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型:科幻 状态:连载编辑:朱颜瘦 在读:14536人
  李青时,相府最不得宠的庶女。世人皆知,现今大盛朝早已被奸臣歹相李斐大权独揽。于股权术,贪污收受贿赂收受贿赂,挟天子以令诸侯一件件恶事被李斐的好手段掩藏得完美无缺而他这一生唯一的污点是醉酒后逢缘同相濡以沫的妻子的随嫁侍女生下的庶女李青时虽然侍女生下李青时后被感染风寒离世李青时的不存在仍是永久性成了了李斐的污点,世人的谈资被嫡姐明嘲暗讽,被恶奴暗地里被欺负,被父亲视若无睹幽暗地里的十多年,一束光照进了李青时的墙角候府二少爷齐晟仕的一句承诺,她用余生去回报嫡姐放话要嫁给齐晟仕的那个早上李青时的发来齐晟仕一封会面说再见的信也没直到心心念念的刚出了正月不久,街上的百姓越来越多了起来,收了压岁钱的稚子儿童们手里正宽裕,拿着铜板上...


青时安最新章节



青时安精彩情节

众人又拿起了酒杯,口中吐出的字还都带着雾气,几轮下来,面色都是有些微红。

早拿出来不就好了!

青儿来不及细想陈述的话,追着人出门想送送,就听见了李青时的呼唤声。

又是一年新春。

李青时知道平日里老夫人最爱面子,也正是因此,才在候府拜访那天忍着脾气,把人送走后才发了怒要严惩青儿。

街角的巷子里,正有几个人牙子聚着喝酒。

“张妈妈,张妈妈!您行行好,行行好吧!二小姐正病得糊涂,她也是您看着长大的,您就行行好,救救我们小姐吧!”

平安锁上花纹并不精致,但用的银子却是十成十的,有些年岁了倒也是个好物什儿,一看就是家里用心准备着的。

剩下的几个人对视几眼,见男人不见影了又冷哼出口,“这个王全,我能不知道他?还不是听了消息收拾他那些个卖不出去的丫鬟婆子去了?”

李青时迷迷糊糊睁开眼,自己昏迷了好些日子,今儿迷迷瞪瞪得时候,好像有人给自己掐着脖子喂了什么,醒来只见青儿红着眼珠儿望着她,头重得像有玄铁挂在脖子上,来不及想别的,只伸出手替青儿抹了抹眼泪。

李大小姐不容庶妹,暗中欺负打压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这庶女母家就是国公府的陪嫁侍女,又早早就去了。

“青时!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样子就出来了?大衣也没套一个,寒气还没过去呢!”

“张妈妈,这是我出生的时候就带着的平安锁,兴许值几个钱,还请您一定要帮我家小姐把大夫请来……”

“算他运气好,我手里剩下的全是些个童子男丁,哪知道会有大户人家在冬春的时候急着用丫鬟婆子?”

病成这样还要来请安,家教倒是算严的。也不知道李栖乐怎么管的家,怕不是真和外界传得那样,故意打压家里的庶妹?

“栖乐姐姐,那位小姐是谁啊?”候府的二小姐齐雨嫣捂住了嘴巴,指着李青时的方向问出了声。

“二姑娘,二姑娘,青儿在呢,青儿在呢,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老夫人,二姑娘站在门外呢,说是时间到了,来给您请安。”

  • 同永安&衣袖的

    “小姐?什么小姐?这相府里只有一位小姐,正在老夫人那儿同永安候府的哥儿姐儿喝茶呢,你说的又是哪位小姐?”张婆子冷哼一声,脸上的肉跟着颤动,像是嫌弃极了,推开了抓着衣袖的姑娘。

    2022-06-24 01:3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口中吐&着雾气

    众人又拿起了酒杯,口中吐出的字还都带着雾气,几轮下来,面色都是有些微红。

    2022-06-24 03:4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久,街&收了压

    刚出了正月不久,街上的百姓越来越多了起来,收了压岁钱的稚子儿童们手里正宽裕,拿着铜板上街挑着糖人和新鲜的物什儿。

    2022-06-25 05:09:44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能

    “还能是哪个李府,这京城里提起李府,哪个能不知道说的是丞相大人的家府?”

    2022-06-26 07:24: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上作&出些碎

    陈述一惊,没成想李府的恶奴能爬到主子头上作威作福,从袖子里拿出些碎银,还有青儿那只小小的平安锁。

    2022-06-26 06:15: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不及&想别的

    李青时迷迷糊糊睁开眼,自己昏迷了好些日子,今儿迷迷瞪瞪得时候,好像有人给自己掐着脖子喂了什么,醒来只见青儿红着眼珠儿望着她,头重得像有玄铁挂在脖子上,来不及想别的,只伸出手替青儿抹了抹眼泪。

    2022-06-23 10:25: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思的脸&着头不

    “哪里值这么多!”青儿望着平安锁,再看着陈述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也红透了耳朵,低着头不肯接。

    2022-06-24 01:06:2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