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后面有尾巴

胖虎一声大吼,抡起拳头就挥了过去的。一场敌我相差悬殊的战斗就这样拉大了序幕!一直到景钰找来时,胖虎了把一半以上的乞丐揍撂倒。见此情景,景钰索性就站在离处,抱起双臂观起战来。胖虎在一脚踢飞了一个意图突袭他后背的乞丐后,用眼角余光瞄到了一旁老神在在一场敌我悬殊的战斗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胖虎一声怒吼,抡起拳头就挥了过去。

一场敌我悬殊的战斗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直到景钰找来时,胖虎已经把一半以上的乞丐揍趴下。

见此情景,景钰干脆就站在不远处,抱起双臂观起战来。

胖虎在一脚踢飞了一个意图偷袭他后背的乞丐后,用眼角余光瞄到了一旁老神在在观战的景钰,于是不满喊道:

“你怎么来了也不帮忙?”

景钰眉尾一挑,淡淡吐露:

“他们身上太脏。”所以他不想近身。

“……”这个洁癖男!

而就在胖虎回头跟景钰说话时,一个满脸黑的乞丐举着棍子就要袭击胖虎的脑袋,景钰右脚微微一动,一颗小石子便从他的脚下飞出,直击那人面门。

那人随即发出一声惨叫,胖虎立马一个回旋踢把他踢出老远。

景钰睥了一眼还能站立的三两个乞丐,淡声催促道:

“速战速决,锦姨带着南溪去了衙门。”

什么?

胖虎果然加快了抡拳踢腿的速度,不到一会儿,剩下的几个乞丐也被揍趴下。

他拍着身上的灰尘跳到景钰跟前。

“你刚才说锦姨跟南溪去了衙门?怎么回事?”

景钰转身:

“你追着小乞丐不见后,有人贩子想要把南溪拐走,幸亏南溪机灵没有上当……”

*

府衙

曹知府正在跟师爷讨论着近日的两起幼童失踪案,就听到手下的人进来报,说在东街口抓到一个人贩子。

曹知府一听,立马宣布升堂。

一炷香后,人贩子黑痣汉子被收押候审,南溪母女录好口供离开衙门。

待到母女俩离开后,曹知府却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师爷见此,十分的有眼力见儿的凑过来问道:

“大人,可是有哪里不妥?”

曹知府抚须摇头:

“刚才那妇人本官颇觉眼熟,只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师爷奉承道:

“大人爱民如子,许是您前些时日体察民情时见过此妇人。”

却不想曹知府仍是摇头:

“不,不是在惠城。”

曹知府名叫曹禺,乃是朝阳城武阳侯之庶子,一年前才来到惠城任知府。

*

锦娘牵着南溪刚走出衙门,胖虎跟景钰便赶了过来。

“锦姨,南溪。”

南溪见到胖虎,劈头就问: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胖虎愧疚的低下头:

“我被一个小乞丐骗去西边那条街了。”

景钰看了他一眼,补充道:

“我去西边找他时,他正被十几个乞丐围攻。”

什么?

锦娘跟南溪几乎同时出声:

“你有没有受伤?”

“你有没有事?”

锦娘连忙拉着胖虎转了一圈,看他有没有伤到哪里。

胖虎嘿嘿的笑:

“锦姨放心,我一点伤都没受,受伤的都是那帮乞丐。”

确定他是真的没有受伤后,锦娘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沉着脸批评道:

“下次不可再这么鲁莽了,知不知道?”

胖虎连忙点头:

“知道了。”

锦娘这时才看向景钰:

“景钰,村长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景钰目光闪了闪,道:

“师父还有事要办,吩咐我先来找你们。”

锦娘还欲再问,耳边却传来一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胖虎捂着肚子尴尬一笑。

“阿娘,我饿了。”

南溪也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

现下已是午时,几个孩子从早晨出发便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也难怪会饿了。

锦娘有些心疼的摸摸南溪的头,又摸摸胖虎的头。

“走吧,咱们先就近找一家饭馆吃饭。”

锦娘领着三个孩子就在衙门的附近找了一家饭馆。

饭馆是两层楼格局,虽然不大,生意却很好,而且来这家饭馆吃饭的还有一些是在府衙里当差的衙役。

也因此,饭馆里虽然人多,却也不噪杂。

锦娘领着三个孩子在一楼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招来店小二点完菜,便坐在那里等着。

这时,胖虎打开小皮包,从里面掏出四片金叶子放到桌上。

“锦姨,这是饭钱。”

阿爹说一片金叶子可以吃一顿饱饭,他们现在是四个人,所以他掏出了四片金叶子。

锦娘愣了一瞬,便连忙收起金叶子要放进他的小皮包。

“不过一顿饭钱,哪里需要你个孩子来出?快把东西收好。”

附近几桌有人开始向这边张望。

胖虎却捂着小皮包不让她放。

“锦姨,你就让我出吧,我想要赔罪。”

闻言,南溪与景钰一起看向他。

锦娘也是一脸不明:

“你要赔什么罪?”

胖虎低着头:

“是我没有守好南溪,才害得她差点被人贩子拐走,都是我的错。”

锦娘轻叹一口气,摸着他的大脑袋:

“傻孩子,莫要自责,这并不是你的错。”

南溪在一旁点头:

“对,全是人贩子的错,竟对你使用‘调虎离山之计’。”

胖虎还是坚持:

“怪我太鲁莽。”

见他较上了劲儿,锦娘知道这顿饭若不让他请,他心里怕是还会继续自责。

她拿出一片金叶子,把另外三片都塞回到胖虎手里。

“饭钱,这一片便已足够。

出门在外,别轻易显露钱财,快把那些都收好。”

“嗯嗯。”胖虎这才收起那三片金叶子。

唉,还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南溪双手撑着下颌,无奈摇头。

几人吃完饭离开饭馆,锦娘便带着三小只去置办东西。

锦娘在布庄里挑选布匹的时候,三小只就在布庄门口的摊位上闲逛。

南溪来到一个买同心结的摊位面前,指着一个鸳鸯结问:

“大娘,这个怎么卖?”

摊主是个胖妇人,见问的是个小女娃,便出声解释道:

“这鸳鸯结是一对儿,不能拆开来卖。”

南溪点头:“一对儿多少钱?”

“十文钱。”

“我帮你……”正想说他出钱买的胖虎被南溪回头瞪了一眼,又乖乖闭嘴。

景钰见南溪当真买下一对鸳鸯结,好奇问道:

“你买鸳鸯结做什么?”

南溪:

“送给杏儿姐姐的生辰礼物。”

胖虎听了,抠着脑袋:

“那我要送什么?”

“你自己想。”

正好这时,锦娘买好布匹出来。

“孩子们,咱们走吧。”

她该买的差不多都买了,现在该去约好的地点等其他人了。

只是才走出几步,胖虎跟景钰便对视一眼。

——后面有尾巴!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最新章节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相关资讯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型:游戏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1600人
  【种地 简单轻松 无极品】在现代女再次穿越到架空朝代,还变为了一个六岁的农家小孩?南溪则表示,小孩就小孩吧,起码还好好活着。也不是垦荒种地吗?我有在现代知识,除了阴差阳错得来的异能,这都也不是事儿。南溪本我以为,这一世会始终这么平凡普通又温馨浪漫的过一直这样。一直到某一天,数千铁甲军把小村庄重重被包围……她不过是到楼下扔个垃圾,怎么就被高空坠物给砸穿越了呢?。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