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作者:鬼店主田七
类型:职场 状态:连载中编辑:朱唇点点醉 在读:23085人
  小说主人公是田力的小说叫《自己在泰开店卖佛牌照照》,是作者鬼店主田七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自己因机缘巧合而在泰做起了牌照照商,从此踏上和鬼做交易的不归路。在卖佛牌照照的这几年中,自己遇见无数灵异经历,认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友也有敌,也得罪了很多人,甚至鬼。...我打电话过去,刚接通,那边就传来女人的调笑声,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问我什么事。也是广东口音,但比黄诚信的普通话标准多了。我说明情况,他说正在忙,让我发短信给他。挂断电话我只好照办,发了信息后就在拉功的搀扶下返回旅馆等消息。我不敢回房间,在店老板的卧室凑合坐着。晚上八点才接到高雄的回电,他问:"黄诚信让你联系我的?"...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前传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的那几年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和我在泰国卖佛牌那几年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是真实的吗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免费阅读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txt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txt下载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有声小说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百度云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精彩情节

到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她不能给,毕竟刚才还差点儿打起来。"田哥,昨天的事别放在心里,这块佛牌你拿好,以后记得要想起小梅呀!"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我倒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她居然不计前嫌,连连道谢。小梅离开了,行驶路上,我打开盒子,里面有条项链,链子是很细的金属环,项坠是长方形亚克力防水外壳,里面似乎是泥土压模而成,灰突突的,正面有盘腿坐佛的浮雕图案。背面嵌着一小块灰陶片。盒子里还有张纸,印着几行带音调的汉语拼音,底下注明午夜时分将佛牌夹于掌中,在安静无人的地方连念三遍,即可完成做入门仪式。闲来无事,大家都在看自己的佛牌,我将佛牌与邻座那位刷卡大妈对比,她那块佛牌和我差不多,但尺寸大了一圈。"大婶,你这佛牌怎么比我大?"我问。"可能是我消费高吧。"大妈很得意。我心想有道理,随手戴上佛牌。等到了地方才发现,哪是什么酒店,就是当地的普通民居,旁边就是水果市场,当地人骑着摩托车不停地经过,乱哄哄的,我估计这里可能是曼谷的眼中的郊区,相当于沈阳的于洪或者北京的昌平。十个人吃五个菜,就一个海鲜:蚬子壳汤。几名大爷大妈饭量比我还猛,我居然都没吃饱。住宿倒还凑合,至少不是几人挤一屋,我被安排在四楼最里面的房间。晚上躺在床上我把表哥恨的,心想等回了国非找他算总账不可。看着电视,快到半夜我才想起来那张纸。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入门",但估计就是国内所谓的开光吧。出于好奇,我在刚过午夜时把佛牌夹住,照拼音念了三遍。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我朝右翻个身,左手自然地伸出去,感觉搭在什么东西上,又凉又圆,好像大石球。勉强睁开眼睛,借着窗户的月光看到床上还躺着个女人,好像没穿衣服,肚子挺得老高,我的手就搭在她肚皮上。我困得不行,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半梦半醒中突然回过神,把眼睛大睁,看到那女人面朝天花板,眼睛瞪得比我还圆,嘴也大张着,表情极其痛苦。"妈呀!"我连忙坐起来,这下看得更清楚,这女人皮肤呈青灰色,全身精光,头发乱蓬蓬的,嘴里白森森的牙露着,两腿之间床单上还有一大摊黑红色液体。我吓得血都不流了,连滚带爬跑到楼下,前台旅馆老板在打盹,看到我模样也吓了一跳,问了几句。我不懂泰语,哆嗦着紧紧拉住他胳膊。老板跟我上楼去看,房门敞开,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司机王哥等人也被我吵醒,听我讲了经过,都埋怨我做噩梦干扰大家休息。不知道是闹的还是怎么,我觉得头晕体热,老王让我好好休息,也就散了。次日上午,我浑身烫得就像刚进烤炉,连走路都费劲。"肯定是昨晚惊吓加着凉,这有感冒药你先吃点儿,好好休息,我先带他们游景点,下午两点准时回来接你。"司机王哥说。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然后继续睡去。迷糊中,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似乎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心想这是谁把背包放我肚子上了?慢慢睁眼,屋里光线昏暗,好像已经是黄昏,有个没穿衣服的女人骑在我身上,肚子老大,张嘴瞪眼望着我,从两腿中间涌出大股的血。"啊--"我大叫着想翻身,这女人有千斤重,我下半身被她死死压着,完全没法动,就像半身瘫痪似的。女人慢慢朝我倒下来,我带着哭腔大喊,绝望地捂住脸。这时耳边到有呼喊声,有人把我拉起来,是旅馆老板。身上骑的那女人早已不见,我仍然叫喊着,老半天才缓过来。店老板对我说了半天,翻身下床,我发现自己勉强能站起来走走,心想还行,好歹也得撑回国啊。去厕所洗把脸,一照镜子,把自己吓得没坐地上。我的整张脸又青又黑,眼睛里净是血丝,比鬼没好看多少。出来看到墙上的石英钟,怎么已经晚上六点半了?我顿时傻了眼,再看自己的手表,也是相同时间。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下午来接我,四点半的飞机啊!给司机王哥打电话关机,我急得火上房,剧烈咳嗽起来,觉得嘴里发甜发腥,用手摸舌头再看,竟然有血。我脑袋全是空白,喘了半天气,好在店老板找来一个懂中文的朋友,名叫拉功,我求他叫辆出租车带我来到曼谷市区,凭记忆找到黄诚信开的那家珠宝店。看到我找来,黄经理就是一愣,估计也是被我这张脸给吓的。我有气无力地说明来意,黄经理唉了声:"现代银老筋真是越来越差,能把游客忘在旅馆,发车的时候蓝道不清点银数的吗?不过,话说回来,我看你似乎不系生病,倒像系中邪。""啥……啥中邪?"我没明白。黄经理问:"你昨晚住在什么地方?"我说了位置,黄经理摇摇头:"不系问你喇家旅馆,系问你喇个房间,不系顶楼和最里面的房间吧?""四楼,好像真是顶楼,那旅馆总共就四层,我住在最里面。"我回答。黄经理立刻瞪大眼睛:"怎么会这样?哎呀你真系不小心,旅馆顶层最里面的房间,很容易唠鬼的呀!"这话把我惊呆了。黄经理又问我有没有出现过幻觉,我讲了经过,他更肯定地说那房间有鬼,还是孕妇。这话吓得我腿肚子直抽筋,连忙问怎么办,黄经理说有事要出去,掏出一张名片:"快去找这个人查查,他专门会解决这类邪病,提我黄诚信的名几就行,不棱拖下去啦!"还让我别急,他明天会帮我联系那家旅行社,帮我处理返程延期的事,让我治好邪病再到店里找他。我千恩万谢,接过名片,我看到上面印着几行字:泰中佛牌古曼法事专家高雄移动电话:XXXXXXXXX下面还有泰语标注,背面是彩色佛牌图案,另外还印着一个胖乎乎的瓷娃娃。

我打电话过去,刚接通,那边就传来女人的调笑声,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问我什么事。也是广东口音,但比黄诚信的普通话标准多了。我说明情况,他说正在忙,让我发短信给他。挂断电话我只好照办,发了信息后就在拉功的搀扶下返回旅馆等消息。我不敢回房间,在店老板的卧室凑合坐着。晚上八点才接到高雄的回电,他问:"黄诚信让你联系我的?""是啊,我、我现在浑身难受,还看见--"又是咳起没完,他似乎也没耐性听我讲完,直接让我记下地址,到曼谷某地找他。不得不说拉功真是个大好人,送佛送到西,他亲自开着一辆旧皮卡把我载到曼谷牛仔巷,到地方都九点多了。这里并不是高雄家,而是类似沈阳西塔之类的餐饮酒吧街,放眼望去全是餐馆、酒吧、KTV和**店。虽然以前没来过泰国,但我也知道曼谷和芭提雅都是著名的红灯区,比东莞厉害多了。来到一间热闹的酒吧,拉功扶着我找到坐在角落的高雄,这人约四十来岁的样子,个头确实高,足有一米八,挺瘦。穿着花衬衫和休闲裤,胸口露出纹身,夹着烟正跟旁边的两名黑瘦男子聊天。从上到下金光闪闪,金项链、金表和金戒指都有,晃得我眼睛发花。看到我这副模样,他收起笑容,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伸手拍拍我的脸,扒开眼皮,最后还把我的腮帮子捏开,让我张嘴。我总觉得他不是查邪病,倒像在买牲口。"高老板,我这到底是什--"还没说完,高雄伸手打断,从脖子上摘下一根细细的银质项链,举到我面前来回慢慢晃。项链下面有个透明玻璃坠,里面装着深灰色液体。我本来就虚弱难受,这一整更像催眠,晃得我差点儿就地躺下睡着。拉功问:"他是被鬼缠身了吗?"高雄点点头:"不严重。"又问我:"黄诚信怎么说的?"我想了想:"就说我不应该住旅馆顶层,和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还说我惹了个什么怀孕的女、女鬼……"我把经过讲了一遍,越说越怕。"那家伙说的没错,"高雄说,"不管什么原因,反正你确实是被横死孕妇缠上,得找阿赞师傅施法才能解决,费用大概折合人民币一万五左右。"听完这话我顿时傻了眼:"一万五千块钱?"旁边的拉功表情严肃,对我说泰国经常有这种事,他父亲几年前也遇到过。想起小梅和那块佛牌,我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是无神论者,不信鬼,在旅馆房间的那两次,我怀疑是有人假扮,但又不可能消失得那么快。要说是幻觉,可连触觉都那么真实。不管怎么说已经晚了,这可是在泰国,人生地不熟,只能任他们摆布。我咳嗽得更厉害,带着哭腔:"就不应该贪小便宜,大老远非来泰国挨这一刀,我就带了几百块,去哪找那么多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