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再遇徐火

“你们快看那里!”站在一旁的景钰,突然间伸出手手指矛头岸边。筏上几人的目光登时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在距离他们差不多一里远的竹林里,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的男子正手拿长剑与六七个壮汉在那里激烈的打斗。南溪伸得脖子努力观看视频,意外发现那男子虽是以一敌五筏上几人的目光顿时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你们快看那里!”

站在一旁的景钰,忽然伸出手指指向岸边。

筏上几人的目光顿时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就见在距离他们差不多一里远的竹林里,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袍的男子正手持长剑与五六个壮汉在那里打斗。

南溪伸长脖子努力观看,发现那男子虽是以一敌五,却也游刃有余。

而且那男子的身形,怎么越看越感觉有些熟悉?

她正要回头问旁边的人,杏儿却忽然惊呼出声:

“是徐大哥!”

徐火?!

南溪再次回头,就看到虚无子与刘能已经赶过去帮忙,只三两下便把那几个壮汉打走。

片刻后,徐火捂着右手臂随着虚无子二人来到竹筏这边,杏儿跳下竹筏就迎了过去。

“徐大哥,你的手怎么了?”

看到杏儿,徐火露出一个微笑:

“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

刚才才帮徐火解了围的刘能突然又看他不顺眼了,只见他沉着一张脸对徐火道:

“小子,过来帮忙做竹筏。”

“哦好!”徐火转身就要去帮忙。

杏儿却是拉住他,扭头对刘能说道:

“阿爹,徐大哥手受了伤,我先带他去竹筏上包扎。”

见大白菜带着猪崽子单独上了一只竹筏,刘能的脸开始越来越黑……

忽然,他拿起砍刀就往岸上走。

“我再去砍两根竹子!”

虚无子抚须大笑后,便埋首把砍好的竹子再断成两截……

岸边,两只竹筏一直并排靠在一起,因此在杏儿带着徐火上了另一只竹筏后,南溪便凑了过来。

看着徐火右手臂上的血迹斑斑,南溪开口:

“徐大哥,刚才那几个都是些什么人啊?”

听到南溪问徐火,胖虎和景钰也凑了过来,而锦娘为平衡竹筏,只好移去另一头。

徐火的目光从正在为他包扎伤口的杏儿身上移到南溪这边。

“不过是几个收了钱财来取我命的江湖人罢了。”

几人闻言,皆瞪大双眼!

南溪:“有人雇凶杀你?”

杏儿:“是谁?竟如此想要杀掉徐大哥?”

胖虎:“这是出了多少银两?”

景钰:“你得罪了什么人?”

徐火看着凑过来的三小只,道:

“前段时间,户部侍郎左仲因贪墨朔州军饷而被下狱抄家,这让某些心中有鬼的官员开始寝食难安,更视我为喉中刺眼中钉,急欲除之。

所以,他们便使银钱买通了一些江湖人,想要借刀杀人。”

南溪听完皱起眉头,他们心中有鬼为什么要杀你?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等等!

南溪忽然就想起来先前在茶棚里听到的那则八卦:

“徐大哥,你不会就是那个一路被人追杀,历经几番生死才去到了御前告御状的那位边关将士吧?”

徐火颔首:

“家父乃是朔州边城骁骑将军徐怀远,我此次便是奉家父之命到皇城去揭发一些官员欺上瞒下,不顾边关将士的死活,贪墨他们的军饷……

我本是乔装打扮暗中出发,谁知家父身边竟出了叛徒,不但向皇城偷偷传了消息,还给我引来了一路的追杀。”

杏儿听了十分惊讶:

“所以你上次飘到桃花村,便是被追杀你的人害的吗?”

徐火点头:

“那次是我一时大意中了他们的埋伏,情急之下,只好跳河脱险,却不想被冲进了桃花村。”

“徐大哥原来是朔州边城的将士!听我阿爹说,朔州边城的将士都好厉害,御敌都是以一抵十,叫那些北蛮子再不敢轻易进犯。”

胖虎双眼放光一脸崇拜的看着徐火。

景钰看向徐火的目光也多了一份深意。

南溪的一双大眼睛也是亮晶晶的,不论在何时何地,保家卫国的人都值得敬佩!

徐火却是垂下了眉眼:

“若将士们吃不饱也穿不暖,又如何能够做到以一抵十?”

南溪:

“贪官不是已经下大狱了吗?相信你们的军饷很快就会补上的。”

徐火却摇头:

“左仲不是贪墨军饷的主犯,主犯另有其人。”

不然他也不会在左仲进去后还被追杀了。

景钰在一旁坐下。

“你怀疑贪墨案的主犯是谁?”

徐火也不避讳:

“户部尚书王谦。”

左仲是王谦的部下,这么大一桩贪墨案王谦不可能脱得了干系!

景钰垂眸盯着脚上穿的麻鞋。

“听闻王谦的嫡长女便是宫中盛宠不衰的王淑妃。”

所以,想要扳倒王谦很难!

徐火脸色沉着,一言未发。

而南溪则是一脸狐疑的看向景钰,他一个五岁小孩哪儿来的那么多听闻?

除非……他的身份本就不简单?!

*

新的竹筏很快做好,在刘能的臭脸下,杏儿不得不与徐火分开,去了另外一只竹筏。

接下来便是,虚无子带着南溪母女及杏儿坐一只竹筏,划在最前面,刘能单人一只竹筏,带着货物划在中间,胖虎撑着篙带着徐火和景钰划在最后。

之后,一行人用了跟早上出门时同样的时间回到桃花村。

与大伙分开后,南溪母女回到家已经是戌时一刻,随便弄了点晚饭吃后,母女俩便在油灯下算着今日卖绣品及草药的银钱。

“这二十两是卖绣品的钱。”锦娘把二十两碎银挪到一边,然后指着桌上的银票道:

“这是那几株草药换的银钱,一共一千两百八十两。”

南溪喜滋滋的把一张面值五百两的银票拿到眼前,反复的看——

这可是她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呐!

等她终于看够了,才把银票还给锦娘。

锦娘笑着接过:

“阿娘先帮你把这些钱收着,等你以后长大了,阿娘再交给你。”

南溪……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这不是小时候,爸妈哄她交出压岁钱的时候说的话么?!

因为累了一天,母女俩把东西收拾好后,便各自回屋休息了。

东边,村长家里,徐火刚要拆开手臂上的布条重新包扎,景钰便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

他把托盘放到床边的凳子上,淡声开口:

“师父让我给你拿来一套干净的衣服,和一瓶专治利器所伤的药。”

徐火看向他放凳子上的托盘,道:

“多谢村长。”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最新章节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相关资讯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型:游戏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1600人
  【种地 简单轻松 无极品】在现代女再次穿越到架空朝代,还变为了一个六岁的农家小孩?南溪则表示,小孩就小孩吧,起码还好好活着。也不是垦荒种地吗?我有在现代知识,除了阴差阳错得来的异能,这都也不是事儿。南溪本我以为,这一世会始终这么平凡普通又温馨浪漫的过一直这样。一直到某一天,数千铁甲军把小村庄重重被包围……她不过是到楼下扔个垃圾,怎么就被高空坠物给砸穿越了呢?。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