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物源枢机

毕竟第二天李凡但是帮鲲问了问,还有也没朱果了,再给两个啃啃,顺道也探听下蕴涵归尘真炁的天才地宝下落。茯苓貌似一口答应下去了下去,“这些是小事,小姐的库藏里可不缺这些灵食,你是要为筑基准备好?我把五行大宝都帮你寻一些来是了,今儿个先领你去见个师兄。茯苓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些是小事,小姐的库藏里可不缺这些灵食,你是要为筑基准备?我把五行大宝都帮你寻一些来就是了,今儿先领你去见个师兄。”。...

当然第二天李凡还是帮鲲问了问,还有没有朱果了,再给两个啃啃,顺便也打探下蕴含归尘真炁的天才地宝下落。

茯苓倒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些是小事,小姐的库藏里可不缺这些灵食,你是要为筑基准备?我把五行大宝都帮你寻一些来就是了,今儿先领你去见个师兄。”

‘玄天剑意表示,唉,想当年……’

你可别想当年了!师兄是个什么鬼!

李凡警觉得问道,“这个师兄,和茯苓姐你很熟吗?有咱们这么熟吗?”

茯苓白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呢,牧龙的职差当然要有个师兄带着你们。

陆师兄是杜工师的弟子,最近两年刚成就的金丹,工师传的是天工机关一系,没有道号,师兄单名是一个瑜字,以后他若能成就元婴,也有拜入山主座下的机缘,和我们也可算是一脉的。

你不是想学机关术么,路上有什么问题,你正好可以请教他。”

李凡了然,这大概是茯苓担心他被观主那派的人欺负,特地给找的靠山,“叫茯苓姐担心了。”

“不必在意,托你的福咱家小姐成就化神,我走出去也倍感风光呢,呵呵呵呵!”

茯苓欢笑着,随手放出一艘七帆大宝船,载着李凡飞天。

得,还真是境界增长,排场也得跟着长呢……

于是李凡跟随茯苓,乘坐宝船到了外门娄观道塔,拜见了那位陆师兄。

“陆师兄,这是真人座下童子清月,初入宗门,如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陆师兄你不用客气,只管教训他好了。”

“弟子清月,拜见上师。”李凡把鲲顶在脑袋上,稽首行礼。

“师妹言重了,清月不必多礼,叫陆师兄就好了。刚闻得真人突破化神境界,真是我竹山之幸事啊。恭喜了。”

这陆师兄面相倒是颇为年轻,是个神情俊朗,看上去颇为开朗的阳光青年,乍一看仿佛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年龄似乎还比茯苓小些呢,居然已经是金丹期了,看来资质不差,运气更好。

“有什么事先问过师兄再说,到山外切勿惹事……”

茯苓又叮嘱了李凡几句,懂事,听话,小孩子不要乱搞事情巴拉巴拉的,就拜别离开,忙自己的事了,还真就是个大姐头一样。

陆师兄倒也客气得很,“清月,牧龙童子要做什么,你可清楚?”

李凡点点头,一大早来的路上茯苓倒是和他说过,“奉剑伺候,听得师兄令下,就请法剑出鞘。”

是的,他这个差事,全称叫作侍剑牧龙童子,唯一的职责就是捧着法剑全程在后面跟着。

陆师兄倒是点点头,“不错,牧者飤也,放而食之,收而藩之,牲而祀之。虽曰龙者,实类牛马。

不过龙毕竟是龙,动辄有百五十丈巨身,所以要持银铃金钟,铜鞭铁剑牧之。”

陆师兄把手里的铜鞭递给李凡看看,那是条十三节水磨竹节硬鞭,以红铜铸成,每一段有铜节相连,鞭锏呈六棱形,每一面上都烙有一个咒文法印。鞭身隐隐透着血光,挥舞间居然卷起一阵罡风,直逼开方寸间的灵炁,看起来就是件凶得不得了的法宝。

“此为打龙鞭,如果那些畜生不听号令,先以银铃导之,再以金钟警之,后以铜鞭打之,最后依旧死不悔改的,祭出法剑,斩之。”

陆师兄单手奉鞭,另一只手拿着和李凡一样的三角小旗,“好在那四条小龙只是顽劣了些,倒也不笨,吃得一鞭子就乖巧了,寻常也不会叫你祭剑的。还有娄观道两位师弟,等他们持钟铃过来,我就带你们去苍龙涧。”

李凡若有所思,这银铃金钟,他之前被那三个蒙面修士劫入墨竹山的时候倒也见过,大概也是类似的法器吧。

“陆师兄,听茯苓姐说您是杜工师的弟子,天工机关师传承,小子对机关术也很感兴趣,不知能否和您请教?”一时不见另两人过来,李凡也就主动找话聊到。

陆瑜笑眯眯得点点头,“有何不可,真人昨日才讨去《枢机概要》,就是替你求的吧?你可看过了?”

“是,弟子昨晚草草翻看了一些,但还是有些不懂的地方。想请教师兄,”李凡也不客气了,取出概要问道,“这‘物源枢机’,具体是何物?”

陆瑜一下子睁开了眼,仔仔细细瞧了瞧李凡,“哦?你初学机关,倒是直取核心嘛,那你以为呢?”

李凡想了想,“书中说这是机关造物的运转核心,物之动原,心之枢机,还零零总总得说了不少天道和原理,以小子的理解,这大致是以外物织造,能将天地灵炁转化为动能的核心动力装置吧?不知道师兄有没有这物原枢机的实物,好让我开开眼界?”

李凡也是草草翻了翻,这概要中,前边是原理,后边什么乱七八糟的零件制法都有,和工具书似的,当然其中许多的工具配件,结构和原理上也没有多大的新颖的,比如舟船车马,竹牛木雀什么的,其实就相当于用仙侠世界的真炁能量,取代了电力火力驱动工具运转。是一些字面意义上的,真炁机。

可其中有个‘物源枢机’的部件,李凡却想不大明白,这看起来是某种真炁发动机,大致是内部灵炁驱动枢机运转,再带动其他机关部件,这就可以替代修士的心脏一般的存在,使得机关造物可以自行自转。

可问题就来了,‘物源枢机’,这发动机的动力又是哪里来的呢?

光看文字描述,这东西是动力的源头,可既不烧煤,也不加油,零部件也没见到用铀石核燃料棒的,简直就好像,凭空用手工部件做了个永动机出来。但摆明了不是,以李凡那点微薄的知识也能看出,这枢机外面和机关牵引,但内部结构其实更像是一个关仓鼠的笼子。

就是不知道在里面跑笼的‘仓鼠’,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瑜接过《枢机概要》随手翻了翻,“这本概要是师傅编给自己的弟子看的,我们这些工师座下的学徒,要先跟着师兄长徒在坊中作三五年金工,各种各样的机关巧件,都自己亲手打磨一遍造一套出来,然后师傅才会选出些手脚灵活,又聪明有悟性的收为弟子,参习这卷概要,知道其中的原理。

你也不必急,现在可以先死记硬背,等修成金丹,习得神藏法之后,不要用眼,而是以神识再观看这卷经牍,就能看到工师用法术收录在概要中各种机关部件的图形尺寸,和许多基础道具的秘传制备之法了。

至于‘物源枢机’的实物,如果你想看的话……”

陆瑜把墨竹简还给李凡,然后在他面前平摊右手,掌心朝上,卷起袖子露出前边右臂,“就是此‘物’了。”

李凡瞪大了眼睛,鲲也鼓着眼凑头看看。

这居然是一条假臂,制作的惟妙惟肖,把前臂如窗般向外打开,能看到臂骨里有许多精密竹条牵引着,在前臂中放着一个蛐蛐笼子般大小,正不停自转的球形竹笼,笼子里机关密布,枢机牵引,依旧看不出里头是什么东西……

等等……

“‘物’?”李凡抬头望了陆瑜一眼。

陆瑜也点点头,“我师的道,与山主的道还不大一样,如山主,真人那般,是以身化‘非物’,而工师道,是以身化‘物’。然后再以‘物’御物,天工织造,演化万物枢机。

我手上这‘物源枢机’里的‘物’,就是我陆家家主所化,具体是什么东西,也属家门私秘,就不细说与清月师弟你听了,但你猜的不错,这些年机关一门,确实就是在钻研‘物’道的致用之学。

‘物’者虽然也被天道所感,但终究还在天地之内,五行之中,不会像‘非物’那样忽涨忽化,不可琢磨。但其中的玄妙也颇难观测,即使我天工机关一派,眼先也只是草草将这些‘物’形镇压封印,制成‘物源枢机’,作为动力核心使用。

但假以时日,说不准也能参透‘物’的真理,以机关造物,助他们重化人形也不一定呢。”

原来‘物’也是修士所化的,这机关术还能演化‘物’的道理……哦!原来如此!

李凡明白了。

剑意,不,玄天剑祖,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啊。你也是以身化物,想借助机关术,重塑人形?

‘玄天剑意表示,不错,北辰剑宗仙道,演化到最上层就是以身化剑!可惜……终究不是大道的对手……

只要宿主助其一臂之力,再塑法身道体,重建宗门道统,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北辰剑宗的秘传应有尽有,什么天才地宝都不在话下。’

开条件倒也说不上,这年头也不缺啥天才地宝了吧。而且坦白说北辰剑宗那一套,高情商的说法是不适应如今的天道了,低情商的说法就是已经过时了,腐朽了,老掉牙了,早就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你低情商的也说太多了吧!’

不过他李凡毕竟也得了不少提点,也不至于这么不给玄天剑意的面子,只是要约法三章,不许再肆意妄为,操纵他的身体惹是生非,滥杀无辜,至少得和他商量取得同意才行。

‘玄天剑意表示一言为定,不过之前躲在那卷画里的残魂,是见宿主没修神光护体,又能视破‘物’境进入结界,才想趁机夺了宿主的躯壳兵解,而且那酒确实臭了,所以不算无辜。’

……行吧,不算就不算吧,毕竟酒是臭了。

陆瑜收回手臂,放下袖子笑道,“清月,你一眼能看出物源枢机的奥妙,还颇有几分机关术的天赋呢,不过光有几分机灵可不够,你若真想在机关术上有所成,日常就仿照着图录,自己做一些机关造物练练手吧,熟能生巧嘛。”

“谢师兄教诲,清月谨记。”

观星,拜月,造物……这个世界的土著,倒也在以各自的方式,探究宇宙的真相和奥秘呢……

‘鲲表示它饿了。’

你就知道吃吃吃……

李凡把鲲从头上抓下来,直接倒了一小瓶冰潭的玄冥丹液给它漱口。把这鲶鱼灌成个河豚,就扔到一边,让鲲和个气球似的飘着慢慢消化,不管它了。

陆师兄笑吟吟得在旁边看着,李凡也不避讳旁人。毕竟灵兽虽然不多见,可就算真的有人认得出这是条鲲,想要杀人夺宠,自己把这鲲苗抢回去养个几千年的缺心眼,恐怕也没有的吧……

等了不一会儿,另外两名牧龙童子也一齐过来会合了。

这两人都比李凡大些,倒也年长的不多,十六七岁模样的小道士,和李凡一般打扮,也是皂衣青冠的内门弟子,但明显都已经筑基了。

持铃的那个浑身寒光冽冽,剑眉星目,贝齿朱唇。

捧钟的那个绕体炎风徐徐,天庭饱满,目若朗星。

两个道子走在一起,一个若寒玉,一个如暖阳。虽然气质迥然,倒也气息相合,一眼看上去,就都知道是上好的苗子。

“师兄,师弟,有劳久等了……”那个暖男上来就笑吟吟得赔罪。

“不必多礼,先上船吧,路上再聊。”

陆师兄引着三个童子相互行礼结识了一下,就随手放出一条轻舟,带着他们三人离开外宗往北飞去了。

李凡大致和两人认识了一下,一个俗家姓元,号玄宝,修的是玄冥遁法。另一个姓陈,号道通,修的是赤煞遁法。两个都是娄观道的弟子,拜在某个梁真人座下结侣双修。

哦,是双修道侣啊,等等!双修?你两是男的吧!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要大惊小怪,双修有很多种的,这两人气机牵引,大概修的是坎离双行,水火既济,使阴阳相谐,上下相通的妙法。当年也是仙宫秘传呢。这竹山乱七八糟的门道还挺多的呢……’

哦,还好还好,害老子差点又想歪了……等等,也不对吧!修行那么爽!两个男的一起也很奇怪吧!

‘玄天剑意表示其实和鲲结侣更少见一点。’

你丫闭嘴,有本事找这两个给你复兴宗门去……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必妄自菲薄,这两个资质纯属一般,靠双修加嗑药灌起来的,这是赶上好时候了,放以前这种的只能评个七品下上。没点机缘连元婴都练不成,本座看都不看一眼的。’

哇,这么严格的吗?看把你牛的,有没有想过剑宗被灭纯粹是传人太少的原因啊……顺带一提老子算是几品?

‘玄天剑意表示,那还用说吗,本座选的宿主,当然是一品最上,上上等啊!’

恩!看在玄天剑意你这么诚实坦荡的份上,本宿主就答应帮你的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鲲在旁边飘着,鼓着眼瞪着傻乐的李凡,‘呕’一声吐了……

道祖是克苏鲁最新章节

道祖是克苏鲁相关资讯

道祖是克苏鲁

作者:板斧战士
类型:仙武 状态:连载编辑:书信起笔 在读:11704人
  介 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嗯,说不定还有个‘名’,叫孕育万子千孙的森之黑山羊,呵呵……” “我悟道了!我悟道了! 嚯嚯嚯哈哈哈哈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