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没有想象的那么差

凉州城中,虽然已是严冬腊月二十六,虽然去年却是和较往年相同,看出来分外热闹的场面。前一段时间——,李宽让薛礼和王富贵带着一堆陶瓷器皿和铁锅食盐去草原上公司收购羊毛,那些牧民们看见本来一文不值的羊毛竟然真的也可以换到东西,贸易的热情立刻就节节攀升了出来。把羊毛送进部落里和把前段时间,李宽让薛礼和王富贵带着一堆陶瓷器皿和铁锅食盐去草原上收购羊毛,那些牧民们看到原本一文不值的羊毛居然真的可以换到东西,贸易的热情立马就高涨了起来。。...

凉州城中,虽然已是寒冬腊月,但是今年却是和往年不同,显得格外热闹。

前段时间,李宽让薛礼和王富贵带着一堆陶瓷器皿和铁锅食盐去草原上收购羊毛,那些牧民们看到原本一文不值的羊毛居然真的可以换到东西,贸易的热情立马就高涨了起来。

把羊毛送到部落里和把羊毛送到凉州城,价格是完全不同的,稍微胆子大一点的牧民都选择了自己送到凉州城来。

反正大冬天的也没什么事情,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自己送羊毛去凉州。

马周和褚遂良就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达到了凉州城。

不管是马周也好,褚遂良也好,对于李宽要他们来凉州,是有点意外的,也是有点不情愿的,但是吏部直接下了调令,他们也没有办法不来。

凉州远离长安,同病相怜的两个人就干脆结伴而来了,路上还有个说话的人。

褚遂良还好,褚家大小也算是个世家,要去凉州了,身边的随从、护卫跟了几十个;但是马周就凄惨了,之前自己都孤身一人在常何府上做了几年客卿,虽然今年被李世民看上,正式入朝为官,但是家里除了一个厨娘和门子,连个丫鬟都还没有。

“褚兄,这凉州城孤悬西北,我原以为会是非常荒凉、冷清,没想到街道上倒是人来人往的,着实令人感到意外。”

“宾王,一路而来,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进入西北,像是鄯州,虽然比凉州更加靠近长安,但是却是城小人少,商业很不繁华。如今的凉州城会有现在的模样,我倒是对楚王殿下给的差事有了一些期待呢。”

马周比褚遂良小五岁,所以褚遂良都是叫马周的字,而马周则是称其为兄。

“草原牧民和汉人之间的信赖关系一向非常的薄弱,但是刚刚入城的时候,我确发现有许多都不是汉人,楚王殿下的手段,还真是让人有些期待呢。”

“能够写出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样的诗句,我从不认为楚王殿下会是一个纨绔子弟,以前的种种传闻,我觉得更多的是以讹传讹,以及楚王殿下年幼时期的捣蛋之作而已。”

马周和褚遂良把坐骑的缰绳给到小厮,两个人并排走在凉州城的大街上。

离开长安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有点情绪的;这个节点离京,注定是没有办法在长安过年了,并且还不知道牛年马月才能再回来呢。

不过一路上十几天的路程,也足够他们想清楚事情。

这两都是能够封侯拜相的主,眼光也好,才华也好,心胸也好,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这一次被调遣到楚王府担任长吏和主薄,未尝又不是一次机会呢?

如果能够在荒凉的西北作出一番功绩,甚至是开疆拓土的话,之不能会是一个更好的机缘呢。

“咦,宾王,你看这些牧民马背上驼的像不像羊毛?”

从进城开始,褚遂良已经发现了好几拨驼着一堆东西的牧民了,虽然看上去很相似羊毛,但是他是知道羊毛没什么用处的,所以有点不大敢确定。

马周盯着旁边一个路过的牧民,“确实是羊毛。”

听到马周也这么说,褚遂良干脆上前拦住了一个牧民,“这位壮士,请问你们马背上的羊毛是拿来凉州城贩卖的吗?”

那个牧民被褚遂良突然拦下,吓了一大跳,手按在腰上,差点要抽刀出来了;不过反应了一下,才知道这里不是草原。

“是……是拿来卖的。蒙巴顿告诉我只要把这些羊毛运输到凉州城衙门旁边的西北贸易,就可以换盐巴和铁锅等东西。”

“蒙巴顿?”褚遂良皱了皱眉头。

“对啊,你听说过他吗?他跟我凉州城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的,他是替大唐的王爷做事的。”

褚遂良和马周对视了一眼:替王爷做事?莫非这些羊毛和楚王殿下有关系?

“我叫褚遂良,也是第一次来凉州,刚好有空,我们跟你一起去西北贸易看看吧。”

褚遂良并不着急去见李宽,反倒是对牧民口中的西北贸易提起了兴趣。

“我……我叫做阿斯卡,你们要是不嫌麻烦,那就跟我一起去就行,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就是了。”

估计是第一次有唐人主动和他说话,还是一副友善的模样,阿斯卡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

“这个小事一桩,我问问就知道怎么走了。”

凉州城不大,西北贸易在哪里,自然是难不倒褚遂良的。

事实上,就在褚遂良和阿斯卡对话的过程中,身边机灵的小厮就已经找旁边的路人问了西北贸易怎么走。

“两位郎君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不是凉州本地人吧?”阿斯卡见褚遂良他们似乎很和善的样子,也放下了戒心开始攀谈起来。

对于这些薛延陀里面的小部落牧民来说,如果能够和凉州城的唐人攀上关系,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提高自己地位的方法。

特别是如果能够和凉州城权贵扯上点关系,基本上部落的酋长就不敢随意的欺负你了。

别以为草原民族就多么团结,在部落内部,各种欺压一点也不必中原大地差,甚至欺压的更狠。

“壮士好眼光,我们两位是从长安远道而来,都是第一次来凉州城呢。”

褚遂良也想从侧面了解一下凉州城的情况,所以倒也比较坦诚的和阿斯卡聊了起来。

从阿斯卡口中,他也证实了自己的一个猜测,那就是这些羊毛都是楚王殿下派人收购的,虽然阿斯卡也不知道为何王爷会大量收购羊毛。

因为这些羊毛在草原上,虽然有部分牧民会用来制作褥子,但是由于不知道怎么清洗掉羊毛上的油脂,这些褥子的质量特别的差,还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

所以,除了非常穷困的牧民会用,其他人都不喜欢。

可以说,羊毛在草原上,基本上就是连羊粪也比不上的玩意,后者好歹还能够充当草原的肥料。

“褚兄,我观王爷今年以来的举动,往往出人意料,但又给人惊喜。我现在倒是有点期待,在这些羊毛身上会发生什么惊喜呢。”

一行人来到了西北贸易门前,马周满怀期待的看了褚遂良一眼。

大唐孽子最新章节

大唐孽子相关资讯

大唐孽子

作者:南山堂
类型:奇幻 状态:连载编辑:素笺 在读:5375人
  「历史爽文」李李世民:孽子,每日都在不断刷新朕的三观!熬了个夜,李宽回了大唐,成了李李世民的二儿子楚王李宽。他曾是长安城四害之首,是李李世民口中的孽子。他是世家的眼中钉,又是勋贵的最佳合作伙伴。他是商人眼中的财神爷,是匠人眼中的救世主。他是农业发展中的助推剂,是科学方法技术的奠基者。他是番邦属国的噩梦,是大唐开疆拓土的功臣。……且看李宽在“全才系统”的助力下,带着大唐百姓走入奔小康的生活。“陛下,属下已经多方核实,这诗确实是楚王殿下所作,以前从来没有人听说过。”。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