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临盆妇人

慕流云心头一阵乱跳。今天与自己坐在这边的若是江谨倒还好说,过去家中也不是没有过对江谨有点小心思的,但是江谨对此不加理会,回避了一阵子,便也就不了了之,没了下文。可是现在她...

慕流云心头一阵乱跳。

今天与自己坐在这边的若是江谨倒还好说,过去家中也不是没有过对江谨有点小心思的,但是江谨对此不加理会,回避了一阵子,便也就不了了之,没了下文。

可是现在她们面对的可是袁牧,这是绝对招惹不起的人,慕流云生怕墙那边有个唐突的,过一会儿“一不小心”掉了纸鸢,那可就真的热闹了。

袁牧本人倒是毫无反应,自顾自的喝着茶,眉心微拢,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慕流云也不便打听,只求墙那边几个不省心的不要闹出什么笑话来就天下太平了。

好在天公作美,今日无风,墙也够高,纸鸢没法子无缘无故兜墙头被丢过来,隔着墙闹腾了一阵子,估计是乏了,倦了,墙那边便渐渐没了声音。

俩人就这么相面似的到了中午,该用午饭的时候,慕流云算是松了一口气,有慕夫人在场,毕竟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姜了,甭管心里多紧张,面上也显不出来,一派热情,把袁牧招待得明明白白,无可挑剔。

袁牧对慕夫人倒也十分客气,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气氛祥和。

吃完饭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袁乙和袁甲就相继回来了,都带回了一些重要线索。

袁甲花了一晌午的功夫,在太平县的城里城外转了一圈,还真被他给打听出来,郭家的确在城外购置过一套小院子,大概是多年前购置的,一直闲着。

大约是一年多之前住进了一个小娘子,做妇人打扮,平日深居简出,不大露面,也不与周围的村妇往来,大多时候都闭门不出,只有家里的丫鬟出门采买,也不多言语,很是神秘。

那家的男人似乎不常在家,不知是做什么营生的,隔一段时日才回来小住几天。这男子也同样来去匆匆,每次回家都乘马车,车子直接进院子,连个照面都不曾与外人打到过。

最近那妇人有孕在身,已经快要到了临盆的月份,所以男人倒也呆得久一些,这几日家里的下人进进出出,多是添置一些妇人生产需要用到的物件,八成是好日子近了。

袁乙只比袁甲晚回来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进门先讨水喝,慕流云知道他是被派去静水庵打探情况的,见他这么快就回了,也十分惊讶,连忙倒了茶给他递到手里。

袁乙感激地冲她一笑,也顾不得那茶汤热不热,仰头一口喝了下去,顺了口气,才对袁牧和慕流云说:“爷,慕司理!静水庵那边确实接待过郭家的少夫人,也就是那位叶娘子,叶娘子约十日前到静水庵吃斋礼佛,在庵里住了七日,第八日便离开,离开的时候,有小尼姑送她出门,目送她到山门下上了自家的马车被接走了。”

“消息准确么?”和一听完差一点蹦起来的慕流云不同,袁牧依旧很稳。

“千真万确,那小尼姑说他认得郭家的马车,是靛色的车顶,车厢帘子上还印着铜钱花,和送她去的时候那辆马车一模一样。”

“十日之前去吃斋,住了七日,第八日离开……若是那时这叶氏便被人害了,到今日不刚好和先前验尸的时候推算的时日一模一样!”袁甲在一旁掐着手指头算算日子,发现竟然与慕流云先前的判断丝毫不差,看向她的眼神显得格外惊讶。

这叫什么话!这不是摆明了自己先前说了那么多,也做了那么多,这厮一句也没信过么!

慕流云暗暗咬了咬牙,不过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想法,对袁甲笑得一脸谦逊。

“你回来时,那郭泓清可是在城外小院处?”袁牧问袁甲。

袁甲十分笃定地点点头:“我事先跟人打听了姓郭那厮的模样,错不了!”

“司理现在可有兴致出去走走?”袁牧听他这样说,转脸问慕流云。

慕流云心领神会:“那是自然!我家距离郭泓清家不远,大人随我一同过去瞧瞧?”

“有劳司理带路。”袁牧淡然示意。

慕流云连忙小狗腿子一样屁颠屁颠在前面引路,袁牧走在她身后,袁甲袁乙也随同一起,四个人出了慕家大门,慕流云原本轻快的脚步顿了顿。

“大人,要不您先稍等片刻,容我去衙门里叫些人手?”慕流云忽然意识到,这无头女尸的案子终归是州府衙门受理的,理应报请知府大人,方才一听说有了铁证,又被袁牧那么一问,差一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忽略掉。

袁牧是郡王世子,又顶着四品的官职,对于越过江州知府去查个案子这件事来说,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于公于私,谁也不敢挑剔他什么。

可是自己又算是哪根葱哪根蒜呢?一个芝麻大的小小司理参军,越过自己的上官,去听袁牧的差遣,虽然不算什么大错,但日后若知府大人翻旧账,挑理起来,认为这是自己不把他看在眼里的表现,那自己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州府衙门离这儿也不远,大人只需稍等片刻,我去去便回!”为了怕袁牧不耐烦,慕流云又特意补充了一句。

袁牧睨她一眼:“司理不必多跑一趟,本官作为京畿路提点刑狱公事,带人直接去捉拿嫌犯,本就是分内之事,应该不需要提前向任何人报备吧?莫非司理不是这般认为的?”

“大人误会了,我并不是这个意思……那咱们这便过去那郭家吧!大人这边请!”慕流云心中叫苦不迭,恨不能把自己的后槽牙咬碎了咽下去,依然得保持笑容,招呼袁牧跟自己走。

现在面前这位摆明了是怪罪自己看不出高低的意思,这种时候自己哪还敢坚持要去报请知府大人指示呢!

得罪了知府大人,被穿小鞋起码还得等到明日去,若是得罪了这位爷,只怕自己眼下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没有远虑的,日后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自然是先化解这个“近忧”更妥当!

提刑大人使不得最新章节

提刑大人使不得相关资讯

提刑大人使不得

作者:莫伊莱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19091人
  
  • 大人的&肩膀上

    “行了,别嚎了,本大人的耳朵都要被你给嚎聋了!”慕流云踱到宋三跟前,用扇子在他肩膀上敲了敲,“堂堂七尺男儿,嚎起来调门儿比那唱曲儿的小娘子都高,臊不臊得慌!”

    2021-09-21 04:03: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少也算&是熟能

    小五儿跟在慕流云身边也有多年,是个机灵的性子,虽然不能对自家爷肚子里面的弯弯绕了如指掌,至少也算是熟能生巧,配合起来滴水不漏,现在听到慕流云吩咐,当即应了声,转身就往那后堂去。

    2021-09-21 10:41: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拿过红&放了十

    慕流云拿过红木匣子,将里面的丝绸取出,又把木匣凑近嗅了嗅:“那王二说,羊脂玉瓶一直是放在这个匣子里,在店铺当中已经放了十几年,那可就有意思了!

    2021-09-21 12:27: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廉,熏&年就脆

    穿麻布耐久又价格低廉,熏上个几次坏了也就坏了,要是用在丝绸上,两次就会褪色变脆,三两年就脆得好像纸一样,一碰啊,可就碎了!”

    2021-09-21 09:35: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咒骂起&持公道

    宋三多少有几分读书人的臭脾气,见一旁的王二哀求无用,便干脆梗着脖子咒骂起来,骂完了慕司理糊涂,又骂县令不辨真相,不替他主持公道还要平白毁他祖传宝贝。

    2021-09-21 05:1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家多&”

    慕流云将红木宝匣拿在手中,随意把玩着:“宋三,这宝瓶在你家多久了?”

    2021-09-21 03:54:25详情点赞(0)回复(0)
  • 草做成&拿来熏

    “这红木匣子里面的香味儿,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一种南蛮常用的驱虫香草,用这种香草做成熏香可以避免衣料被虫蛀,你这丝绸质地不凡,倒也值得特意拿来熏一熏。”

    2021-09-22 07:12: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