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奇招

景钰……是他间接暗示的还还不够较为明显吗?“徐大哥,我且问你,倘若两军交锋,且敌强我弱,何能致胜?”一说到带兵打仗,徐火一瞬间便双目炯炯:“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出奇胜!若战场上敌强我弱,当以‘正’兵挡敌,出‘奇’致胜!”景钰点了点头:“实际上,徐大哥若要此话一出,南溪比徐火更感兴趣,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景钰:。...

景钰……

是他暗示的还不够明显吗?

“徐大哥,我且问你,若是两军对垒,且敌强我弱,何以制胜?”

一说到打仗,徐火瞬间便双目炯炯:

“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出奇胜!若战场上敌强我弱,当以‘正’兵挡敌,出‘奇’制胜!”

景钰点点头:

“其实,徐大哥若想在半月之内打赢刘伯,也可出奇招。”

此话一出,南溪比徐火更感兴趣,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景钰:

“什么奇招?”

景钰理着衣袖,似真似假的开口:

“多了去了,比如以银针刺激含任督二脉的十四个穴位,使其功力在一瞬间暴涨,出其不意,以一击定胜负,又或者在比武前偷偷给刘伯下点巴豆,使其体虚力乏,无法使出全部力气……”

南溪……这哪里是奇招?这分明是损招好伐!

虽说以银针刺激十四穴位,确实可以让徐火一时功力大增,但其后遗症也是很可怕的!

——轻则虚弱一月,重则躺床上半年。

徐火听完,眉头也是狠狠的一皱:

“你所说的这两种,不是伤己便是害人,实不可取!”

南溪点着小脑袋,也是一脸的不认同。

景钰轻飘飘的睃了她一眼,对徐火道:

“还有最直接最简单的一招。”

嗯?

南溪见他说一半还留一半,便扯住他的衣袖,催促道:

“你快别卖关子了,赶紧说还有什么招?”

徐火也注视着他,等着他解惑。

景钰:

“找一位功夫在刘伯之上的前辈,请他帮忙指点,教你如何取胜……”

南溪双眼一亮,小手一拍:

“这个法子可以。”

徐火仍是眉心微皱:

“相比前面两种损招,此方法确实可行,但某与桃花村的叔伯皆不相熟,也不知他们是否会答应相帮。”

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哪位的功夫在刘叔之上。

景钰没再多言,只是把目光移向了虚无子刚才离开的方向。

凭着三小只这些时日相处的默契,南溪一秒就看懂。

她扭头看向徐火,提醒道:

“徐大哥何必舍近求远,我家师父除了治病救人,功夫也是同样厉害的。”

其实虚无子功夫厉不厉害,南溪并不知道,毕竟她都没看到过他老人家出手,但景钰与他同处一个屋檐下这么久,肯定知道,所以,信景钰没错。

徐火面上终于露出了喜色。

“我这便去请教村长。”

同两小只抱拳告辞后,徐火便大步走出打石场,追虚无子而去。

等徐火走远,南溪歪着脑袋打量起景钰。

“你之所以先说出前面那两个损招,就是为了让徐大哥能够轻易接受最后这个法子吧?”

不然,以徐火那钢铁直拗的性子,定然是不会去找师父帮忙的,只因他怕给师父添麻烦。现如今,有了前面两个法子作比较,他便会觉得只有找师父帮忙才是最稳妥不过的。

“你想多了,我是认真的在给他建议。”

口嫌体直的景钰拉过她的小手,两人一起往回走。自他的洁癖好了之后,便总是忍不住想去拉南溪的小手——嫩嫩的,软软的,暖暖的,握着甚是舒服。

*

春末夏初,地里的农活不再那么忙碌,偶尔经过某家小院时,还可以看到三两个妇人围在一起唠家常。

这日清晨,陈家阿婆的小院里,陈家阿婆,牙婶和姜家媳妇坐在堂屋屋檐下,手上做着女红,嘴里唠着嗑。

陈家阿婆眯着老花眼,边缝着衣裳上的补丁边说道:

“昨日,我见着住村长家的徐小子又去刘能家了。”

姜家媳妇拿着个绣棚在刺绣,闻言,头也没抬的道:

“又去讨打了?”

这几日,几乎每一日徐火都会去找刘能比试,即使前日被刘能揍得鼻青脸肿,次日,那小子仍是会雷打不动的出现在刘能的面前,再次挨揍。

牙婶坐在一边纳着鞋底:

“这次那小子又坚持了多久?”

陈家阿婆低下头,用牙齿咬断了棉线。

“比前日多坚持半刻钟,我估摸着,再有两日,便可以看到两人的第二次比试了。”

“这么快?”姜家媳妇终于抬起头。

阿婆把缝补好的衣裳叠好,不急不缓的开口:

“村长封了徐小子一半的功力,并让他每日上门去挨揍,一是为了使他提升抗击力,二也是为了让他能摸透刘能的武功路数,好寻其破绽。”

牙婶停了手上的活计,笑着问陈家阿婆:

“阿婆以为,徐小子这次能打赢刘能兄弟吗?”

陈家阿婆抬了抬耸拉的眼皮:

“这几日,我瞅着刘能看徐小子的眼神柔和了不少。”

也就是说甭管徐火能不能赢,刘能的女婿是没跑了。

牙婶与姜家媳妇相视一笑,埋头继续纳鞋底的纳鞋底,绣花的绣花。

——桃花村果然是藏龙卧虎,就连陈家阿婆都是深藏不露!

南溪像往常一样经过陈家阿婆的院门,去到虚无子那里上课。

走进院子,景钰刚好练完早功,正在屋檐下洗脸,而徐火则是手握一根红缨枪,在院子里舞得虎虎生风。

南溪不敢靠近,只得站在远处高声的打着招呼:

“徐大哥早呀!”

“早。”徐火手上动作未停,专注练枪。

师父让徐火这几日弃剑用枪,也不知是为何意!

南溪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便跑去找景钰:

“师父呢?”

景钰从厨房里拿出两个窝窝头,并把其中一个递给南溪,见她摇头,才回道:

“去田里看秧水了,待会儿便会回来。”

南溪点点头,又皱着眉头问:

“胖虎也没来?”

“许是起晚了,待会儿若不来,便去他家看看。”

景钰轻嚼慢咽的吃着窝窝头,不过是一口粗食,竟也让他吃出几分文雅来。

长得好看的人连啃个窝窝头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南溪双手环臂,正肆意欣赏着景钰的吃相,却见杏儿出现在院门口,双腮酡红的对院子里舞枪的人唤道:

“徐大哥!”

舞枪舞得入神的徐火却没有听到,杏儿贝齿轻咬,又把声音提高了一点:

“徐大哥?”

然,徐火还是没有听到。

南溪见此,把一双小手括在嘴边,大声喊道:

“徐大哥,杏儿姐姐来了!”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最新章节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相关资讯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型:游戏 状态:连载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1600人
  【种地 简单轻松 无极品】在现代女再次穿越到架空朝代,还变为了一个六岁的农家小孩?南溪则表示,小孩就小孩吧,起码还好好活着。也不是垦荒种地吗?我有在现代知识,除了阴差阳错得来的异能,这都也不是事儿。南溪本我以为,这一世会始终这么平凡普通又温馨浪漫的过一直这样。一直到某一天,数千铁甲军把小村庄重重被包围……她不过是到楼下扔个垃圾,怎么就被高空坠物给砸穿越了呢?。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