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棋输一盘

“……”景成瑞稍稍呆愣,像阮瀚宇这样的竞争对手,他很少遇上,拍他马屁的人整天都有,可阮瀚宇这时笑意盈盈地向他祝酒,还真就顺着他的话坐了下去,无形中给他一种压力,景成瑞本是天生的强者,当下亦是很有礼貌的一笑,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大方地说道:“实在不知这里就是阮总的地盘,早知如此,就该提前邀请阮总共进午餐了。”。...

“……”景成瑞稍微愣怔,像阮瀚宇这样的竞争对手,他极少遇到,拍他马屁的人天天都有,可阮瀚宇此时笑意盈盈地向他敬酒,还真就顺着他的话坐了下来,无形中给他一种压力,他的气势实在太过强势。

景成瑞本是天生的强者,当下亦是很有礼貌的一笑,举起酒杯也一饮而尽,大方地说道:“实在不知这里就是阮总的地盘,早知如此,就该提前邀请阮总共进午餐了。”

阮瀚宇脸上的笑容极美,眉宇间的英气并不张狂放肆,却是沉甸甸的自信,这自信并不是随意装来的,也不是莫名其妙就能有的,甚至这样的自信让景成瑞心里瞬间生出一丝很不祥瑞的预感。

景成瑞自认是商场老手,见过的各式各样的人物,也算是心腹深沉的人,却想不明白阮瀚宇为何在他面前会有这样的底气,此时的他不露声色,脸上笑意更浓。

酒杯相撞的清脆声音在木清竹听来分外刺耳。

杯中酒液溜进各自的嘴里,阮瀚宇眼圈缩了下,目光含笑,景成瑞亦是大气的一饮而尽。

此时的他们祥和友好,好似是千年的好友重逢,

可木清竹却不这么想,甚至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逼得她呼吸都有点困难。

含夹棒,刀光剑影!

她感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很想站起来溜走。

阮瀚宇却像看出了她的心思般,伸出一条腿来横在了她的面前,像是故意的,眼睛却自始至终望都没望她一眼。

木清竹再次呼吸变浅,这家伙,他想要干什么?

他们不过是吃了一餐饭,朋友间吃饭都不行吗?她虽然是在阮氏旗下工作,可她并没有身,他可管得真宽。

当然木清竹也知道自己工作的敏感性,毕竟她是在同一个行业,颇具竟争对手的二个公司都上过班,这样会让人心生警惕,浮想联翩的。

果然,放下酒杯后从不主动给别人倒酒的阮瀚宇竟然破天荒的给景成瑞倒起了酒来,完全忽略了木清竹,也好像忘了昨晚二人的对峙!

他面不红心不跳,好一番客套。

景成瑞的涵养很深,既然阮瀚宇与他客气,他也礼貌的应承,二人酒来酒往,气氛似乎很融洽。

木清竹从没有见过在公开场合应酬的阮瀚宇,见他们聊着平常的话题,偶尔还会客气的笑笑,心不由放了下来。

乔安柔坐在对面望着他们,冷冷的表情。

大庭广众之下,有他心爱的人在,总要顾及颜面吧,更何况这是他自家开的店,总不能砸了自家的招牌!

“景总,听说你快要办喜事了?”阮瀚宇在连着喝下几杯红酒后,睫毛微垂,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正在低头割着牛排的木清竹,猛然间身子一震,“咣啷”一声,手中的铁叉跌落盘中!

景成瑞快要结婚了?她怎么不知道。

阮瀚宇看似随意的话语落在木清竹耳中,非常刺耳!

自认识景成瑞起,她从没有问过他的私事,也不想去问他的私事,二人之间一直都是相处融洽的。

可今日被阮瀚宇这该死的家伙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心中仍然十分惊讶!虽然她从没有爱过景成瑞,但,凭着女性天生的敏感,还是感到突然,甚至带着稍许的失望。

毕竟他们之间无话不谈,他竟连将要结婚这样的终身大事也不告诉她吗?而且她并不愿与一个快要结婚的男人有着过多的交往,毕竟她不想引起太多绯闻。

“景兄,到时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哟。”木清竹跌落刀叉,心慌失落的模样全部落入了阮瀚宇的眼中,心里是讥冷的笑,脸上却浮起‘诚挚’的笑容,调侃带笑地说着,表情非常自然,甚至连木清竹铁叉跌落到盘中的声音都好似没有听见。

景成瑞的脸色却变了!

听到木清竹手中跌落的铁叉声,他眸色中一痛,脸上闪过丝慌乱,带点愧意望着她。

木清竹自知失态。

“对不起。”她慌忙捡起铁叉,眼角的余光却偷偷朝着坐在身侧的阮瀚宇瞧去,正遇上阮瀚宇瞥向她的余光,二目相撞,木清竹脸上发烫,慌忙收回了她的眼光。

阮瀚宇那厮满脸的笑意更浓了,在木清竹看来那就是轻视讥讽的笑,似乎在嘲笑她不自量力,找个有妇之夫般。

懊恼,不悦,各种感觉涌上来,木清竹难受的同时也感到浑身发毛,恍若全身都被他扒光了般,毫无任何**可言。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肯定把他们想成什么关系了,不过,关他毛事呢,用得着这么冷嘲热讽吗?

“小竹子,你怎么啦?”木清竹满脸通红,难受的样子,使得景成瑞心中一紧,体贴地问道,“牛排已经冷了,再换一盘吧?”

此时的阮瀚宇听到景成瑞的问话,也扭过了头来,似乎才看到木清竹坐在身边般。

黑亮的眼睛带着“友好”的笑意,笑里夹着讥讽与得意,他笑容灿烂,木清竹咬了咬牙,恨不得一拳打瞎了他的眼。

“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她迅速垂眸,底气不足的低声说着,眼角的余光落在身侧阮瀚宇握着红酒杯的修长白哲的五指上,好看的食指尖随意轻敲着杯身,怎么看都显得得意张扬。

她真的坐不下去了。

阮瀚宇不动声色的笑着,望着面前情绪变幻多端的景成瑞,这个外界一直都传颂着温文儒雅,富有的绅士,年轻,有为,帅气,手段雷霆,神龙不见首尾。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在木清竹面前有慌,有乱,有痛,有怜惜!

这个死女人,果真手段了得!

男人的直觉,他懂得他眼神的含义。

阮瀚宇心中怒气翻滚。

“我已经吃好了,先走了。”木清竹适时站了起来,很有礼貌地说着。

“小竹子,等等。”景成瑞见到木清竹站起身要走,忙跟着站了起来。

“既然你们都吃好了,那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阮瀚宇也跟着站了起来,呵呵一笑,绅士般朝着景成瑞伸过手去。

景成瑞迟疑了下,只得也伸出了手。

二只白哲修长的手指紧握在一起。

景成瑞一心牵挂着木清竹,眼睛全部落在她的身上,见她朝外面走去,很想跟过去。

可阮瀚宇握着景成瑞的手越来越紧,景成瑞想要甩开他的手,他的手力气可真大,轻易挣脱不出来,又不能明的发难,只能斗气似的一直被他握着,眼睁睁地看着木清竹的身影一步步离开了。

他目光沉锐,明白了阮瀚宇的意思,紧紧地盯着阮瀚宇。

他们从彼此冷冽的眸子里,看到了敌意,先是轻微的,而后是愈来愈浓的敌意。

景成瑞眼神里渐渐崩出火星子,这一棋局,他彻底输了。

爱你一生最新章节

爱你一生相关资讯

爱你一生

作者:云中飞燕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编辑:渐渐春风老 在读:13021人
  她曾深深地的爱他,如愿以偿嫁进豪门的她却万念俱灰,逃出去了美国。三年后再朋友见面时,为了求他帮着,严禁已答应下来了他过份的条件。再度再相见,她华美蜕变成顶尖汽车设计师,令他惊讶木清竹心底涩痛,早已习惯了他的冷漠与疏离,只是心还是像被刀割在痊愈的伤口般,痛得难受!。
  • &她。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2021-01-24 05:0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朝着

    刚走几步,又掉过头来,扬起手中的支票,朝着正面无表情注视着她的阮瀚宇淡淡一笑道:“再见,前夫!”

    2021-01-23 12:2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慢慢&点了根

    他慢慢点了根雪茄,猛地吸了口,烟雾缭绕中,木清竹看不清他的表情!

    2021-01-24 08:2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就在&躺在医

    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2021-01-23 08:26: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灯光圈&落寞,

    阮瀚宇正站在落地窗前,淡黄色的灯光圈映在他身上,修长挺拔的背影略显落寞,目光深沉而冷漠!

    2021-01-24 06:27:10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小女&人,心

    阮瀚宇鹰兀的双眼夹着火辣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在刚才一瞬,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悲哀无助的小女人,心里竟会莫名的痛了下,这是怎么了?

    2021-01-24 09:44:55详情点赞(0)回复(0)
  • 真皮沙&美绝伦

    “说吧,找我什么事?”五星级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内,阮瀚宇浓密英挺的剑眉微拧,慵懒随意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完美修长的双腿微跷着,尊贵如王者,俊美绝伦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冷地问道。

    2021-01-22 03:59:0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