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戈待战

作者:千古斯文
类型:历史 状态:完结编辑:书信起笔 在读:24024人
  崇德二十六年,胡虏肆掠北方。战乱不息,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身世煊赫的敖毅并也没想逃避那份都属于他的责任,便在大动乱时代下的他在战乱中屡建奇功,为国家收复失地山河,拓展边疆。最后成了“醉里美人膝,醒掌杀人剑”威名远播一方的长威侯。敖毅的身后是一处悬崖峭壁,和剩下的几名士兵退到无可再退的地步,刚刚激烈的打斗之后在这个狭小的绝壁之处堆满了尸体,有自己人的也有敌方的。。...


金戈待战最新章节



金戈待战精彩情节

  不久边关失守的消息和封尺城北屠城的消息便震惊朝野。

  突然一匈奴士兵大叫着用长矛向敖毅刺过来,敖毅用左手顺势握住他的长矛向后一拉,右手用剑“噗呲”一声刺入匈奴的胸膛,毫不犹豫的把剑拔了出来。那个匈奴士兵向后倒去,被剑刺透的胸膛涌出一大片鲜血。匈奴们似乎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了,紧接着他们一齐蜂拥而上,嘶喊着。敖毅渐渐地抵挡不住,在被一杆长矛刺中之后,他大吼一声猛地把快刺过来的长矛揽住,用剑奋力一扫。又有几个匈奴死在了敖毅的剑下。

  敖毅的脑子里空空的,‘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他的眼睛里放映出此前的一幕幕。

  他说完启奏之后不慌不急慢慢捋了一把胡子才慢慢开口说道“老臣以为,此战不可避免原因也有二”,他说完这些慢慢地看了一眼文秉,文秉也正看着他。他们两个在朝野之上公事的时间也得追溯到上个朝代了,所以两只老狐狸用眼神交流一番便已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了。敖烈眼神马上回到皇帝的冕旒上“其一:当初在与匈奴一族签下和约的目的也只是保我国北方一时之安定,我想他们也是不想签的,只是被迫于他们当初的战败,所以他们卷土重来只是和约到期了。其二,他们骨子里流淌的好战基因并不是一两场失败就能停止他们鲜血的沸腾。”说完这些敖烈和文秉并排站着不动,目光都投向邵灵帝。

  刘越是敖烈众多门生中的一个,算得上比较有出息的一个了。在边疆戍卫了十年,才调回京城也就是郢国的‘首都'洛城,刘越也算的上是身经百战了,此次让他带兵也是合情合理。

  边塞夜晚,月色被乌云遮住,远处的柴门深巷中透出几声狗吠,近处的吠声也彼此起伏,往日宁静的夜晚在今日显得格外躁动不安。

  敖毅的身后是一处悬崖峭壁,和剩下的几名士兵退到无可再退的地步,刚刚激烈的打斗之后在这个狭小的绝壁之处堆满了尸体,有自己人的也有敌方的。

  敖毅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匈奴的杀喊声也听不见了只剩下自己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邵灵帝把从封尺关快马加鞭传回来的折子往文案上一摊,微眯双眼,用一种他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气说道:“朕二十一岁亲政,执政到如今已经有了二十个年头,自从朕登基以来,边境战事不断,匈奴族在朕登基之初,根基尚还不稳之时举兵三十万向朕边关进犯,欲攻陷朕郢国。幸得“护国公”敖玄率二十万军队阻击,历时三个月全歼匈奴三十万大军,还把当时匈奴族的首领伊犁单于斩与马下。他们战败之后与我们签下二十年和约,这二十年除了成为郢国的附属国还每年向我国朝贡进京述职,而如今二十年和约已经到头,他们野心之巨现在也已经玩全暴露了,二十年之前有护国公卫我山河之周全,而现在的他也有些年迈。而今又有谁,能为朕庇护这锦绣河山。”话毕。邵灵帝便咳起嗽来,身体伴随着咳嗽不停地抖动,冕旒的珠帘也跟着跳动,脸上也随之浮现出一抹咳嗽后充血的潮红。

  当然朝廷之上分为两派一边是以文秉为首的保和派,大多文官为主,此次的右路先锋将军‘武陵’就是属于保和派的,另外一边是以敖烈为主的守战派。此次出征的人选,让别人看起来邵灵帝也是为了制衡两派。这都是君王惯用的伎俩。

  晃了晃头,他想起刘越走之前对他眨眼,他出了家门之后往城内的‘醉仙楼’赶去。敖毅和他们部下和兵营的人喝酒都是到醉仙楼。醉仙楼是位于洛城中央最繁华的一条街的正中央。当然也是洛城最好的酒楼之一。

  敖烈见大家都坐定了,便严肃起来,大家都静定端坐着,抬头挺胸。注视着敖毅。毕竟这场战关系到国家的半壁江山的安危。敖烈说道:“北方胡虏之灾,从宗皇帝就有了,胡虏就是我们说的匈奴一族,他们是生长在马背上的民族,每一个熟知草原生活的牧马人在遇到敌人时都下意识的用射箭,追击来打击敌人,在觉得无法战胜时,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逃跑,并不觉的这是什么丢人的事。在你困了,累了,睡了时,他有会狂风暴雨般的回来袭击你,在你还没从睡梦中清醒时,就用乱箭把你射个粉碎。

  在杀退这波攻击之后,敖毅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他晃了晃头,努力使眼神聚焦在一起,眼睛余光里的亲信们一个个都倒在了匈奴的这波进攻中,只剩下自己孤军奋斗了。

  突然一个巨石石破天惊的砸了过来,一个士兵在慌乱中被整个大石块砸中,在火把的光影下,血肉兀地溅射在周围,纵使是一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也有点承受不住如此场景。有些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此时扯着嗓子喊道“都不要乱跑动,找到掩体找机会用弓箭反击!”说完便张开手中的弓向敌军盲射过去。越来越多的戍城士兵加入到反击的阵容中来。

  传令兵此时也被这么大的动静给惊醒。迅速擂起战鼓。一时间鼓声震天。城关内的士兵迅速出动。周围的箭矢横飞,周围的哀嚎声一片,一个士兵冒着被箭射中的危险探出头,敌军的火把延绵到目光无法企及之处。可见其人数之多无法预估。

  一个月前。

  敖毅已经使不出任何气力来躲避这只箭了,那只飞射而来的箭在敖毅的瞳孔中越放越大。敖毅露出一抹苦笑:“难道我就要死在这了么,爷爷年纪大了,以后他孑然一人该怎么办。孩儿不孝,以后不能在您身边了。”。敖毅缓缓闭上了双眼。“噗呲”一声敖毅的胸口绽放出一朵血花,由于巨大的惯性,敖毅向悬崖跌落下去。

  敖烈看着自己的孙子也露出赞许,可嘴上却不说还可以板着脸对敖毅说道:“你看看你,让这么多长辈等你一个,成何体统。”敖毅剑眉飞挑嘿嘿一笑:“这不是我就要上战场了么,刚在校场举行了一场演武。”敖烈也不多说了,用眼神示意敖毅入座敖毅紧挨着刘越坐下,敖毅和刘越对视一眼,两人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刘越如今也是三十有五了,过了而立之年,而今正是心智的巅峰状态。两人没少在校场一起演武过。感情也颇深,对于刘越来说,敖毅成长他都是看在眼里的,从一无所知的小白到如今精通文韬武略的帅才之人选,当然从将才到帅才,别看它们只是一字之差,可如果没有那么点天赋的话,那么后天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文秉也知道敖家这一生为国家奉献太多,现在就连自己唯一的孙子也想送往前线。老哥我这是在帮你啊,唉,这不开窍的老顽固,文秉想到这也不禁老眼一红。邵灵帝更是感动的有些哽咽。“那就依护国公所言,现在拟旨'封刘越为兵马大元帅,,武陵为右路先锋将军,敖毅为左路先锋将军,翌日启程赶往封尺关,驱除胡虏,护朕边疆。“

  • &通”“

      敖毅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匈奴的杀喊声也听不见了只剩下自己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2021-05-16 06:35:31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的群&臣说道

      旁边的太监总管李义公公连忙过来帮他拍着背,邵灵帝等咳嗽稍微好点环视眼前的群臣说道“爱卿们可自由发言,进献良策“。邵灵帝的话刚落音。朝廷上群们便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2021-05-15 08:21: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久边关&的消息

      不久边关失守的消息和封尺城北屠城的消息便震惊朝野。

    2021-05-15 07:39: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奈&殆尽。

      奈何敌人的攻势太过猛烈,不久城池便被攻破。胡虏们冲进城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夜之间全城百姓被屠之殆尽。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2021-05-15 01:58:2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