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被坑了

“远虑”在州府衙门里头,估计还不知道提刑司的人这就要在太平县里面直接上门拿人了,而“近忧”的脸色阴晴莫辨,慕流云也不晓得自己方才提出去找知府大人打个报告的事情到底有没...

“远虑”在州府衙门里头,估计还不知道提刑司的人这就要在太平县里面直接上门拿人了,而“近忧”的脸色阴晴莫辨,慕流云也不晓得自己方才提出去找知府大人打个报告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惹他不高兴。

除了袁牧之前,慕流云心里还悬着一个小小疑问,如果不搞清楚了,始终觉得不太踏实,于是趁着袁牧没理睬自己的功夫,偷空绕到后面去找袁甲打听。

“差爷,小弟有一心头不解,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她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低声问袁甲。

袁甲被慕流云忽然凑上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皱着眉略带嫌弃地往旁边撤开半步:“就不乐意听你们这种念了几天书又没学到什么真东西的酸秀才说话!有啥事情,你觉得当问,那便开口问就是了!若是觉着不当问,那倒不如就别张这个嘴!”

慕流云本想着表现得客气一点,有分寸一点,没想到被这莽撞汉反过来给训斥了一顿,心里一股火,倒也没敢发作,本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信念忍了下去。

“差爷今儿早些时候受了袁大人的吩咐出去打听郭家那个外室,临走时曾看了我一眼,似是若有深意,小弟想了许久也未能参透,还望差爷给个明示?”慕流云一番调整呼吸之后,按袁甲的话,直截了当把自己心中疑惑问了出来。

先前袁甲领命离开之前,眼神古怪地看了看自己,若是袁牧叫他附耳过去,说的只不过是查郭家外室的下落这一件事,那个眼神便显得有些突兀了,除非袁牧还说了别的什么。

也不怪慕流云心虚,在那之前,自己刚刚被小五儿那个大嘴巴的猴儿崽子给卖了个干净,让袁牧知道了自己在外面宣传他“活阎王”诨号的事,所以慕流云总怕有什么别的。

袁甲被她这么一问,愣了一下,蒲扇般的大手摩挲着自己的后脑勺,一脸困惑:“哦?有这事儿?我看你……若有深意?”

他茫然地想了想,忽然明白过来,表情也变得古怪了一点,又特意往一旁闪了闪,语气怪怪地回答慕流云:“我家爷说,你觉着我办事稳妥,颇为欣赏,特意叫他把这差派给我,说是让旁人去你觉着不放心……这种、这种差事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以后你休要这般麻烦!”

袁甲有些尴尬地撂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又充满嫌弃地瞪慕流云一眼,快走两步甩开了她,就好像她身上沾了什么污物,离近一点就会沾染上似的。

慕流云面无表情,一边往前走一边盯着前面袁牧的背影,嘴巴里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好你个提刑大人,手段可真够阴的!明知道自己与这疤面煞星相看两相厌,偏偏故意叫他过来领差事,还故意神秘兮兮说那种话,难怪袁甲瞧着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慕流云平素也算是个知觉敏锐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袁甲瞧不上自己的原因是什么,无非就是自己看上去过于文弱,缺乏所谓的男儿血性么!

袁甲对自己都已经有了偏见,心生不喜,袁牧还对他说什么自己欣赏他的能力……这话听着没有什么不对劲,但是又好像哪里哪里都不对劲啊!

阴险!龌龊!小心眼儿!慕流云偷偷瞪着袁牧的背影,在心中暗骂。

不过偷偷在心里骂几句之后,她倒也骂不出来了,想一想和袁牧打交道以来,除了自己单方面的怕他之外,他好像确实没有真的做出什么符合“活阎王”这个名号的可怕举动来,莫名其妙被人当成鬼一样的去害怕,换成是谁心里估摸着也都不会太痛快。

就凭背后传人家的坏话这一点,以袁牧的身份,想怎么光明正大要自己好看,那都是小菜一碟,他只是故意拿袁甲吓唬了自己一顿,仔细想一想倒也算是格外开恩了。

这么一想,慕流云这心里面倒也就舒坦了不少,不觉得有什么好愤懑的了。

至于袁甲是怎么想的,那不重要,这么一个正直铁憨憨,虽说面目凶神恶煞了一点,实际上还算磊落,以他们彼此相看两相厌的印象,公事公办,倒是并不难打交道。

那郭家距离慕家的确不远,在慕流云的带领下,七拐八拐,没多久便到了。

慕家在太平县已经算是数得上的富户了,但是因为平日里慕夫人并不喜欢张扬,慕家上下行事低调,倒也不显得有多乍眼。

这郭家就不同了,别看是开书肆起的家,做派却没有半点书卷气,宅子修建的富丽堂皇,就连宅子的大门儿都是开的金柱大门,比寻常商贾人家常见的蛮子门显得阔气许多,门口卧着两个方形石墩儿,昭示着这家是有要奔功名的读书人的,只不过还未考取,未做文官,那方石墩儿上也没敢做任何的雕花儿。

石墩儿不敢逾矩,门顶上的砖花和门簪上可就没轻了下功夫,先是雕花的八角门簪上头,一层瓦片拼出来的镂空铜钱,寓意着“招财进宝”,上面有一层蝙蝠叼着寿桃的“福寿双全”,再往上头还有繁繁复复一层“花开富贵”,估么着能用上的典故就都被用上了。

和这郭家比起来,慕家的门脸看起来简直寒酸。

“看来书肆生意不错。”站在郭家门口,袁牧抬头看看这阔气的宅门,侧过脸来与慕流云说,预期之中似乎带着点调侃的意味。

慕流云当然知道以袁牧的身份,区区金柱大门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他应该是同自己一样,都是觉得郭家区区一个开书肆的商贾人家,竟然将宅子建成这样,着实是有些太张扬露富了一些。

商贾重利,算盘打得也精,如此喜欢摆阔的人家,一边因为舍不得比自家更财大气粗的岳家,不肯休妻再娶,另一边却又私下里纵容着自家长子在外面偷养外室,还让一个没名没分的外室怀有身孕,这实在有些古怪。

提刑大人使不得最新章节

提刑大人使不得相关资讯

提刑大人使不得

作者:莫伊莱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编辑:愁蝶未知 在读:19091人
  
  • 回来的&眼色,

    “无妨无妨!他不明白,我对他说说清楚就是了!”慕流云好脾气地冲孔大人拱拱手,又冲已经从后堂回来的小五儿递了个眼色,小五儿便把已经准备好的羊脂玉瓶和红木宝匣送了上来,置于堂前。

    2021-09-21 12:59: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的镇&铺当中

    “你说你的镇店之宝在你店铺当中镇了多久?”慕流云又问王二。

    2021-09-21 10:48: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瓶是他&都分辨

    倒是宋三,口口声声羊脂玉瓶是他家传的宝贝,却连大人摔得是玉还是瓷器都分辨不出来,大人,他才是侵占他人宝物的贼人,你该叫几位差爷把那宋三拿下才对啊!”

    2021-09-23 11:0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样,&来了。

    孔县令一张脸已经黑得好像抹了炭一样,若不是眼眶不大,眼珠子都快从里头瞪出来了。

    2021-09-22 01:3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随意

    慕流云将红木宝匣拿在手中,随意把玩着:“宋三,这宝瓶在你家多久了?”

    2021-09-23 05:39: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孔县令&听了进

    孔县令把慕流云的话听了进去,意识到自己被骗了,脸色登时不大好看,狠狠瞪向王二。

    2021-09-23 10:28: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