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时代之异世

作者:望山跑死马
类型:科幻 状态:完结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6178人
  -世界末日,怎么办?  -整体搬迁到外星球!  -外星人肯吗?  -不愿?那只得抢咯!  -我始终在去思考,无缘无故干嘛非要世界末日啊?  -想不出,那就看书学习吧!  罪恶时代,深度剖析世界末日的那些事儿。山梁上那棵高大的苍松,以挺拔的身躯傲视着整片山林,如钢铁般黝黑的树干连利刃也很难划开,带着淡蓝色光泽的枝叶展示它旺盛的生命力。。...

异世娱乐时代TXT  异世时代 百度网盘  异世时代作者:阿琪  异世时代宣辞  异世时代txt下载  异世之领主时代  异世时代 小说  兽人时代/异世时代  


罪恶时代之异世最新章节



罪恶时代之异世精彩情节

  “噢,炎豹还待在它的巢穴里呢,附近没有大型生物,其它的都在睡觉吧。叔叔,你要注意安全啊。”

  能够生存在这个罪恶时代的,只有变强,变得更强。

  按照炎豹平时的秉性,一旦面对强大的对手,早已经逃之夭夭,或者围着对手游斗。此刻它却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喷出火炎的攻击技能,似乎要用利齿把对方撕成碎片才解恨。

  袁朗戴上夜视仪,能看到的只有红线和绿线组成的线条勾勒出的大概地形,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袁朗又细细的嗅着空气,觉得实在没有太强烈的危险信息,便慢慢缩回洞口,掩盖上树枝。猫腰穿过一段不长的通道,在里面有一处小小的空间,高度也就能直起身子,将就着容下三个人。中间放着一罐平常易拉罐大小的取暖器,些许的热气让洞里暖和许多。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掀开黎明前的黑暗,冰渣和泥土在四处飞溅,带来的气浪和热浪扑向几十米外的袁朗。巨大的轰鸣声震得袁朗不住的头晕,却努力绷紧手中的弓弦,箭尖微微颤抖着,对准炎豹的方向。

  袁朗左手短刀卡住了炎豹的利齿,右手拔出匕首狠狠的刺向炎豹的脖颈,但是只能在炎豹坚硬的皮肤划下一道道刀痕。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炎豹完全失去了理智,利齿要在钢制的短刀上,已经把钢片咬的变形了。

  罪恶日那会,袁婧不过几个月大,到现在已经能够跟自己出来做任务了。罪恶日之后,强烈的辐射、骤然恶化的环境以及食物和物质匮乏,从核爆炸残存下来的人类绝大部分染上疾病,缺少药品和救护的人类,大批大批的死亡,灭绝的阴影降临在人类身上。

  算着差不多到底的时候,把手上的匕首狠狠的插在树干上,桉树很结实坚固,可也抵不住从十几层高的地方带下来的冲劲,力道从身体通过匕首传到树干上,切开一道十多公分深的刀坑,顺着笔直的树干滑下。深黄色的光滑树皮和坚硬的树躯沿着那条线翻开,像被犁过的泥土,留下触目惊心的刀痕。

  “叔叔,你们能不去吗?我害怕!”上一次,村子里的一个大哥哥就是在猎杀炎豹的时候被炎豹火炎燎伤,烧到了整条腿,加上冻伤,还没回到村子就死了,想起那个大哥哥脸上那痛苦的表情,袁婧整整一个月不敢自己一个人睡。此刻,叔叔又要去猎杀那种危险的生物,袁婧很害怕,不仅是害怕一个人待在这边,更害怕叔叔被怪兽打伤。

  吩咐完,袁朗纵身一跳,沿着桉树巨大而光滑的树干平行而下,风呼呼从耳边划过,衣服和空气摩擦带起的嗤嗤声响打乱了凌晨的寂静,惊起了好些耳朵灵敏的动物。袁朗很享受这种感觉,有种窒息却刺激的快感,难得的是那种自然而然的紧张,稍微使冷淡的心活络了一些。

  “走!”

  袁朗一愣,却是不可抑制的回想起罪恶日之前的世界,那时天空也不湛蓝,可最起码还有翱翔的飞鸟;那时的水也不清澈,可最起码还有游弋的活鱼;那时空气也不新鲜,可最起码不会弥漫着硝烟的气味。袁婧和林当对那时的世界没有太多的印象,袁婧从懂事起,认识的就是这个昏暗的世界。

  天地间,不再有虫鸣鸟语,有的只是寒风吹上积雪时,发出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噼啪爆裂声。这是风中所富含的负离子和积雪中的原子发生的物理反应或者化学反应或者其他反应。这种风如果吹在脸上,会火辣辣的疼。

  袁朗猛地的坐立,睁大的眼睛瞪着前方。心肺剧烈的跳动,已经是满身虚汗了。

  林当接过这枚核晶,忍不住咧开嘴嘿嘿笑出声,这几天来的辛苦没有白费,这枚核晶比想象中要大得多。接过手,掂了掂,却是疑惑的叫出来。袁朗转过头来,反应过来这枚核晶的特殊,不仅为自己的命大而庆幸。

  突然,一个犀利的声音划过天际,带来那种剧烈摩擦后刺耳的声波,猛地睁开眼,就看见天上坠下一条耀眼的白光。顷刻间,一个以它为中心的光圈飞速的扩散开去,沿着这圈光波,耸立的电线杆拦腰折断、田里的庄稼连根飞起、路边的房屋像漏气的气球般塌掉、山上的树林一片片的伏到……。紧接着,一堵由炙热光焰组成的浪潮吞掉了电线杆、掩盖了田地、遮住了房舍、推倒了山林……。

  林当和袁婧都已经睡着,山洞外面的寒风呼啸,现在洞里面虽然也很冷,至少能够遮风挡雨。犹如野兽咆哮般的风声,袁朗却枕着安然入睡。对于明天的生死搏杀,袁朗早已经习惯了,生死在天,死里求活而已。

  这么大的动静把林当和袁婧也惊醒了,袁婧睁着黑亮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叔叔,林当则睁开眼看了看袁朗,习以为常的拉了拉身上的毛毯翻个身准备继续再睡。借着洞中取暖器发出的微弱光芒,手表显示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

  泌人心扉的微风轻抚在脸庞,带来淡淡的花香,夹杂着些微泥土的气息,有点腥,更多的是那种醇厚的味道。耳畔传来长长短短的虫鸣,没有节奏感,却并不让人生烦。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有些的热,让人更是感觉发困。这时候,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发酸,这就是幸福的感觉,让人很充实很激动。

  • 两个人&袁婧眼

      看到袁朗回来,里面的两个人都抬起头看着他,看到袁朗微微点头后,林当低下头继续擦拭那已经光亮照人的狙击枪。袁婧眼睛盯了几眼监视器,又转头看了看袁朗,犹豫着要不要靠过来。

    2021-04-19 09:5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和村里&朗和村

      就在那时,袁婧的爸爸妈妈都没能熬过去,尚在襁褓的她也是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师傅的出现,恐怕袁婧、自己和村里大部分人都活不下来了。后来,袁婧是袁朗和村子里的人拉扯大的,虽然只是叔侄女,却胜似父女。

    2021-04-17 07:35:40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有什&击力的

      袁朗看了看袁婧,正了正神色,对她和林当说:“那有什么好说的!还是教你们怎么去识别野兽攻击力的强弱。”

    2021-04-19 07:15: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叶展示

      山梁上那棵高大的苍松,以挺拔的身躯傲视着整片山林,如钢铁般黝黑的树干连利刃也很难划开,带着淡蓝色光泽的枝叶展示它旺盛的生命力。

    2021-04-17 12:17:07详情点赞(0)回复(0)
  • 慕他们&,没有

      不知道该不该羡慕他们,没有回忆也就是没有失去后的那些撕心裂肺的念想。或许吧,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类,应该为自己赎罪。

    2021-04-18 08:16: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