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是克苏鲁 第十二章 源泽

兑,亨利贞,刚中而柔外,顺乎天而应乎人。这尼玛又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可能会每次往蒲团上一坐都出事了?他是也不是和蒲团八字很合啊?并且闭眼睛完全没有用啊!会真的要扣出吧??李凡啊醉了,坐在那灰色的泥沼之海里,真的不想站出来,可不站出来又不行啊,这...

兑,亨利贞,刚中而柔外,顺乎天而应乎人。这尼玛又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么可能每次往蒲团上一坐都出事?他是不是和蒲团八字不合啊?而且闭眼睛完全没用啊!不会真的要扣出来吧??李凡真是醉了,坐在那灰色的泥沼之海里,实在不想站起来,可不站起来又不行,这隐隐约约得,他能感到自己正往下沉呢!和陷进了沼泽地一个样!嘶……不要紧张不要紧张!陷入淤泥的时候越挣扎沉的越快,要增大接触面积减小压强……系统你他妈的别叫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系统还在那尖叫呢,大概是三秒一次的频率,也就是说李凡的心情值大概能顶五分钟,五分钟也好,至少在他没入沼泽,被淹死之前已经先疯了。不过,这点时间应该足够望舒真人反应过来,把他拉回现世了吧?李凡心里也没啥底气,但也只能赌一赌了。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情况,玉佩玉珏都不能用,理所当然的,这是另一个系统都无法到达的时空了,但莫名其妙的,真炁居然还能用你敢信?而且不止是能用,是明显能感觉到内景的气旋疯转,简直和电动小马达似得嘟嘟嘟嘟那种,难怪修士们要冒险拜月呢,搁着后天修炼是打气筒,先天入定那是鼓风机啊!李凡谨慎的调用一道真炁,从右手放出来按在黏稠湿滑的沼泽水面,先试了试玄冥真炁,想模仿之前竹林的时候,用真炁飘起来浮在沼泽上。结果没有吊用,手上的玄冥真炁扩散出一片蓝白色的六棱形冰花,因为真炁太强散开来,差点把李凡衣袖给冻住。恩,那么是归尘或者紫霞……咦?居然都不对。左手归尘真炁的青光和紫霞真炁的紫雾,都与沼泽的属性都不相容,可好像也不是‘不在五行中’那种感觉。右手插到水泽里,紫霞炁团很快就被灰色沼泽吞噬得不见光影,左手的归尘炁团却被大团的灰泥包裹起来,隐隐放出青光。恩……莫非……李凡若有所悟,把真炁集在三焦心尖,猛得扩散开来!‘忽’得一声,赤煞真炁自李凡周身穴窍迸发,真炁环身整个人如同火炬照亮,把灰蒙蒙的淤泥沼泽一齐逼开,下一个瞬间,李凡又收回赤煞真炁转成神罡,右腿盘在臀下,左足单点,单脚站起,而此时淤泥复又聚拢来,仿佛蹦蹦床似得波动着,把李凡弹到沼泽波面上,扩散开一圈涟漪。果然如此,这些淤泥灰沼居然是五行属金的。李凡用神罡真炁外放,单足站在沼泽上,也不再下沉了。可是,这里居然是属于太极五行的世界吗?那么先天大道又在哪里呢?系统可还在鬼叫呢……李凡莫名其妙的四处张望着,可入眼依旧是一片灰蒙蒙的沼泽,视野中什么东西都没……“卧靠什么东西!”突然感觉到左脚一重,从左脚传来一阵刺痛,惊得李凡猫也似的跳将起来,一低头就看到,有某种灰不溜秋的,蛇一般的东西咬破了他脚底板,正在往脚心里钻!‘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操操操!”李凡下意识得双手抓住那条蛇想往外扯,但蛇皮又滑又硬,他的力气根本就扯不出来!居然还在往里钻!痛彻心扉!“剑炁!剑炁!乾坤飞龙剑!”从手中乱放神罡剑气,赤煞剑气,甚至连一知半解的乾坤飞龙剑法都使出来了,却毫无卵用!哪怕是飞龙剑的黑白双剑,也只在灰蛇皮上打出几道印子,反倒似乎还积起了这玩意的凶性,居然把蛇身一抖绕过来铲住李凡腰身肩周,一把缠紧了把他朝泥沼深处拖了下去!“咳咳咳!”李凡都能听到全身骨头发出卡啦卡啦断裂的声音了!不止胸肺被困在一起气都喘不过来,一张嘴一口的灰泥就灌进来,顷刻间都不知道被往泥沼底下拖行了多远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50/100,极度危险!’‘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9/100,极度危险!’要死了,这下真的要死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8/100,极度危险!’‘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7/100,极度危险!’内脏都搅在一起了,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眼皮好重,要死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6/100,极度危险!’‘气息万用,心无二致,乾坤互斥,阴阳相合,无极无妄,若即若离’艹,你这时候说这些还有个屁用,刚才没试过吗!乾坤飞龙剑!呐!根本砍不断!卧靠手给捆住了!断了断了手要断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5/100,极度危险!’艹!别往里钻了!脚痛死啦!“呜呜哇哇哇!!”李凡含着满口的泥水一声大吼,把全身的气旋运在左腿,一脚蹬出去!只听得‘砰!’得一声闷响,黑白双色的剑漩居然从李凡左足经脉冲发而出!正好往那灰蛇口腔里灌入,只由内而外的一绞,就把蛇身绞得寸寸剥离截截寸断,一大团血肉灰泥直接被炸开来去!‘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4/100,极度危险!’捆着李凡全身的劲力一泻,李凡也爆发似得张开手脚,喷出一口泥水又一声大吼!“哇哇呜呜呜!!!”这些是‘轰!’得一声爆响,从李凡手脚经脉并周身气窍大穴,都爆发出黑白双色的龙卷,全身真炁爆发,把周围泥浆都轰散一口大洞!甚至于连左足的血洞都哧得飙出一股血剑,和着污泥血肉喷了一大片!‘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3/100,极度危险!’被左足的剧痛刺得满腔怒火,李凡猛得睁开眼,迅速扫向身周,看到自己已经深沉入了灰色的泥沼之中,仿佛在一片灰色的海底。他刚才爆发打出了八黑八白,十六道飞龙剑岚此刻还未消散,将周围的泥沼一时逼开一个空间,暂时还未重新聚拢。因此李凡才能看到,那灰色沼泽,泥浆水幕的另一边,有密密麻麻的,水草一般生长着的,数也数不尽的灰‘蛇’,不,当然不是蛇,是一个个的脑袋,奇形怪状,大大小小,不似人型,但都是脑袋,那‘蛇身’就是食道,一段接着首级,另一端深深连着泥沼的底部,某种活动着的,更大的,更恐怖的……‘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2/100,极度危险!’该死的没时间了!李凡猛得一抬头,看见刚才自己被扯下沼泽时,拖出来的一道深痕,正逐渐合拢!而周围的一群脑袋,正一齐扭头看向他!“哇哇,呸!乾坤飞龙剑!!!”李凡也根本顾不得还在飙血的左脚,大吼着把双手双脚朝着反方向猛喷!‘轰’得一声巨响差点震破他的耳膜,但逃命的时候哪还管这些!‘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1/100,极度危险!’“嗷嗷嗷啊啊啊!飞龙剑飞龙剑!”用剑岚爆发出的无穷剑气反推,李凡一头逆着正合拢的通道,打穿灰泥往上冲!而这么大的动静,立刻引起了反应!这回就不是一条了!而是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脑袋被吸引着冲了过来!‘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40/100,极度危险!’“草草草!飞龙剑操啊啊啊!”但顶上的泥沼已经合拢了!李凡只能徒劳得挥着右手,往上方用剑旋打出一条通路来前进,但速度立刻就慢下来,一下子就被一群脑袋追上了!‘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9/100,极度危险!’“滚!滚!滚草泥马的!”李凡手脚并用得发射剑岚打飞凑过来的脑袋,但刚才是正好一剑从脑袋的口腔内部绞进去的,而如果从外边劈刺,以他此时练气期精粹的剑气强度,根本就打不碎!只能勉强用剑岚将那些凑过来的脑袋击飞,结果一群首蛇也越聚越多,越来越近!近到李凡能看到这些颅首脸上的表情。是看到即将诞生的,同类的欢愉……‘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8/100,极度危险!’“吊拿妈!老子才不要变成你们的鬼样子!!”李凡怒吼着一把将左手插进嘴里!群首飞扑而来!然后李凡感倒右腕被人一扯,从泥沼里拉了出去!一时间,天旋地转,斗转星移。李凡猛得睁开眼,再次看到了那片月光下的墨竹林,自己依旧安安稳稳的正坐在蒲团上,顿时嗓子里一阵翻腾,“呜呕——”得吐出大滩灰蒙蒙的秽物,就仿佛沼泽里的泥浆。“呵……呵……呵……呵……吊那玛德……”李凡趴在蒲团上,大口喘着气,感觉全身都出了一层汗,湿漉漉粘嗒嗒的,被风一吹,冷得刺骨,左脚也隐隐约约还有痛觉,但仔细感觉一下,又仿佛什么伤都没有……‘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7/100,极度危险!’李凡瞥了一眼信息,至少系统的尖叫停止了。此时白光也偷偷得溜回他手里。呵——呸!剑意你个临阵脱逃的叛徒!‘玄天剑意表示宿主放心,有它守护肉身,那妖孽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含了含舔了舔,没做什么多余的事。’啥?舔了舔还含了含?奥利奥啊……李凡刚要开口喷它个临阵脱逃背主逃生的家伙,突然皱着眉头,闻到一股浓烈的口水味,这才发现,手上湿哒哒黏唧唧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灰泥,好像,是口水……等等!你说的那个妖孽是指……‘玄天剑意表示,就是头顶那个。’于是李凡一抬头,和望舒仙子的脑袋对了个正脸。现在他知道望舒仙子之前看到的非物是什么了,也知道法坛上那尊天魔是谁的遗蜕了,他甚至知道,那些大肠似的虫团具体是什么了……是脖子。望舒仙子的玉面任然在微笑,但却已经严重扭曲变形了,她的樱桃小口至少扩张了二十倍!把脸的其他部分都挤到了一起,皮骨凝成一个小小的硬结,第一眼就只能看见她流着大量黏液涎水,充斥沟槽獠牙的口腔。而整个魔形异化的首级仅仅是前端的一小截,更吸引人注意的是那又粗又长,白白软软的脖颈,仿佛巨蟒长蛟一般的白肉,在月空下扭曲纠结,禁脔虬扎成一个巨大的线团,根本看不见其他的躯体,更别说甚么装扮道袍,身体四肢了。占据整个视界的,就是一大团大白肉肠,光是吊在半空中,低头冲着李凡淋口水的部方都足有十丈长,像极了长了一张嘴的阴……阳……蠕虫类无脊椎软体动物……‘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6/100,极度危险!’‘玄天剑意表示宿主莫慌,目前看来这妖孽还能把持得住,至少宿主你是被拉出来的不是被拉出来的。’……你很会讲话嘛剑意,这么会讲话就给老子闭嘴!!然后从那张深渊巨口里,口水就哗哗的,瀑布似得冲泻而下,淋了李凡一头一脸。‘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注意!李凡,心情,35/100,极度危险!’看着逐渐逼近的微笑巨口,李凡一阵阵毛骨悚然。你他妈真确定这玩意还把持得住吗!老子都快把持不住了啊啊!再然后就见那蠕虫似的巨口长脖子魔形,喉管突然鼓了起来,好像要把什么东西呕出来似得抬头望天,然后‘哇——’得一声把大半个口腔翻出来,现出了深红色的腔肉。呕……不行了,真不行了……呕……“咯咯咯,清月,你的天资还真是惊世骇俗,居然陷得如此深,我一直翻到内肠才把你扯出来。还好你这次运气不错,只在源泽水面转了一圈,没有惊动不得了的东西。否则我也救不得你。”李凡瞪着眼,只看到望舒仙子从那怪形喉咙口的肉壁中,探出了半截身子,人型的躯干,脸上白光莹莹得,肌肤由内向外散发着华光护体,并没有沾着半点涎水,但一身月袍还是被喉管中的肌肉蹭掉了,只剩一身亵衣,湿漉漉,黏答答,几乎是半透明得贴紧在身上,要是平时,李凡想都不用想就起立弯腰以示尊重了。可是现在,看着她那洁白如玉,光滑柔软的,随时可能暴长几百丈的颈项,李凡只有一种纯粹的欲望……“呕——!!!”

道祖是克苏鲁最新章节

道祖是克苏鲁相关资讯

道祖是克苏鲁

作者:板斧战士
类型:仙武 状态:连载编辑:书信起笔 在读:11704人
  介 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嗯,说不定还有个‘名’,叫孕育万子千孙的森之黑山羊,呵呵……” “我悟道了!我悟道了! 嚯嚯嚯哈哈哈哈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