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我把他踹了

洪果儿扭头一瞧……天噜噜啦!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顾忆海倒背着双手,就站在她身后。这厮……在夜色下这么从容的一站。还真是挺帅的!月光淡淡的拢着他深邃的五官,一双瞳孔在暗黑...

洪果儿扭头一瞧……

天噜噜啦!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顾忆海倒背着双手,就站在她身后。

这厮……

在夜色下这么从容的一站。

还真是挺帅的!

月光淡淡的拢着他深邃的五官,一双瞳孔在暗黑中炯亮如水,里面仿佛驻着两颗最亮的星星。

男人的浓眉微挑。

大概是由于个头太高的缘故,视线居高临下的斜睇着她……

洪果儿霸气的迎视着他的目光,“你瞅啥?”

顾忆海薄唇紧抿,“……”

虽然神态看似慵懒,可那眼神,却分明就像是黑暗里的狼……透着洞察一切的智慧。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

村长已经到场善后了。

也没多耽搁,直接把赵长贵和王翠翠扭送到了派出所,按照破坏军婚处置。

村里四下飘着议论声:

“活该!好好的日子不过,这就是他们犯贱的下场!”

*****

第二天一早。

洪果儿早早起床。

洗漱已毕。

这才把协议书,结婚证和户口本,都装进随身的小布包里,出屋问顾忆海,“去县城的大客是7:30,咱们走吧?别耽误办离婚!”

顾忆海正在院子里洗脸呢……鬓角处带着水珠,穿着白的通透的跨栏背心,露着两只肌肉结实的胳膊。

性感的就像是给古龙水做广告的明星。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我妈不舒服,要不……”

洪果儿态度坚决,“耽误不了多久,早去早回!”

既然都决定了。

那还磨叽啥?

扭身就出了门。

顾忆海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愣了两秒,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干脆囫囵的用毛巾擦了擦脸。

随手抓起了一件白衬衫。

紧随着她到了长途客运站。

两个人各自坐在长椅的一端。

顾忆海侧头瞧着她,轻咳了两声,见她没有交谈的意思,也就不说话了。

等到上了大客车。

洪果儿干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一坐。

闭着眼睛假寐。

顾忆海坐在她的身后。

掏出了一根烟,却没点着,而是低着头把玩……

谁也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

车子一路颠簸。

由农村的土路,渐渐驶上了县里的柏油马路。

县民政局有一站。

两个人起身下了车,一前一后的进了民政局。

这年月……办离婚的太少了,所以,压根找不到离婚登记处。

洪果儿特意上门卫处打听,才找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办公室。

房门半掩着,门上也没牌子。

洪果儿敲了敲门,“你好!”

缓步而入。

抬眼一瞧……办公室不大,陈设也简单,靠窗的地方就放了一张办公桌,对面是两把椅子。

办公桌后坐了一个40多岁的女同志,梳着5号头,穿着灰色的干部服,袖口处还带着两个蓝套袖。

她的视线在洪果儿和顾忆海的身上来回游走,“你们是……”

洪果儿连忙上前,从小布包里,把准备好的文件都拿出来了,一一摆到桌子上,“我们来办离婚!”

顾忆海随后而至。

站到她的身边。

那女人冷眼打量着两个人:

只见顾忆海五官端正,身形挺拔,185的大个儿,眉宇间英气勃发,行动中稳重内敛,虽然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配着黑长裤,却是那种站在人群里,第1个就必须先看他的……

帅!

再看洪果儿。

身高刚到男人的肩膀。

上身是一件毫无款式的花布衬衫,下配着一条蓝长裤,胖的好像都没有腰身了,上下几乎一边儿粗,还扎着两条略显土气的大辫子。

一看这外形。

简直是云泥之别!

两个人压根就不该是两口子。

那女人先入为主了。

低头看了看户口本,这才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洪果儿同志?我叫沈秀芝!”

略带同情的轻咳了两声,“小洪同志,你别怕,现在是新社会了,妇女也有地位了,如果男人刚进城,就因为你土,因为你胖,而嫌弃你,抛弃你,你可以大胆的说出来,我们会为你做主的。”

啥意思?

土?

胖?

洪果儿皱了皱眉:这话乍这么刺耳呢?

沈秀芝又把视线定格在顾忆海的身上。

一脸的严肃认真,“小顾同志,有个农村媳妇儿怎么了?她不美,不会打扮,你就喜新厌旧?如果你真这样以貌取人,我有权利向你们单位通报情况,深挖一下你的思想……”

谁喜新厌旧?

顾忆海不背这黑锅。

瞪圆了眼睛。

刚要张口回呛。

洪果儿在一边淡淡的接过了话茬儿,“沈同志,我是土,我是胖,可我也不是天生就被男人抛弃的货!顾忆海帅怎么了?我照样能把他踹了!这婚是我要离的!用不着你向他单位通报。”

就是这么霸气自信!

爱咋咋滴!

洪果儿傲娇的一挑眉,“沈同志,请你现在就办手续吧,我等着拿证呢!”

八零之悍媳当家最新章节

八零之悍媳当家相关资讯

八零之悍媳当家

作者:玖月心久
类型:历史 状态:完本编辑:山川湖海 在读:7146人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