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自己打车去

刚结婚了的时候,杜悦打探到,张家有个不成篇的规定,无论内外子孙,每个月都要聚在一起吃顿饭,而且借宿家里,后来她就暗里里偷偷的做了准备。十多年前,刘雅丽因一场意外造成十多年前,刘雅丽因一场意外导致双腿残疾,之后就搬去刘家住。。...

刚结婚的时候,杜悦打听到,刘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管内外子孙,每个月都要聚在一起吃顿饭,并且留宿家里,当时她就暗地里偷偷做了准备。

十多年前,刘雅丽因一场意外导致双腿残疾,之后就搬去刘家住。

她趁着休息日拉上林熙敏,花了整整两天选定一套外国牌子的羊毛衫,又私下补了不少保健知识,才提了大包小包回家,等到了每月一聚的那天,她请了一天假,候在家里等屈润泽接她。

但是,直到夜里十点,屈润泽都没有回来,而她,守着那些礼盒到天亮。

那时,她满心满意想融入屈润泽的世界里,但这个念想如今已被失望击打a得支离破碎。

现在,屈润泽说要带她回刘家,她早没了当初的期待和忐忑不安,反而只是当成件普通的事,甚至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务看待。

“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杜悦一下楼,屈润泽就从茶几上拿过车钥匙起身。

他穿着剪切得体的黑色西装,身姿伟岸挺立,眉心微微敛着,浑身散发着高贵又沉稳的气息,他并没有等杜悦,而是直接打开大门出去。

屈润泽不高兴,这是杜悦的第一直觉,她跟在他身边七年,已经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

临走之前,杜悦下意识扫了眼沙发上的报纸,最显眼的地方有个标题。

著名钢琴师刘雨欣婚后首次演出,富豪丈夫一掷千金博美人笑。

刘雨欣……

杜悦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她没来得及从脑海中搜索出相关信息,屈润泽就已经不耐烦地催促:“还不走吗!”

杜悦“嗯”了一声,抬脚追出去。

刘家位于镇南市最大的军区大院,车子停下,入目的是一栋三层的红瓦别墅。

下车后,屈润泽将两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塞到杜悦手里:“这是你买的礼物。”

杜悦了然,沉默地接过:“好的。”

她的态度不温不火,抬头,却发现屈润泽不知何时已经回头,正眯着眼睛打量她。

今天,杜悦穿了一条浅咖色长裙,肩上是白色的披肩,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在身后,只在后脑处别了一枚小皇冠发饰,她甚至连妆都没怎么化,脸上淡淡的,只有双黑眸发亮,但即便如此,也显得她气质恬静而清丽。

“走吧。”见屈润泽一直没动,杜悦率先迈步,朝别墅大门走去。

她刚走两步,左手蓦地被大手包裹住,一阵滚烫的热量覆盖她微凉的手背。

她有些惊讶地转过头,屈润泽站在她身边,线条分明的下巴微扬,似是觉擦到她的目光,他侧脸,收拢掌心,另一只手按门铃:“等下,记得叫人。”

开门的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妇女,她身上系着围裙,双手还有来不及洗净的菜叶渣子,看到屈润泽后立马笑开,热情地迎出来。

“阿泽,你回来了啊,雅丽大清早就念叨着要我做你最爱吃的藕圆子。”

“燕姨,我妈在楼上?”

屈润泽拉着杜悦进门,边问边抬眼瞧了瞧二楼右手边的房间。

燕姨殷勤地拿过一双拖鞋递给屈润泽:“是啊,你先上去看看她,饭马上就好了。”

屈润泽点头,交代杜悦:“我上去看看,你在下面等我。”

他前脚刚离开,就有两道锋利似刀子的目光落在杜悦脸上,她转头,发现燕姨正不善地瞪着自己。

“燕姨,能给我双拖鞋吗?”杜悦忽略她的敌意,扯出抹笑问道。

“鞋子?没有,家里人每个人只有一双。”言下之意,杜悦并不是自家人。

杜悦双手微拢,尽量礼貌地表明身份:“我是屈润泽的老婆。”

“哦?”燕姨嘲讽地反问,眉头一挑:“原来你就是阿泽在外面的那个女人啊,还真是……”

她没有继续往下说,但语气中的蔑视和厌恶却毫不掩饰地展露出来。

杜悦不知道屈润泽有没有通知她要来这里的事,但显然,刘家人似乎并不待见她。

今天带她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羞辱她吗?

杜悦心中苦涩,面上却没有表露半分,状似认真道:“难道屈润泽还有别的女人?”

“你!”燕姨听了气得脸色发青。

杜悦自顾自弯腰打开鞋柜,翻出一双棉拖,刚要换上,突然肩膀一疼,整个人就被燕姨撞开。

“你什么意思?”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杜悦被惹急,目光凌厉地盯着燕姨。

燕姨毫不客气地抢过她手里的拖鞋:“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家小姐的拖鞋你也配穿?”

这样赤 裸的侮辱,仿佛和杜悦生命过往的某个片刻重叠,她低垂下眼眸,再抬头时已经收拾好情绪:“既然这样,那我直接进去好了。”

说着,杜悦就赤脚踩上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冰冷的触感直达心房,她忍不住将脚心蜷缩。

燕姨翻了个白眼,刻薄尖酸:“真是没教养!”说完,搓着双手骂骂咧咧进了厨房。

杜悦脚步一顿,站在空旷寂静的客厅中,心里像压了块石头般堵得难受。

“汪汪!”

蓦地响起狗叫声,杜悦抬头,瞧见一只红棕色泰迪从楼梯上冲下来。

“汪汪!”

小泰迪身上的毛很干净,外面穿着套大嘴猴衣服,下楼后,讨好地蹭着杜悦的脚。

“小可爱,你是不是想出去玩了?”

这只狗很对杜悦的眼缘,她蹲下,伸手抚摸它的颈脖,泰迪立即高兴地直甩尾巴,两条腿也放肆地往她身上巴。

杜悦被逗乐,刚想要抱它,动作却被一冷漠而优雅的女声所制止。

“别碰豆豆,它最反感陌生人了。”

杜悦回头,楼梯口处,屈润泽抱着一个雍容华贵,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站在那里。

显然,刚才出声的就是此刻神情冷漠盯着自己的女人,她的婆婆——刘雅丽。

“燕云!”

屈润泽刚小心翼翼地将刘雅丽放到沙发上,就听到她朝厨房喊人。

燕姨急匆匆地出来,手上还有未干的水漬。

“怎么了,雅丽?”她说着,意有所指地皱眉看着旁边的杜悦。

“帮我把豆豆抱沙发上来。”

燕姨点头,马上走到杜悦跟前:“放手。”说着,猛地就夺过她手里的泰迪。

杜悦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屈润泽母子,他们眉目间有七分相似,刘雅丽腿上盖着张毛毯,长相端庄,脸上却有属于病人的些许苍白。

杜悦的审视引起刘雅丽的不满,她回视,冷声道:“你看什么!”

杜悦吐了口浊气,余光瞥见屈润泽正自顾喝茶,上前一步,勾出些笑意,喊:“妈……”

刘雅丽双眉微蹙,看向她的眸子又冷漠几分。

“我这辈子就生了阿泽一个儿子,什么时候多出个女儿来了?”

杜悦脸腾地刷红,身体微微僵直:“妈,你可真爱说笑,我是杜悦。”

“我没有说笑。”刘雅丽冷冷别过脸:“你这声妈我可担不起,以后别叫了。”

杜悦眼眸一闪,看向屈润泽,他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沉默地抿口茶。

突然的,原本堆积在她胸口的不安和惶恐全部消失不见,她的内心,重归平静。

这样的场面,她早就该猜到了不是吗?

“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屈夫人。”一旁的燕姨很快接口,眼里有幸灾乐祸。

屈夫人……

这三个字呢喃徘徊在杜悦唇舌间,一时竟难以吐出,她双眸微微湿润,脑中一片空白。

“其他人都不在?外公又钓鱼去了?”还是屈润泽的开口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刘雅丽收回疏离且寒气逼人的目光,转而对他慈爱地笑笑:“你外公去林副官家里喝茶了,其他人在饭店吃饭呢。”

屈润泽点点头,对还站着的杜悦道:“我们也去那里吃饭吧。”

杜悦的笑容得体又浅淡:“嗯。”

临走前,杜悦想起手里还提着两个礼盒,一顿,朝刘雅丽递过去。

“屈夫人,这是我的一点点意思……”

“外面买来的不三不四东西我可不敢吃。”

刘雅丽嫌弃地看了眼她手里的礼盒:“你拿走,我不喜欢。”说着没再理会杜悦,朝燕姨吩咐:“把轮椅推出来,我们也去酒店。”

杜悦像是嗔怪地看了屈润泽一眼:“我说屈夫人不会喜欢这些东西的,你非要买。”

刘雅丽脸色乍然变得难看,显然没想到东西是屈润泽买的。

屈润泽望了望笑意盎然的杜悦,唇线微抿,安静地将刘雅丽抱上轮椅。

“不早了,我们走。”

杜悦安静地看着屈润泽率先推刘雅丽出去,扯了扯嘴角,也跟了上去。

至于那些礼品,刘雅丽看不上,但也没糟蹋的必要,她决定带回去。

“车上坐太多人我会难受,你自己打车去吧。”

刘雅丽冷漠的脸出现在车窗边上,杜悦搭在车门上的手一顿,接着就听到“喀嚓”一声,门反锁了。

杜悦透过后视镜看屈润泽英俊的脸庞。

“杜悦,我先送她们过去,你自己叫的士来,万利国际,别迟到。”

说着,车子从她面前呼啸而过,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

倘若屈润泽知道从刘家到万利国际的这段路是禁出租的,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撇下她?

戏妻成瘾最新章节

戏妻成瘾相关资讯

戏妻成瘾

作者:步步生莲
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5229人
  原我以为是一场肯定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起身陷报仇的漩涡,结婚了是想将她稳步推进坟墓,她简言之的丈夫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了另一个男人,只为了可以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负着着“我一生最愉悦的片刻都浓缩在他进入我的瞬间,我渴望听到他说爱我。”。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