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醉翁之意

大瑞朝虽说民风日益开化,也并无律法规定女子不可主动向男子提亲,但不禁止未必就很常见,寻常涉及婚嫁之事,大体还都是男方主动找人上门保媒,即便是已经两情相悦,女方也会暗示男方有...

大瑞朝虽说民风日益开化,也并无律法规定女子不可主动向男子提亲,但不禁止未必就很常见,寻常涉及婚嫁之事,大体还都是男方主动找人上门保媒,即便是已经两情相悦,女方也会暗示男方有所行动。

这女方主动上门提亲的事,绝对犹如看到了两条腿儿的蛤蟆、四条腿的男人,太稀奇了!

袁牧一边听着慕流云神动色飞,口若悬河,一边伸手拿起她面前那杯已经放冷了的茶水随手倒掉,拿起茶壶重新倒上一杯新的。

慕流云讲得兴起,也没有想那么多,加之袁牧这斟茶的动作行云流水,做得过于自然,她便根本没有多想地接过,啜饮一口,热茶汤到了喉头才忽然回过神来,吓了一跳,一口水差一点喷出来,又怕失态,生生咽了回去,呛得捶着胸口咳嗽好几声。

“瞧我这人!光顾着给大人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一时着急……失态了,失态了……”她咳得面红耳赤,忙用帕子擦掉唇边水渍,还得堆起一脸怂兮兮的笑。

毕竟,总不能说这位爷突然表现得如此平易近人、举止亲密,对于她这个“心怀鬼胎”的小小司理而言,就好像是阎王爷给小鬼打扇子一样,实在是有些无福消受啊!

“司理衣襟上沾了水渍了。”袁牧微微抬起下巴,眼神落在慕流云的领口出略作停留,又瞟向一旁,似是不经意一般。

慕流云赶忙低头看了看,确是有那么几滴水渍,她胡乱用帕子擦了两下,赶忙继续说:“那郭家老爷一见女方家里竟然派了人上门主动提亲,当下也没敢答应,觉得若不是那女子有什么难言之隐,怎么会如此不矜持地派人主动上门求嫁,于是便把对方派来的保山给好吃好喝招待了一顿,让先回去等一等,他们家里还需商议一下。

过后郭老爷赶忙叫人去打听,这一打听回来,又把他们郭家上下给吓了一跳!

那小娘子姓叶,家住西泗县,她爹是西泗县的员外郎,家境没得说,是数一数二的富户,这叶家除了这位叶娘子之外,还有一个小儿子,当时年纪尚轻,叶家娘子作为长女,简直是集父母之宠爱于一身,说是看上了郭家长子的气韵不凡和满腹经纶,芳心暗许。

郭家一看,嚯!一个员外郎家备受宠爱的独女,看上了自家儿子,一心想嫁,世上居然还有这等美事,落到自己家头上,不接白不接啊!于是便不再犹豫,欣欣然允了婚。”

“司理对这些事了解如此详细,倒是省去了许多打听消息的功夫。”袁牧抬眼看看慕流云。

慕流云被他这么一说,也吃不准这是夸奖自己还是调侃,索性权当是夸奖自己的,毕竟让人觉得自己又憨又钝,也不失为一层不错的保护色。

“谢大人夸奖,不过就是闲来无事,听下头的人说得天花乱坠,怪好玩儿的,就支棱着耳朵听了听。”她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这叶娘子最初嫁到太平县来的时候,简直是风光至极,光是抬嫁妆的队伍就绵延数里地,我倒是没特意去瞧,听人说是之前物件儿没少抬,看得出那叶员外家是生怕女儿远嫁到这边来,婆家会对她不好,下了血本了。

听说那叶娘子不光人生得美貌,还颇有才情,能够识文断字,还抚的一手好琴,当年和那郭泓清简直就是太平县的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那郭泓清在县学也没少与人炫耀家中娇妻,不少人都觉得他是祖坟冒了青烟,才遇到了这样的好事。我与那郭泓清不相熟,也没有去打听过他的家事,没曾想才过了这么几年,这就从郎才女貌,令人艳羡的一对,变成了几个酸书生酒后的笑话了!”

慕流云摇头叹气,这倒不是故作姿态给袁牧看,是她方才听小五儿说那事的时候,心中就觉着不是滋味,虽说那几个酸书生是在讥笑郭泓清,可话里话外挤兑的确实叶娘子。

过去形容昳丽、才情俱佳,被人夸成谪仙子一般的美娇娘,只因成亲几年腹中没有动静,便俨然成了夫家的污点,被人拿来取笑调侃。

而那郭泓清靠家中捐了个饷生,也有数年,至今也未能考进京城的四门馆去继续研读,始终在县学当中蹉跎,却不曾有人那这件事去与他说笑,这是何等的不公。

对郭家的事情了解了一个大概,袁牧便也没有兴趣再多打听,慕流云怕言多有失,见他不问了,就也不再多说,两人对坐桌前,谁也没再说话,一边喝茶一边等着袁甲。

慕流云其实是很想请袁牧回客房去安安稳稳等消息的,一方面袁甲被派出去是要出城的,到那静水庵一来一回就需要不少时间,若是再去城里打探一圈是否真有被郭泓清养在外面的大肚子外室,估计少说也几个时辰,总不能一直在这里枯坐着。

那壶茶要是再续两道水,可就要变寡淡了!

另一方面,坐在这里,从身后那道院墙的另一边传过来的声音,让慕流云实在是有些如芒在背,如坐针毡,尴尬异常。

后院又不是没有地方,到底是哪几个没脑子的,居然跑到旁边的小院子里去扑蝶!不光扑蝶,还有人放纸鸢!不光放纸鸢,居然还有人从墙上镂空的洞眼往这边偷看。

慕流云抬头看看头顶那棵垂柳,枝叶低垂,纹丝不动……

这样一个晴朗无风的日子,到底是放得哪门子纸鸢呐???

平日里家中这许多后宅女眷,除了一个常月杉总是见缝插针跑来找自己献殷勤,其他人倒是一向安分,没见有什么过格的举动,偶尔遇到前一夜那种想要暗送秋波的,好歹也是夜深人静了才敢壮着胆子出点声音,试图吸引一点注意到自己身上。

像今日这般大张旗鼓的,还真是不太多见,瞧她们那架势,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纸鸢不是“酒”,蝴蝶也不是,自己才是那个不被人在意的“酒”!

提刑大人使不得最新章节

提刑大人使不得相关资讯

提刑大人使不得

作者:莫伊莱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19091人
  
  • 言不逊&:“大

    孔大人见他出言不逊,惊堂木一拍:“大胆刁民,敢对司理大人无理!”

    2021-09-24 04:47:08详情点赞(0)回复(0)
  • 王二连&向孔县

    王二连连摆手,见慕流云看也不看他,又向孔县令求情,说玉瓶价值千金,开不得玩笑。

    2021-09-22 03:5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磨的

    这木匣雕花精美,你看着雕花上头打磨的痕迹都还在,这十几年的老木匣子,能保持得如崭新一般倒也不容易!”

    2021-09-22 02:5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替他主&白毁他

    宋三多少有几分读书人的臭脾气,见一旁的王二哀求无用,便干脆梗着脖子咒骂起来,骂完了慕司理糊涂,又骂县令不辨真相,不替他主持公道还要平白毁他祖传宝贝。

    2021-09-23 11:24: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纹路&黏腻,

    孔大人小心接过玉瓶,仔仔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纹路中有些黑色污垢,摸着有点黏腻,像是烧火做饭沾上了油污一样。”

    2021-09-23 02:09: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掉落下&又滑落

    慕流云说罢松手,原本被他捏在指间的丝绸料子掉落下去,兜头盖在王二的脸上,又滑落下去,掉在地上,哪有半点酥脆如纸的样子,分明光亮柔滑得很。

    2021-09-23 11:11:27详情点赞(0)回复(0)
  • 真说对&么。

    王二还真说对了,方才他在后堂摔的可不就是一对茶壶么。

    2021-09-22 03:13: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扇柄在&好,收

    慕流云站在一旁,纸扇轻摇,视线在王二、宋三二人脸上扫过,忽然将扇子合上,扇柄在掌心拍出啪的一声脆响,王二连忙低头跪好,收敛起眼中精光。

    2021-09-24 01:00:1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