度,可能也要住两天吧!”

“那这几天还请郑处多多关照了!我们现在准备去温泉口看看,路好像还比较难走,也比较远,等过了这个坡,我们休息会,吃点东西。”

翻过山坡,梅贻斓仔细的看了看山的走势,这是背阴面,脚下的路尤其湿滑。

郑和平脚下的板鞋走在这种路上感觉自己在溜冰,梅贻斓和孔韫一人抓住了他的一个胳膊,使他不至于摔跤。郑和平这才知道梅贻斓进这样的山还带手杖,穿登山鞋的原因。

寻找另类最新章节

寻找另类相关资讯

寻找另类

作者:鱼.渊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编辑:无限诗情 在读:16714人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听见电话铃声,他不改姿势,只挪动了一下屁股底下的椅子,伸出长长的胳膊够着电话,头一歪,把电话夹在了头和肩膀形成的夹缝中间,腾出手来继续玩游戏。他有些不耐烦的“喂,郑和平,您哪位?”。
  • 梅教授&说的意

    郑和平皱了皱眉,心里暗暗嘀咕这梅教授还真是个死板的老学究。可是不进去如何发现线索呢?他心头一转:“梅教授,你说的意见我会马上向领导汇报,现在我在这里,暂时不会有人进来。你看~~~”

    2022-09-29 01:1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于职业&和沈同

    郑和平拧动306室门把手,推门进去后,便处于职业习惯四处打量着这间办公室的陈设。冬羽和沈同泽一样,三人对视一眼,迅速分立而站,寻找有没有可疑物品。

    2022-09-30 12:26:1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角落&板冷酷

    “事情一发生,就已经有几波救援人员进去过了。想看第一手现场取证,只怕你来晚了。不过你们可以调查监控。实验室每个角落无死角都可以看到。”这名梅教授声音平板冷酷道。

    2022-09-29 01:3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不以&扭脖子

    突然,实验室里的灯光闪了闪,顾雅惠站起身来似乎很兴奋,她不以为意的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扭了扭脖子,双手插着腰,走到史宇身边对他说:“史宇,你一会看看,我们可能成功了,病株可能分离出来了。”

    2022-10-01 03:08:0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好&同泽似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郑和平睁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似得揉了下才如梦初醒般站了起来。一旁的冬羽和沈同泽似乎也受到了惊吓,都是迟疑了会,才起身。

    2022-09-30 04:45: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