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谷小子闯天下

作者:南乔..
类型:游戏 状态:连载编辑:山川湖海 在读:13796人
  一个毛头小子独自闯荡江湖,有意中卷进朝堂纷争。有时候候世界是这么奇异。书中诗词颇多,快餐文学之余,评论交流赏鉴。“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透视小子闯天下  围棋小子闯天下  


药谷小子闯天下最新章节



药谷小子闯天下精彩情节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他甚至没来得及想清楚。舒甚予看见娘亲端着一碗热汤走来。温暖的笑着。“你这小懒猫,太阳晒屁股了还在睡。”人总是会在最无助的时候看见最温暖的的事。舒甚予也一样。他反复的看见娘亲端着热汤走来的模样,耳边总听见“小懒猫”的呼唤。

“好,你等下。”盲女起身,又是一阵摸索。好不容易端来一碗水,却洒了起码一半。“没有热水,你将就一下喝。爹爹不让我碰柴火,我也看不见。爹爹都三天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去干嘛了。”舒甚予右手接碗,勉力喝完。觉得喉咙不那么干涩了,轻咳一声:“没关系,谢谢。这是哪里?有吃的吗?”

真如《舞马词》所言:

“还不扶小姐廊下坐好!”威严的声音响起,是周彦邦赶到了。

回廊百转断簪处,曲径三分仙梦封。

“怎么样了?亦之啊,平日怎么胡闹都行,这怎么还受伤了呢?”大姨娘赶到了,掩袖欲哭。“姨娘,没事了,就是疼。”周亦之对着大姨娘说道。“爹,真的有小偷,我都看见了。”

屋子不大,角落里有一个土灶,一些将破未破的锅碗瓢盆。小女孩正在水缸边上吃力的舀水,水缸差不多在女孩肩膀高,但是由于三天没有添水,水缸里的水所剩无几。女孩打了一碗水,又去吊着的篮筐那取了一个馍馍放进碗里。说道:“等一会儿馍馍就泡软了,等下给你吃。你刚刚问我这是哪里,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我看不见,爹爹经常不在家。周边也没有人家,我只知道这周围都是树,很大很高的树。这个屋子是爹爹无意中发现的。住进来那会我才六岁。爹爹告诉我说周围有很多野兽,不可以轻易出门。我看不见,更不敢出去了。”女孩说着,端着缺了一个口的碗来到舒甚予面前,伸手一递,准备给他。“喏,给你。可能不好吃,你慢慢吃点吧。”她忘了舒甚予是个伤患的事实。此刻直挺挺站在舒甚予面前,伸手递碗的模样让舒甚予有点不舒服。他不知哪里来的倔气,强撑着身体要站起来接碗。

茅斋稚女同行。

“我偏不,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呀!”周亦之看着一起长大的弟弟快要被气哭了的模样,听着后面仆人追来的喧哗声,向弟弟周亦轲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你醒了啊,你睡了好久。你饿不饿?”声音清铃。“父亲没有在家,那天把你带回来之后他就出去了,都三天了也不见回来。”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木棍,俯身要扶舒甚予起身。摸来摸去,又碰到到他的肩膀伤口。“嘶”一阵疼痛袭来,舒甚予差点眼一黑又见周公去了。

“姐,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抓小偷?”周亦轲心里想着:就算我们家把门开着给小偷光明正大的拿,小偷也拿不完吧?

碧珠绕过林医师,扶着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老爷和大姨娘也来了。”周亦之秀眉微皱,对着周亦轲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转而又对碧珠说道:“碧珠,扶我回房,头疼死了。”

“轲儿,告诉为娘,发生了什么事,怎会闹到如此地步?”大姨娘柳氏牵着周亦轲的手,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

“你爹··他是干什么去了吗?经常留你一个人在家?”舒甚予问。他此刻补充了些体力,挣扎着勉强可以坐到床上。此时虽有阳光,但并不热烈。柔柔的,仿佛此刻的氛围。多久没有安安静静的吃一餐了?次次狼吞虎咽,仿佛下一秒食物就会被人抢走。但确实是这样,训练他们的人,每次都拿极少的食物任由一群少年去争抢。抢不到就得饿肚子,吃不快就会被抢走。昏暗的环境,饥饿的世界,无休止的训练。他甩甩头,不想了,终究是逃出来了。逃出来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他忽然大笑起来,吓得顾悠悠一颤。可眼泪也笑出来的舒甚予并没有在意。

正说话间,周福已带着一群人赶到,大丫鬟碧珠一路小跑,不停的催促背着医药箱的白胡子老医师。“小姐,您没事吧?我把林医师请来了。”碧珠一边说着一边拉过林医师,看着亦之流血的额头,“这要留疤了可如何是好?林医师,您倒是快点看看呀!”

林医师赶紧说道:“小姐,先等下回去,额上的伤小老儿先给您包扎下,免得一直流血。”

不远处的花丛里,一个小乞丐模样的少年,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捂着左肩缓缓起身,轻轻咳了咳,又猫腰躲了起来。只待天黑再潜出百花园。不经意间,他看到廊上断作两节的白玉发簪。那个女孩···真快乐啊。忽的,心里竟生出了些恨意。凭什么?同样是孩子,同样是官宦世家,我家破人亡,而你却阖家团圆?我流浪江湖,跟恶狗抢食,而你却可以胡闹,无忧无虑?等等,我在想什么?我的悲惨又不是她造成的,我恨她作甚?也许是因为她笑得明媚,冲破了他构筑的阴暗世界吧。

也不知多久,他悠悠醒转。眼前是小破屋,四周被灶火熏黑,简单的两个长凳一块木板合成的床,木板上一张缝补不知多少次的破旧床单铺着,随便一根木头削去底部就是枕头。一张被子棉絮东一团西一团,缝补不知多少次,缝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显得破败不堪。屋里没有桌子,却有一块四四方方平滑的大石头,权当桌子使用。也不知谁有这大力气搬进屋里或者是这木屋一开始就是围着石头建成的。一眼看去,床那么大的石头,光滑如镜,为什么不用来做床,反而成了桌子?两条长凳在石头边上显得那么瘦弱,就好像他现在无力的样子。

“胡闹!”周彦邦斥责道。对着碧珠道:“好生看着小姐,再出什么事,仔细你的皮!”大丫鬟碧珠俯身称是。扶着小姐回房去了。

“哎呀,对不起,我忘了你身上有伤。”顾悠悠说完急忙蹲下,可看不见的她蹲下时下巴敲在舒甚予额头上。顿时馍馍和水全洒了。顾悠悠咬到舌头,疼的泪眼汪汪。舒甚予看着胸口的馍馍,满眼哀伤。“你先坐着,我自己来。我可以的。”他对顾悠悠道。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