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她以为她是谁

“哐!”厉斯爵用力摔门的声音传来,被人被遗忘的戒指盒,被风吹到了地上。明若清慢慢的收起来脸上的笑容,赤着脚走入浴室里,全身镜里,自己的身上满是他的牙印。她一抬手搂住自己明若清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赤着脚走进浴室里,全身镜里,自己的身上满是他的牙印。。...

“哐!”厉斯爵用力摔门的声音传来,被人遗忘的戒指盒,被风吹到了地上。

明若清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赤着脚走进浴室里,全身镜里,自己的身上满是他的牙印。

她抬手抱住自己,眸光低垂,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经历昨晚的一夜疯狂,她和厉斯爵之间的和平局面,被彻底打破了。

她早该做好这个准备的。

收拾好自己,明若清换伤白衬衣,牛仔裤,走出酒店等交通,很快,一辆车子停在路边。

车窗降下,露出季崇文俊秀的脸,他冲她扬眉:“上车,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明若清坐上去,靠在座位上,随意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还没走?”

季崇文轻笑一声:“大哥刚刚离开,脸色很难看,我猜你们吵架了。”

“季崇文,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阴魂不散?我对你们厉家的男人,只想敬而远之。”明若清有些头痛地抚额叹息。

“喂,你可别不识好歹,我朋友开了一家赌场,说一个叫明程哲的老头儿,在他场子里一夜输了两百万,那老头儿拿不出钱抵债,撒泼打赖地说你是他女儿,怎么可能呢?这肯定是个骗子,我现在就带你去啪啪打他的脸……”

季崇文的话还没说完,明若清已经冷冷道:“停车!”

轮胎在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季崇文踩下刹车,一脸懵逼地看向她。

“他不会真是你父亲吧?”

明若清暗暗咬牙:“你刚刚说,他欠了多少钱?”

赌场里,明程哲畏畏缩缩地蹲在地上,看守他的打手们聚在一边打牌,眼角余光瞥见他骨碌碌直转的眼神,抬脚踹了他一把。

“看什么看?告诉你,再不让你女儿把两百万还上,待会儿我就切断你两根手指!”

明程哲吓得哆嗦了一下,又老老实实地蹲了回去。

门开了,有人进来嘀咕几句,打手们懒懒散散地鱼贯而出。

听见陌生的脚步声进来,明程哲不敢抬头,继续看着鞋尖发呆。

“抬头看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明程哲不敢相信地看过去,明若清就站在眼前,他瞬间激动得老泪纵横,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两百万带来了吗?”

明若清心里压着一股怒火,她冷笑几声:“你给任于湉母女打个电话,让她们把珠宝随便卖掉一件,都能救你回家。”

明程哲立马慌了,双手连连摆动:“不行,我不能连累她们母女俩,再说了,小清,你现在有厉总疼爱,境况比她们好多了,两百万对于厉总来说,不就是小数目吗?”

一旁的季崇文听不下去了,他抓住明若清的手,冷哼一声:“我们走。”

然而,明若清甩掉了他,重新回到了明程哲面前。

“明若清你脑子坏掉了?要当圣母也不是这么个当法!”季崇文恨铁不成钢地怒吼。

无视他的愤怒,她冷静地盯着明程哲,声音冰冷:“给任于湉打电话,就说你赌场的老朋友欠了你一笔钱,让她亲自来取。”

他张了张嘴,本能地想拒绝,可明若清气场强大,他又不得不照做。

任于湉果然跑得比谁都快,等到打手把她扔进来,她才发现是骗局。

明程哲懦弱地抬起眼皮子,小声说:“于湉,你也谅解谅解我吧,把以前我给你买的珠宝拿出来,赶紧把我这债还了。”

“你这男人,还要不要脸了?”任于湉睁着眼睛,声音尖锐,“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要回来?再说了,我现在跟你小雅居无定所,在外面生活都不要钱的?你怎么不问明若清要啊?”

好一出闹剧,明若清无声地笑了,她盯着任于湉,柔声说:“任于湉,赌场的人说了,筹不到钱,我爸是要被剁手的。”

任于湉不耐烦地嚷嚷:“说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我这边已经照律师起诉离婚了,总之,他的事以后跟我无关!”

大约是没想到陪伴了二十几年的妻子,说翻脸就翻脸,明程哲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终于找回了做一家之主的威严与怒气。

“你这个女人!你胡说什么?”

他冲过去跟任于湉扭打在一起,失手拽下了任于湉脖子上的项链。

明若清眼疾手快地捡起来打量,目光瞬间挪到了她受伤的翡翠镯子。

“明程哲,这条项链加她手上的镯子,够你还赌债了。”她弯唇一笑,眼里满是凉薄。

半个小时以后,披头散发宛如疯子的任于湉哭着打车离开,明程哲跟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面如死灰。

见明若清要走,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他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丝做父亲的愧疚。

“小清,”他喊住她,懦弱的,又小声地说了一句,“爸爸对不起你母亲,也对不起你。”

明若清面无表情地转身上车,太迟了,深隔在她与明程哲之间的这道鸿沟,绝不会因为他这句轻飘飘的道歉而消弭。

厉家。

沈管家似乎已经收到风声,得知她与厉斯爵吵架了,不仅贴心地为她安排了与厉斯爵和好的计划,甚至打算给佣人们放假,让她能跟厉斯爵有二人独处空间。

明若清摇了摇头:“不用了,沈叔,以后这段时间,我都睡客房。”

沈管家忍不住替厉斯爵讲话:“小清啊,其实少爷他只是性子傲了一点,他还是很在意你的……”

“沈叔,你别说了,我今天不想提到他。”明若清径直上楼。

沈管家无可奈何地端着咖啡,推开书房的门,厉斯爵面前堆着一堆文件,页面却停留在第一页没动。

“她怎么说?”厉斯爵眼皮也没抬,淡淡问道。

沈管家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脸色,小心斟酌着开口:“明小姐说,她最近想冷静一下,暂时睡客房……”

“客房就客房!”厉斯爵恼怒地合上文件,气得脸色铁青,“她以为她是谁?她以为我会去哄她?她爱干嘛就干嘛,谁都别理她!”

沈管家啼笑皆非,这两人吵起架来,怎么跟孩子似的?看来厉家以后有热闹看了。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最新章节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相关资讯

萌宝征婚:爹地开个价

作者:小妮子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编辑:南风北海 在读:24772人
  “叔叔,我把我妈咪转卖你好好?价钱讨回只要你五百亿,还附送一个可爱的聪颖的我!”肉包子明七易紧紧地抱着厉斯爵的大腿,一脸献媚。商界巨子厉斯爵冷冷一笑,“确实讨回,千“明若清!你给我站住!”。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