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恶徒

作者:回味孤独
类型:仙武 状态:连载中编辑:山川赋 在读:7813人
  仁慈之心,是强者对弱者的施舍,邪恶的力量,而已当权者对危胁的污蔑,历史是胜利者的发迹史,因为未来但是是一次失败者的自我深度催眠,古语云“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天地不仁,惟有成恶。 盛世恶徒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下“人都到齐了吗“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会议桌的中间,向着坐在旁边的另外一个男人问道。。...


盛世恶徒最新章节



盛世恶徒精彩情节

  村里的砖厂建在村西口的河道旁边,一来便于挖河泥取原材料,另外用水、排水也都非常方便。

  “我不同意!“,清脆的女声一下打破了貌似和谐实则沉闷压抑的气氛,“哦呵呵,小王书记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让大家学习学习啊“,村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这年轻的姑娘,村长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出,哪次开会他提出的议案这小王书记没反对过,可是哪次又真正有用呢,那会计已经是瞪大了猴眼,细眼珠直直地盯着小王书记,看的让人发毛,小王书记毕竟还是年轻,又是个弱女子,在学校的时候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好像家里条件也不错,有理想有抱负,想在基层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可是现实往往不如人意,她来这三联村已经两年了,说是村支书,出问题担责任的时候是一把手,到了这种做决定、搞业务的时候就变成个摆设了,可她却也没想着退缩,每次都不放弃与“恶势力“抗争。“我不同意由钟民的工程队来负责,刚才会计也说了,几次翻修村委会和老年活动室“,小王书记专门强调了“几次“两个字,“为何两个工程要翻袖好几次?就是因为每次整修的质量都不高,不是墙体开裂就是房顶漏水,村里花了大价钱来翻修,可是结果呢,几次花的钱都可以重新建一个了,这样的工程质量,你们还觉得有必要继续让他们来负责吗“。小王书记的刚刚说完,底下其他几个村干部也不免开始嘀嘀咕咕,村长恶狠狠地剜了一眼会计,吓得那会计一缩头,转而又看了一圈在嘀咕的村干部们,一下子会场又变得安静了。“书记同志啊,这翻修村委会和老年活动室,都是村里开会后作出的决定,要说这工程质量嘛,主要是平时使用的时候维护不到位造成的,村里虽然出了钱,可是也得到了相应的服务啊,市场经济嘛,哪有让人家干活不给钱的道理呢,我们又不是法西斯“,说完呵呵笑了几声,旁边的猴脸会计也跟着笑,其他村干部见状也跟着干笑了几声。村长满意地呷了一口茶,“再说了,咱们村也就钟民一个施工队,总不能把本村的活交给外村的人来干吧,其实这也是一个提高村里的GDP的途径,增加就业岗位嘛,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是这个道理哟,小王书记您还年轻,还是要多听取听取下面人的意见,多关心关心本村村民的生活啊“。

  虽然都拎的比较费力,但毕竟年轻,有的是力气,倒不觉得很累,还有些余力可以互相交谈,那个黑瘦的年轻人先开了口,可能就是个性比较悲观,上来就开始抱怨起来,“唉好不容易放个寒假,却只能在砖厂打工,这河水又冷又冰,然后拎着走一路又热的要出汗,真是浑身不舒服,看看我们那些城里的同学,哪个不是在家吃着玩着,坐等过年啊,不知道我哪天能熬出头,也享享城里人的福。。。“

  阿腾笑道:“我哪有这么小心眼,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有意在影射我,阿阳,你想听听我的心里话吗。“

  几个年轻人坐在一块,其中有个开口问阿腾:“阿腾,我看这砖厂都没你什么份,你哥早就霸占住了,我们刚才看到你哥开着小车西装笔挺地出门了,我听刚子他们说啊,上次在城里看到你哥哥搂着个漂亮女孩逛商场呢,今天肯定是进城去玩了。你还给他打什么工啊,要是换了我,我就天天在家待着当少爷,也不来这干这苦力活。“

  众人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村里的侯会计吗,好像也是砖厂里的会计,不过反正现在阿腾也跟着他们一起休息呢,倒不怎么发怵,只是都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慢吞吞地要继续从河里拎水,阿腾也随着他们起来,拎起铁桶正要往河边走。

  这侯会计知道这二儿子不受村长重视,也没怎么放在眼里,一心只想着巴结大儿子杜子通,论起来,他都比这二儿子受村长喜欢,自然说话也不怎么客气。

  “喂,那个是阿腾吗“

  阿腾达脸上又露出感激的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侯叔叔谢谢您的关心,我这不是干体力活嘛,出点汗不会冷的“。

  接下来的会议议程就有些单调,无非是下礼拜马镇长要带工作组下来检查,做好迎接检查的准备,这明面上的工作都由小王书记来负责,毕竟是科班毕业的准备些发言材料、会议汇报什么的自然手到擒来,这也是村长能容忍这年轻书记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大家都在村里这口锅中吃饭,锅砸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其他公关接待工作就有村长负责,村长任职时间长,跟镇上的领导也比较熟络,老油条自然也知道该怎么招待,其他几个村干部都唯唯诺诺,小王书记最后发言的时候也没什么心情,本来准备了好几页的发言材料,也没有心思再念,只是进入沉思,不再说话,本次村里干部的集体碰头会,就在这样沉默和谐的氛围中结束。

  阿腾听了这略带讽刺的话,好像并没有察觉这话外之音,知识害羞地回答道:“侯叔叔您说的哪里话,您也说了这是我哥哥的厂子,我自然要过来帮忙的,您看到我哥哥帮我说说好话啊。“

  阿腾一个垫步,右手猛的一发力,整个大桶被他拎过头顶,一大桶河水就被倒进了蓄水池,,还有些零散地水珠洒落下来,阿腾趁势摸了一把脸,把脸上的泥巴洗掉了大部分,露出一张清秀英俊的脸。转头对着还在后面的黑瘦青年喊道:“阿阳你快点啊,是不是没力气了“。

  “来了来了,你催什么啊,这砖厂赚了钱也不是你的啊,还不是都是你哥哥的“

  这一番义正严辞的说话让阿阳不住点头,不过毕竟都不是三岁小孩了,已经上了大学踏入半个社会的人不会不知道金钱家产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没过多久就心下生疑,“阿腾,这真是你的心里话吗?“

  “阿腾啊,你看你,这么冷的天穿的这么少,你在这室外干活可不比侯叔叔在办公室有空调,你可要多穿点衣服才是啊“。

  “喂喂喂,你们这些小懒虫,休息够了没有,厂里花钱是让你们过来聊天吹牛的吗“,从砖厂办公小楼里出来一个人,看到这帮小伙子都坐在土墩子上吹牛不干活,气不打一出来,上来就开始骂。

  阿腾呵呵一笑,也不在意,脸上又逐渐转为认真,“哥哥他毕竟与我不同,不说社会经验比我足,他从小就跟着父亲经营砖厂,对这个工厂运行了如指掌,又是长子,而我一直在学校念书,也没有帮到家里什么,何况人各有所长,父亲把砖厂交给哥哥自然有他的道理,都是一家人我又何必身在福中不知福,去斤斤计较呢“。

  2村长二公子

  那小姑娘是这两年作为大学生村官下来的,年级轻轻就当了村支书,但是毕竟没有多少工作经验,在村里又没什么群众基础。村里不比市里省里那样的大地方,村民们对支书、村长也分不清楚什么概念,这老村长在这村里根深蒂固,又是本地人,自然压过这小姑娘一头,这会计更是他提拔起来的人,掌握着村里的经费开支,最主要的是,听说村长在镇上有领导罩着,更是对这个年轻书记更近不屑一顾,村委会会议室的墙上写着“民主集中,集体领导“八个鲜红大字,仿佛是讽刺,映着小王书记本来气的发红的脸蛋更加鲜艳。

  黑瘦小伙两眼往上一翻“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有人都这么说,好像我大学毕业了就摇身一变不是穷人了一样,还不是照样要给有钱人打工?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命,我就是不会投胎,才落个在砖厂打工的命。。。。呃,阿腾,我不是说你啊,你不生气吧?“

  • &会议桌

      “人都到齐了吗“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会议桌的中间,向着坐在旁边的另外一个男人问道。

    2021-06-20 08:32: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