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初见的那一天

作者:环游无趣
类型:奇幻 状态:连载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23624人
  如果有机会让你回到过去,你会选择回到哪一年?青春短暂易逝,你有没有遗憾的那个他(她)?那些从未说出口的感情,和那些得不到的回应,你都还记得吗?每个人都有过青春,那些年一起热烈地期盼着、努力地奋斗着,以及一些幼稚地行为好像都历历在目。她说,如果回到过去,我不会再小心翼翼地暗恋,过去友情、亲情的遗憾,我都要一一弥补;他说,如果回到过去,那些咽回去的话我都要勇敢告诉她,不再留有遗憾,努力成为她的光。曾经,我们可能自认为错误地用了一些方式让青春变得遗憾,从头来过,真的就不再遗憾了吗?青春没有错误,只有那一份真挚的第一天,一模一样的开学典礼。班主任杨国青问了我和当初一样的问题:“你最喜欢哪一个学科?哪一科你最讨厌?”当初心直口快,直接回答最讨厌化学,撞在了身为化学...

回到初见那一天短视频  回到初见你的那一天开机  回到初见那一天短剧  回到初见那一天视频  回到初见那一天电视剧  回到初见你的那一天下一句  


回到初见的那一天最新章节



回到初见的那一天精彩情节

真没想到,这样的事真的在我身上发生了!事情难以置信到,我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来确定其真实性。

第一天,一模一样的开学典礼。班主任杨国青问了我和当初一样的问题:“你最喜欢哪一个学科?哪一科你最讨厌?”当初心直口快,直接回答最讨厌化学,撞在了身为化学老师的班主任的枪口上,这一次含蓄地回答:“对每一科都抱有期待”,社畜的属性暴露得淋漓尽致。

第二天,好像并没有因为第一天的改变有所变化,照常因为牙疼半夜被母亲大人接到校外看牙医。

第三天,因为回校跟不上军训进度,光荣成了一名写军训时记的文员。

这么看来...我!我!!!真的回到了2010年,刚上高一的那一年!

事情回到三天前......

受邀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见证他们长达11年的爱情长跑。知道“他”要来,我特意打扮了一下午。

幻想过无数次他现在的样子,会不会长胖了很多,会不会发际线后移变成“油腻大叔”?在酒店见到他的一刻,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定格在他身上,依旧是高中那副样子,穿了件白衬衫,配上一条黑色休闲裤,时光好像在他身上停留住了...

“诶,顾君,顾君!”刚刚看他看得有些失神。对,我叫顾君,因为偏男孩的名字,再加上高中一直留着一头短发,让他一直把我当兄弟。

“怎么了?”我转过头看着舒小雨,从高中开始我最好的闺蜜。

“叫你半天了!”小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顺着我刚刚的目光看过去,“怎么!还对他念念不忘?你忘了,当初他拒绝你的时候...”

“没有!怎么可能!”我急忙打断她,又要滔滔不绝数落我当初做的蠢事了,“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去他的青春期暗恋,我一定专心学习,废寝忘食,最后考上名校,专注科研,把自己奉献给国家!”

本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想到,一语成谶。难道上天真的要我一心学习,上交国家?

“嘿!同学,在想什么这么出神?”一个女孩拿着两瓶水坐到我旁边,顺势递给我一瓶。干净利落的马尾辫,白到发光的皮肤,一双灵动的狐狸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噗~”不小心笑出了声,这不是高中时期的舒小雨是谁!想到高中时候第一眼见到她惨白的皮肤,一度以为她得了白化病,没想到场景再现,这一脸单纯无害,结合26岁她那张凶巴巴的脸,莫名觉得好笑。

“啊!刚刚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别介意。”察觉到她一脸看智障的表情,我赶紧解释,“你好啊,我叫顾君。”

“你好,我叫舒小雨,我们一个班的,可能才开学你没注意到我。不过,我刚刚看了你写的稿子,写得真好!”

“谢谢你~”小雨啊,很高兴再认识你。

“一二一,一二一......”操场上的训练声此起彼伏,炎炎烈日下,迎来了我和小雨成为好朋友的第一天。

“徐谦,9月9号,一定要来哦!”刚加完班,还没来得及关电脑,一条消息就弹了出来。这次,又用什么理由拒绝呢?徐谦眉头不由得皱了皱,顺手点燃一根烟,半透明的烟雾徐徐升起,对话框刚弹出来那句“顾君也来”被烟雾笼罩,变得虚幻。徐谦打开钱包,抽出内侧夹的一张一寸照片,那是个留着短发的女孩,对着镜头甜甜地笑着。这是什么时候偷偷从顾君那里顺来的呢?徐谦想了很久,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只有记忆中那张脸,还不时出现在梦中,梦见她笑着对自己说,“只要是光,一定会灿烂的”。可是顾君,我不是光,没有变得灿烂啊......

鼻尖微微发酸,连打出那句“好,一定来”指尖都微微颤抖,动作微小到可能徐谦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9月9号,特意穿了顾君最喜欢的白色衬衫,刚刚进酒店就看到了她,那个照片里的女孩。她好像有点不一样了,留了长发,慵懒地搭在肩上,不变的是她那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下搭,好像有什么心事。记得高中第一次从侧面看到她长长的睫毛,不小心入了神。“你看什么啊?”那个时候的自己总是口是心非,那句“眼睛好看”说出口变成了“睫毛长得有点吓人”,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顾君每次看他眼神都故意躲闪,好像怕他看到自己“可怕”的眼睛,可是...明明那么漂亮的眼睛。

“毕业之后第一次见你哦,太不容易了!”一个看起来很熟悉的男生轻轻推了推徐谦的肩,他叫什么来着?张辉?刘辉?徐谦尴尬地笑笑,“工作比较忙,聚会都没赶上,不好意思啊。”周围的人都在热络地互相寒暄着,徐谦很快就捕捉到那句“顾君现在变化好大,当初的假小子变成大美女了,听说一直单着...”

“徐谦,见你一面真不容易。”说话的是这次婚礼的新郎---杨昊,徐谦高中的时期最好的朋友。“工作忙,不好意思啊。”徐谦依旧给出那一套说辞。“人来了就好”杨昊爽朗地笑笑,脸上是洋溢不住的开心,眼睛故意往顾君处瞥了瞥,“那么多年了,还是不愿意迈出那一步吗?”

“现在啊...”徐谦看了看顾君,“我已经不是她喜欢地那个徐谦了。”现在的我怎么有资格再站在她面前,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现在在培训学校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数学老师,每天都是忙不完的工作,没有成为她心中那个“很厉害的大人”,如果当初......

本来只是太过不甘而心存幻想,但是一睁眼又回到高中报名的那一天,徐谦觉得自己肯定是还在梦里,如果这个梦能一直做下去,好像也挺好。

“名字?”

“顾君。”她就像是有种特别的吸引力,报名现场明明人山人海,但就是能一眼看到她,人群中一头短发,笑容明媚。原来照片照得再好,也不如现在的她笑得那么好看,让八月的烈阳都显得暖洋洋的。

徐谦越发觉得这个梦做得真实,不像之前的梦断断续续,没有连贯性。梦里的每一天都好像在真实地度过,每一天吃饭睡觉都必不可少,连军训的太阳都炙热地那么真实。难道不是梦,这是另一个平行时空,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让我好好珍惜她?

如果真的是这样...徐谦看了看在主席台谈笑风生的顾君,这一次,我一定要成为你的光。

很快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军训就迎来了尾声,最后一天的阅兵仪式完了之后,伴随着雨后的阵阵青草香,班主任们都各自带着自己班的学生回到了教室。

有着25岁灵魂的顾君不再像高中时期那样慢热,既然注定了要成为一辈子好闺蜜,那就主动出击,在顾君的各种糖衣炮弹下,舒小雨已经“沦陷”,对顾君的好友度以飞一般的速度迅速拉满,她有时候都感觉顾君就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简直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可能这就是相见恨晚的感觉吧。

“君君,君君!”舒小雨熟络地拉着顾君坐到了最后一排,讲起了小话。

“安静一下!”闹哄哄的教室,杨国青板着脸站在讲台上主持着秩序。

想到杨国青之后“慈父般”的面孔,现在的顾君只想送他三个字——“假正经”!

“经历了一周的军训,大家应该对学校以及自己的室友都比较熟悉了。虽然开学做过自我介绍了,但是现在看看你周围的同学,都乌漆嘛黑的,还认得出来是谁吗?”杨国青一脸正经地开着玩笑,引来台下一片哄笑,顾君看看自己天生的小麦肤色,在心底偷偷翻了个白眼。“现在,结合大家对新学校、新舍友的了解,重新再来介绍一下自己,介绍完再选一选班委。”

“顾君,你先来!”杨国青按照入学成绩名单开始点人,忘了说,顾君虽然看起来平平无奇,不得不说,中考的成绩还是很优秀的,至于后来...

“大家好,我叫顾君,军训的时候没能和大家一起训练,很遗憾。以后会有更多的机会跟大家相处,多指教。”顾君站在台上有些恍惚,遥记当年自己自我介绍的时候少不更事,说出什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相信大家都能发光发热”的鬼话,现在看着台下那些熟悉的面孔,最后“发光发热”的好像寥寥无几。

听着顾君一番官方的发言,再面色平静地坐回了座位上,杨国青有些愣神,好像这个孩子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是太过于早熟了吗?

同样困惑的还有徐谦。记得顾君曾经说过,第一眼注意到他,是因为徐谦军训完的那一天独自坐在靠窗的位置,雨后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就像黑暗的舞台中央突然有了一束光。于是今天徐谦还是坐到了从前坐的位置,但从进教室开始,顾君就拉着舒小雨嘻嘻哈哈说着话,好像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包括刚刚的发言,明明记忆中的她不是说的这段话,难道平行时空的顾君和从前不一样了?

“徐谦!徐谦!”在徐谦苦思冥想的时候,杨国青不耐烦地叫了他好几声,顾君闻声抬起头,就看到徐谦一副才刚刚回过神的样子,呆头呆脑地走上讲台。“难道我以前就喜欢这么一个呆子?果然青春期滤镜太重!”顾君暗自腹诽。

“大家好,我是徐谦,军训的一周过得很充实,也认识了新的朋友,”徐谦看了看杨昊,然后一侧头就对视上顾君的眼眸,“我相信,你就是光,一定会灿烂的。”徐谦微微一笑,这一次,我不会再错过你了。

顾君好像被什么东西忽然撞进了胸口,闷闷的,大脑也一片空白。这句话...明明是我对他说的啊,记得当时听了一首歌,有句歌词就是“只要是光,一定会灿烂的”,刚好那段时间徐谦好像有心事,每天无论做什么事都兴致缺缺,于是顾君就把刚刚徐谦说的这句话写在纸条上偷偷塞在了他的物理书里。为什么,现在的他在说什么?

短暂的空白后,顾君好像又理解了,可能我不是回到了过去,只是在某种机遇下进入了一个模拟高中的游戏,我是玩家,而面前的这个徐谦只是个NPC,他的一切设定是根据玩家的不同心理需求做出来的,那么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以及刚刚说的那句话就解释得通了。顾君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天才,不白看那么多小说、电影,一般的玩家肯定现在还是懵懵的,可我是谁啊,顾君啊!天才啊!想到这里,顾君脸上不自觉露出了笑容,不管徐谦再怎么按照她的心理变化,我都不会重蹈覆辙,早恋,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好好学习,当一个能搞钱的社畜不比浪费时间谈恋爱香?

而此刻的徐谦也暗自高兴,下台前看到她笑了,她是觉得我的发言跟她的想法不谋而合才笑的吧?这个笨蛋,我们一起经历了整个高中时代,你对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让她重新喜欢上我”好像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好,现在来选一下班委。有自荐的吗?”自我介绍结束后,杨国青又开始组织竞选。

“我猜等一会儿,王洋要上去竞选班长,然后没有人跟他争,成功竞选!”顾君小声跟舒小雨嘀咕,不自觉地有些得意,有种我的游戏我掌控的快乐。

“那个,我想竞选班长!”一个男生站了起来,黝黑的皮肤,一米九的个子格外引人注目,就是因为他的身高,基本上每一个同学都在军训期间都认识了他,不是王洋是谁。

“你怎么猜得那么准?”舒小雨的好奇心完全被吊了起来。

接着一切如同顾君所说,没有人和王洋竞争,他成功当上了班长。

之后的竞选全部都如顾君所说,就像是她写好的剧本,大家在照演一样。

此刻的小雨看着顾君的眼神里全是崇拜。

“我猜,你想竞选语文课代表。”顾君的一句话彻底击垮了舒小雨最后一道的防线,此刻小雨的眼中,顾君就是窥探的天机的预言家。

“能成功吗?”“能!”舒小雨就像是听到了天神指令一样,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拿下了语文课代表的职位。

“君君,那你能预知彩票号码吗?放学我们就去买!”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就提前背好彩票号码,等进游戏发家致富!不说彩票,能背下当年的高考题目也好啊,刚刚还在得意“一切尽在掌握中”的顾君像泄了气的皮球,恹恹地为军训的最后一天画上了句号。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