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方璇亭回来了

所以是夜间,酒吧里的气氛并也没早上那么热闹的场面。调酒师师旗号哈欠从吧台后会出现,漫不经心的问,“三位想喝些什么?”陈晨刚要张口,苏柏颜了抢先一步地说,“你们这什么酒最烈就调酒师打着哈欠从吧台后出现,漫不经心的问,“两位想喝些什么?”陈晨刚要开口,苏柏颜已经抢先说道,“你们这什么酒最烈就给我调什么!”。...

因为是白天,酒吧里的气氛并没有晚上那么热闹。

调酒师打着哈欠从吧台后出现,漫不经心的问,“两位想喝些什么?”陈晨刚要开口,苏柏颜已经抢先说道,“你们这什么酒最烈就给我调什么!”

调酒师之前因为睡眼迷离,并未看清,这会看清了苏柏颜的脸,不由一阵激灵。

苏柏颜的病态的脸与她清高傲气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给人一种互相排斥却又异常和谐的美感。

调酒师吹了声口哨,调笑道,“小美女说什么就是什么,哥哥给你调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酒。”

听到这种调侃的话,在一边的陈晨忍不住重重的一拍桌子,惊到了调酒师,调酒师这才注意到苏柏颜身边还跟了一位气场不凡的男人。

在酒吧混多了的都是人精,一看这个男人就是不好惹的角色,调酒师连连赔笑,“大哥,开个玩笑,调笑而已,别介意别介意。”

陈晨哼了一声,看在苏柏颜的面子上也未再说什么。示意调酒师专心调酒。

很快,两杯色彩斑斓的鸡尾酒就放在了陈晨和苏柏颜的面前。苏柏颜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陈晨不坑声,也未阻止她的行为。

苏柏颜一杯酒下肚,很快就原形毕露,抱着眼前空了的杯子大倒苦水,将顾辰琛给她受的委屈一股脑全部发泄出来,最后大骂着,“顾辰琛你个王八蛋!”一边抱住了陈晨递过来的胳膊。

苏柏颜打了个酒嗝,“王八蛋...”的尾音还未落,就留下了眼泪,浸湿了陈晨的衬衣袖口,“你就知道来招惹我,招惹到一半你现在不管我了是吗!”

“你就知道冤枉我跟别的男人暧昧不清,你戳着你自己的良心说说,我苏柏颜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苏柏颜边哭边说,哭得一抽一抽的。最终哭得没了力气,倒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酒吧灯光昏暗,陈晨坐在这样的灯光下,一点一点啜饮着杯中五彩斑斓的液体,思绪飘出很远很远。

慢慢外面灯光一点一点亮了起来,酒吧也慢慢热闹起来,陈晨看着外面黑了的天,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在酒吧里坐了许久。

他伸手拍拍苏柏颜,轻声唤了唤她。苏柏颜慢慢睁开眼,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男士外套,怪不好意思的将外套还给陈晨。

她看着陈晨披上外套,说道,“今天麻烦前辈了,改天请您吃饭答谢您。”

陈晨扣上扣子,轻松一笑,“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对了,你以后也别前辈前辈的叫了,多生疏,再说,我也没有比你大那么多,就叫我陈晨就好。你要是实在不好意思,叫我晨哥也行。”

苏柏颜从善如流,叫了一声,“晨哥。”接着就要从高脚椅上下来,可惜坐太久脚有些麻,陈晨眼疾手快赶紧扶住苏柏颜,一声“小心”脱口而出。

苏柏颜自嘲的笑笑,不着痕迹的推开陈晨的胳膊:“路都不会走了。”陈晨怔了怔,随即也也配合的笑笑,说,“我扶着你吧,正好我也喝了酒没法开车送你回去,我打车送你回去吧。”

苏柏颜皱了皱眉,刚要拒绝,陈晨立即又说,“你叫我一声哥,我自然是要照顾你的。”苏柏颜也就没好意思拒绝,被陈晨搀扶着出了酒吧的门。

陈晨运气很好,很快拦下一辆车。陈晨半搂着苏柏颜上了车,未曾留意不远处有黑黑的镜头对准了他们,“咔嚓”一声,陈晨与苏柏颜疑似暧昧的一张照片便被记录了下来,至于流向,谁也不清楚。

第二天一早,陈晨与苏柏颜在公司碰面时,两人熟稔的一笑,并未多做交流。倒是王导过来说了一句,“大家昨天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按照当时大家入职时填写的地址昨晚已经给你们寄回家了,大家注意查收。”

苏柏颜皱皱眉,刚想说为什么自己没有拿到,忽然想起自己入职时家庭住址填写的是家中别墅。

苏柏颜有些心烦,心想虽说自己的体检报告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检查报告在继母手里攥着,心里就一阵不爽。

看来今天下班以后要回去一趟要回自己的体检报告才行。

突然,乔克又出现在大门口,他招呼苏柏颜说,“柏颜姐,顾总找你。”苏柏颜有些意外,但又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想着这家伙到底还是有些良心的,于是起身随乔克走了。

路过陈晨时,下意识和陈晨对视了一眼,陈晨比出,“goodluck”的嘴型,苏柏颜与他会心一笑。

到了顾辰琛办公室门口,乔克便止步,为苏柏颜拉开门,比了“请进”的手势,苏柏颜点点头便走了进去。背后,乔克为她关上门。

顾辰琛见苏柏颜进来头也没有抬,自顾自的批改着公司文件。苏柏颜起先还有些忐忑不安,过了会,被无视的恼意上来了,讽刺道,“顾总不会特意请我上来就是为了让我旁观您批改文件吧!”顾辰琛仍然一言未发。苏柏颜冷笑了一声,转身就在就走。

“站住!”顾辰琛声音冷冽。“啪”的一声,一个文件夹被扔到苏柏颜脚边,“自己看!”

许是被顾辰琛声音中的冷意与压制的怒意所唬住,苏柏颜停下脚步,弯腰拾起那份文件夹,打开一看原来是体检表。

她顺着往下看,身体各项指标都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苏柏颜猛得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顾辰琛,睁大眼睛,“我怀孕了?!”

苏柏颜现在的情绪有些复杂,唯一碰过她的人就是顾辰琛,发生在那天醉酒后,运气那么好就中了?不过早孕期间的反应倒是一点没有,所以才没有察觉吗?

苏柏颜突然有点理不清自己的情绪,这么大的事自己慌乱确实是慌乱,可是一想到自己跟顾辰琛之间从此就有了血肉相连的孩子,这种感觉让苏柏颜情不自禁双手捂住自己的腹部。

她刚想跟顾辰琛说些什么。只见顾辰琛冷笑了一声,说道,“苏柏颜你好本事,我以为你跟陈晨暧昧就只是暧昧而已,你现在还给我搞出个孩子。”

苏柏颜满脸的震惊,退后了一步,“顾辰琛你说什么呢!”

顾辰琛又冷笑了一声,举起一沓照片,摇晃了几下,又用手指大力的戳了几下,质问苏柏颜道,“那这是什么!”

苏柏颜定睛一看,震惊的叫出了声,这照片上分明就是她与陈晨在医院靠在休息室说话,以及在酒吧喝醉陈晨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的情景。

还有天黑以后陈晨扶自己上计程车的样子……这些都被人以一种很巧妙的角度拍摄下来。这样的照片无论谁看起来,都会觉得苏柏颜和陈晨之间非常暧昧。

苏柏颜定了定神,昨天的宿醉再加上近几日的心神俱疲让她无法集中注意力来解决这件事,她有些茫然的对上顾辰琛受伤的眼神,试图解释道,“辰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没说完,乔克突然推门而入,神情慌乱,说,“顾总,糟了,方璇亭开了个人发布会,各大媒体都在直播。”话说一半,看了一眼苏柏颜,眼神里充满同情,“是针对苏小姐的。”

顾辰琛二话没说就打开电视,果然各大媒体都在直播。方璇亭在电视上装得可怜,“事情是这样的,我与苏柏颜家也算是旧交,与苏柏颜的继母感情十分要好。这次DR组织旗下艺人进行体检,我也有所耳闻。”

“苏柏颜的体检报告寄回家中后,苏母就打电话叫我去,慌张的问我小颜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怎么体检报告显示的是已孕呢。我也不忍心欺瞒一位做母亲的,于是将苏柏颜是陈晨情妇的事情对苏母说了...”

下面的记者站起来打断方璇亭,“方小姐,若果真你们两家关系那么好,之前怎么还会传出您欺负苏柏颜的新闻呢?似乎,您退出演艺圈和苏小姐也有一定的关系吧,您怎么确保您说的都是真的呢?”

方璇亭似乎早有准备,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份孕检报告是医院开出的证明,你们大可以随便去验。再说,我这里还有几张照片,是路人无意拍到的!”说罢,举起手中的照片,待看清照片内容时,大众一片哗然。这正是顾辰琛手上的几张照片。

顾辰琛暗暗皱眉,当机立断对乔克说,“这样的新闻一出,必然对苏小姐有所影响。你先送苏小姐回去,我会尽力控制情势。你就留在苏小姐的公寓里照顾她,不要让媒体趁机而入。”

乔克赶忙应下,半护住苏柏颜将她带走。苏柏颜还在一连串的打击中回不过神,被乔克带着恍恍惚惚的离开了。

电视上方璇亭的个人发布会还没有结束,方璇亭好不容易逮住这次机会,自然要大做文章,她声泪俱下的控诉道,“其实我一直把苏柏颜当做妹妹一样对待,没想到她刚进娱乐圈就那么踩我。自己榜上了顾辰琛不说,还脚踏两条船做了陈晨的情妇。这种女人简直毒辣!”

“........”

记者们在这场发布会中都收获颇丰,都心满意足。最后临走前,有人突然高声问,“请问您还会重返娱乐圈吗?”

方璇亭笑得妖媚,“那是自然。从DR退圈后,我钱约了张凯董事长的HE娱乐公司。我们公司,作风干净,张凯又是值得尊敬的总裁,是断断不会发生像DR苏柏颜之类的丑闻事件的。”

顾辰琛刚要离开,突然听到最后一句,皱了皱眉,打电话给乔克,“乔克,你去调查一下方璇亭这个女人跟张凯之间的关系。”

乔克将苏柏颜送回家后便离开了,只剩下苏柏颜独自一人呆坐在墨米的公寓里,她神情麻木,就这样一直坐到墨米下班。

墨米虽然在公司就对这件事有所耳闻,并且早已对在背后乱嚼舌根的女同事们发了一通火,也预感到了苏柏颜的颓废。

可是真正回到家,看到苏柏颜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地板上,也不开灯,不开暖气,就这么干坐着。还是着实心疼了一下。

偷走的心何时还最新章节

偷走的心何时还相关资讯

偷走的心何时还

作者:抹茶苏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唇点点醉 在读:1578人
  苏柏颜从来不都没考虑过,自己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跑路。她更没想起,这个男人竟然会不不要脸的全国通缉犯她。理由竟然是:偷了他的东西。几年后当众当面对质。苏柏颜不屑道:“我堂堂影后这个酒吧里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女生,用浓妆艳抹来掩盖自己的那一份心虚。她今天晚上是跟着一群朋友一起来的,可是热闹的舞池下显得她格格不入,苏柏颜自斟自饮,移步到吧台左侧。。
  • 颜就跌&她越发

    就在下一瞬间,苏柏颜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古龙香水气息,让她越发的晕迷。

    2020-10-26 08:0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小妹&妹你说

    苏柏颜指的是那人的品味,显然对方想差了:“那小妹妹你说,怎么有趣我们怎么来,如何?”

    2020-10-26 10:4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多,揉&,我们

    只是此刻的苏柏颜早已顾不得那么多,揉了揉眼睛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咦?你好像很面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2020-10-28 09:1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方恼&,显然

    “站住,你这个小贱人,看你怎么跑?”对方恼羞成怒,显然不肯轻易放过苏柏颜。

    2020-10-27 12:13: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是

    这个酒吧里有许许多多像她这样的女生,用浓妆艳抹来掩盖自己的那一份心虚。她今天晚上是跟着一群朋友一起来的,可是热闹的舞池下显得她格格不入,苏柏颜自斟自饮,移步到吧台左侧。

    2020-10-28 02:34:57详情点赞(0)回复(0)
  • 推开那&进去。

    恶寒……苏柏颜一把推开那人,手上的酒杯转瞬就浇到了那人头上。趁着对方懵逼的状态,转身朝人群中跑了进去。

    2020-10-26 11:16:21详情点赞(0)回复(0)
  • 经醉到&哪里有

    苏柏颜此刻已经醉到迷糊了,看地板都是不平的哪里有什么理智可言。

    2020-10-28 05:0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一直&气礼貌

    那人语调上扬,端得是恶心无比,苏柏颜皱眉打量了那个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猪头一眼,很是客气礼貌的拒绝掉:“抱歉!我不喜欢和无趣的人一起喝酒。”

    2020-10-28 08:44: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自己&的举动

    苏柏颜一边说着,一边抽空觎了一眼后面跟上了的猪头。看着猪头错愕的眼神,苏柏颜打心眼里为自己这个英明神武的举动点了个赞。

    2020-10-26 10:41:0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