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梦回春秋

作者:沐影乘风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编辑:青梅佐酒 在读:22357人
  一个平淡无奇的学生,一次奇特的再次穿越,一个纷杂的春秋,名相、权奸、勇将、智囊,尽在《梦回春秋》。 再次穿越之梦回春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到了目的地,文正没有跟着大部队开往寺庙,而是偷偷跑向寺庙旁边的一座破落的小院,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里还有一座诸葛武侯祠,而他正好是为数不多知道之一情况的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此风骨让人向往,他看着武侯雕像如此想到。一阵脚步身打断了他的思路,文正转头一看,原来是熟人,是这座小祠堂唯一的工作人员,负责看管空空如也的募捐箱,一个看起来70多岁的老者。老者看起来精神矍铄,有那么些仙风道骨如果在一些大道观里,肯定能当个什么观主之类的,文正常这样偷偷的想。因为...

梦回春秋作文500字  最强指挥官梦回春秋  梦回春秋的全部小说  梦回春秋歌曲  梦回春秋小说  梦回春秋简谱  淹城梦回春秋  春秋乐园梦回春秋  穿越之梦回春秋战国  


穿越之梦回春秋最新章节



穿越之梦回春秋精彩情节

  走在路上,想着老者将要远游,以后又少了一个朋友,文正不禁有些心怀忧伤,转过一个路口时,没留神,被一辆满载的大货车冲撞而飞,身体高高的飞起,接着“啪”的落地,周围同学都长大了嘴巴,每人注意到,被淹入血泊的文正手中有一枚玉佩闪过一丝光亮,之后便奇异的消失了。于此同时,武侯祠的老者竟是隔空向这边望来,似乎是看见了文正发生了车祸,他长叹了一声,接下来说的话,若让旁人听到,定会觉得这是个神经病老头。“师弟,鬼谷两派从春秋开始争雄,孙膑、庞涓,苏秦、张仪,延续到你我二人,胜败未分,又有多少人杰感叹生不逢时,你我二人,二士争衡,终究难分伯仲,遂定下约定,攒九州两千年之气运,逆转时空,各送一人回到你我也向往不已的乱世春秋再次博弈,更是折去你我各自的天人之姿,使时空错乱,如今的春秋,不在是一国称霸,诸国哑然的春秋,明君,贤臣,勇将,智囊,汇聚一堂,这才是你我二人最向往写意春秋。”说完他的眼神望向未知的远方,似乎与一位久未蒙面的老友对视着。

  到了目的地,文正没有跟着大部队开往寺庙,而是偷偷跑向寺庙旁边的一座破落的小院,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里还有一座诸葛武侯祠,而他正好是为数不多知道之一情况的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如此风骨让人向往,他看着武侯雕像如此想到。一阵脚步身打断了他的思路,文正转头一看,原来是熟人,是这座小祠堂唯一的工作人员,负责看管空空如也的募捐箱,一个看起来70多岁的老者。老者看起来精神矍铄,有那么些仙风道骨如果在一些大道观里,肯定能当个什么观主之类的,文正常这样偷偷的想。因为武侯祠不常有人来,文正算是为数不多的常客,老者便常与他聊聊天,多是些五代残唐之类的演义故事,老者说起来平平淡淡,文正倒是听着津津有味,偶尔插科打诨,引得老者开怀大笑。老者慢慢走过来,没有什么客套的寒暄,开门见山的说“我要远游一趟,这座祠堂便要关门了,见你常来,是个有意思的后生,送你个小礼物吧。”文正有些手足无措,两人可从来没有过物质交流,说句不要脸的话,就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老者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也不多说,往他手里塞了一枚雕纹玉佩,也不知道是龙纹,抑或是螭文。送完东西老者便说“好了,你走吧,我要打扫打扫”,说着就把他往门外赶,文正边走边回头看,恍惚间,在老者关门时,他忽然觉得老者与祠堂正堂上的雕像有几分神似,瞬间他就被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逗笑了,不论如何好友赠礼也是乐事一件。他快步向集合点走去,这时候其他同学基本都已经拜完了神佛,一身烟火的气味。文正想到“如果佛祖能灵验,我拜了诸葛武侯岂不更有用。”边想着便向学校走去。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呀”,文正如此感叹道,而现在他的名字当然早已没有那么惊世骇俗,“张平”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寓意更是无比直接,希望他平平安安,毕竟在这个号角连天的乱世,生存才是唯一的长路。所谓“父母在,不远游。”但在当时的习俗却是男子弱冠之年便要离家。世家子弟称为游学,张凡的家里肯定不是如此,只不过是条件困苦,自己出去闯荡,家里可以少个碗,减轻压力罢了。想到这事他不禁有些无奈,暗骂道“贼老天,既然都让我穿越了,何不索性让我投个好人家,不求王侯将相,至少是个富庶商贾。”骂完也缩缩脖子,经历过这次其妙经历,他也怕老天开眼,他被雷劈。

  由于远游已经是一种习俗,故此他的离家也没有多么难舍难分的场面,父母提前一天就给他炕了大饼,走前提醒他,注意安全仅此而已。于是,张凡向着韩国都城新郑出发,一路上自是少不得风餐露宿,身上带着些“布币”不再是红彤彤的毛爷爷,他自我安慰道,要是有一天能回去,这可都是文物啊。经过几日的跋涉,张凡终于到达了新郑,望着古朴的城墙,他长处一口气,缓步向城门走去,接着就是检查“护照”一切如同电视剧一样,到了大街上,张凡终于知道了什么叫“车如流水马如龙”,在原来的生活中,看着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张凡只有说不出的厌烦,而现在看着一个个富庶子弟鲜衣怒马,平常人家黄发垂髫,言笑晏晏,这一切竟让他生不起半点厌烦,倒是十分乐在其中。张凡来到新郑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去学馆,学馆并不是所谓的私塾,春秋时期多是世家子弟从政为官,而平民想要为官,便要去学馆,举贤,抑或是有达官贵人到访时前去游说,展现自己的学识,以求赏识,从此平步青云。张凡想要前往学馆,并不是他想要从政为官,而是他早已跟村里的私塾先生打听过,每座学馆都有一间书馆,可供往来读书人查阅,且不收费用,张凡如今急切的想要了解自己所处的时代,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是以自己的文科文综至少200分的实力,知道了时代,便可知道历史走向,这样自己岂不天高任鸟飞,抱着这样的幻想,他向着学馆走去。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盯着墙上的大字,一个样貌普通的男孩正在发呆,过了一会儿,男孩似是回过了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读书人如此写意风流的时代,只存在于书里吧,现在的读书人各种考试,应接不暇,自己不就要参加高考了嘛,真是很忧郁啊。”想想自己的名字“张文正”真的是让现代人听了就不得不“虎躯一震“,不知道引得多少老人拍手叫绝,说自己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死当谥文正“如今自己还活着就有这种待遇,他常常这样自我解嘲。穿上衣服,向外屋外走去,今天去学校有一个特殊活动,学校组织拜佛烧香,说是”每人一柱香,高考加百分“具体效果如何不知,只知道原来的破落小寺庙,如今香火那叫一个旺盛。

  与此同时,九州未知的一个角落,一处未被发掘的宫殿之中,大殿正中有一个王座,上面坐着的一个人慢慢的抬起了头,他的长相妖异且俊秀,眼神散发着让人信服的目光,他自言自语到“师兄,你我各自纵横多年胜败未分,可千年已过,如今世间只传你诸葛武侯的贤名,多少人还记得我司马仲达,春秋啊,多令人向往,我便要亲眼看看你选择的人有多不凡,千年之期啊,我选择的就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