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救命

两房两厅,酒店式的服务住宅。“那间房子是总裁特地其要求我找的,怎么样?是也不是就意外发现我们总裁实际上并也没你心里想的那么差。”罗秀和顾辰琛是多年好友了,但是顾辰琛而已“那间房子是总裁特意要求我找的,怎么样?是不是开始发现我们总裁其实并没有你心里想的那么差。”罗秀和顾辰琛是多年好友了,虽然顾辰琛只是要求她好好照顾苏柏颜而没有摊开来讲,可是作为多年老友当然可以明白顾辰琛的心意。。...

两房两厅,酒店式的服务住宅。

“那间房子是总裁特意要求我找的,怎么样?是不是开始发现我们总裁其实并没有你心里想的那么差。”罗秀和顾辰琛是多年好友了,虽然顾辰琛只是要求她好好照顾苏柏颜而没有摊开来讲,可是作为多年老友当然可以明白顾辰琛的心意。

顾辰琛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有交女朋友,可是对一个女生那么上心还真的是第一次。罗秀不敢说是顾辰琛这是第一次对女生那么上心,可是在她知道的范围里面也只有苏柏颜有这个荣幸可以让顾辰琛每天在她下班回家的时候还在罗秀家楼下等着要了解苏柏颜的情况。

“秀姐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和你们总裁之间的事情是有些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楚的,而且他只是觉得这样整我很好玩所以才整我的。”苏柏颜有些不好意思和罗秀谈这个话题,所以低头看手机。

“我说姑娘,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以为总裁只是在和你开玩笑吧?总裁有时候是霸道了一些,可是他对你有多好你也不是看不见是不是?你记不记得那天你在片场被方璇亭欺负的事情?他看见了就义无反顾地出来为你出头了。说实话,我当了那么多年的经纪人了,总裁也是在圈内混得起来的人,所以我和他都明白新人出道被前辈刁难是多平常的事情。这一次方璇亭的事情是被摆上网了,那还有很多你没有遇到的事情呢。他就直接给你出头告诉大家你是他的人,要是让记者知道了DR的股票也会跌的。”罗秀苦口婆心地劝她,她也只能帮顾辰琛帮到这里了。

“秀姐,你不要再说了,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顾辰琛真的对我有意思也罢。可是我现在一心想把我的事业做好。我才刚刚出道,你也会说你当了那么多年的经纪人了,你应该明白一个艺人的新人期对于这个艺人的演艺事业来说有多重要的。如果我真的和顾辰琛在一起了,曝光了之后那不就是印证了我就是靠着他上位了吗?秀姐,等我的事业有了起色,时机成熟了之后我一定会好好考虑的,现在就别提这件事情了好不好。”苏柏颜一脸真诚地看着罗秀。

罗秀也无奈苏柏颜的牙尖嘴利,每次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都可以绕开来。

“好,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还能怎么办呢?走吧我送你回家。”

罗秀把苏柏颜送到小区门口之后就走了。

苏柏颜看着周围的居民楼全部都已经熄灯了,街上也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像这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一样。

忽然间苏柏颜感觉眼前一片漆黑然后反应过来是有人蒙着她的眼睛。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苏柏颜挣扎可是手已经被人拉住了。

“别动,你乖乖听话我还能保证你这张漂亮脸蛋儿的不花。”是个壮汉。

苏柏颜没有再出声,不是因为她被这个男人吓到,而是她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想办法。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想干嘛,如果只是要求财的话就还好,如果是要其他的话就不好办了。所以她现在不可以激怒绑匪。

“大哥,那现在怎么办?他们这个小区是有监控的。”还有另外一个听声音要比前面一个浑厚的男人。

卧槽,还是两个人啊!

如果是两个人的话那就是有预谋地绑架了。

苏柏颜被两个大男人用东西蒙着眼睛带上来车。

她开始想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的。如果是小区的人的话没有理由会刚刚才发现小区里面有摄像头啊。

“你们到底是谁,如果你们是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既然你们是有预谋绑架我,那就应该知道我是苏氏集团的大小姐,你们要多少我都可以满足你们。”苏柏颜的手被他们用麻绳绑住了,她也不能一直这样坐以待毙啊。

“大美女,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们兄弟两个是绝对不会弄伤你的,不过你要是敢给我们耍什么花样那可就不敢保证了。”开车的男人说话了。

“你们也不过是为了钱罢了,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你们啊。”

这年头还真的有不喜欢钱的绑匪啊?

“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我们今天晚上就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怪的话就怪你得罪了人。”

这一次是坐在苏柏颜身边的男人开口。

“那个人给了你们多少钱我一样可以给你们,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不报警。”

“大明星,你就不要那么天真了。我们这种出来混的虽然是为了挣钱可是也是要遵守江湖规矩的,收了上家的钱再来收你的这种事情我们兄弟两个可做不出来。大哥,到了。”开车的男人把车停在路边。

苏柏颜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得罪了谁,可是她最近真的没有得罪人,到底是谁和她有那么大的仇啊。

苏柏颜被一个男人带着应该是进了一个类似于应该是工厂的地方,因为他们说话的时候感觉周围很空旷而且还有回音。

“大哥,是你先上还是我先上?这个女人细皮嫩肉的,身材还那么好,我们哥俩今天是有艳福了。”

“你也忙活了那么久了,你先爽爽吧。老板也说了要上了再拍照嘛。我去给你把风,你小心一点,这个女人狡猾着呢!”

苏柏颜很紧张,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且现在她已经听到了那个男人脱衣服的声音了。

苏柏颜心里一阵紧张,心想,这几个大汉软硬不吃,无论是以身份地位去威逼,还是用同样的佣金去利诱,他们都不为所动。光靠自己估计很难脱身。现在只能指望墨米那个丫头能尽快发现自己的异常,能赶来救自己了。

“叮叮咚咚叮”苏柏颜的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苏柏颜心里一阵激动,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希望这个女曹操能机灵一点,我的身家性命可就都在你手上了。

正在脱衣服的大汉明显顿了顿,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歪了歪头,另一个点点头,蹲在苏柏颜面前,循着声源的方向将手伸进苏柏颜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顺便揩了一把油,阴笑了两声,“小妞身材不错。”然后滑动手机接听了电话,“喂,哪位?”

“....你是谁?你跟苏柏颜是什么关系?你让苏柏颜接电话!”顾辰琛几乎气急败坏,深更半夜有男人粗犷的声音接听了苏柏颜的手机让顾辰琛快失去了理智。

“我?我是苏柏颜的同居男友呗。”大汉A猥琐的摸摸长了胡子的下巴,正要再次开口,苏柏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的扭动起来,发出含糊不清的呼救声。大汉B赶紧伸手捂紧了苏柏颜的嘴巴,一边示意大汉A赶紧挂电话,别再多做纠缠。

“...你们!你们不要做过分的事!你们知道你们碰的人是什么身份吗?...”顾辰琛盛怒之下口不择言。

在大汉A挂电话前,突然,一双泛着车厘子红的修长嫩手接过了电话,朱唇微启,“顾辰琛,你不是很威风吗?你不是很想保护自己的女人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吗?我现在告诉你地址,我们就在xx工厂里,你来,我让你看着你的女人如何变成破碎的布娃娃!哈哈哈..”方璇庭一阵放肆的狂笑,俨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嗒”方璇亭挂断了电话,转身看向苏柏颜,嘴角一抹讽刺的笑意。

这边的顾辰琛在听到电话挂断的声音后,立即披上外套,按出了快捷键。那边有慵懒的男声接听了电话,“老二,这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大哥,我有要紧的事,你赶紧给我一些人手....”说罢,又按通了家里的电话,“王伯,给我派一辆车,我要去xx工厂,对,现在!”

一阵兵荒马乱后,顾辰琛驾车绝尘而去,留下一脸茫然的王伯,想着少爷今天是怎么了,以前泰山崩于前都不动声色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如此紧张。莫非.....

而此时的工厂里,形态已经趋近白热化的阶段。大汉A先是讨好的看向白璇亭,“您怎么来了,您放心,雇主的要求我们一般都会满足的...”白璇亭不耐烦的挥挥手,“你们做吧,我看着,照片我来拍就行,你们做的残忍一些。”大汉连连点头,转身便向苏柏颜走去。

苏柏颜被蒙着眼睛,但是人类的本性让她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她向后缩了缩,突然大声喊道,“方璇庭!我知道是你!我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在演艺圈,我也敬重你是位前辈,对你百般忍让!你又何必把事情做得这么难看,以后大家还是要见面的!况且,我再不受宠,那也是集团的千金,你动了我,我的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跟顾总裁也关系匪浅,你应该也有所耳闻。你就不怕今弄死你解了一时之气,往后在演艺圈再难立足吗!”

方璇亭冷笑了一声,“今日我敢做这件事,就没有想过后果。”说完冷漠的挥了挥手。大汉们闻言扑了上去,撕扯开苏柏颜贴身的长裙,看着裸露出来的嫩白的皮肤,不禁留下了口水,伸出肮脏的手就要往上摸。苏柏颜拼命挣扎,不想却让大汉们更加兽性大发,扯住苏柏颜的长发就要亲上去。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工厂的大门轰然倒塌,顾辰琛带着一伙黑衣人冲了进来,手起刀落间,劈晕了两个大汉,扔在一旁。方璇亭猛地起身,却被一个黑衣人又重重按回了椅子上,“别动!”乌黑的枪口就这样对准了她。

-------------------------------

偷走的心何时还最新章节

偷走的心何时还相关资讯

偷走的心何时还

作者:抹茶苏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唇点点醉 在读:1578人
  苏柏颜从来不都没考虑过,自己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跑路。她更没想起,这个男人竟然会不不要脸的全国通缉犯她。理由竟然是:偷了他的东西。几年后当众当面对质。苏柏颜不屑道:“我堂堂影后这个酒吧里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女生,用浓妆艳抹来掩盖自己的那一份心虚。她今天晚上是跟着一群朋友一起来的,可是热闹的舞池下显得她格格不入,苏柏颜自斟自饮,移步到吧台左侧。。
  • 就在下&息,让

    就在下一瞬间,苏柏颜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古龙香水气息,让她越发的晕迷。

    2020-10-24 10:18: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站住&不肯轻

    “站住,你这个小贱人,看你怎么跑?”对方恼羞成怒,显然不肯轻易放过苏柏颜。

    2020-10-23 06:4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些不&至于自

    苏柏颜有些不解,醉眼惺忪的看了一眼对方离去的身影,总觉得也不至于自己有个老公,就能把对方吓跑吧?

    2020-10-26 02:43:05详情点赞(0)回复(0)
  • &话,就

    “奥!”苏柏颜不待男人说话,就是一声惊叹:“我记得了,你不就是那谁包·养的那个牛郎吗?”

    2020-10-24 06:28: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是此&的样子

    只是此刻的苏柏颜早已顾不得那么多,揉了揉眼睛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咦?你好像很面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2020-10-25 01:5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语气道&了。”

    苏柏颜深吸了一下空气,连忙摆出暧昧的语气道:“老公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我都等了你好久了。”

    2020-10-25 01:4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公关品&有感觉

    “你是这里的牛郎吗?咦,没想到这里的公关品味还不错,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呵呵……”苏柏颜放开拉着的这个男人,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寒意有多真切。

    2020-10-26 12:24: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面的&年人用

    对面的卡座上的一个年近中年的老年人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一双手从背后伸了过来:“小美女,要不要喝杯东西啊?我请,嗯……”

    2020-10-23 09:50:13详情点赞(0)回复(0)
  • ,端得&是恶心

    那人语调上扬,端得是恶心无比,苏柏颜皱眉打量了那个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猪头一眼,很是客气礼貌的拒绝掉:“抱歉!我不喜欢和无趣的人一起喝酒。”

    2020-10-25 12:17:29详情点赞(0)回复(0)
  • der&饮品。

    苏柏颜用性感撩人的姿势坐在吧台前看着bartender玩弄酒瓶之后端出来的一杯杯五彩斑斓的饮品。

    2020-10-25 02:18: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