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开裆裤

刘晓玉替代林姗姗诚恳道歉:“悦悦,你别不介意啊,姗姗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也不是无意针对你的,可那就她想离开这里,不明白你方不更方便……”说着,她脸上露着难为的样子,配杜悦没有回答,一双桃花眼越过众人,锁定在屈润泽身上。。...

刘雨欣代替林姗姗道歉:“悦悦,你别介意啊,姗姗就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不是有意针对你的,可既然她想留在这里,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说着,她脸上露出为难的样子,配上水光眸子,显得尤为楚楚可怜。

杜悦没有回答,一双桃花眼越过众人,锁定在屈润泽身上。

屈润泽微微侧过脸,眉头拧起,尴尬的沉默在众人间晕染开来,林姗姗又是期许又是埋怨地看着他,仿佛屈润泽是要抛弃她的罪魁祸首。

屈润泽终究还是妥协了:“杜悦,你再去找个地方……”

虽然心里早有答案,可是真听到屈润泽这么说,杜悦还是清晰地感到一种希冀破碎的疼痛。

杜悦弯了嘴角:“嗯,我明白了。”

她抓过椅子上的背包,挺直脊背走向宴会厅大门处。

她不吵不闹,并不是她心有畏惧,如果可以,她能让今晚成为林姗姗人生中难忘的痛苦一夜,可是一个女人,越是面上嚣张,越表明她其实已经输了。

杜悦边走边吸气,调整呼吸,经历这么多,她早就学会以漂亮的姿势跌倒。

不知是没想到她要离开还是无所谓,这中途,并没有人去拦杜悦。

杜悦离门口越来越近,然后,门从外面推开。

“抱歉,我似乎来迟了。”

杜悦停住脚步,然后,沈家琪俊朗无比的脸庞缓慢地出现在她视野内。

沈家琪眼里有错愕一闪而过,显然,他也没想到会在门口遇到杜悦。

“三哥,都在找你呢,迟到这么久,该罚!”

一个儒雅的青年迎上来,热情地搂住沈家琪的肩膀。

他就是今晚宴会的主办人,曹家小祖宗的父亲曹逸阳,也是曹家长子。

沈家琪有意无意地看了眼杜悦,这才笑道:“临时有点事,还望不见怪。”

“我们说这客气话干嘛,走,主桌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曹逸阳说着就走,几步后发现沈家琪没跟上,又折回来:“三哥?”

“雨欣坐在那边,我去打个招呼。”

沈家琪三言两语解释,接着笔直朝刘雨欣所在的圆桌走去。

刘雨欣远远看到沈家琪走过去,表现得很淡然,听说沈家琪并不跟她一起坐,反而有些高兴:“老公,我跟朋友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我不用去主桌吧?”

沈家琪温和点头:“怕你担心过来告诉一声,你就留这里,没事。”

“老公,你真好。”刘雨欣说着,绽放出一抹幸福娇羞的笑容。

“只要你喜欢,都没问题。”

“哎呀,雨欣,世纪好老公都让你遇上了呀。”黄胜奇吹口哨调侃。

刘雨欣甜甜一笑:“就你话多,赶紧吃你的。”

她心里到底是高兴的,除却房事上的不足,沈家琪的优秀和体贴极大地满足她的虚荣心。

“你们用餐,我失陪了。”

沈家琪颔首打个招呼,然后走回曹逸阳和杜悦所站的位置。

“走吧,一桌人都在找你,我爷爷还说你回国了也不见人影……”

沈家琪笑着听曹逸阳说话,眼神却落在杜悦身上。

杜悦感受到他的视线,这才惊觉,她是要离开的人,杵着不像样儿……

曹逸阳惊讶于沈家琪幽深眼眸中跳跃的火苗,顺着看过去,就发现站在那里,微微尴尬的杜悦。

“她是……”曹逸阳问。

他不过随口一问,刚刚那桌动静那么大,他多少也听到些消息。

“一个算认识的人。”

沈家琪回答得轻描淡写,但是眸光却从未离开,曹逸阳被挑拨起兴趣。

他打量杜悦,鬼使神差地想到那天高雄的嘀咕:“咱们三哥,这是想去撬人墙角了……”

说的,该不会就是她吧?

曹逸阳捅了捅沈家琪的胳膊:“怎么相识的?”

沈家琪横了他一眼,惜字如金,丢下他自顾往主桌方向走去。

曹逸阳忍不住腹谤,闷骚成那样,他那点心思,谁不知道啊……

杜悦转身要走,却被一道男声唤住:“小姐,请留步。”

她止步,望见曹逸阳正笑意吟吟地看着自己。

“满月酒讲究个圆圆满满,可是主桌那里还差个人,不知你方便凑个数不?”

杜悦错愕地挑眉:“你是跟我说话吗?”

“嗯,大家都入座了,我也不好去拉人,小姐不方便吗?”

曹逸阳露出为难的神色,眼神希冀,那样子像真的很需要她的帮忙。

杜悦犹豫了下,发现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曹逸阳看出她的默许,笑着弯腰,绅士地掌心朝上请她先走。

镇南市并不大,青年才俊相互之间多少认识,但主要划分为两类,一个以当地的商人子弟和官二代为主,另一个则大都是祖辈上从军的红二代。

沈家琪和曹逸阳,就是典型的红色家庭子弟,而且是比较出挑的那种。

俗话说,有钱抵不过有权。

屈润泽他们那个商二代圈子,虽然面上和红二代子弟不对盘,但心里到底是有些羡慕他们的。

所以,当林姗姗看到被挤走的杜悦居然去了主桌,气得差点背过气。

“雨欣姐,你看看!”林姗姗跺脚指着杜悦:“那女人真当自己是回事,居然好意思坐那里!”

刘雨欣看到,心里也蛮不舒服,当面上还是装作不在意。

“只是拉过去凑数的,有什么关系。”

“她凭什么呀!”林姗姗气得拍桌子:“要坐也该你去啊。”

刘雨欣笑容变得有点牵强,微不甘地咬住下唇,但看到对面的屈润泽后,淡然一笑,意有所指:“我觉得坐这里很舒服,心在这里才要紧。”

屈润泽望向主桌的眼神幽深,握着酒杯的指关节有些青白。

……

杜悦跟着曹逸阳入座,主桌上热闹非凡。

坐上首的是曹逸阳的奶奶,慈祥有福相的老年人,听人说她已经九十二了。

曹逸阳微微错愕,挑眉,沈家琪占了他的座位。

高雄小孩心性,跟曹家小祖宗玩得很高兴,看到杜悦后咧开嘴笑:“悦悦,你也来啦?好几天没看到,我可想你了。”

高雄热情似火,大嗓门惹得宴会厅其他人纷纷看过来。

换了礼服的杜悦别有一番韵味,长发随意盘在头顶,裹胸下是若隐若现的春光,淡妆的她气色健康,浑身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息,吸引不少男人的注意。

沈家琪低头,自顾喝茶,唇边始终是淡淡的微笑,并未特别关注杜悦。

高雄拉开旁边的椅子,一拍:“悦悦来,坐我跟三哥中间。”

杜悦本就无心宴会,更不会在意坐哪儿的问题,跟曹逸阳点头致意后,入座。

曹逸阳横了沈家琪一眼,自顾到餐桌角落坐下。

杜悦刚挨着椅子,曹家老太就呵呵笑着:“三儿啊,你媳妇可真是漂亮呢。”

曹逸阳眼前一黑,大叹交友不慎,三哥这分明是要置他于死地,要是刘雨欣知道这边发生的事,心里不恨他才怪。

高雄乐呵呵地挨到曹家老太旁边:“曹奶奶,她是悦悦,屈家小伙子的太太。”

众生嘈杂,曹老太耳边又不好使,高雄只得扯着嗓子说话。

可他那称呼,不厚道地将屈润泽压低了一个辈分。

沈家琪低头,云淡风轻地抿了口茶。

曹老太歪着头,不相信道:“你别哄我,屈家小伙子不还穿开裆裤吗?”

这话一出,男女老少都不淡定了,内敛的赶紧转过头掩饰,直接点的噗嗤笑起。

当然,脸色最难看的当属屈润泽,铁中泛着青,刘雨欣的笑也有点挂不住,她心里有些懊恼,应该跟沈家琪去主桌的,可是事到如今她去,倒显得欲盖弥彰了。

而且,她既然通过这种方式跟屈润泽表明了态度,自然不能半途而废。

杜悦别过脸,尴尬地用杯子挡住她绯红的脸颊。

“曹老太年纪大了,并不是有心的。”

杜悦循声回头,见沈家琪笑容温和地看着自己。

作为当事人的屈润泽都没说啥,她有什么资格去介意?

杜悦浅笑着摆手:“我知道,她很热情,我蛮喜欢的。”

……

这场酒宴持续两个小时,八点才落幕。

杜悦刚看完时间,抬头,就瞧见屈润泽笔直朝她走过来。

屈润泽阴沉着一张脸,心情好像不太好。

“抱歉,我们有事赶时间,失陪了。”

屈润泽简短地跟曹逸阳打个招呼,也不管其他人都看着,扯起杜悦就走。

杜悦蓦地被拉起,身形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只来得及跟曹家人点头示意,就已经被屈润泽拉出好几步。

高雄啧啧地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扬着下巴对沈家琪:“这么失态,看来未战先败啊。”

刚说完,一包纸巾直接丢到他头上。

……

走廊上,杜悦摔开被屈润泽捏疼的手:“屈润泽,你想干什么!”

屈润泽站定,冷冷地看着杜悦:“怎么,就那么舍不得离开那群人?”

“明明是你朋友抢了我的位置,现在倒成了我的错了?”

“阿泽,这事跟悦悦有什么关系,她又不知道我们两个圈子间的是非。”

张世南刚出宴会厅,看到走廊上争执的两人,赶紧上前说和。

戏妻成瘾最新章节

戏妻成瘾相关资讯

戏妻成瘾

作者:步步生莲
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在读:15229人
  原我以为是一场肯定蜜恋,她义无反顾嫁入豪门。没想起身陷报仇的漩涡,结婚了是想将她稳步推进坟墓,她简言之的丈夫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了另一个男人,只为了可以得到另外一个女人。她负着着“我一生最愉悦的片刻都浓缩在他进入我的瞬间,我渴望听到他说爱我。”。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